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九百二十八章 小天师

     元始城。

    这一座城。有混沌二气流淌。

    大城以一种灰色的巨石堆砌出來。气势磅礴。雄伟壮观。

    在这里沒有太多的规则。方正。一切都是自然形成。

    城中一座座建筑。形态各异。风格不尽相同。错落有致。

    在这里的人沒有像其他城那么多。稀稀疏疏。显得有些荒凉。

    然而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具备独立的个性。绝对不会泯然于众人。不管他是一尊圣帝也好。或是一尊圣者也罢。

    许道颜置身城中。运转月眼阳眸。发现元始城极大。它不像其他城具备太严谨的规则。然而也不会让人轻易在城中哪处随意动武。

    零零散散。许道颜发现了很多东西。心中有不小的触动。他感受着那一角宝图上所刻画的一切。希望能够从元始城找到类似的场景。

    也许在元始城外也不一定。

    许道颜行走在元始城的街道上。

    这里也有原住民。哪怕这些人沒有那般强大。但都可以看出他们的血脉都很强大。是祖辈传承下來的根基。

    对于元始城。许道颜近乎都是睁眼瞎。因为这里的情况。哪怕是北玄商会都沒有办法打听得很清楚。

    因为它与下界几乎是隔绝的。只有元始商会的人下到隔成去交换自己需要的东西。能够进入到元始城的人少之少。所传出來的信息真实与否。也有待考证。

    许道颜行走在元始城。凭借着自己去感受这一座城。

    他发现这一座城所流淌出來的天地大道异常雄厚。似乎是活的。仿佛会进行变化一般。

    然而。会如何变化。他具体又说不出來。

    许道颜行走在大街上。引得不少人的注意。毕竟他也是外來者。谁也沒有想到。來自外界的人。竟然会有如此之多全部进入元始城。

    要知道。这可是三十六大起源圣王这一境几乎都來到这里。

    就在许道颜感受着这些人心中想法的时候。突然有一道声音传來:“卜了咱的卦。凶吉祸福两门清。听了咱的话。趋吉避凶把事平。卜卦又听话。一生平顺步青云。”

    许道颜微微蹙眉。此人语气极大。他一看。说话的人。与其年纪相仿。给人仙风道骨之感。他身着朴素。手拿长幡。两袖暗藏乾坤。笑容可掬。无视他人目光。朝着许道颜径直走來。

    “年轻人。要不要卜卦。”男子一脸的嬉笑。

    “要钱吗。”许道颜想起。粼飞所说的。在太平起源有一人。被称之为小天师。传承道家古老一脉。手握长幡。招摇过市。

    眼前的人倒是与其所描绘的很是符合。不过许道颜也掐不准。但可以肯定的是。眼前此人。必是外界的少年王。

    “不准不要钱。准了付一点。”男子哈哈一笑。

    “一点是多少点。”许道颜反问。

    “想给多少点就多少点。”男子看似云淡风轻。但显然感知到许道颜身上有他想要的东西。

    “那就卜一卦。”许道颜感知也异常敏锐。月眼阳眸能够让他洞穿很多人的心思。但眼前的男子却深不可测。如同暗渊。

    “小哥你要卜什么卦。”男子引出三道纯血的玄武龟甲。上面刻画着古老的纹络。这三道玄武龟甲的拥有者。生前都非常不凡。死后被人炼制。

    “卜桃花。”许道颜嘴角噙着一丝笑意。

    “唉呀呀。那都不用卜了。小哥你身上情丝缠绕。桃花正旺。”男子不停摇头。笑容依旧灿烂。

    “这么准。可是我沒钱。还是先走了。”许道颜沒有轻易动手。原本想要感知一下。这男子身上有沒有一角宝图。

    但是两个人异常接近。他都沒有感知到。要么他就是用秘法掩盖起來。要么他就是沒有。

    “哎呀。小哥你别走。”只见三道玄武龟甲悬在男子的身后。他手握大幡追了上來。屁颠屁颠。

    “怎么。”许道颜想要看看。眼前男子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

    “小哥不妨听我几句话。如果不中听再走不迟。”男子言语坚定。很是坦荡。再加上他无时不刻。脸上都是灿烂的笑容。也不会让人生厌。

    “你说。”许道颜感知着四面八方。随时注意着动向。同时他也想探一探眼前的男子是不是那小天师。

    “小哥。我观你厄运盖顶。印堂发黑。必有大难临头。身有不祥。天降诅咒。沾染上大因果啊。”男子字字句句。暗藏凶机。所言的确也合乎事实。

    “哦。竟然这般准。可有什么化解之道。”许道颜一副大吃一惊的模样。的确他拿了孔雀羽扇与一角宝图。也许在冥冥之中沾染了不祥与诅咒。不过他更想知道这男子的目的为何。

    “这化解之道。难。难。难。”男子摇头晃脑。

    “真的很难。”许道颜反问了一句。

    “的确极难。若是不解。便是大凶之劫。”男子一声感叹。

    “那就不解了。”许道颜继续快步前行。不以为然。

    “解。解。解。”男子脸都绿了。显然不祥与诅咒沒有吓到许道颜。或者他已经早就做好承受的准备。

    “不是很难解吗。”许道颜停下脚步。看向男子。

    “谁叫本道爷天生一副心肠呢。”男子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昂首挺胸。颇有几分得道高人的模样。

    “道兄怎么称呼。”许道颜问了一句。

    “人称小天师。”此言一出。许道颜心中一定。果然。就连北玄商会都对其倍加关注。此人决计不简单。

    “沒听过。不过也沒关系。能解危难就好。收钱吗。”许道颜若无其事问了一句。

    “要一点……”小天师腆着脸。笑眯眯。

    还沒等他说完。许道颜把手一甩:“不解了。”

    “解。解。解。不要钱。”小天师气急败坏地追上许道颜。沒想到眼前这少年如此难搞。

    “会有那么好心。事出反常必有妖。不解了。”许道颜再度摇头。他施展《神行道隐术》。看似走得很慢。实则很快。缩地成寸。

    小天师眼中发亮。手持一张古符。紧随许道颜身后。一副倒霉样:“这种不祥。祸乱日后血脉。一定要根除。谁叫本道爷天生一副好心肠。小哥你莫要自误啊。”

    “那你跟我说说怎么个解法。”许道颜沒有停下脚步。继续行走。他发现一些少年王在元始城中闲逛。

    在这里的护卫虽然并不是巡逻得很严谨。但许道颜都可以感知得到。若是有人敢在非竞技区随意出手。必然会遭到严惩。暗中有强大的圣帝坐镇。

    “就是把诅咒之物给我。本道爷替你承载啊。世间因果循环。本道爷可化解万千灾劫。”小天师一副救苦救难的模样。

    “來。你靠近点。”许道颜咧嘴一笑。

    小天师眉头耸动。心花怒放。还沒等其反应过來。啪。许道颜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打得个正着。

    小天师气急败坏地往后躲。许道颜勾勾手:“來。你靠近点。我保证不打死你。”

    许道颜这一巴掌也沒有费太大的力气。但小天师什么时候这样被人对待过。他脸都绿了:“你真是不识好人心啊。”

    “我可沒发现你是好人。”许道颜翻起白眼。不过由此可见。那小天师的确察觉到自己身上有了不得的东西。

    “算了。其实还有一个方法可解。”小天师嘴角抽搐。不得不跟上來。

    “什么方法。”许道颜又问。

    “就是让本道爷一直跟在你身边。一旦诅咒降临。不祥出现。正好可以出手镇压。我们这一脉。世世代代就是为了镇压诅咒与不祥。消除凶祸而生的。”小天师龇牙咧嘴。原本的确就是许道颜沾染了诅咒与不祥。自己要帮他解。反而要求着他似的。

    “也行。我就让你跟在我身边打打杂。”许道颜深知这小天师绝对是不简单的人物。來自孔雀羽扇上的诅咒。他想要打探一下有沒有破解之法。而所谓的不祥他曾经也遇到过。但在渡劫之时被消除了。

    但是得到一角宝图。许道颜深知。这是最初的大人物。不愿意让人知道的秘密。八大部族的执牛耳者触犯到了。瞬间消亡。

    虽然自己捡漏了。但只怕也会沾染上一些因果不祥的力量。至今为止。哪怕是元宝都很难避免这一方面的问題。

    小天师出身道家。并且能够被那般重视。必然是有其道理。

    “好嘞。”小天师感觉自己这狗腿子当的。但是沒有办法。他卜了一卦。跟许道颜有紧密的关系。所以他得跟紧一点。

    “不过想跟在我身边打杂。也不是随便人都可以的。先上缴一件无上古宝吧。”许道颜咧嘴大笑。看向小天师:“你一看就很厉害的样子。贡献出一件无上古宝。可以吧。”

    小天师差点一巴掌呼死许道颜。让他打杂。还得出一件无上古宝。许道颜简直就是在赤条条的抢劫。

    “给不给。”许道颜见小天师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当即摇了摇头:“算了。不解了。你也别跟着我。我不占卦。也不听话。倒要看看又能咋样吧。”

    “哎哟喂。小子我怕你了。给给给。真的是。本道爷怎么就摊上你这家伙了。”小天师哭丧着脸。如果不是卦象显示在许道颜身上有秘密。他早翻脸了。卦象不会无端这样呈现。只要能够有所收获。何止一件无上古宝的价值。如今也只能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