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九百七十二章 怀旭出战

    苏惊圣的挑衅,立即引得整个域外战场一片哗然。

    骁校哪怕是永恒神庭之上的易奇天中,都拥有不弱的地位,乃一方霸主,面对下界一名女子的挑衅,许多人也都抱着看戏的心态。

    “哈哈,敢不敢啊?我们家小侄女都无惧你了。”朋飞大笑,言语中尽是嘲讽。

    对于骁校来讲,向苏惊圣这样的女子出手,赢了是理所当然,出手了有失身份,输了更是把自己的未来给葬送了。

    她要以小搏大,骁校自然不会中计,只是淡淡道了一句:“既然赌局已经开始,我与你一战,不合规矩,继续吧。”

    此言一出,回答得毫无破绽,众人也就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了。

    与黄泉天的男子一战,将苏惊圣的战力尽数凸显出来,她在战胜的那一刻,盘膝而坐,修复着自身上巨大的损耗,刑天九步,威力之大,超乎他人的想象,每一次施展,对于苏惊圣来讲,肉身都要承受着莫大的痛苦,以及海量的圣王道消耗,甚至还有自己的生命本源,唯有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才会近身与敌人搏杀。

    “好,又胜了!”

    “不是来自永恒神庭很厉害吗?原来也不过如此?”

    “嘿,我鸿蒙起源弟子车轮战就能够赢你们所有人了。”

    “就连你们的至尊都不敢应战,哈哈!”

    “有本事给我们足够的修复时间,一个苏惊圣就可以打败你永恒神庭无敌手。”

    苏惊圣手段强势,不惜一切代价的攻伐,让永恒神庭少年王跟着一起热血沸腾起来,这才是值得他们出手的人。

    阴阳战令再动,苏惊圣战到浑身是血,伤势越来越重,然而杀力却攀升得越高,胜到第四场的时候,她依旧立在其中,自其身上的衣甲早已经破碎,磅礴的血雾不停地在吞吐,自四面八方涌动,她的眼神坚定,立在竞技场上,一股可怖的怪力场域笼罩,在这一刻,她的力量潜能再度被挖掘出来,哪怕是苏若邪都看得异常惊喜。

    众多少年王看得心惊肉跳,吴敌都让她不要再这样守擂战下去了,然而苏若邪始终没有说话,轩辕看了他一眼,调笑道:“刑天一脉的经法,术法便是如此,伤势越重,攻伐之力就越可怖,取之于内心的战意浓烈与否,苏惊圣这么一个孩子,遗传到你这个当爹的杀性,以后可不好嫁,你啊,把自己的女儿害惨了。”

    “也不是谁都敢娶她的,等你自己有了女儿就会明白。”苏若邪淡淡一笑,轩辕闻言,则是摸了摸鼻子,的确他没有女儿,唯有伏敬轩一个徒儿与轩辕平盛这么一个儿子,如今继承皇位的伏爻,乃是伏敬轩之子。

    苏惊圣连胜四场,震撼了诸多永恒神庭的人,如此车轮战,的确更能体现她的不凡,这等澎湃的战意,再现巫圣天的完整传承。

    第五场再度开战了。

    苏惊圣血染石环,她不再施展刑天九步,自其身上的战血燃烧,与一尊来自罗浮天的少年王中王厮杀在一起。

    两个人的古宝与祖术彻底爆发,她的怪力近乎骇人听闻,可怖的力量场域更是撕裂了一切,来自罗浮天的少年王中王举手投足,尽皆有一种包罗万象的大气势,笼罩一切,将苏惊圣陷入其中,如同被撕扯在幻术之内,难以自拔。

    然而苏惊圣仿佛就是为了破坏而生的存在,不停地舞动手中的石环,被连连打中身躯,露出森森白骨,弥漫的血雾在滋养其肉身的同时,也使其战力不停地在提高,那一尊罗浮天的少年王中王身上的湛蓝雷甲也被硬生生打得崩裂开来,身上的骨骼凹陷,折断。

    “”双方的少年王中王都看得心中无语,苏惊圣战力委实骇人听闻,一身怪力,让人心惊,尤其手持初代石环,更是无解。

    六百回合后,罗浮天的男子被苏惊圣双手的石环砸重,整个人翻飞了出去,浑身上下血骨成泥,大败。

    苏惊圣身上尽是道伤,献血潺潺,逼近之前连续施展四次刑天九步,为的就是想要在短时间内杀出下界的气势,对她负荷实在太大了,在第五场比武当中,她为了保证自己的胜利,不敢胡乱动用刑天九步,怕自己支撑不住,遭到反噬。

    这时苏若邪才淡淡开口道:“够了,笙儿,你已经到极限了。”

    苏惊圣看了自己的父亲一眼,嘴里吐出一大口血,近乎昏厥,她强忍着身上诸多大道伤的纠缠,离开了这一片竞技场。

    “你永恒神庭不是很厉害吗?怎么样,我们家小侄女一人战你们五个。”朋飞大大咧咧,他跟苏若邪关系不错,开始大肆吹嘘起来。

    三十六大起源诸多至尊圣帝心生震撼,果然是虎父无犬女,苏惊圣为苏若邪,为整个鸿蒙起源杀出举世耀眼的光芒。

    “杀!杀!杀!”受到苏惊圣所散发出来的刑天战意影响,来自三十六大起源的大军,疯狂嘶吼,杀声震天。

    虽然他们身为下界中人,但却内心藏有不屈的意志,无论如何都要为自己杀出一条未来之路。

    “那又如何,她也只能够到达如此了。”骁校冷斥道,不得不承认,苏惊圣的实力非常的强大,但是他也能够看得出来,在下界中,像苏惊圣能够有这般完整的传承,以及超强的天赋,坚定的意志,同样还要有深厚的底蕴堆砌来的绝世人物没有那么多,只要她一下去,接下来只怕没有几人能够同她这般,而且永恒神庭三十六重天的少年王中王实力也有所悬殊,许多强大的存在都还没有出手。

    “是吗?在我鸿蒙起源当中,比我强的人多得数不胜数。”苏惊圣嘴角噙着一丝笑意,看向了许道颜。

    阴阳战令再动起来,这一次直接落到了怀旭的头顶上,他乃是九头妖凤的后裔,这一族哪怕是在永恒神庭上也拥有极高的地位,因为此族生命强劲,死而涅槃,九头九命,近乎不死,肉身强悍,每被斩掉一命,都会涅槃重生并且将战力重新提升最巅峰的状态,所流传下来的祖术根本不亚于各大族的至尊经法,他的血脉纯正,在鸿蒙起源他这一脉是相当稀少的,差不多都要断绝了。

    “九头妖凤!”来自永恒神庭的强大人物在第一时间便将怀旭的身份暴露出来,因为此刻他乃是人形,但他们这些更强大的存在可以看到怀旭的本源到底是什么?

    “输不起吗?不过让你们知道却也没有什么。”那一尊古白龙祖之女,战力可怖,她的肉身原本就是沉淀无尽的岁月,到这一世才复苏,最后又结合了器宗与玄宗的力量,让她成为五大龙帝之首。

    怀旭同是妖族,自然会被他们照顾,也是妖族的骄傲,苏惊圣已经杀出了人族风采,如今轮到怀旭,他们自然也希望能够风光一回,为妖族争光。

    另外的阴阳战令落在一尊粗犷大汉身上,他身着重甲,近乎将自己包裹起来,身上的战甲狰狞,刻印着原始的符印,吞吐着可怖的战威,此人来自洪荒天,在那里生存着诸多可怖的异兽,但凡从这一天的人走出来,他们从小都是过着茹毛饮血的生活,与巫族有很深的维系,巫族在非常古老的时候便发展起来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洪荒天算是当年永恒神庭之上巫族的一大分支。

    许道颜看着眼前男子身上的重甲,刻印着一些古老的巫文,晦涩难懂,知道这必是巫家一脉的大族。

    就在这时,苏若邪开口了:“怀旭,此人乃是出自巫家蛮族,此族战力强劲,肉身强大,其至尊古祖蚩尤曾经纵横永恒神庭,斩杀过诸多人,妖,神,魔万族,你可要小心了,不过你术法对其有优势,不必担忧。”

    “多谢邪皇。”怀旭知道,邪皇苏若邪与巫族有极深的缘分,纵然他没有去过永恒神庭,但对于巫族的传承也非常的了解,当年巫族战累了之后,有一些可怖的大能都隐居下界,后面人族才得以兴起,所以在下界鸿蒙起源也好,洪荒起源也好都有巫族很完整的传承分支。

    “怀旭,让我见识一下你的能耐。”李淳歆曾经与怀旭大战过,他得到天道战龙的传承,不比九头妖凤一脉差,两人不相上下,没有分出胜负,他知道历经混沌界一役之后,怀旭变得更强了,但他同样也有不小的蜕变。

    “你也是!”怀旭瞥了李淳歆一眼之后,便落在那竞技场之上,他傲视一切,这是一种天生的自信。

    那来自洪荒天的男子眼神精芒四射,声音厚重如雷,字字句句都有一种来自大荒深处的力量,沉声道:“有九条命又如何,什么九头妖凤,在我洪荒天里面,纯血战凰一脉都能够当山鸡吃了,更何况你这等异变的杂种,百招之内就能够将你斩灭!”

    “此话不假。”来自永恒神庭的强大存在淡淡一笑,更像是对怀旭的一种嘲讽。

    “哼,说这么多废话干什么?战就是了,你们这些永恒神庭的人,还不是被我们打得抱头鼠窜?不然的话,何至于让年轻一辈出手?”一名女子,她身着白色龙甲,立于其中,战意昂扬,杀意贯穿九霄,此人乃是白燕儿的师尊,古白龙祖之女,白帝!

    此言一出,三十六大起源连连高呼:“杀,杀,杀!”

    偌大的域外战场气势汹汹,苏惊圣为三十六大起源杀出了一口气,如今双方势均力敌,互不相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