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九百八十二章 慧火

    情之所至,不易自控,许道颜心中情愫颇多,也使得情丝的力量强大,难以挣脱。

    许道颜能够感觉到,情丝绕身,这等手段,异于寻常,不是普通的术法能够抵挡的,有的情丝是从体内衍生而出,有的乃是红衣女子施展出来,竟是硬生生穿过五行圣王钟,不受其丝毫的影响,想要将他桎梏在其中,不仅仅只是表面上的术法,还有一股力量渗透到他的圣王道以及魂魄当中,长此以往,必然只能够束手就擒。

    他引动斩术帝剑,以剑气横斩,要知道此剑乃是传承自鸿蒙天一尊大人物之手,非同小可,之前一直被认为是下界帝物而已,实际上却不是,可就是这样的剑,却没有一丝的效用,这让诸多至尊圣帝也都不由得蹙眉,有情天这种手段可杀敌于措手不及。

    面对许道颜如此愤怒挣扎,许多永恒神庭的少年一脉都笑了,因为越是如此,他体内的愤怒情绪波动越大,这情丝的威力就越大,情之一字,不仅是男女之情,还有人之情绪,包罗万象,囊括万千。

    “没用的,天若有情天亦老,自古以来,不知道有多少惊才艳艳的人物在情之一字上折腰,你自也不例外。”红衣女子声音轻柔,缠绵悱恻,荡人心弦。

    在一旁观战的诸多来自三起源的圣帝都不由得眉头紧皱,眼前的情况看起来便更加的危机,他们知道这并非儿戏,情丝的确难斩,眼下许道颜陷入莫大的危机当中。

    许道颜感觉得到,自己的身体几乎已经动弹不得,难以挣脱,如同鱼肉,任人宰割,幸好有五行圣王钟护体,一时半刻难以挣脱,反观自己的对手,异常的从容,她不缓不急,情绪平稳。

    正如红衣女子所说,人皆有情,难以幸免,如何能够摆脱眼前困境,既然借助外力不行,只能够凭借自身。

    一念生则万情动,此为人心,诸多人皆身不由己,许道颜镇定下自己的内心,使自己魂魄流淌出一丝永恒的韵律,让自己的情绪,波澜不惊,不慌不忙,意志坚定,他内心澄澈,本心无暇。

    如今人之情绪,在第一时间,逐渐消散,如何事后对她们交代,许道颜一概不想,没有许下丝毫的承诺,也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未来凶险,不想拖累他人。

    故而这些年来,一心修炼,只想壮大自己,因为这是他最想的,故而男女感情之事,更多的是避而不谈,仅此而已,至于能不能够寻找得到自己的父亲都是一个未知数。

    许道颜通过永恒神魂术的手段,消除魂魄所存留的一些念想,一切都归于平静之后,无喜无悲,无怨无尤,使得一股熊熊之火在燃烧,有慧光闪烁,只见那些缠绕在许道颜身上的情丝竟然一点一滴在化开,一条条崩断,虽然并不快,但却让来自有情天的女子眉头一皱,感到极深的威胁,没有想到许道颜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掌控住自己的情绪,要知道世间众生,许多人皆心不由己,辨识不清,许道颜能够得到解脱,全凭自身。

    原本就连轩辕圣帝与苏若邪都替他担忧,情之一字,太过难解,他们都是一路经历过来,可是许道颜还太过年轻,面对这种术法,只怕很难破解,如此之快便反应过来,让他们心中都松了一口气,在一旁观看的圣帝拍手称快:“好!”

    红衣女子看到许道颜身上的慧火燃烧得更加的凶猛使得那些情丝断裂开来,他手持双圈,银光闪烁,狠狠砸在许道颜的五行圣王钟上,这一击之威,非同小可,可谓是倾尽她一身之力。

    砰!

    此钟骤然炸开,有情天的女子扑杀而来,动作之快,异常狠辣,想要趁许道颜还没有彻底摆脱束缚的时候,将其斩杀。

    然而就在其穿过五行圣王钟炸开之处,却没有想到,此钟防中带守,以退为进,一股幻力悄无声息融入心底,幻象丛生,宛若真是,仿佛承接着她眼前的一切,生其心里想要生之场景。

    许道颜被其一掌重创,她心念陷入其中,使得许道颜身上的情丝化开得更快,他一拳直击而上,魂魄中,与天正古纹结合,攻伐之威尽显,凶威滚滚,打中有情天女子的刹那,她连连咳血,从幻境中跌落而出,没有想到急于求成让许道颜有机可趁,只见慈悲圣王道结合净瓶圣祗,出现一道道龙藤,将其身躯缠绕,镇压,封印。

    许道颜手握孔雀羽扇,轻点在其眉心,五色圣光碾压而下,使其额骨崩裂,一道道猩红的血线流淌而下,那专灭人魂魄的五色圣光直侵其魂魄深处。

    红衣女子虽死无悔,因为这一场比试她真的败了,高手对决,都是在短短几合之间便可分出胜负,她眼眸痴痴地看着许道颜,感叹道:“慧火烧情丝,自古以来,没有几人能够做到这一步,败在你手上我认了,来吧!”

    情丝,斩不断,理还乱,缠缠绵绵无穷尽,让人心中难以自控,情无法用理斩之,只能够以情控情,不达则人情淡漠,过则情深不寿,孔雀羽扇,威力巨大,可使人魂飞魄散,他心中犹豫了一下,还是停住了手。

    许道颜收孔雀羽扇,虽然这女子将自己诸多私事暴露于人前,对自己未来只怕会造成不小的影响,同样也会给这些女子带去各种各样的灾难,然而这的确也是自己不得不面对的一些事情,在这一次受其情术所束之时,也让他想明白很多,如今已经化险为夷,他自然不想多做计较,便淡淡道:“你走吧,将赌注给我就是。”

    “多谢不杀之恩。”红衣女子心里松了一口气,毕竟活着才是最重要的,她将那古石以及破烂的古战衣交给许道颜之后,便转身离去,没有丝毫的停留。

    许道颜将两件宝贝收入手中的大罗圣镯当中,能够被红豆看上自然不可能是寻常之物,他冷视永恒神庭的诸多圣帝,言语带着一丝冷嘲与不屑,道:“下界对永恒神庭,十八比十六,胜!”

    最后一战已经没有必要了,无限天的男子看向许道颜,哪怕无法再得到初代古宝,他也想与其一战,分个高低,因为他知道许道颜实力完全没有施展出来:“可敢与我一战?”

    “想跟我一战,有的是机会,前提是永恒神庭要信守承诺,不要再堵住飞升之路了,我觉得这一次与下界会爆如此之大的战争,应该是有人在从中作梗,永恒神庭诸天主宰应该不至于会为难下界,此事你们去之后,还应该彻查。”许道颜如今没有太多心思,因为他要抓紧时间炼化太阴太阳两大圣祗,然后突破到圣皇之境,只差一个大境界就能够踏入圣帝之境,当自己越强之后,就会离自己的父亲越来越近,与此同时,他也想借这些永恒神庭少年王中王背后的力量,希望有人能够重视这一件事。

    听到许道颜的话,骁校与风秋一干可怖存在面目狰狞,杀机尽露,可是又无法在众目睽睽之下说什么,如今只能够多做一些善后工作,有必要的话,可以将罪名推托到其他人的身上,绝对不能够卷入其中,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因为这一件事的牵连太大了,无限天的少年没有多说什么,转身离去,他背后有非常可怕的势力,谁都不敢拿他怎么样。

    这两战许道颜都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但却都异常的凶险,这等术法,的确近乎无解,不过让许道颜明白了一件事,人这一辈子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

    看到许道颜对着他们挤眉弄眼,拿走了那两件东西,眼神之中还带着浓浓的不屑与鄙夷,骁校与风秋气得差点吐血,如果眼神可以杀人许道颜已经死了千万次了。

    不过这一次永恒神庭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有十六件初代古宝落到他们的身上,这是无论如何都讨要不来的,对于整个永恒神庭而言,也有快要一半的人得到初代古宝,这对于骁校与风秋来讲,都是他们的功劳,居功至伟。

    “希望永恒神庭方面可以信守诺言,从此停战,不再兵攻打下界,并且开放飞升之路,不要再行阻拦。”轩辕淡淡道了一句,不再多言,这一次是永恒神庭三十三重天诸多重要人物共同下的血誓,希望他们能够得到遵守。

    不过对于三起源的诸多至尊圣帝来讲,肯定不会立刻飞升,因为他们有许多事情都还未安排,还有些事情需要交代,也不知道永恒神庭的这些人会不会出尔反尔,需要再观察一段时间。

    “好。”骁校一干人等,这些掀起这一场战争的人,共同应下,永恒神庭各天尽皆退兵,的确做到了。

    对于骁校与风秋这些人来讲,不管怎么样,他们让十六天的少年王中王得到了初代古宝,就是大功一件,只怕赏赐不少。

    不过许道颜让他们有了后顾之忧,不管怎么样,如果可以的话,想要派人将许道颜斩杀在下界,此人不可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