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九百七十三章 九幽凤焰

     双方彼此之间,气势对抗。

    然而最终还是要看双方的少年王中王这一战。

    怀旭没有任何的言语,他的血脉很早就返祖了,许多祖术以及记忆都很是深刻,迟早有一天也要回到永恒神庭之上去寻找自己这一脉的祖地,这一战不为其他,对方对自己的血脉如此的歧视,所以他要为自己正名。

    只见其肉身化为一头黑凤,一开场就将自己的祖术毫无保留地爆发了出来,只见那黑凤冒出了九个头颅,每一个头颅当中都吞吐着黑色的火焰,铺天盖地席卷,将洪荒天的少年王中王笼罩。

    “九幽凤焰,没有想到怀旭不仅血脉返祖,就连体内都传承了九幽凤焰的古种,这可是只有嫡血传承才有可能获得的,而且并非嫡血传承就能够拥有的,还需要不小的气运与机缘,还要传承一部分的先祖记忆才行。”古白龙祖之女被称之为白帝,她连连惊叹,在其身旁其他四帝也深以为然,对怀旭很是赞赏,他们也希望白燕儿有一人能够将五帝龙族的传承熔炼一炉,杀出一条未来的路来。

    “只是这样他能够承受得住吗?相传动用九幽凤焰似乎要付出不小的代价,很有可能会伤到自己生命本源。”在白帝身旁,青帝话音刚落,自怀旭九个头颅当中立即咳血,显然同时施展出九幽凤焰对其消耗太大。

    原本异常骄傲的洪荒天少年王中王脸色大变,侵袭而来的烈焰,让他根本无从躲避,众目睽睽之下,只见那九幽凤焰衍化出各种奇遇之境,还有黑凤战纹融入其中,里面不仅有至尊术的衍化,还有消耗怀旭生命本源为代价,将九幽凤焰升华到极致的力量。

    洪荒天少年王中王身上的战甲将浑身包裹严严实实,九幽凤焰将其笼罩的刹那,冰天冻地,这是一种寒火,异常可怖。

    他引动圣王道护住自身,全力催动自身的战甲禁制,然而一冰一热,阴寒交替,当没有被这些九幽凤焰触及的时候是冷的,一旦触及却可燃尽一切,强大的防护禁制骤然炸裂开来。

    他还来不及施展什么神通,就被这可怖的烈焰沾染其身。

    九幽凤焰的来历,异常之大。

    相传,当年纯血凤凰一脉与九幽魔主之女相恋,此女身有九命,身上藏有九大生命本源,异常可怖。

    魔主之女原本就体质特殊,天生九命,与纯血凤凰一脉的嫡子结合,更是强大,故而衍生出后面的九头妖凤一脉。

    当年九幽魔主之女,采集九重地火,每一重都深藏极深的怨恨之意,九幽乃极苦之地,可毁灭他人的魂魄,乃阴火,承受不住便会魂飞魄散。

    纯血凤凰一脉,自身便孕育强大阳火,两火之间,阴阳结合,战力更是难以想象,此火只会出现在男子身上,并且自古以来能够体内孕育九幽凤焰的妖凤屈指可数。

    然而此火威力太大,想要将其勾动,有损自身本源,除非怀旭自身修炼得足够强大,苏惊圣九招败敌,怀旭自不想认输。

    自那洪荒天少年王中王所催动的防护禁制崩塌之后,九幽凤焰,侵蚀入体,渗透到其魂魄当中,他施展出各种各样的手段,尽力抵挡。

    不得不说,他的肉身强大,若是寻常存在,早就化为灰烬了,然而他却能够苦苦支撑,尝试着用自己的圣王道冲散这九幽凤焰的力量。

    就在这时,怀旭一分为九,只见九道黑凤真影呈现而出,以最纯粹的力量狠狠地冲击在洪荒天的少年身上,使其防护崩裂,肉身与魂魄顿时破碎,化为灰烬。

    怀旭两招杀敌,比其苏惊圣更为震撼。

    那些来自永恒神庭的少年王一个个眉头紧皱,神色非常的凝重,九幽凤焰的威力众人有目共睹,下界还是有可怕的人才。

    怀旭化为人形,连连咳血,虽然在几招之间就镇压了一尊强敌,但对他来讲实在消耗太大,他心里憋着一口气,终于在这一刻得到宣泄:“原来永恒神庭的少年王中王也不过如此,来,再战,谁能够在我手里走过三招?”

    怀旭立于竞技场上,眼眸中尽是冷意,嘴角噙着一丝不屑的笑,让不少人下界的少年王中王对他肃然起敬,阴阳战令再动。

    一尊来自万血天的少年王中王,他眉头紧皱,来到了竞技场,很明显,他绝对是被怀旭的术法所克制。

    但他知道,自己败则败,但也要消耗怀旭的力量,一上场,怀旭果然又施展出九幽凤焰,那一尊少年王中王在第一时间认输,受到永恒神庭力量的保护,被传送了出去。

    怀旭脸色苍白,敌人不战而败,整个鸿蒙起源传出剧烈的欢呼之声,两次施展九幽凤焰,让怀旭的身体都不由得晃了晃。

    在一旁,白帝沉声道:“怀旭,可以了,两场胜仗足以证明你的战力,谁能够像你这般,在几招内毙杀敌人性命,还令这些永恒神庭一代少年王中王不战而败?”

    怀旭此人内心非常的刚硬,苏惊圣连胜五场,他也很想,显然此刻心里也在犹豫,他也想杀出至少五场的胜绩,这时白帝再度开口:“你前途无量,待到少年皇境界,有你发挥的时候,扳回两局,足够了,不要在这里消耗过多,鸿蒙起源还有其他人能胜,放心吧!”

    怀旭看向来自其他天的少年王中王,第三场不是不能胜,但有点险,因为对他自己本源消耗实在太大了,葬送了自己的性命就不好了,如今已是七比十三,还有六局就能够平手,如果动用初代古宝,必然能胜,但那自己诸多的秘密就全部都暴露出来了,所以他想要留一手,身为鸿蒙起源的血脉,他觉得自己无愧于心。

    “好。”怀旭转身,离开这竞技场,九幽凤焰出世,让来自永恒神庭的少年王心中起了不小的波澜。

    以后再遇上此人,必然要更加小心,因为他们都没有见到怀旭施展出初代古宝,苏惊圣与怀旭,着实在他们的脸上狠狠地打上了几巴掌。

    阴阳战令再动,降临在碧落起源一尊少年王中王的身上,此人很少动手,身份神秘,自其手中拿着初代石钉。

    他的对手是一尊来自长生天的少年王中王,此人手持一棵古树,白衣飘飞,战力之可怖,骇人听闻。

    自其身上生机浓郁,近乎不死,两个人一进入竞技场,就爆发了一场大战,各种祖术频频施展,虽然只是在圣王之境,但他们对于大道的领略都已经站在许多人永远都不可能达到的高度,就连许道颜一干人等都不得不承认来自碧落起源的这一尊少年王非同寻常,一点都不亚于苏惊圣与怀旭。

    他手持石钉都差点将长生天的少年王中王钉死,然而那一株古树来历非凡,孕育着无尽生机,让其再度恢复过来。

    两人大战九千回合,你来我往,互不相让,各种术法频出都奈何不了对方,最终来自碧落起源的少年王力竭而亡,被硬生生耗死,在场的人都不由得眉头紧皱,长生天的少年王中王太可怕了,他的力量似乎取之不尽,用之不完。

    那一股浓郁的生机,与其体内生命本源紧密连接在一起,纵然碧落起源的少年王中王施展各种完整祖术,不停地打压,但仿佛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无论他杀力多可怕,永远都无法将这长生天的少年王中王斩尽杀绝。

    与怀旭有异曲同工之妙,彼此之间都有极强的生命力,不死之身,让人难以对付。

    “可惜了,这一战本来是可以赢的,终究在底蕴方面还是差了永恒神庭一截,如果他能够在永恒神庭的碧落天成长,这一战胜的也许就是他。”许道颜心中暗叹,为其感到可惜。

    那一尊手持古树的白衣少年取走石钉,转身离去,至始至终,不发一语,一开始很多人对下界都异常轻视,然而连败七场之后,这些永恒神庭的强大存在不敢有丝毫的轻视,在他们眼中都非常强大之人,都葬身其中,如果再以之前的心态,都必死无疑。

    在永恒神庭,白衣少年的名气很响,被成为纳兰不死,与其对战过之人,无一生还,曾经有圣帝境人物追杀他,却没有将其杀死。

    如果下界众多少年王知道,必然会大吃一惊,此人乃是出自长生天最强大的世家,底蕴之丰厚,大到让人难以想象,这一战他的底牌尽出,虽然碧落起源的少年王中王底蕴不如纳兰家,但却手持初代古宝,弥补自身诸多不足,先胜这一场,让纳兰不死获益良多。

    “怎么可能,他可是我碧落起源最强的少年王中王。”一尊碧落起源的至尊圣帝微微蹙眉,眼神中依旧感到难以置信。

    “不错,历代少年王中王我们最看好他,竟然败了。”另外一尊圣帝也感到前所未有的失落。

    “你们下界一大起源最强的少年王中王又如何?在我们眼里只是土鸡瓦狗而已。”来自永恒神庭,与骁校狼狈为奸的一尊名为风秋的男子冷嘲热讽,他同样是易奇天的一方霸主,纳兰长生这一胜打破了之前的僵局,如果继续连胜下去,鸿蒙起源必败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