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九百五十章 见石帝

     这一名男子非常不引人注目。他身材矮小。尖嘴猴腮。一对三角眼中光芒闪烁。其身法不知道为何。竟然一点都不亚于《神行道隐术》。

    在其出手的刹那。许道颜已经用月眼阳眸的力量稍稍留意他。自从三大少年王中王出手之后。许道颜就应该更加小心。留意在场的每一个散人。

    易新天与狂神的战力非同寻常。虽然不久之前他们曾经联合。但是有些事情谁都说不准。更何况还有其他的少年王中王。隐忍不出手的。很有可能会对自己造成致命的攻伐。尤其是这一名來自盗家的男子。

    他竟然可以对君三圣欺身而进。盗走初代古宝。使其根本无法反应过來。虽然有一大部分是因为小天师吸引了君三圣的注意力。但是却也不能够否认这盗家男子的身法。速度。绝对非同寻常。

    许道颜受到创伤。在自己身上有两大造化。已经成为众矢之的。他自然要更加注意。从某种程度上來讲。让小天师來帮自己。也是为了使得这些人忌惮一些。毕竟他刚刚击败了君三圣。能够达到一定的震慑效果。使得他人忌惮。

    如今许道颜唯一顾忌就是那一尊來自鸿蒙起源的盗家神秘男子。也许就连玄武牢笼都未必能够挡得住他。

    “大哥。我來了。呔呔呔。你们竟敢动我大哥。找死。”小天师在玄武四柱的阵外。沒有被困在其中。他手中的通天剑阵幡摇动起來。自其体内圣王道异常凶残。浑厚浩瀚。只见四道恐怖的剑柱齐齐合力。轰杀在一道玄武骨柱之上。

    整个玄武牢笼剧烈摇动。玄武代表着至尊防护能力。然而小天师的通天剑阵幡的杀力。却是异常的惊人。

    北斗受到这一冲击。力量消耗得异常力量。刚刚降临下來的北斗七宿一下子差点都流散开來。

    在第一时间。他收取了玄武四柱。终于知道。以一敌二名少年王中王级别的存在压力有多大了。

    因为此刻智觉和尚受到了创伤。纵然还有战力留存。但已非是全盛时期。其实不管是北斗还是怪女。天元都知道。大势已去。注定不能够奈何许道颜了。

    北斗七宿几乎在一瞬间。凝聚成形。准备迎战小天师。许道颜全力疗伤。并且在第一时间更是严加戒备。

    果然。就在他即将从虚空中踏出的那一刻。那來自盗家的神秘男子动了。他飞掠而來。速度丝毫不亚于《神行道隐术》。身法之快。让人匪夷所思。

    许道颜早有准备。手中的羽化天剑呈现。在其背后。百剑浮动。华芒大放。破杀四方。那一尊盗家男子沒有想到。许道颜竟然早就对其产生戒备。他翻身一转。扎入真空之中。暴露而出。

    小天师在第一时间感知。手中的通天剑阵幡摇动。一道杀剑阵图将盗家神秘男子笼罩。使其动弹不得。

    “你竟然能够在暗中锁定我。”盗家神秘男子一对三角眼寒芒闪烁。

    “那有何难。只要你出现过。都难逃我的感知。看在你是我鸿蒙起源血脉的份上。放过你一次。不要再自误。”许道颜深知。盗家神秘男子必然有自保的手段。眼前此刻不已多树敌。杀不死。只要对方重创逃走。以后就麻烦了。可以防贼一时。但难以防贼千日。尤其是盗家这种近乎断绝的传承。如此之快的身法。不是无名可以比的。

    小天师愣了一下。不过却也照做了。将手中的通天剑阵幡一收。放盗家男子自由。

    “罢了。一次不成功。我就不会再出手第二次。这个人情算我欠你的。”盗家男子眼眸微微一冷。而后笑容灿烂。

    他慢条斯理地转身离去。北斗耸了耸肩。道:“不战了。”

    智觉和尚顿时脸都绿了。只见不远处。怪女与天元也在不停地后撤。元始城的封禁已经解开。不管是哪一尊少年王。觉得力有不逮想要进入其中。谁都沒有办法奈何得了。故而再打下去已沒有丝毫的意义。

    智觉在第一时间。手持古锡杖。以袈裟为护。撤离到元始城当中。因为接下來如果战下去沒有丝毫的好处。他在第一时间向那些少年王中王传了一句话。

    怀旭。万帝。断。胜逍等一干人也都纷纷收手。因为再打下去已经沒有丝毫的意义了。君三圣为组织者都逃了。

    许道颜不愿意多生事端。因为在这里的截杀沒有丝毫意义。自己身怀大造化。原本就是一步一危机。

    这些少年王中王來争夺大造化是理所当然之事。但彼此之间沒有真正结仇。如果争不过也就退了。强强截杀的话。只要沒有成功。都会惹來对方不死不休的纠缠。得不偿失。与其如此还不如看淡一些。

    众人尽皆退入到元始城当中。许道颜身得两大造化。一时之间。风头无两。沒有人能够与其媲美。

    一路上不知道吸引來多少人的目光。

    “小友。來我君家做客。不知道可否能够将那大造化借我等一观。”那一尊出手的君家至尊圣帝当中开口。

    “我呸。你个不要脸的老梆子。对我们图谋不轨。还想要将我们出手抹杀。现在还有脸來借观大造化。”元宝双手叉腰。如同泼妇骂街。一张嘴叭叭叭。将这君家至尊圣帝骂得个狗血淋头。

    “就是。太不要脸了。君家上上下下。那一张张虚伪的脸。真是看透了。”吴小白冷声叱喝。

    君三圣在天君府内。气得差点吐血。自己这一次真的是什么都沒有唠叨。还折损了一件初代古宝:“可恶。”

    “不要急。他们始终要出混沌界的。到时候能出得了。你觉得有几个圣帝会愿意为他们而出头的。据我所知。那许道颜还得罪了龙河之灵。到时候再加上我会出手。我倒要看看谁有那一份能耐。”君家至尊圣帝声音极冷。杀气弥漫。

    君三圣双眼一亮。顿时明白了。他立即吞下一颗丹药。为自己疗伤。准备下一场攻伐。这一次绝对不会再让许道颜有逃走的机会了。

    元宝与吴小白骂得君家的至尊圣帝始终沒有回应。许道颜只是淡淡道了一句:“我觉得石帝刚才出手相帮。如果可以真想将这大造化借石帝一观。”

    “多谢小友。”一道雄浑的声音传出。他心情极好。

    石凡微微一笑。道:“走吧。祖父有请。”

    许道颜。吴小白。苏惊圣。李淳歆。小天师。元宝。吴敌。素问。帝殒。苍卫。小蚕皆纷纷受邀前往。

    “石凡兄。这一次真要好好谢你。如果沒有石帝及时出手的话。我们只怕都要受到重创。后果不堪设想。”许道颜发自内心感谢。

    “哪里。我祖父一直都看君家不是很顺眼。再者不也有我在场嘛。无妨。”石凡摆了摆手。搭着许道颜的肩膀。向前行去。

    石家沒有富丽堂皇的府邸。一片青山绿水。于城中。群山绵延。波澜壮阔。与天地自然融为一体。

    茅庐木屋。圣雾弥漫。让人置身其中。感到神清气爽。生命本源在跳动。生机勃发。在石凡的带领之下。众人來到一处宽阔的场地。

    这是一处山谷。石帝正置身于谷中一块石台上。盘膝而坐。他容颜刚正。胸怀宽广。眼眸中尽是厚重与祥和。其身躯异常魁梧。很是高大。让人望之心生敬畏。

    “呵呵。诸位小友。欢迎光临寒舍。”石帝笑声平和。

    “见过石帝。”众人几乎都在第一时间。躬身行礼。石帝出手相助。救他们一命。受得起这一份礼。

    更何况他为人宽厚。刚正不阿。德行兼备。更是让人发自内心敬重。

    “不必多礼。小凡啊。你要好好招待他们才是。这些时日。多多沉淀。再想着离开元始城之事吧。”石帝话语间。显然意有所指。

    “难道我也要跟着离开吗。”石凡微微蹙眉。

    “离不离开。全然在你。混沌界同样可以飞升鸿蒙起源。让你与他们一起离开。只是想你日后在飞升之时。有人可互相照应。你身边一直都沒有可靠的朋友。也从來沒出过混沌界。我觉得出去走一走也好。”石帝轻轻一笑。

    “是。”石凡一听。心中有数。他的确也想去外界闯荡一番。

    “我知道。君家至尊。还有另外的圣帝必然有人觊觎。如果我们想要离开混沌界。可还有其他办法。”许道颜看向石帝。

    “他们应该不敢对你们动手。因为代价太大。你们身上有來自初代的古宝。受冥冥之中一股力量的保护。一旦主动对你们攻伐。会沾染上不祥。除非他们已经做好舍命的准备。我觉得接下來他们会派一些死士将你们杀死。这些人实力至少都会在圣皇之境。小凡你若想考量一下自身。就与他们同行。”石帝的话。让在场的少年王都感到诧异。这摆明了就是想要把石凡往死路上推啊:“如果想要承受大造化。这一次的生死考验。只是一个开始而已。以后的路。会更加的艰难。如果连面对这一次生死的勇气都沒有的话。你不如将那大造化拱手相让。”

    “我无惧。”石凡声声铿锵。他眼神坚定。明知山有虎。却偏向虎山行。任何一尊少年王中王的人物。都不是一般人。

    “此地乃我石家悟道之地。你们这些时日。在此沉淀。你们的路。才刚刚开始而已。”石帝话音一落。便消失在众人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