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九百八十章 对赌

    “此人怎么身上所施展的诸多术法,包罗万象,都有我永恒神庭诸天术法的痕迹?威力之大,超乎想象,他所修炼的到底是什么经法?”

    “难道是他在观战的时候,熔炼入自己的术法当中,如果这样的话,他的天赋未免也太过惊人了,虽然只是得其形,为得其神,但那等威势,与其当场作战,的确会受到不小的震慑,给人无穷无尽之感。”

    永恒神庭诸多圣帝心中惊叹,对于许道颜的造化感到震惊,如此强大天赋是不争的事实,在诸多永恒神庭年轻一代与下界大战的时候,许道颜就动用月眼阳眸,去分解他们的每一个动作,所散发出来的每一种气息,以及对于术法之间的种种掌握,然后进行衍化,融入到自己的术中。

    虽然打出来的术法给人感觉四不像,破绽也很多,但如果没有在第一时间点破,其威力也是巨大。

    要知道他修炼了《黄帝天经》,涵盖五行,熔炼阴阳,天地间术法,少有不在阴阳五行中的,许道颜有月眼阳眸能够看破一些术法的形成,将其彼此交融结合,打起来根本没有章法,可却是威力之大,超乎常人的想象,让这一尊来自鸿蒙天的少年王措手不及,只能够凭借自己的能力,奋力苦苦支撑。

    他被许道颜打得连连咳血,魂魄被许道颜的魂术连连攻伐,心神摇曳,根本难以再行思考,但不得不承认其魂魄融入鸿蒙之力后,变得极为坚固,让人难以打碎,要知道许道颜的魂术攻伐之力很是可怕,但都被其硬抗下来。

    许道颜乘胜追击,身法快得不可思议,最终羽化天剑直指鸿蒙天少年王的眉心,只要再进一寸就能够将其魂魄撕裂。

    鸿蒙天少年眉心之中,躺下一丝血战,知道自己败了,一步走错,满盘皆输,施展的鸿蒙领域,对于自身圣王道是一种极大的负担,使得自己无法连连动用古火,也不知道许道颜是有意无意,让自己动用了杀手锏又耗尽极大的力气瞬间收回,这一来一回,便让他离胜利之路越来越远了,他收起了自己的战锤,拱手行礼:“多谢,我输了!”

    许道颜收起羽化天剑与斩术帝剑,立于竞技场之上,看向诸多永恒神庭的至尊,淡淡道:“下界赢十七场,永恒神庭赢十六场。”

    只要再赢一场的话,下界就赢了,在众人扳回平局之后,许道颜赢得关键性一局,反败为胜,对于整个下界来讲,瞬间气势大震。

    轩辕与苏若邪两人面面相觑,许道颜与鸿蒙天少年对抗的诸多术法,威力强大,变化万千,使其一时半刻难以反应,羽化天剑与斩术帝剑,配合以《永恒神魂术》之攻伐,一时间难以应对,只是这胜第一场容易,第二场这些从旁观看的有情天,还有无限天的少年王中王就没有那么容易对付了。

    “看来他用最苦的方法,修炼了《永恒神魂术》,不然的话,何以能够有此造诣?在圣王之境,魂魄有如此强度,世间少有啊。”轩辕很是感叹,当年他也是受了诸多苦难,重修此术,因为太过重要了,魂魄难以修复,治愈,如果达不到至强的地步,在以后的道路上只怕会处处受限。

    “这是自然,我九州神朝的儿郎又岂是寻常,道颜自小性情坚定,哈哈,果然没有让我等失望,只怕天行圣帝看到眼前这一幕,也能够感到欣慰了。”苏若邪大笑,对他很是看好,从一开始邪皇就对其异常支持。

    “《黄帝天经》没有想到这等经法他竟然都能够得其精要,随意衍化术法,只不过这些术法看似威力巨大,但是破绽颇多,他与《永恒神魂术》结合,打得那鸿蒙天少年一时半刻都无法反应过来,被抢占先机,不过接下来这两尊少年王中王可没有那么好糊弄的。”鸿蒙帝君言语平淡,希望许道颜可以一直保持下去。

    “他只要再胜一场就足够了,到时候只怕那些永恒神庭的人,都会跟吃了狗屎一样难受吧?”这时,朋飞眉飞色舞,对许道颜有信心。

    许道颜与鸿蒙天少年一战,并没有消耗多少,他一直都避免自己真正的手段暴露出来,就是为了能够让自己更好的守擂,别的不说,有红豆的古法,对其圣王道进行精炼,就让许道颜圣王道的本质上超过别人很多,尤其是一次又一次的精炼,非同寻常。

    与鸿蒙天少年这一战全凭自己的勇气,也是误打误撞,打乱了他的节奏,断了对方古火煅烧的手段,不然的话,很有可能自己就会被炼化在鸿蒙领域当中,当时用善德圣王道结合两大古纹,都难以抵挡太久,因为那古火相当可怕,只怕来历不凡。

    只是这鸿蒙天少年没有料想到,许道颜竟然敢大胆到这等地步,用自己的魂魄引魂术杀入那战锤之内,要知道那古火可是从战锤中飞出,在其召回消耗大量的圣王道后,许道颜强强攻伐,让其难以喘息,一时半刻无法再施展古火煅烧,这才落入败局。

    许道颜目送少年离去,然后将那太阳圣祗与太阴圣祗据为己有,收入大罗圣镯当中,虽然太阴天与太阳天两尊王中王都觉得心有不甘,但也只能够认了。

    “哎呀,侥幸,侥幸,赢得第一局,还有没有人,能够拿出比较靠谱的东西,与我对赌?记得啊,别藏着掖着,初代大造化可不是什么东西都能换的,要不是我心情好还不想赌了呢。”许道颜抚掌淡笑,月眼阳眸瞥来瞥去,再想着自己接下来到底需要什么东西,因为在圣王一道上,只要将这两大圣祗彻底炼化,一切圆满,对于自己接下来的需要,他心里还是有些模糊的,接下来一切只能够凭自己的感觉了。

    “选那个!”就在这时,红豆向许道颜传音,并且对其进行指引,显然她也在暗中看着这一场比试。

    在骁校面前有一块古石,比起寻常人头还要大一些,其状无奇,看不出有何玄妙,但许道颜深知,红豆让其这般选择必有他的道理。

    这古石乃是他一次无意间所得,相传接近无垠之地的边缘,只是他研究了很长的时间,却也没有发现其中有何玄异?许道颜要选择,他自然不在意了。

    风秋,与他关系极佳,几乎是把自己的家底都给掏出来了,许道颜虽然赢得第一战,可接下来对战的有情天,无限天两尊少年王中王都非同寻常,并且只怕都已经将其手段看破,因为许道颜所施展出来的术法虽然威力大,但却破绽极多,故而他也想赌一把,毕竟是初代大造化。

    许道颜看着两人,心生厌恶,不过还是要让红豆给自己挑选,她的感知想必比自己更加的敏锐,当即问道:“还有一件,怎么选?”

    “那一物。”红豆用意念指引。

    在风秋身前,有一件破破烂烂的古战衣,那是他背后的家族耗尽了极大的资源,好不容易争夺而来的,相传是从无垠之地那一片战场得到,很有可能当时初代所带的一拨人所留下的,许道颜选中的刹那,就连风秋都感到异常震惊,因为此战衣来历不凡,他都没有研究出什么结果,表面看起来非常的普通,根本没有大用。

    “好了,就这两件,请把这两件至宝交给接下来要与我一战的少年王中王保留。”许道颜言语郑重。

    “这是为何?”骁校有些不舒服,好像他们会必输一样。

    “哼,你们这帮不要脸的,出尔反尔,要是我赢了,万一你们不给我怎么办?这不得多一个心眼吗?”许道颜眼神中流露出鄙夷之色。

    “放肆,我们岂会做那等事?”风秋斥喝道。

    “那不好说,你们厚颜无耻习惯了,以上界俯视我下界不是一次两次了,废话少说,赌不赌?不赌我找其他人换去。”许道颜冷眼横眉,根本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这可是两尊轩辕与苏若邪都无法对其奈何的大人物。

    风秋一下子没了脾气,不管怎么样,初代大造化,绝对比这从无垠之地带回来的古战衣还要宝贵,以小搏大,他自然愿意。

    “行,就按你说的做。”骁校一看就觉得许道颜乃初生牛犊不畏虎,生怕被激怒一下就不跟他们赌了。

    接下来两重天的少年王中王都不是寻常,胜率极大,他自然要赌,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不知道有多少其他天的至尊人物想要让许道颜选他们的宝贝。

    阴阳战令瞬间动了起来。

    只见落在有情天的一名女子的身上,这时,那一尊无限天的男子,他手持战戟,眉头紧皱,如果有情天的女子输了这一场,他就不用上场了,如今也只能够有情天的女子能够战败许道颜。

    下界赢了,许道颜很强大,他很想与之一战,只可惜,没有机会,只能如此。

    不少人都松了一口气,幸好许道颜不是与无限天的男子一战,相传无限天的至尊法,生命无穷,战力无限,异常可怕。

    虽然如此,但有情天同样可怕,不比无限天弱多少,天地强大经法无数,生克也很重要,相传古之豪杰,有诸多人皆饮恨在有情天的强者手中,在永恒神庭诸天对有情天是又敬又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