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九百六十九章 碾压

     众目睽睽之下,胜逍与黑衣女子的身躯都被可怖的法器震裂开来,鲜血迸溅,形体垮塌,溃散,战况异常的惨烈,这个时候,狭路相逢勇者胜,如果谁心里有一丝的顾及,必死无疑。

    胜逍拼死一战,杀出了属于他的风采,这一战不管是胜是负,终究会被铭刻在青史上,他给了在场众多少年王很大的鼓舞,让众人看到来自永恒神庭的少年王中王并非是不可杀伤,不可战胜的。

    他为了想要胜出这一战,将自己的生命提升到辉煌一时,转瞬就会凋零。

    只见他的眼神开始涣散,然而其身躯始终直挺挺地站立着,不屈的意志,坚定的决心,他这一生就是为战而生,纵然一死,也要一生无败。

    黑衣女子基础会比胜逍更加坚固,自她体内的生命本源被不断地调动出来,只见其手掌向前一拍,将其轰飞了出去,胜逍浑身上下,血肉模糊,他心中不甘,几乎在同一时间,将手中青铜战戈猛然搅动,将剩余的力量尽皆融入其中。

    只见战戈从黑衣女子的身躯抽出的刹那,一股初代战威渗透其中,破入那女子的体内,使其肉身炸裂,惨不忍睹,而胜逍体内所蕴藏的生机却也跟着消散了,素问微微蹙眉,想要施救都没有办法了,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拼到这一地步。

    每个人心都揪得紧紧的,胜逍已经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希望这最后一击也能够让这黑衣女子陨落在这里。

    一代少年王中王胜逍就这样倒下,这些年来,他从无败绩,最多与石凡打成平手,那黑衣女子血肉蠕动还活着,她消耗体内的生命本源,勉强将自己残躯拼凑起来,勉强能够凌空飞行,胜逍已死,魂飞魄散,玄机霸体就这样死于非命,她如果能够走出竞技场,就算赢。

    只见那黑衣女子行动缓慢,被青铜战戈所渗透出来的杀威不停冲击,走一步都是巨大的损害,可是她意志坚定,所经历的苦难同样不比胜逍少,最终这一场比试,还是永恒神庭获胜,肉身不停地再崩溃,而她则是不惜一切代价,调动生命本源将自身拼凑而成,只见那青铜战戈被收取,黑衣女子拖着自己的残躯,走出了这永恒神庭所开辟出来的竞技场,这一战胜负已分。

    一生无败的胜逍,一败身死,这是他最终的宿命,自古以来,造谣的少帝数不胜数,无数人倒在了争雄的路上,难以避免。

    在第一时间,永恒神庭的至尊存在,连忙施展手段,对那黑衣女子进行救治,在场所有下界的人心头凉了一截。

    实在太可惜了,胜逍拼尽自己的极致,然而却只能够做到这一步,还是对方获胜,只差一点就能够将黑衣女子拼死!

    “永恒神庭的少年王中王,实在太强了。”这是每个人心里的感受,胜逍原本就是诸多少年王中王里的翘楚,他之前拼死一战,纵然给了大家不小的鼓舞,然而他的死也对很多人造成巨大的打击,就连胜逍这样的存在都只能够拼到这个地步,同样是玄机霸体,他根本无法占据什么优势。

    永恒神庭的大军传来震天的喊杀声,对整个下界少年王造成压迫,一股滔天的气息席卷而来,纵然三十六大起源的战士丝毫不弱,但连败两场,气势上也短了一截,他们都能够感觉得到两界少年王中王之间的差距。

    阴阳战令再动,这一次,降临在一尊腐朽起源的少年王中王的身上,而他所面对则是浮光天那一尊名为天光子的少年王中王身上。

    这腐朽起源的少年王手持一颗古草,生机盎然,里面暗藏诸多秘密,天光子如同九霄上的神明,高高在上,所散发出来的华芒,照耀四方。

    两人在第一时间进入永恒神庭之力所开辟出来的战场,在第一时间爆发出可怖的圣王大道波动。

    六百回合之后,腐朽起源的少年王被一束奇光破穿眉心,死于非命,来自腐朽起源的少年王中王根本难以反应,一路上陷入各种被动,一颗古草落于天光子的手中。

    大战一开始,他就落入下风,天光子的极速,堪比许道颜的《神行道隐术》非常之快,如果单纯论速度而言,配合上他的体质,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所谓下界,真的是当时初代要给永恒神庭做人才储备的吗?如此不堪,难当大任,竟然还想要得到初代古宝,简直就是令宝珠蒙尘,可耻,我劝你们还是有自知之明一点。”天光子摘走这一株古草,他冷冷嗤笑了几句,回到了永恒神庭的阵营当中,眼眸中尽是嘲讽与蔑视。

    石凡大怒,冷声道:“你敢与我一战吗?”

    “哼,如果不是有阴阳战令限制,我随时应战!”天光子看到石凡手中拿青铜战殳,眼眸炙热,似乎也想要将其据为己有。

    “石凡,退下,一切自有安排。”石帝也出现了,他轻声道。

    石凡闻言,没有再多说什么,只能够看着那阴阳战令如何去选择。

    阴阳战令再动……

    每个人的心神都随之而牵动,黄泉起源的一尊少年王中王被选中,他手持一抔黄土,这是当年埋葬人族先祖的土壤,拥有不可思议的威能,看似一抔若是催动起来,将人肉身埋葬,可保持不朽,永恒长存,除此之外,若是用于种植的话,同样有大用,奇妙无穷。

    他对上了道心天的一名道人,身着雪白色的道袍,一根梅枝为发簪,将其长发束起,异常整洁,干净,他手持白玉尺,仙风道骨,与天地大道呼应,显然修炼到一定的境界,感悟非同寻常。

    两人一战,天地摇曳。

    七百回合后,黄泉起源的少年王中王拼死一击,却被白玉尺击碎魂魄,死于非命,最后一抔黄土落入对方手中。

    来自道心天的男子手持一抔黄土,眼神中尽是痴醉,他收敛了内心的喜悦,并不气势凌人,一声轻叹:“胜败乃常事,我本有心放你一命,奈何你冥顽不灵,双方又无血海深仇,何至于此。”

    的确,道心天的男子出手相对仁慈,没有像天光子那般残忍,可是这一战,下界的少年王中王背负了太多的期望,谁都想要杀出一条未来之路。

    许道颜心中愤怒,他想要出战,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哪怕胜一场都是好的,因为算上这一仗,下界已经连败四场了。

    阴阳战令再动。

    屠圣起源的一名白衣女子被选中,她行踪飘忽不定,时隐时现,行如鬼魅,自其手持初代古宝乃是一条白绫,用极可怖的束缚,封印之妙,除此之外,还有诸多神秘手段,显然不是她一时半刻都能够完全挖掘出来的。

    永恒神庭是一尊来自战狂天的男子,他一身战甲铿锵,手持狼牙棒,上面不知道沾染过多少的帝血,显然是来自他们那一族的至尊古宝,此人一身戎装,铁血非凡,一看就是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人物。

    比试开始。

    屠圣起源的白衣女子她擅长刺杀,肉身孱弱,与初代白绫配合起来,异常协调,来自战狂天的男子几次差点遭劫。

    然而躲过几次绝杀,战狂天的男子异常冷静,显然已经看穿白衣女子的套路,屠圣起源不管是杀力以及速度上,都非常惊骇,如果想要将其战败,得顶着巨大的危险出手,在关键的时候,果断施展杀招,将屠圣起源的白衣女子轰杀成肉泥,不到百回合,又是一尊少年王中王落败,近乎碾压。

    “手段不错,只可惜,黔驴技穷,我本来还期待会有更强的手段呢?”战狂天的男子嘴角噙着一丝笑意,转身离开,初代白绫,也许不适合他用,但想必会有其他少年王中王得到初代古宝,他倒是挺想与那玄机天的黑衣女子换一下青铜战戈。

    在场的少年王中王一个个心中愤怒,就连脾气很好的素问都想上前迎战了,可是阴阳战令不选她,也没有丝毫办法。

    “哈哈哈,一群废物,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差距。”永恒神庭的大军尽是嘲笑,让整个下界都为之震怒,轩辕与苏若邪洞察那阴阳战令,想要看一看有没有问题,但事实证明,的确都是随机选择,并不是有意筛选。

    许道颜看着那再度动起来的阴阳战令,他无时不刻都想要出战,一道战令破空而来,悬浮在许道颜的头顶,让他心中惊喜,终于要自己出手了!

    域外发生这一场来自上下界少年王之间的比斗,下界各大商会,诸多强者都以各种手段呈现出来,因为这是年轻一代的征战。

    有些不能够到达域外战场的,通过各大商会呈现出来的水镜,投影之力,同样也能够看到,见到阴阳战令即将落到许道颜身上。

    下界许多人心都悬在嗓子眼上,尤其是石蛮,聂沛儿,孙灵这些人,心中担忧,因为许道颜修炼时间太短,并且出身乡野,底蕴自然不足永恒神庭上诸多少年王雄厚,但她们都能够看到他热切想要一战的神情。

    诸多下界少年王中王的目光集中在他身上,有希望,同时也有冷意,许道颜身上有两大造化,一旦身死,大造化自可争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