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九百八十七章 同归于尽

     “你见他是一个人吗?”神哀在第一时间问道。

    “不错,只有一人,看来是怕了,想要逃走!”许道颜立刻回应。

    “哼,我早有准备,玄霜城商会内部的传送之人已被我买通,他走不了,你悄悄跟上就可以,这许道颜是自投罗网啊,我倒要看看他想要搞什么手段。”神哀天皇哈哈一笑,似乎所有的事情尽在他的掌握中:“诸位,随我来,这许道颜可不是寻常少年王,在他身上可是有初代之物,若是我们能够将其活捉的话,这其中造化,我们皆能够雨露均占!”

    神哀天皇知道那些寻找上他的人,在永恒神庭之上是什么身份,虽然他们是另外一拨人培养出来的,但比起这四尊老不死的,他们背后的人,只能够算得上是小喽啰,他们原本都是三十六大起源的人,投靠永恒神庭。

    他太清楚了,像许道颜这种存在,身上的大造化,他们如果得到给自己背后的那一批人,什么也得不到,最多只是一些毛毛雨的奖赏而已,可是若是给那四尊老不死的,以他们的地位与威望,说会给他们的,就绝对不会食言。

    自从永恒神庭无可奈何三十六大起源合力抵抗的时候,在这些人心里就失去了不小的威慑力,但这四尊老者不一样,给神哀心里很大的底气去效忠他们。

    在第一时间,那神哀天皇带着三十六尊在天皇境界造诣极深的人,从那秘密之地走出,在那里异常隐秘,根本不会被人所发现,所以他根本不担心。

    况且他们联手在此地布下禁制大阵,仅仅凭着许道颜区区一尊少年王中王境界的存在,也无力破开,若是有人来犯,他们必然能够在第一时间知晓,就算是初入圣帝之境的人,想要破开他们联手布下来的禁制,也要耗费一小段时间,足以让他们赶到了。

    许道颜如今在各方面,皆已经修炼到极致,他衍化出一道化身,与其气息相同,可以以假乱真,带着令牌,朝着商会前去。

    那被他掌控的男子,紧随其后,他则是隐匿起自己的本尊,悄悄前往聂沛儿所在之地,做两手准备,以备不时之需。

    他动用月眼阳眸,观察布于此地的诸多禁制,想要寻找最为薄弱之处,将其破开,在短时间之内,将聂沛儿从中救出,可是正如神哀所想的,他们联手所布下来的禁制,异常的强大,以许道颜的实力如果想要将其破开,只怕艰难重重,他又怕从中生变,先做两手准备,想要利用自己的化身,吸引敌人的全部注意力。

    许道颜的化身,带着那被掌控的人皇境强者,进入了玄霜城的商会。

    一进入其中,则是到处看东西,他并没有直接前往传送大阵,而是四处兜兜转转,很快,神哀便率领着众多人,将许道颜团团包围起来,不少强者的注意力都集中过来:“哈哈,道颜公子,跟我们走一趟吧。”

    “你当我是傻的吗?这里是商会,你们把人带过来,到时候我要亲眼看着她进入传送大阵离开之后,我才会跟你们走。”许道颜言语郑重,他大马金刀坐在其中,根本不怕神哀一行人动手:“如若不然,拼死也会跟你们同归于尽的,我的目的很简单,只要她活着,我的性命由你们摆布。”

    话音一落,许道颜手持火帝龙阵符,所散发出来的毁灭气息,这是当日许道颜要去对付天水圣祗,苍穹商会会长给他自保的手段,后来有紫竹林的至尊出手,故而就遗留下来,其威力之大,纵然是神哀一干人等,也不由得心惊肉跳,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神哀一行人奉命是抓活的许道颜,绝对也不能够让他死掉,故而面对他这般手段,也只能够顺从了,如果他真的一急,同归于尽的话,他们也跟着活到头了。

    “好,神惆,你去把那女人带来。”神哀没有多说什么,反正如今许道颜就在他的面前,毫无疑问,他也不怕许道颜耍什么花招。

    “是。”一尊实力仅次于神哀之下的天皇领命离去,为了以防万一,神哀又用自己的令牌问了一些埋伏在玄霜城之外的人,许道颜是不是一个人独自前来,答案的确是他独自一人。

    许道颜手持羽化帝剑与战术帝剑,蓄势待发,他以《神行道隐术》将自己本尊隐匿起来,静心等待,而他的化身手持火帝龙阵符与神哀一干人等对峙,他们不敢有丝毫的举动,一旦许道颜性命不保,他们也很难活下来,那几尊找他们的人物,着实可怕,然而对于神哀来讲,也是以后的大树,只要能够攀上关系,立下首功,便前途无量。

    许道颜在域外那一战,他们是看在眼里的,足以抗衡圣皇境存在,绝非等闲,如今这等沉稳的气质,更是让他们小心翼翼,不敢仓促动手。

    神惆离开商会,来到关押聂沛儿所在的秘密之地,他意念勾动,那诸多封闭的禁制瞬间打开,他进入其中,打开牢笼,聂沛儿眼神带着浓烈的恨意,看着他,神惆却是带着深深的不屑,将其带出来。

    许道颜用月眼阳眸将一切看在眼里,神惆将聂沛儿带出来之后,拿出一个小瓶罐,取出一颗丹药,想要对其喂下毒药,只要意念引动,剧毒就会爆发。

    “哼,那小子竟然敢威胁我等,到时候等他束手就擒之时,就让其看看威胁我们的代价。”神惆目光狠辣,凶机毕露。

    就在他要对聂沛儿喂下毒药的那一刻,许道颜悍然出手,他不停地将自己诸多手段凝聚,将自己的战力提升到极致,与魂术结合,这一击可以说是集许道颜毕生所修炼的众多手段,加上《神行道隐术》的诡异,瞬间爆发。

    神惆自身上有至宝自主防护,有禁制手术其身,只是完全没有展开,加上许道颜的速度太快了,双剑极致升华,凝聚成一道剑气,一击之下,贯穿禁制,自其后脑破穿而过,血浆崩裂,血如泉涌,其魂魄在瞬间消亡,四分五裂。

    一尊在天皇境界巅峰的存在,就这样倒下了,这一击几乎涵盖许道颜所有术法的结合,威力之大,超乎寻常。

    聂沛儿口不能言,与普通人无二,许道颜早就看得出来,她被诸多术法桎梏住,当即引斩术帝剑,催动剑气,与慈悲圣王道结合,渗透到聂沛儿的体内,使得诸多封印术法尽皆被斩断镇压,如今许道颜的战力,非同寻常,纵然只是圣王之王,但依旧有抗衡圣皇境的手段。

    那些封印术法,在聂沛儿的体内就被许道颜给瓦解了,斩术帝剑不仅能够斩断敌人的攻伐之术,同样也能够斩断封印之术。

    “道颜,你怎么来了,太危险了,整座玄霜城都是他们的埋伏,你不要管我!”聂沛儿心里异常的焦急,她连忙服下一个丹药,使得自身所受到的伤,迅速恢复,如果不是当日自己受到埋伏被困在一个空间,凭借着神哀一行人的实力,根本难以将其擒获。

    自她身上肃杀之气弥漫,如今的聂沛儿已经踏入人皇巅峰之境,杀力在圣伐之内,冠绝一方,已经被认为是核心弟子了,自从圣伐知道聂沛儿与许道颜有生死相依的关系之后,就更加的重视,因为许道颜身上有初代大造化,凭借着他的威望,一旦如果能够迎娶聂沛儿的话,兴许圣伐有机会能够沾染到这大造化也说不定。

    因为鸿蒙起源现在的格局大变,已经不像以前了,所以圣伐也做出了一些战略上的调整,伴随着大势而变化。

    对于聂沛儿来讲,她在圣伐里面,最重要的是拎出那些来自永恒神庭所派来的奸细,故而此刻的她依旧还是被认为是聂氏叛逆之女,投入圣伐之中就是想要出人头地。

    “我们先隐匿起来,到时候再说。”许道颜也能够知道,这神哀背后肯定还有大人物在指使,故而玄霜城不能够轻易出去。

    “好。”聂沛儿明白,这个时候只能够听许道颜的。

    几乎在同一时间,许道颜的化身站起来,手持火帝龙阵符,沉声道:“不对,有阴谋,你们绝对有什么事瞒着我,事情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笑话,我们都已经按照你所说的去做了,有什么阴谋,还是你后悔了?”神哀目露寒芒,步步紧逼,绝对不能够让许道颜逃走。

    “都不要乱来,否则的话,我就引动此符,与你们同归于尽!”许道颜力量丝丝缕缕融入,让那火帝龙阵符的力量散发出来,使得神哀一行人连连后退。

    “不要轻举妄动,许道颜我们不会伤你性命,只要你跟我们走,保证聂沛儿的性命安全!”神哀目光一冷,阻止身边的天皇强者出手,想要看许道颜到底要玩什么样的把戏,只见他沉声喝道:“商会传送大阵何在,我要回九州神朝!”

    “是。”商会的人怕许道颜真在这里引动帝符,虽然能够镇压得住,但会有不必要的损失,当即立马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