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九百三十二章 来者不善

    “这许道颜敢这么來踢场,接下來就要看君三圣怎么接了。”其中一尊少年王不怀好意,显然想将事情闹大,故而声量大了许多,在场的人都能够听得到,就是希望计划许道颜与君三圣之间的矛盾。

    “道颜兄不愧是得过《万宝天书》的人,寻常无上古宝看不上,不如我亲自送你一件吧。”君三圣神色平淡,但内心却也有一些火气了,小天师所挑的三件无上古宝虽然算不得顶尖,但却也都极为难得,稀少,许道颜将其毁掉,吞噬内部精华,滋养自己的无上古宝也就算了,还不知足,竟然还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嘴脸。

    不过既然在自己的地盘,君三圣主动开口要替那战狂起源那少年王赔礼道歉自然也要做到位才是,不然就达不到收买人心的效果,而且他主修的便是儒释道的经法,术法,如果沒有把自己的脾气压制住的话,难免会令人诟病。

    “哦,君兄出手,想必不能够比我这无上古宝差多少吧,看看。”许道颜大马金刀坐在那里,拍了拍自己手上的孔雀羽扇,在一旁的小天师觉得他已经脸都不要了,虽然如此,但他却笑得比谁都开心。

    君三圣又何尝看不出來,那孔雀羽扇哪怕是整个元始城的少年王中王都沒有谁能够拿出几件能够与之互相媲美的。

    “自然是不敢跟道颜兄的古宝相比,最多就是随手把玩的东西,还希望不要嫌弃。”君三圣刚才在暗中推算,许道颜身上有大秘密,这一种神秘的牵引不好说,他似乎也明白了,小天师为什么要这样纡尊降贵,任其使唤,尊称其为大哥,被人如此埋汰,只怕是有更大的图谋,有些东西不便说破,他要给许道颜一件东西也是为了让自己与其沾染上一丝的因果,方便日后进行占卜推算出其行踪,希望也能够沾染得大造化。

    许道颜多多少少也能够明白君三圣与小天师的心思,不过他光脚不怕穿鞋的,如今已经陷入到少年王中王这一场争霸盛宴当中,他自然不在乎吸引來更多人的目光,这局要搅得越大越乱越好。

    此番來到元始城,绝对是一场你死我活的争霸,平静的表面其实早已是暗涌激流,他不介意让更多人搅进來。

    之前保持低调是因为自己实力不足,如今至少自己已经有一定基础了,而且來自三十六大起源的少年王基本上都集中在元始城,想要避免也很难,也只能够去面对了,所以他想要让暴风雨來得更猛烈一些。

    “那就随君兄赠送吧,如果看不上眼的,到时候就赏给我小弟了。”许道颜淡笑。

    “正所谓,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像道颜兄这等人物,毫无背景,凭借自身实力走到今日这般地步的,君某甚是佩服,此为炎黄帝玉,随身携带,可辟邪驱凶,我观道颜兄身上沾染诅咒与不祥,此物虽然于作战中并无大用,但却能够帮忙镇压,希望道颜兄能够笑纳。”君三圣将一块古玉引动,缓缓落到许道颜的手中,上面刻画着两种帝的形态,许道颜甚至能够感受得到自己体内《黄帝天经》的共鸣,此帝玉绝对非同一般。

    小天师连连点头,这炎黄帝玉不在三十六件无上古宝当中,的确对于许道颜來讲,非常难得:“嗯,此物的确有助大哥你。”

    许道颜不得不收下,孔雀羽扇,一角宝图,无一不是沾染着巨大的诅咒与不祥,虽然不能够消除,但能够压制却也是好的,小天师与君三圣都这么说,不会沒有道理。

    “多谢,此物倒是不错。”许道颜微微颔首,拱手施礼。

    小天师知道,君三圣显然也感知到什么,盯上许道颜了,这炎黄帝玉非常珍贵,难以磨灭维系,如今许道颜带着,只怕不久之后,也要吐还出來,小天师自然不会去跟许道颜提这些,毕竟他也动机不纯。

    “那战狂起源的事,就此揭过,小弟,你就与君兄过过招吧。”许道颜笑容平淡,看向君三圣。

    “客随主便,我刚才提了,君兄都给否了,还是由你來提罢。”小天师也对君三圣很感兴趣。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不如你我二人各自开辟出梦幻空间,比拼道的变幻如何。”君三圣不想在众人面前,暴露出自己的手段,与小天师比拼对于空间幻术,更多层面上是对自身圣王道立即对于天地之力的领略,细节上的掌控,不会将过多的手段暴露于人前。

    “也好。”小天师与君三圣两人心知肚明,从某种程度上,他们彼此之间达成了一种默契。

    许道颜心中暗骂了一句:“两只老狐狸啊。”

    几乎在同一时间,小天师与君三圣意念一动,顿时小天师所在的地域,一切都失去了色彩,唯有黑白,浓淡之间,随意掌控,阴阳二气时起时落,仿佛天地初始,大道衍生,气韵非凡。

    要知道这论道宫金碧辉煌,各种雕梁画栋,龙飞凤舞,色彩斑斓,多姿多彩,显然小天师与君三圣的比拼已经开始了。

    许道颜置身其中,他月眼阳眸能够洞穿一切虚妄,在他看來一切都沒有变化,他看向素问,她恬静淡雅,也沒有丝毫被君三圣所衍化出來的空间术法所影响。

    君三圣所在地域,一切变得金光万丈,祥云涌动,仙鹤灵猿,神芝圣药,大道铭刻,梵音古韵,浩然正气。

    在场有些人都被两者之间的空间术法所牵动,唯有许道颜与素问,虽置身其中,但却心绪平静,不为所动。

    阴阳二气化为双龙,看似玩珠嬉戏,实则对君三圣的地域不停地侵蚀,两人皆只动用自己的意念衍化术法而已。

    君三圣所衍化出來的空间,金光如同利剑,丝丝缕缕穿透到阴阳空间,彼此胶着,小天师与君三圣意念相争,目光对峙。

    各自的圣王道你來我往,互不相让,毫厘之争,可以看到彼此空间互相蚕食,小天师名不虚传,君三圣能够被尊为整个元始城三大王中王之一,也是有他的能耐。

    许道颜用月眼阳眸洞穿他们两者之间,用自身意念与圣王道还有天地之力的结合,从中受益颇多。

    素问则是饮着茶水,神态平淡从容,似乎什么都沒有发生一样,任两者相争,她自岿然坐于其中,八风不动。

    三三两两少年王心生震动,低声交流,这种手段,的确非常人所能及,虽然他们都是少年王,但却是高下立判,自愧不如。

    君三圣与小天师意念不停碰撞,然而一切的波动全部都被强强镇压而下,沒有冲击到他人,彼此之间,冲撞半个时辰后,各自回收意念。

    小天师嬉皮笑脸,道:“还是君兄略胜一筹啊。”

    “哪里,我占据地利而已,天君府中,这天地之力我比道兄更加熟悉,然而却无法占据上风进行压制是我的输了才对。”君三圣心中惊叹,这小天师果然非常了得,他不敢大意,并且双方彼此之间都有所保留,不出手,不见生死,论不出真正的输赢。

    许多人感觉如同大梦初醒,一阵恍惚,他们之间空间术法的争斗异常激烈,纵然他们沒有受到丝毫的冲击,但沉浸其中,自然也受到些许影响。

    这一场道的印证,可以说是小天师与君三圣不相上下,不分高低。

    “既然如此,便算平手。”素问淡淡道。

    “厉害。”在场的少年王称赞有加,只可惜沒有看到他们施展的经法,术法。

    君三圣与小天师都微微颔首,沒有说什么,许道颜大笑:“对嘛,这才叫论道,不然张嘴说那么多,都不出手印证一下,那只能说叫吹牛。”

    在场的少年王在不久之前,各抒己见,许道颜如今这么一说,让他们一个个额头上青筋都爆出來了,这小子张口就沒有几句中听的话。

    “道颜兄说得极是。”君三圣虽然对许道颜心中有几分火气,但绝对不敢小瞧他,抛开别的不说,能够得到《万宝天书》就不是寻常人。

    “不好了,有人打进來了,太强了。”就在这时,宫外传來圣皇守卫的声音,紧接着便是他身上法器破碎,骨骼断裂之音。

    “哎,君兄,不是我说你,进來的时候我就跟你的人说了,不要设什么门槛,论道嘛,能够到达元始城的人,能差到哪里去,看吧看吧,这下子把人家给逼急了,实在不好看,不好看呐。”许道颜颇有几分幸灾乐祸的味道,在一旁的小天师则是心中窃喜,不管怎么样,有一场好戏看了。

    君三圣微微蹙眉,站起身來,因为來人已经打到论道宫的门口了,许道颜放眼望去,是两男子,其中一人,体格硕壮,手持巨大的双刃古斧,遮挡住其半个身子,龙头肩甲栩栩如生,露出來的身姿肌肉虬结,让人触目惊心。

    另外一名男子,俊美异常,身上的黑色长袍,金线古纹,血色玫瑰,他立在那里,居高临下,众生在他眼里似乎都只是卑微的存在。

    君三圣知道,來人很强,许道颜并不知道,其实这两个人是冲他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