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九百三十一章 不带这么忽悠人的

    这一套唱词,非常的自信,甚至可以说是狂妄,猖獗,能破小天师夺魂咒的人,不在阴阳五行中。

    要么就是超脱的存在,然而这世间能够不在阴阳五行中又有几人?

    虽然他所唱的这些词很大,很招摇,但让人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有这些能耐,这是用一尊尊少年王的性命来证实的。

    小天师从来都没有动过手,但这些少年王却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如果只是一个两个也许是巧合,但十个二十个就不是了。

    那一尊原本挑衅许道颜的战狂起源的少年王顿时没了没有台阶下,但他实在不愿意跟小天师对敌。

    只得僵在那里,战也不是,不站也不是。

    因为小天师的手段太过诡异,甚至他都感觉自己有没有当场被小天师给下咒了,胆战心惊的样子。

    “行了,看你这怂样,也不敢跟我小弟对战,滚一边玩泥巴去,这一件事还不算完,今天在这天君府,算是给君兄面子”许道颜摆了摆手,嘴角噙着一丝冷笑,看向君三圣,却是一副温文尔雅,谦卑有礼,言语温和:“言归正传,我想问问,君兄,这道要怎么论?”

    “天地万道,各有起源,大家都是一方人杰,横扫一世的少年王,各抒己见,权当一场交流,不必太多拘礼。”君三圣淡淡一笑,化解现场的一些尴尬,许道颜这一变脸让那战狂起源的少年王很是愤怒,在天君府都敢这么嚣张,让许多外界的少年王都看许道颜很不爽。

    许道颜虽然目中无人的模样,但小天师都喊他当大哥,在场的少年王也没有几人敢强出头的,因为小天师的名声实在太大,谁都不太敢来扛这个雷。

    对于君三圣来讲,小天师必然是对许道颜有所图谋,不然的话,何以纡尊降贵,不过这些东西他在心中锃亮,但表面上依旧神色温和,云淡风轻,心里则是用一种悄无声息,用意念推算的方式,希望能够找出答案。

    “君兄,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畅所欲言了?要是有什么得罪之处,可要多多见谅啊?”许道颜闻言,当即行了一礼。

    “道颜兄太客气了,你们来得比较晚,之前大家都是比较随意的。”君三圣笑容温和,连连伸手虚引。

    “我觉得吧,道不仅要论,还得证,君兄不是想要向我小弟讨教一番吗?我觉得你们两个可以打一场,这样一来,才叫论道嘛!”许道颜拍了拍小天师的肩膀,咧嘴一笑,他想要把自己推到风口浪尖,如果让传说中的小天师与君三圣打上一场,想必在场这些少年王都不会介意,谁都想要探一探君三圣的底:“小天师乃道家近乎断绝一脉的传承,高深莫测,论道看似很大,却是空泛,唯有证道才是真,小弟你说是不是?”

    “大哥说得有理,不管你说什么,我都听从你的安排!”小天师嘴角抽搐,生怕许道颜又给自己使绝招,又不解了,要是把自己的目的给暴露出来可不好了,反正大不了跟君三圣打一场就是,他知道这是刚才自己想要把许道颜推到风口浪尖的结果。

    在场的少年王看到这一幕,这才发现原来许道颜进天君府的目的并不是要与他们为敌,反而是来踢君三圣的场子,一个个也就心宽了,每个人都看着那个战狂起源的倒霉鬼,没什么事来踩着个雷也是够郁闷的。

    他们一个个都想要知道君三圣的实力,当即附和道:“不错,君兄修儒释道三家,而小天师却只修道家经法,我们也很想见识一下,到底是一家专精还是三家齐成会更好一点,而不论谁强谁弱,我等都想开开眼。”

    “小天师名声极大,的确有资格与君兄过个几招,就不知道君兄是什么想法?也不知道我这样说会不会太过冒犯。”

    “哈哈,君兄名盖元始城,自然不会拒绝了,而且我觉得道颜兄说得极有道理,所谓论道,的确空泛,我等最终都要证道才是真实,诸位想法都一致。”

    “的确,道颜兄说得有理,道得证,那小天师兄,想怎么比?主随客便。”君三圣神色温和,很是从容,伸手虚引。

    “刚才那战狂起源的少年王得罪了我大哥,不如这样,我来下咒,君兄来解咒,若是他遭遇是大凶,那便是君兄输了,若是他相安无事,便是君兄赢了,如何?”小天师同样对许道颜做出反击,他传达出一个很明显的信号,得罪他大哥许道颜的人,都要死,无形之中,又将许道颜给拔高了。

    想要让他在整个元始城声名鹊起,小天师是一尊不亚于君三圣的人物,如今却甘愿如此为许道颜,一传出去,可想而知。

    那一尊战狂起源的少年王脸色发青,浑身汗毛竖起,小天师太过古怪,下咒之法,让人根本无法察觉,无影无形,不知不觉。

    “这只怕不好吧,我佛慈悲,儒家自也是仁义为怀,不到万不得已,莫要伤他人性命,刚才那位少年王冒犯之处,就由我天君府来承担好了,毕竟是我天君府举办的这一场论道会,是我的过失,上至古宝,下至天材,就让道颜兄任选如何?”君三圣此言一出,让在场少年王心惊不已,好大气,替人道歉还能够出一件无上古宝,天君府这三个字,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够取的。

    “多谢君兄。”那一尊战狂起源的少年王如蒙大赦,小天师言语平淡,自信满满,自他的名号传出来,就没有人能够在其手段之下逃生的,他实在不想被小天师莫名的手段下咒,尤其在这混沌界,若是没有双方同意他们根本不能擅自动手,小天师下咒神不知鬼不觉,让人遭遇不祥,或是天降大难,防不胜防,根本让人无从防备,得罪这样的人,在混沌界就跟遇到鬼一样,能躲则躲。

    “那我也不是种会喜欢计较之人,多谢,小弟,你就去挑一件无上古宝来弥补一下我的损失吧。”许道颜摆了摆手,小天师忍不住嘴角抽搐。

    许道颜简直就是超级大血蛭,之前从他身上黑走了三件无上古宝还不够,现在还要从君三圣身上黑走一些。

    小天师突然想起什么,心里的恶趣味突然衍生而出,虽然可以让许道颜得罪君三圣,但关键这样一来,他就失去抬高许道颜的效果了,如果能够斩杀一尊少年王这更有威慑力。

    君三圣的背后,悬浮着三十六件无上古宝,微微一笑,很是从容:“小天师,你来挑选一件吧。”

    小天师看也不看,选了一把用天驱神鸟的本命镇于炼制而成的羽扇,那是对孔雀羽扇有所助益的:“我觉得这个就不错,不过大哥你先看一看,是不是能够用得顺手。”

    许道颜自然知道小天师不怀好意,但他却无所畏惧,用手中的孔雀羽扇轻轻一拍,那天驱羽扇瞬间崩碎,他脸就耷拉下来:“什么破玩意儿啊,这算哪门子的无上古宝,我说君兄,你可不能这样子啊,不能欺负我这种乡野出身的老实人啊。”

    其实每个人都可以看到那天驱羽扇化为一团团浓郁的精粹,融入到孔雀羽扇当中,被当成养分了。

    “呃……”君三圣觉得许道颜手中那孔雀羽扇很是不凡,摆明在众目睽睽之下要坑他,如果换成一般人早就生气了,然而君三圣主修儒释道三种经法,修养非同寻常,当即道:“那小天师再选一件!”

    许道颜觉得自己这样做虽然有点不要脸,但也只能够如此了,不然的话,以后如何能够与这些少年王中王争雄,并且让这么多人来天君府论道,君三圣原本就是有自己目的,收买人心,每个人各怀鬼胎,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却也没什么。

    小天师倒也乐得帮许道颜,又挑了两件用禽类的本命真羽炼制的法器,不是镇压,就是封印,或是消除诅咒,又或具备增强魂魄伤害的无上古宝。

    要知道,孔雀羽扇非同寻常,乃是古楼兰一族的至宝,极其珍贵,几乎许多禽类的古宝都抵抗不住,显然在其羽扇内部必有不可思议的力量,才能够使其拥有这等吞噬其他禽类法器的能力,增强自身。

    一连吞噬了三件无上古宝,许道颜感叹连连,满脸尽是沮丧:“这都什么玩意儿啊?君兄,不带你这么忽悠人的呀!”

    众多少年王看得眼角直跳,要知道君三圣可是元始城的土著,能够调动的力量不知道有多强大,许道颜竟然敢在他的地盘去坑他,可想而知,他的胆子有多大,到底是背后有什么依仗让他敢这样做事。

    在场的少年王纵然能够与君三圣交手,但还都是会礼让三分,素问也不例外,毕竟强龙不压地头蛇。

    面对许道颜这样的行为,就是连素问也都不由得一呆,这胆子也太大了一些,其实君三圣的邀请论道,原本她不是很想来的,但出门在外,还是要给人一些颜面,她不发表什么言论,只是帮君三圣坐镇于此处而已。

    许道颜只怕是刚刚进入元始城不久,显然这种行为是有些不知轻重了,每个人都看向君三圣,只见他将其他的无上古宝全部都收了起来,脸色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此人高深莫测,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他会有什么样的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