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九百二十七章 易新天

     在场的少年王有的都快要被气得发疯。因为元宝实在太嚣张了。在他们看來。元宝的实力并不怎么强大。怎么就能够进入到元始城。

    在这阶段时间以來。不知道有多少少年王不停地攻伐元始碑。但始终得不到接引。然而就在今日。这一行人竟然几乎都飞升了。对他们的打击有多大。可想而知。

    只留下许道颜一个人。

    因为元始碑从头开始。已经开放很久了。那些能够进入到元始城的人。早就都上去了。所留下來的都是一些沒有到达少年王中王资质的人。

    虽然也有个别的人。通过自己的努力。顿悟之后。进入到元始城。但那也是凤毛麟角。大部分的人就沒有那样的运气了。

    元始碑一开始都沒有什么人的。因为门槛太高。在混沌界的年轻一代都不敢轻易涉足。

    许多人都有自知之明。这些來自外界的少年王一个个心高气傲。谁也不服谁。要知道有一半至少都是曾经横扫一世无敌手的人。

    他们也不明白。自己面对少年王中王都能够有一战之力。甚至立于不败之地。但是为什么却沒有资格进入元始城。甚至怀疑有人在暗中操纵。

    守碑老者看着众人。感叹道:“元始碑就看中一个人的根性与潜能。力量是一回事。但本质又是一回事。”

    “我曾经杀过天皇境人物。横扫一世圣王境无敌手。凭什么不让我去元始城。这元始碑算什么狗屁。”这是一尊來自浮光起源的少年王显然很不满。

    “不错。我同样如此。只怕是元始城的人有私心吧。不敢让我们上去才是。”有其他少年王也表达自己的不满。

    “呵呵。诸位少年王。请扪心自问。像刚才那姑娘。手握龙剑的少年。你们有几个人打得过。不是有三件无上古宝的悬赏吗。为何不见你们挑衅。等到他们走了。再说这话。”守碑老者淡淡一笑:“自身实力是一回事。更需要内心的勇气。是坚定的意志。元始城从來不欢迎那些弱者。不管你们曾经有多辉煌。”

    许道颜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够受到接引。只能一声感慨。接下來尽力而为便是。

    “哼。你小子不是与他们一路的吗。敢不敢接受我们的挑战。”当场就有來自其他起源的少年王进行挑衅。

    “不错。守碑老头儿。你擦亮眼睛看看。让你知道他与我们之间的差距有多大。”有少年王面目狰狞。他们心中不甘。积怨已久。

    许道颜自然不愿意跟他们在这里比斗。此地只是通往元始城的一站而已。在这里争强好胜沒有丝毫的意义。

    就在这时。胜逍与无名从天而降。在其身旁还有蒲茧。许道颜沒有想到无名竟然与他们一路。看來去到元始城有些麻烦了。

    “许道颜。沒有想到竟然在这里与你见面了。”无名的眼神中流动着寒芒。唇齿间吐出浓郁的杀气。

    “好久不见。无名。下一次你如果再刺杀我的话。只怕沒有那么好运了。只怕是逃不掉。”许道颜满面笑容灿烂。向他招手。

    “是吗。我倒是希望有那么一天。”无名心中的确也有些苦恼。许道颜的感知能力太强。并且身法丝毫不弱于他。

    “看來当日一役之后。你又有提升了。”胜逍眼光毒辣。显然能够察觉得到许道颜身上的变化。

    “这是自然。如果不提升的话。以后怎么与你打。”许道颜很是从容。原本他以为无名与胜逍应该早就进入元始城。

    “很好。希望在元始城我们能够有就会打一场。”胜逍很看好许道颜。他喜欢把猎物养到最强大。到达最巅峰的时候。再将其杀死。以达到磨砺自身的效果。

    无名与其相处。虽然觉得胜逍这种做法太过狂妄。但不得不说。的确只有内心对自己有坚定信念。不败意志的人。才能够做出这样的事來。

    “他们曾经。七尊少年王围攻我与另外一人。你们不是想挑战我吗。先挑战过他们再说。”许道颜看向无名与蒲茧。显然他把胜逍给排除了。至少当日他还是很公正的。

    “那也要他们敢应战才是。”那一尊浮光起源的少年王气势汹汹。

    守碑老者呵呵一笑。道:“左边就是竞技区。自有禁制守护。”

    “刚好有些手痒。來吧。”对于无名來讲。他现在提升也需要积淀。这些少年王身上财富都不弱。只怕在元始城上会有不少的东西。

    他立即进入竞技区。那一尊浮光起源的少年王紧随其后。大战一触即发。只见其身法极快。如同光影。让人难以琢磨。就在他攻伐向无名的刹那。

    无名瞬间消失。隐匿其中。时隐时现。如同鬼魅。让其惊疑不定。不到半刻钟的时间。羽化天剑横扫。噗。

    一颗斗大的头颅飞起。血柱冲天。喷洒四方。化道之力将其肉身迅速侵蚀。灭绝圣王道直接断掉他的生机。如果感知能力不强的人。根本沒有办法抵御住无名的攻伐。

    那些原本还在信誓旦旦挑衅的少年王顿时无语。这种刺杀手段简直是鬼神莫测。那少年王着实死得太冤枉了。

    许道颜给他们的感觉根本沒有那么强。能够在无名这样人物的刺杀下。立于不败之地。

    顿时在场的少年王心中有些发毛。无名立于竞技区。淡淡道:“还有谁想要來比试一下的。一起來吧。不要浪费时间。”

    对于无名这种顶尖的刺客來讲。以一对一跟一对多区别不大。因为來去自如。让人捉摸不定。除非是遇到许道颜这种具备月眼阳眸。对其行踪掌控自如的。同时还要具备一个条件。也要修炼像《神行道隐术》这样的古法。否则的话。无法跟上他的速度也是白搭。

    不得不说。无名的震慑力还是极强的。只见其收取那一尊少年王身上的东西。都是战利品。许道颜心中惊叹。无名这样的人物。曾经横击一界无敌手。自有他的厉害之处。

    “多谢了。这些人很呱噪。我们到元始城再分胜负吧。”许道颜笑容灿烂。他精心凝神。一拳攻伐在元始碑上。

    五大圣道的意念。以及自己的种种全部凝聚在这一拳中。

    元始碑轻轻摇晃。一道光束直照而下。沾染在其身上结印着他进入元始城。

    然而就在许道颜即将进入元始城的时候。他突然感应到。自己所掌握的那一角宝图。似乎有一丝牵引的力量。

    这一瞬间的感觉。在他进入元始城后。立即消失了。

    胜逍看向从天而降的來人。又是几尊少年王中王的境界。其中一尊为守的王中王从东青城中來。

    他神色流露出一丝的狂袭。显然也感应到了什么。虽然只是一瞬间。但却也足以证明一点。不止是他得到宝图了。

    胜逍对着來人的气息。微微蹙眉。对方同样也在少年王中王境界。非常可怕。无名从竞技区踏出。知道这几个人都不好招惹。

    其中一尊大汉。左边的肩膀上。套着龙头肩甲。栩栩如生。仿佛如活物。身下穿着虎皮战裙。身上裸露出來的肌肉虬结。如同老树根一样。充满了狰狞的气息。他手握一把双刃战斧。斧面古朴。斧刃甚至有些迟钝。但给人感觉似乎可以劈开一切。

    另外一名男子。容颜妖异。长得俊美无比。其俊美程度几乎都能够与邪皇苏若邪媲美了。气质上显得稚嫩了一些。身着黑色长袍上面绣着血色的玫瑰。还有一些金色的古纹。一袭乌黑的长发散落而下。他与大汉为伴。两人实力都在少年王中王的境界。

    那俊美的男子看向胜逍。淡淡道了一句:“你不错。叫什么。”

    “胜逍。”他冷视俊美男子。无所畏惧。

    无名沉默不语。这两人绝对是大敌。不可忽视。因为他第一次见胜逍出现这样的表情。显然就连他都不敢大意。

    “刚才似乎有人进入元始城。叫什么。”俊美男子神色平淡。有几分居高临下的味道。

    “许道颜。”无名嘴角噙着一丝笑意。哪怕对上眼前这两种少年王他也无惧。可是许道颜所修炼的经法。术法对他克制太大。借别人的手将其清理掉也好。

    “你沒有资格回答我的问題。下一次再敢擅自多嘴。就准备给自己挖好坟吧。”那妖异的男子对着无名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斥。

    无名眼眸一冷。却也沒有反驳。对于他來讲。一尊行走在黑暗中的人。想要做什么很清楚。眼前这两尊少年王中王。如果能够利用他们杀死许道颜之后。他会亲自将其了结。无名向來心中深沉。

    “你叫什么。”胜逍不卑不亢。问了一句。

    “你有那么一点资格知道我的名字。”妖异而俊美的男子笑容洋溢。他淡淡地吐出三个字:“易新天。”

    “你易得了吗。”胜逍嘴角噙着一丝笑意。

    “易得了。易不了。元始城见。”易新天很从容。胜逍是一个不错的对手。在一旁的无名虽然也很可怕。但却还不足以让他非常重视。

    此刻的许道颜并不知道。自己就这样被人给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