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九百七十章 刑天九步

    原本以为许道颜能够上场,可是下一瞬间,那阴阳战令从其身旁掠过,下一瞬却出现在一尊血之起源的少年王中王身上。

    他手持骨令,这是不知道用什么骨雕刻而成,初代骨令,不知暗藏着什么妙用,无从得知,这一尊血之起源的少年王中王,身上炼入千种血液,炉炼千经,每一种精血都是异常强大的种族,战力强盛,他将众多强大的种族经法,术法结合起来,凝练成属于自己独特的手段,非同小可。

    然而他所面对的却是腐朽天的一尊少年王中王,他身着华美的外衣,尽显雍容,只是他的肌肤泛青,一根根血管从中透出,极其渗人,自其体内所流淌的血液,只怕都是剧毒,非常可怖。

    两人在第一时间,进入竞技场。

    大战爆,千种战血沸腾,来自血之起源的少年王中王衍化千种术法,其实庞大,然而腐朽天的少年王则是腐仙圣王道一出,可将一切尽数腐朽,以一法破千法,这是腐朽天一些独到的传承,从一开局就对其产生压制。

    九百合,血之起源的少年王中王被毒毙,身躯腐朽,就连身上有千种宝血的他都抵挡不住这等凶威。

    加上这一场已是连败六场了,从一开战就是压制,几乎没有丝毫的悬念,与永恒神庭的少年王对抗一战,实在太过艰辛。

    “说实在的,天赋不错,只可惜呆在下界,资源匮乏,传承残缺,这种经法就像是大杂烩,杂而不精,自然不可能是我们的对手,剩下的人还不如一开始就认输,能够保住性命才是王道。”来自腐朽天的男子轻轻一笑,拿走骨令,眼神炙热,沉浸在其中,难以自拔。

    “说得不错,天差地别,我可以给你们下界一次机会,交出所有的初代古宝,只要你们听话,我们同样会让一些人飞升永恒神庭,为我等效力,这才是你们最后的出路,不管在下界你们曾经何等辉煌,既然想要飞升到上界,就要乖乖听话。 ”这些来自永恒神庭的无上存在现,他们自身压制不了轩辕这一干人,但却可以用年轻一代压制这些新生一辈,如果能够利用这一场比试从心理上战胜他们再好不过。

    “继续。”轩辕淡淡道了一句。

    “初代古宝有三分之一皆在我鸿蒙起源的年轻人身上,随便出现一人都可战遍你三十六天无敌手。”朋飞大吹牛皮,与元宝一个性子。

    “笑话,也不怕把牛皮吹破!”一干永恒神庭的无上存在嘲笑着,只见阴阳战令又动了。

    下界来自其他起源的少年王纷纷应战,结果连败十三场,不过都没有来自鸿蒙起源的少年王中王。

    “可恶,难道就这样让他们这样嚣张过去?如果能够让我出战,必要打得他们没脾气。”小天师很愤怒,他空有一身战力却不能够被选中,身边可是站着素问这样的大美人,自然也是想要表现一番。

    “那些少年王中王都不弱,是这些永恒神庭的少年王中王太强了,运气不好还会被其克制,胜逍死得可惜。”素问双拳紧握,心有不甘,然而却不得不承认。

    “我都已经说了,上界与下界乃是云泥之别,你们想要赢,是不可能的。”永恒神庭与下界大战的其中一名主宰,名为骁校,他为了一己私欲,想要私吞初代古宝不成,导致大战爆,最后真的惊动到三十六天的诸多大势力,他从中狡辩,拉帮结派,推卸责任,把所有的事情都推给下界,三十六天这才将每一天中最强的少年王中王送到下界来,觉得用这种方式来解决是最好的。

    虽然他也得不到这些初代古宝,但他从中抢占功劳,三十六天的大势力也会给他一些利益,够他余生修炼不愁,资源富足,这是从一开始,走到最坏的一步,就是如此,原本他想要得到所有初代所留下来的传承,希望自己也可以成为永恒神庭举足轻重的大人物。

    十三件初代古宝尽归永恒神庭少年王中王所得,要知道,在战的过程当中,永恒神庭的少年王中王都没有动用初代古宝,在对方持有的情况下,将其打败,更能证明他们才是有资格拥有初代古宝的人。

    对于整个下界来讲,连败十三场,太凄惨,接下来只要再败六场,下界就输了,连比都不用比了。

    对于每一尊少年王来讲,内心实在太过压迫,许道颜不停地观战,纵然心中愤怒,他依旧没有被冲昏头脑,不管能不能够选到自己,如今自己最重要的就是提升自己的实力,用月眼阳眸观察来自永恒神庭这些少年王中王对于天地大道的理解,以及对他们术法的施展,一场场下来,让他获益良多,心中暗暗演练,如今能够最大限度提升自己的战力才是最重要的。

    第十四场,阴阳战令在第一时间落在苏惊圣的身上,对上羽化天的一名男子。

    苏惊圣手执双石环,将一切力量内敛,前些时日,她到刑天城中,想要突破自己的极限,进行最古老的刑天氏一脉的熬炼,九死一生,脱胎换骨,使得她有如今这般气息,纵然之前连败十三场,她都无动于衷,眼前这一战,有必胜的决心。

    苏若邪很是平静,不管怎么样,这是对苏惊圣的一场考验,如果这都过不去的话,只能够说她在修炼路上无缘诸强,更何况这是他苏若邪的女儿,他很有信心,纵然这些来自永恒神庭的存在,资源丰厚,传承完整,但九州神朝的底蕴也极其丰厚。

    来自羽化天的男子,他背生羽翼,根根洁白,流淌着圣洁的气息,同时沾染着可怖的羽化之力,他肌肤白净,容颜俊美,身着银甲,手持权杖,一袭黑散落,双眸神光流淌,被称之为羽化王。

    “如此美人,我怎么能够狠得下心来,不如你认输罢?”羽化王笑容和煦,让人如沐春风,没有丝毫的压迫感。

    “你能够压制我再说。”苏惊圣出现在竞技场上,步履从容。

    “既然如此,那就满足你。”羽化王并不生气,虽然下界少年王中王不敌他们,但这跟他们的传承残缺以及资源稀少有关,能够看得出来,这些少年王中王能够成长到至今,他们天赋不弱,平心而论,若是自己在下界成长,只怕也不会比他们强出多少,然而上界就是上界,下界就是下界,天地之别,这种差距自然不是能够轻松拉近的,他心中带着深深的不屑。

    苏惊圣一步踏出,浑身上下,气血如海,丝丝血雾在其周身环绕,在其背后出现一尊无头战祖,只是静静地立在那里,自有一种坚定与决绝。

    她带着手套,手持石环,眼神中尽是坚定,没有多让人惊骇的气势,但却让羽化王心中所有的不屑都化为凝重,苏惊圣与之前的少年王很不一样,他身经百战,自然能够在第一时间感受得到。

    在竞技场之内,苏惊圣没有多言,手持初代石环,她一步轻轻踏步,自其右脚弥漫着血红色的烙印,可怖的刑天圣王道波动在第一时间扩散而出,引天地异变,羽化王心中一惊,知道苏惊圣步伐有异变。

    苏若邪嘴角噙着一丝笑意:“刑天九步,一开场就是绝杀,惊圣看来已经熬过那一关了,接下来有戏可看。”

    九州神朝的刑天氏一脉传承非常完整,没有残缺,再加上她出生时体质先天惊人,怪力加身,不然也不会有一个惊圣的外号。

    一步踏出如惊雷,二步踏出震魂音,三步踏出荡心魄,四步踏出灭鬼神,五步踏出翻天变,六步踏出开

    伴随着苏惊圣每踏出一步,自她身上的丝丝缕缕血雾变得更加浓密,战血澎湃,她如同一尊女战神,无视一切强敌的身份,只有一个字,便是战。

    开场就是至尊术,全面爆!

    羽化王战力凡,自其身上,羽化圣王道滚滚如潮,这种力量同样非凡,可让一切化为天地大道的根源,溶解其中,异常可怖,与刑天一脉的至尊术彼此抗衡。

    两人很有默契,都没有动用什么法器,都是以至尊术遥空对轰,这是一种本质上的冲撞,苏惊圣霸道非凡,羽化王同样不示弱,被如此称呼,是因为在年轻一代圣王境中,他对羽化天其中一道至尊术领略到极致。

    羽化王所施展出来的术法,全力抗衡,苏惊圣一出手,永恒神庭这边的一些少年王中王才呈现出一些郑重之色,没有想到在下界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对手,苏惊圣在术法一道上的造诣,令人震惊,

    虽然胜逍也让他们感到惊异,但却没有苏惊圣这般强势,一开场就要压倒羽化王的样子,因为之前输了太多,每个人都能够感受到她内心深处倾泻而出的浓烈战意。

    羽化王在羽化天有极大的名声,打遍整个羽化天圣王境界无敌手,曾斩其他天的少年王中王,攻伐之威,骇人听闻。

    苏惊圣开场气势这般惊人,不知道是否能够为下界三起源扳一局?无数人心中期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