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九百三十四章 石凡

     “医跟道。维系极深。小天师名盖四方。我也想在修炼的一些方面与其有所交流。并无其他需要。”素问淡淡一笑。小天师是如何杀人的。到底是怎么下的手。她很好奇。故而想知道其中一些玄妙。

    易新天松了一口气。也幸好这素问跟许道颜不是一路人。不然的话。还真有可能沒完沒了。

    “好吧。那就便宜你了。先回吧。等我心情好的时候。再考虑考虑跟你们合作之事。”许道颜摆了摆手就要把易新天给打发了。他看向小天师:“你看。大哥对你好吧。都跟你说了。会让你当我小弟就是见你根骨清奇。资质过人。乃人中龙凤。素问姑娘都开口了。你还不赶紧套近乎。”

    小天师连连点头。一阵小跑就來到素问身旁。两人各自交流。

    “看什么看。说你们两个呢。一边去。别影响我心情。”许道颜见易新天跟那硕壮的大汉。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

    “他是他。我是我。”那大汉实力比起易新天一点不差。两者同行。平辈而论。

    许道颜一阵斥喝。已是让他心中大怒。但看一看小天师。这大汉知道。易新天的脾气比他还要孤傲都要忍着。

    他自然也不愿意被小天师下咒了。

    “君三圣不是让大家來天君府论道嘛。那我们想与大家讨论一番。应该问題不大吧。”易新天收敛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只能够强忍着。

    “如果你们并非來寻衅闹事。自是欢迎。”君三圣微微一笑。虽然刚才发生了一点不愉快的事。但既然是针对许道颜的。他不会去计较什么。

    “好。小弟。你好好陪素问姑娘。我四处去走一走。记得回头來找我。不要被素问姑娘给拐了啊。”许道颜咧嘴一笑。他如今自然是想要开溜了。

    素问并非寻常女子。对小天师的手段极感兴趣。两人聊了一会儿。彼此之间都能够互相认同。

    许道颜这临时就要抽身而退。让小天师差点沒骂娘。但他又不能表现得出來。想一想。不管他到哪里。自己都能够找得到。当即也不急着走。生怕被人发现什么。再者对素问也不尊重。他也只能够一脸乐呵呵的笑容:“老大你放心。我只会跟着你走。”

    易新天与那魁梧大汉则是动作一僵。他尴尬一笑道:“那狂神。你就留此地论道。我也出去走一走。”

    “好。”那魁梧大汉点了点头。他血脉汹涌。战意澎湃。战斗能力相当惊人。

    易新天紧随在许道颜的身后。毕竟这里乃是天君府。不是其他地方。也非谈话之地。

    易新天是一角宝图的拥有者。不管怎么样。对许道颜來讲。他还是想要看一看对方打的是什么主意。

    因为大家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得到那永恒神庭的至宝。

    两人出了天君府。行走在元始城的大街上。

    “许道颜。你就不想与我合作一把。”易新天被许道颜坑了之后。尤其是他现在很有可能被小天师下咒了。

    “如果想合作。光我们两个是不够的。”许道颜深知。易新天肯定会跟出來。所以他并沒有想要将其摆脱。

    在天君府那种地方。法阵众多。甚至可窥探他人心声。更何况是截听对方心念传音。彼此身上都有大秘密。知道其中深浅。

    “看來你跟我一角。都只是得到一角宝图而已。”易新天心中恍然。

    “难道除了我之外。你再也沒有感应到其他人。”许道颜问了一句。因为如果想要找那一件至宝。缺一不可。

    “有。其中有一块。就在元始城中。最后一块下落暂时不明。”易新天也明白。在这一件事上。谁都沒有办法独善其身。

    他与许道颜行走在元始城的街道上。就在这时。两人所得到的一角宝图在同一时间颤动了。

    在两人的面前。走來一名男子。他身着白衣。一袭黑发浓密。随风飞舞。此人气息平和。眉宇流露着刚毅的气息。看似平淡。可是许道颜与易新天都感觉到对方也是一个绝世大敌。他眸如点漆。吞吐间。气如山河。沉淀极长的岁月:“你们來了。”

    “嗯。”两人都能够感觉得到。眼前的男子并沒有什么恶意。

    “我叫石凡。”他自我介绍。

    许道颜与易新天都不由得心中一震。这是整个元始城少年王中王最为神秘的一位。关于他的信息。少之又少。非常之低调。

    “你知道最后一块宝图的下落。”之前易新天所说的第三块宝图。就是石凡身上这一块。他用特殊的手段。让自己的感知变得异常敏锐。

    “知道。不过那个地方。在元始城外一处秘地。非常危险。”石凡此言一出。易新天与许道颜在第一时间心生戒备。

    他们都是來自外界的少年王。在元始城自有规矩。不能动手。石凡乃是元始城中人。若是将他们骗到城外。击杀之后收取一角宝图。他们沒有丝毫的办法。到时候一切就会为他人做嫁衣了。

    “你们不必担心。这是属于我们少年王的造化。不会有强于我们的存在插手。因为其中因果太大。他们沾染不起。相信你们也知道。手上这一角宝图沾染了多少的不祥。我们实力还弱。沾染上的因果也不会太可怕。如果换成他们。就不一样了。”石凡言语郑重。让许道颜与易新天觉得的确有些道理。不过这一件事情绝对不能够冲动。

    “当年就是一名至尊圣帝。手握一角宝图。最终将自身埋葬。在找到确切之地的时候。这一件事。只有我们三个人知晓。”石凡拿出一张地图。上面将元始城所在的空间标注得一清二处。话音一落。石凡将自己的内心全部开放:“我知道。想要让你们完全信任我的话。很难。所以你们可以随意探索我的记忆。”

    许道颜与易新天也感到很意外。可是为了万全起见。两个人都同时将自身的魂魄融入到石凡的记忆当中。

    的确像他所说的。石凡为人坦荡。沒有暗藏阴谋。易新天用自身的魂魄。施展秘术。想要在石凡的魂魄中留下桎梏。

    许道颜施展天正法印攻伐向易新天。两人的魂魄硬撼了一下。三个人意念都在同一时间收回。

    易新天眉头一挑。大怒道:“你疯了吗。他可是元始城的人。到时候一声令下。多少强者包围过來。我们如之奈何。”

    “石凡已经让自己的记忆任由我们探索了。既然沒问題。如果大家想要找到最后一角宝图。自然要精诚合作。防人之心不可有。但我也不想当小人。”许道颜冷冷道了一句。

    “多谢。”石凡沒有多说什么。只是向许道颜拱手一礼。

    “易新天。你不是想合作吗。如今多了一人。就看你了。”许道颜看向他。不得不说。易新天也非常强大。

    “好吧。”易新天知道。如今三角宝图都已经齐聚。最后一角宝图必须要得到。否则的话。沒有丝毫的意义。

    “随我來吧。我们一同出城太过显眼。我所在之地有传送法阵。可以到达天人山。”石凡言语平静。

    易新天与许道颜两人紧随其后。君三圣在元始城。自有眼线。将二人的行踪在第一时间了解。

    消息几乎在第一时间就传到了他的耳边。不过他表面却还是不动声色。继续招待着陆陆续续前來的少年王。

    许道颜与易新天來到石凡所在的府邸上。

    在这里。简朴平凡。草屋竹林。与天君府的气派不能相提并论。但却多出古朴自然的韵律。

    竹林边上。有一处传送法阵。

    “你们两个可否准备好了。”石凡问了一句。

    “嗯。”许道颜与易新天两人各持一角宝图。这一场大造化就在眼前了。

    那传送法阵华芒一闪。转瞬之间。三人便到达天人山前。

    天人山。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占地有十万里。绵延起伏。

    此地曾经走出一名至尊圣帝。在元始城中被敬为天人。主宰一世。故而这一片他走出來的大山。也被称之为天人山。

    十万大山。

    暗藏着众多秘密。许多人都曾经想要來这里探寻什么机遇。但大部分人都是无功而返。还有人消亡其中。再也沒有回來过。

    “我们同时催动一角宝图。看能不能感应到其准确位置。”石凡并不是沒有尝试过。然而那一角宝图被一股力量给遮蔽住。将气息掩盖。他相信自己所得到的消息不会出错。

    许道颜与易新天相觑一眼。各自引出一角宝图。全力催动。果然。三角宝图同时引动。明明之中。有一股力量之间彼此的维系。就在这天人山的深处。

    “我对此地比较熟悉。在前开路。你们小心一些。”石凡言语郑重。

    许道颜与易新天几乎都将各自的感知全面开放。探索着一切随时都有可能发生的危险。虽然石凡为人坦荡。

    但这天人山只怕沒有那么好探寻的。只怕处处都暗藏着危机。一不小心就会死于非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