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九百七十一章 弱质女流?

    苏惊圣踏出刑天九步中的第七步,大道崩裂,远方的星辰似乎都在摇动,刑天九步,在不同的境界所爆出来的威力,完全不同,苏若邪曾经在大战中施展出来,硬生生踏灭上百万来自永恒神庭的精锐大军与诸多强者。

    她这一步迈出的刹那,雷鸣电闪,各种气血衍化成战斧,劈杀而下。

    羽化王手持权杖,所有的羽化圣王道都被迫支撑起一道护盾抵挡在身前,没有想到她的至尊术竟然如此惊人,相比之前的少年王中王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苏惊圣没有因此而得意,羽化王绝对不能小觑,如今自己是强势杀出,必须绝对压制,不能让其有丝毫喘息的机会,她踏出第八步,自其嘴角溢血,然而自其眼眸中更加炙热,战意浓烈,让羽化王内心生出前所未有的恐惧,似乎如果再不尽全力很有可能会被斩杀在当场。

    如果自己出战导致整个永恒神庭败,只怕会让自己沦为整个永恒神庭的笑柄,甚至是罪人。

    轰!

    在苏惊圣的背后那一尊无头战祖冲撞而出,第八步踏出之后的威势,仿佛整片天都在为之哭泣与颤栗。

    羽化王不惜一切代价,勾动体内的战血与圣王道,衍化自己的祖术,将其演练到极致,他大声咆哮,自其背后同样出现一尊圣祖,背生十翼,法相圣洁,似可羽化天地间的一切存在,与无头战祖硬撼。

    砰!

    无头战祖身躯被消融了小半,而那一尊羽化圣祖则是支离破碎,硬生生被强劲的力量震碎,羽化王连连咳血,眼神黯淡。

    他背后双翼一展,顿时满天的羽化圣剑冲霄而起,纵横四方,威震八荒,只见这些圣剑在其手中权杖的加持之下,羽化之威攀升到骇人听闻的地步,如果在这竞技场有山川河流只怕都会化为天地间最纯粹的大道。

    只见这些圣剑疯狂斩杀向四面八方的斧光,两者之间强势碰撞,几乎都将自己的战力攀升到极致。

    苏惊圣踏出第九步,自其身上的躯体崩裂,肌肤表层出现碎纹,在场的至尊圣帝都可以感受得到,施展出这一祖术对于苏惊圣来讲,要承受非常可怕的力量冲击,一旦没有支撑过去,就会自绝当场,不过她还是承受了下来,这一步踏出,满天尽是战斧影。

    大片的空间坍塌破碎,将满天铺天盖地的羽化圣剑震成飞灰,可怖的刑天圣王道冲击而出,相当霸道,将一切碾压,羽化王全力防护自身,依旧被掀飞了出去,身上的战衣被震得残缺不全,他的肉身在这可怖的至尊术冲击之下,近乎半毁,他心念一动:“认输了。”

    永恒神庭之力所浇筑而成的竞技场在第一时间护着他离开,苏惊圣也将自己的术法收起,适可而止,她对永恒神庭视若无物,看向许道颜,淡淡一句:“你我本有一战,不过如今天地大势变化,看谁能守擂最多!”

    “好。”许道颜体内,战血沸腾,苏惊圣这一战,几乎以碾压的姿态,十招之内败羽化王,为连败十三场的鸿蒙起源打响了第一战,让许多三起源的战士都忍不住嚎叫了起来。

    自苏惊圣身上的血雾滋养着她的身躯,使其之前所受到的伤,尽数恢复,还可以再战,如今她还没有动用到初代石环,羽化王纵然不甘,但的确在至尊术上的碰撞,的确不如刑天一脉。

    这一族自古以来,战力就非寻常大族可比,尤其是苏惊圣身上的血脉异常强大,自小浸淫在刑天氏之中,传承完整,绝对不容小觑。

    羽化王知道自己在至尊术上的威能,没有办法与苏惊圣正面抗衡,故而他也不想拼出自己的性命。

    “原来永恒神庭的少年王中王也不过如此,深处大世家,资源丰厚,高高在上,九招就败,实在令人扼腕,我下界三起源虽然资源匮乏,传承残缺,但却有一往无前,鱼死网破的决心,从这一点上来看,你们永恒神庭就输我们太多了。”苏惊圣言语平淡,让羽化王面色红,气得一口血哇的吐出来,她言语平静,从头到尾都没有动用到初代古宝,这让不少永恒神庭的少年王中王觉得面上无光。

    对于永恒神庭的少年王中王来讲,他们心里有一层障碍,这些下界的人命是不值钱的,如同蝼蚁一样,异常卑微,用自己的命去拼他们的命,是不值得的,所以他们心中自有衡量。

    “哼。”诸多永恒神庭的少年王中王眼眸泛冷,显然每个人都想与苏惊圣一战,只可惜每个人都要看着阴阳战令,不得不承认的是,苏惊圣战力的确很骇人。

    “杀!”自整个下界三起源大军压制在心中的一口气,终于在这一刻完全爆出来,使得整个域外战场都晃三晃。

    苏惊圣的攻伐太过强势,刑天九步,太过霸道,九招压制,的确让人感到匪夷所思。

    永恒神庭自诩不凡,如今尝到一败,也觉得心中不舒服,这时,来自永恒神庭的骁校冷斥道:“你们不过只是赢了一场而已,我倒想看看凭借着一名弱质女流之辈,能够撑多久?”

    听到这一句话,邪皇苏若邪嘴角噙着一丝笑意:“笙儿这孩子我都不敢说她是弱质女流之辈,呵呵”

    轩辕曾经与封印全开的苏惊圣同境界对战过一次,如果不是自己经验丰富,并且体质特殊,根本克制不住,那种可怖的怪力可以破万法,他也很期待如今苏惊圣的表现,邪皇苏若邪之女,他如此严苛的人,绝对不可能让自己的女儿平顺成长,也不知道历经多少次生死了。

    阴阳战令再动,落到一名来自黄泉天的少年王中王的身上,他身上散着一股浓郁的死气,仿佛被埋葬无尽的岁月,眼眸赤红如血,其肉身坚若金刚,仿佛历经万古而不朽,面对苏惊圣,他似乎不怎么在意。

    进入到竞技场当中。

    苏惊圣没有丝毫的保留,再度施展出刑天九步,让人根本无法躲避,这一名来自黄泉天的男子,他的身躯似乎就是一件古宝。

    面对刑天九步的攻伐,他凭借着自己肉身的力量,悉数承受,纵然如此,也忍不住连连咳血,只是伤势并不重,他瞥了苏惊圣一眼,显然连续施展两次刑天九步对她来讲也是不小的负担,整个竞技场上,鸦雀无声。

    苏惊圣嘴角溢血,这一尊来自黄泉天的存在,他的肉身之可怖,众所周知,竟然能够用至尊术将其击伤,这已是难得。

    “如果你只有这点手段的话,那就死吧。”黄泉天的少年王中王身上弥漫的死气,踏步而行,只见一座桥自虚空中呈现,让他跨越而来,一拳击向苏惊圣。

    肉身搏杀,他拥有着绝对的自信,苏惊圣不愿意暴露自己肉身战力,但事到如今,也没有办法了。

    她挥动手中的初代石环,一身的怪力爆到极致,挥动的刹那,空间扭曲,诸多圣帝境存在瞳孔缩成针尖般大小,自苏惊圣身上流淌着丝丝血雾,笼罩全身,故而她每一个动作的轨迹以及所爆出来的力量尽数收敛,并不外显。

    看似古朴无华的一击,与黄泉天的男子拳头碰撞到的刹那,剧痛传遍他的全身,只见其手骨当中折断,黑血迸溅,暗藏着尸毒,伴随着他的意念要钻入到苏惊圣的体内。

    苏惊圣不敢有丝毫的大意,用血雾抵挡尸毒,将其尽数隔绝,避免其沾染到自己的身体上,她的虎口也在剧痛,可怕的力量彼此冲击,这黄泉天的男子肉身太过可怕了,就连许道颜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不过她这一记重创,让黄泉天的男子措手不及,苏惊圣连连攻伐,一身怪力在瞬间爆到极致,狠狠砸在其肉身之上,每一击的攻伐之威,都让众多来自永恒神庭的少年王中王忍不住头皮麻。

    这一尊来自黄泉天的少年王中王肉身有多可怖,他们是知晓的,因为这相当于他的一尊次身,并非主身降临。

    然而这一尊次身却是来历非凡,曾经埋葬在黄泉天的一处古墓当中,于无数岁月受尽滋养,极其坚固,可媲美专修肉身的天皇境界存在,如今竟是硬生生被苏惊圣打得凹凸不平,处处崩坏。

    来自那此身深处的力量不停涌现出来,将其受损的肉身迅修复,他愤怒嘶吼,将自身至尊祖术催动到极致,黄泉凸显,奈何呈现,生死茫茫两不见,打出那种让人无可奈何的气息。

    然而苏惊圣战力太强大,管你什么黄泉,管你什么生死,统统打破,唯有无尽的战意,两个人大战三百合,最终在苏惊圣石环打碎其头部的刹那,使其魂魄崩碎,要知道这初代石环的威力异常可怖,再加上苏惊圣的怪力攻打,更是惊人,使得这一尊黄泉天的少年王中王死于非命,副魂覆灭,主魂在遥远的永恒神庭,连连咳血,受到重创,他面色狰狞,极其愤怒,这些年来他的真身从来没有出现过,次身从无败绩。

    如今却是在自己最擅长的搏杀手段上被彻底碾压,让诸多永恒神庭的少年王中王眼珠子差点都没掉出来!

    苏惊圣立于竞技场之上,朝着骁校的方向,冷斥道:“弱质女流之辈?你敢压制自己到圣王巅峰的境界与我一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