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九百三十章 论道宫

     “是。老大你说得对。”小天师嘴角抽搐。耸了耸肩。也只能够忍了。这许道颜实在欠打。当即走到他的身后。

    两尊圣皇境的守卫噤若寒蝉。谁也不曾想。一个叫许道颜的人。竟然能够成为小天师的大哥。那是何等大人物啊。立即传音通报。

    小天师唯唯诺诺。沒有丝毫的办法。许道颜从來沒有这种感觉。发现偶尔学学元宝也算蛮好用的。

    也许如今在众人眼里。自己还真的有可能是元宝的小弟。

    “沒有人带路吗。”许道颜沒有急着进去。淡淡道。

    “有。有。”圣皇护卫在第一时间传音。从天君府的大门内走出一名侍女。她莲步款款。容颜温婉。举手投足。尽是风花雪月。容颜清丽:“两位公子。随我來。”

    许道颜这才微微颔首。跟在其身后。他瞥了那两尊圣皇守卫一眼。淡淡道:“做人要低调。天君府也一样。既然广邀众多少年王。就不应该设门槛。能够來到这元始城的人。会差点哪里去。”

    两名圣皇点头连连称是。小天师觉得有些好笑。不过许道颜确实也是一个蛮有意思的人。既然卜卦的结果在他的身上。自然也是乐得跟在其背后看一看。此人能够在元始城搅出多大的风浪來。

    天君府内。

    一踏入府门。仿佛进入一个空间世界。

    在这里。祥云满天。霞光流动。崇山峻岭。江河湖海。分布四方。如同置身陷阱之中。

    九天之上。有一座宫殿垂临。

    那侍女在前方带路。一朵朵莲叶为阶梯。带着许道颜与小天师。缓缓而步行而上。仙鹤灵鸟。长龙飞凤。纯血麒麟腾飞。威势浩瀚。

    这天君府气象万千。对得起那三个字。许道颜心中感慨。当日在九州神朝幽州伏龙学院也才一头麒麟坐镇其中。

    如今在这天君府。却至少有九头麒麟。每一尊实力至少都在圣皇之境。自成威势。

    “姑娘。问一下。此番來天君府的少年王多吗。”许道颜笑问了一句。

    “不多。但却也不少。”女子盈盈一笑。步步生莲。她一步踏出。自带神韵。飘飘欲仙。

    许道颜紧随其后。显得很从容。小天师也在四处观望。此地耗费极大的心思才建立而成。能够给來者不小的震慑。

    一尊少年王中王的府邸。竟有如此气象。可想而知。他在这元始城中的地位。

    “大哥。你战力滔天。只怕对手难寻啊。”在许道颜身后的小天师咯咯直笑。颇有几分狗腿子的味道。

    “孤独。寂寞。王者向來如此。走吧。且看看。”许道颜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倒是说得跟真的一样。

    那侍女不敢怠慢。许道颜虽然沒怎么听闻。但这小天师却是如雷贯耳。尤其是他唱的词儿。的确别有一番味道。

    “两位公子。此为论道宫。请。”侍女带着许道颜与小天师。來到这论道宫前。

    这宫殿。气势恢弘。乃是以一种特殊的材料炼制而成。在上面有各家心得。烙印其中。很是繁杂。

    显然这么多年。这论道宫有不少人在这里高谈阔论。将自己的意念刻印入这一片天地当中。

    天君府自成格局。也能够邀请实力高绝着莅临此地。

    许道颜与小天师并肩而行。发现这论道宫很是宽广。青玉案长有两三丈。宽有七尺。零零散散。落于四方。

    案上放着众多圣果异常珍贵。如果不是天君府财富惊人的话。根本举办不起这样的论道盛宴。

    众多少年王错落有致。在各自位上。许道颜与小天师突然降临。引來不少人的目光。

    “又有道友前來。快快有请。來人赐座。”在这论道宫的中央。一名男子。身上吞吐着儒释道三家气息。他端坐其中。自成气势。为主人家。能够镇得住今日这等场面。不是别人。正是君三圣。

    在其不远处。有一名女子。她面蒙白纱。身着白麻布衣。眉眼带着一丝淡淡的素雅。气息温和。让人乐意亲近。自其身上有一股普渡众生的气息。

    “多谢。”小天师微微一笑。拱手施礼。手中的长幡摆动。

    “想必你就是太平起源传说中的小天师吧。”君三圣笑容灿烂。此言一出。立即引來无数人的目光。

    “不敢当。正是在下。”小天师很是从容。不以为然。

    “赐座于我千丈外正中央。”君三圣话音一落。便有侍女抬着青玉案。放在其对面。正对着。

    小天师卜卦的手段。在短时间内。众所周知。他君三圣修儒释道三家经法。儒家与道家都很擅长卜卦推算一道。他自然也想好好向小天师请教一番。

    许道颜与小天师坐在一块。君三圣伸手虚引。温文有礼:“诸位兄台是。”

    “鸿蒙起源。许道颜。”他自报性命。

    在场的人。尽是一些少年王中王的人物。大部分早就來到元始城。自然不会听过他的名字。

    “听说过。相传被鸿蒙起源的无名追杀得上天无入。下地无门。”当即一尊來自战狂起源的少年王笑道。

    “哈哈。小天师。这样的人你竟然让他与你同行。也不怕辱沒了自己。”在场就有少年王大笑了起來。

    “此人必是小天师的随从。却也有一定的资格了。”有一些少年王指点江山。

    君三圣沉默了片刻。沒有多说话。他看向一旁那面蒙白纱的女子。微微一笑:“素问姑娘。來自鸿蒙起源。对于道颜兄可有了解。”

    “曾有耳闻。其父亲许天行。纵横鸿蒙起源。无人能够将其奈何。乃是一尊受世人敬重的无上圣帝。”

    “其子许道颜幼年生活于九州神朝边域小村。乃是一凡人。毫无修炼根基背景。十二岁被岐黄一脉的高人收为徒弟。开始修炼。”

    “十四岁被九州神朝封为神威候。然而许天行树敌颇多。使得他受尽一些敌对势力的追杀……”

    “短短修炼一些年。便在我鸿蒙起源百家圣地。百圣庙前大败许氏家族的少年天才许无道。”

    “七大起源围攻九州神朝。他率领兵马。大破七大起源数十亿兵马。战功彪炳。这些皆是我道听途说。无从考证。”

    素问言语很平淡。可却是字字惊心。让在场的少年王不由得心生震撼。显然她回避了一些关键。例如月眼阳眸。这些关乎许道颜自身实力的讯息。

    在场的每一尊少年王都可以说一生皆不平凡。然而像许道颜这种虽然有一个极强的父亲。但却被丢到山野边域小村。自成造化的。的确也不多。

    哪一个人沒有大的背景。

    不少人都看向小天师。都想知道他们两者之间是什么关系。许道颜淡淡一笑。瞥了他一眼。朝着素问拱手一礼:“素问姑娘过奖了。相比在场少年王在自己起源所创下的丰功伟绩。我这点不值一提。”

    “他是我大哥。”许道颜话音刚落。小天师竖起大拇指。一副都快要给许道颜跪了的模样。让在场少年王大吃一惊。感觉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一个个眼珠子差点沒掉地上。难以置信。

    就在这时。君三圣身边出现一名侍女。其实他早就知道许道颜的名字。与小天师一起踏入天君府的时候。

    他就让元始商会的人去查关于许道颜的一切信息。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下面商会的回答。

    “许道颜。入混沌界。破龙河之灵所在之地。夺走《万宝天书》。我曾经也想打那古经的主意。但却都被逼退。道颜兄好手段。”君三圣仅说了这一条。便让在场的少年王开始对他这个名字有些印象了。

    “原來是他。”当日孙阳一干人等受到重创。之后他就开始散播谣言。说谁能够打败许道颜。就能够得到《万宝天书》。

    当时虽然有所耳闻。但这些少年王不以为然。沒有放在心上。不曾想竟然是真的。

    “既然道颜兄能够得到《万宝天书》那等古经。不如向我等展示一下。”当场那一尊來自战狂起源的少年王轻轻一笑。

    “你怎么不将你自己修炼的古经全部都展示出來。让我们大家观摩一番呢。”许道颜对其一阵冷斥。丝毫不将其放在眼中。

    “区区一名刚刚崛起的少年王。竟然敢如此猖狂。今日在这论道宫。我倒想跟你比试一番。”那战狂起源的少年王目光森冷。

    “你竟然敢挑战我大哥。也罢。那先过我这关吧。”不得不说。小天师这狗腿子当得很尽心尽责。但许道颜明白。这小子沒安什么好心。明摆着是要把自己推上风口浪尖。能够把小天师这样的人物收为小弟。只怕会在短时间内。就会让他名传整个元始城。

    战狂起源的少年王一时有些犯怵。因为小天师此人太过诡异了。但凡与其有过恶交的人。最后都会莫名其妙。死于非命。不祥。诅咒。

    他从來沒有与人动过手。也沒有几个人能够逼得他出手。可就是因为如此。那些人死得莫名。已经不是一个两个了。

    因为小天师性情张扬。招摇过市。所唱的词又信誓旦旦。让不少人对其挑衅连连。想要砸其招牌。他平时所唱的词儿:“卜了咱的卦。凶吉祸福两门清。听了咱的话。趋吉避凶把事平。卜卦又听话。一生平顺步青云。”

    但若是有人触怒到他。便换了一套词:“风云不测天降祸。三更命断鬼见愁。谁能破我夺魂咒。不在阴阳五行中。”

    每一次。他一换词。必有人丧命。或是运势大减。遭遇重劫。生不如死。就连一些少年王中王都对小天师避之不及。因为实在太过邪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