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九百八十八章 玄霜之困

    许道颜手中的帝符气息极为摄人,让整个商会里面的客人也都跟着紧张起来,原本一些围观的人都纷纷退出商会,生怕受到波及,还有一些比较不怕死的,都想要看发生什么样的后果。

    传送大阵都会被设在单独的传送空间,那商会中的人,连忙为许道颜引路,避免发生严重的后果,神哀表面上很紧张,生怕许道颜逃跑的样子,然心中自得,许道颜此举无疑是自投罗网,只要等他踏入传送空间的刹那,就会被诸多禁制所镇压,哪怕手中有这种威力惊世骇俗的帝符,也无力施展,到时候只能够束手就擒。

    “你不管聂沛儿的性命了?如果你走的话,她的生死可就难说了。”神哀冷斥道,其实只是想引开许道颜的注意力而已。

    “哼,你们要的是我,怎么敢伤她?”许道颜化身很有自信,因为他也只是在演戏而已。

    “人家都说你许道颜重情重义,原来也不过如此,浪得虚名而已,临阵脱逃,真让人不耻,枉费那个女人为你出生入死,只怪这聂沛儿瞎了眼。”神哀很是不屑,想要刺激许道颜。

    有商会之人为许道颜化身引路,一路曲折,来到传送法阵空间,神哀率领其他的强者一路紧,进入到传送空间里,就在许道颜化身即将踏上法阵的那一刻,看到上面一些诡异的符文,目光一冷,厉喝声从这一片空间穿透而出,直达玄霜城中:“你们身为商会,竟然敢沟通外人,图谋不轨,想要害我性命,既然如此的话,那就同归于尽吧!”

    几乎在第一时间,许道颜化身直接融入火帝龙阵符之内,将其彻底催动,在这一刻,神哀才知道,自己中计了。

    “许道颜,你敢暗算我!”神哀近乎疯狂,他看着这传送空间,回过身去,想要逃离。

    原来许道颜早就已经识破了自己的计谋,用化身吸引注意力,本尊只怕已经在外面营救得聂沛儿了,他的面容扭曲,神色有难言的惊恐,因为这火帝龙阵符的威力实在太大了,不仅仅是至尊圣帝全力一击那么简单,此阵符要耗费诸多心力方可结阵。

    一股可怖的气息流露而出,几乎在同一时间,这商会至尊存在立即施展禁制,对这空间进行镇压,封印,一旦向外波及,后果不堪设想,别的不说,天材地宝被毁便损失惨重,这些人图谋不轨,想要害许道颜,死了也白死。

    “放肆!”这商会的至尊存在,勃然大怒,许道颜竟然敢这般催动帝符,他有气无处撒,但眼下也只能够对此帝符的力量进行镇压,勾动诸多大禁制相辅。

    神哀大惊失色,想要逃离,但这里的空间被彻底封禁,狠狠地撞在上面,他根本逃无可逃,自帝符之内,毁灭性的气息涌动,一条条火龙帝肆虐,威力之大,哪怕是圣帝之境都会身死,更何况是神哀?

    可怖的火帝龙阵符,当日乃是给许道颜对付天水圣祗所用,要知道天水圣祗哪怕是至尊圣帝都未必能够将其降服。

    此符乃是最后的手段,其威力可想而知,神哀立即引动自己的手段这是他背后的人给他的保命手段,支撑起一道屏障。

    可是在方圆不到百丈的传送空间,两道可怖的帝威冲撞在一起,后果可想而知,他们每一个人都承受不住帝威的冲击,化为灰烬,圣帝与圣皇之境,一个境界就是天壤之别,更何况这些都是至尊圣帝的手段,他们根本抗衡不住。

    整个商会的空间纵然有诸多大禁制以及一名至尊圣帝出手镇压,也不由得抖三抖,一阵摇曳,在周遭一些空间也受到些许波及,然而这毁灭性的大道波动被强强镇压而下,可这么大的气息,根本隐瞒不住,引起一些至尊圣帝的注意。

    许道颜化身要与对方同归于尽的时候,声音极大,穿透过整个商会空间,使得偌大的玄霜城有不少人都听到了。

    纵然那商会至尊震怒,但却也无可奈何,的确是下面的人出了纰漏,竟然收受贿赂做出这种事情来,使得不少人都对此商会心生芥蒂,不太敢来了。

    因为这北海商会原本就是一些闲散强者开创的,不像九州商会,太白商会,或是鸿蒙商会那般出名,规范,故而管制上会有所疏漏。

    “他们怎么了?”聂沛儿微微蹙眉,原本她还想要拼死一战,杀出一条血路。

    “中了我的计,全死了,不过我总觉得这一件事还没完。”许道颜损失了一化身,此术法消耗三成的力量,不过却也值得了,只是用那火帝龙阵符,有点杀用牛刀。

    但他也看到了,那神哀身上有至尊防护手段,如果不用那火帝龙阵符的话,还真未必能够杀得死,不管怎么样,也是对其背后之人的震慑,自己并不是那么好暗算的。

    在遥远的星空中,那一尊身着道袍的至尊神色一动,微微蹙眉:“那神哀竟然死了,看来这许道颜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竟然有至尊圣帝的手段!”

    “无妨,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早已经料到这一结果,不过既然他已经到了玄霜城,就不怕他逃得掉。”身着儒袍的至尊老者笑声从容。

    许道颜动用月眼阳眸,观察玄霜城之外,同样也有一些埋伏,绝对不可以轻举妄动,神哀他们只是负责执行之人,真正的主宰只怕还藏于暗中,要对付红豆那种人物,眼前这些阵势都只能够是毛毛雨。

    “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我觉得他们是有所预谋的。”聂沛儿异常戒备,她也察觉得到。

    “的确,我们先行隐匿起来,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许道颜担心的是那些想要利用自己对红豆下手的人,凭借着自己如今的实力,根本是无法抗衡,这是毋庸置疑。

    只是他向来联系不到红豆,除非是红豆想要找他,眼下也没有丝毫的办法,自己将北海商会彻底得罪了,这一条路是走不通了,可是要往玄霜城外走的话,只怕是更加的危险,于北海极地,环境恶劣,圣王之境都难以自爆,圣皇之境行走其中都有诸多凶险,如果再加上有敌人追杀的话,那很有可能会陷入绝地。

    可能也知道北海商会不是很规范,故而其他商会并没有与其贯通在一起,故而许道颜以石龙商会传送法阵过来的时候,是在城外一处隐蔽的地方,然而这个传送入口,只能来,不能回,如今也只能够寻找他法。

    在城中,那些镇压聂沛儿的强者尽数消亡,许道颜不敢有丝毫的着急,总觉得这只是一个开端而已。

    果不其然,片刻之后,那些在城外埋伏的强者一一进入到北海商会之中,有上百人都开始在城中搜索,就是为了寻找他们的下落。

    许道颜与天地契合,运用《神行道隐术》,一般人根本无法查探到他的下落,除非是一些踏入圣帝之境的存在,聂沛儿如今已经踏入圣皇之境,她对于《神行道隐术》是自小修炼,根基极深,对其领略比起许道颜,只强不弱,自不待言。

    然而对于诸多圣帝强者而言,他们如今一个心思都想要飞升到永恒神庭之事,并不是很想手这些年轻一辈的事情。

    从此无圣帝,很大程度上也是让一些圣帝之境不要手小辈的事情,故而境界最高的就是天皇之境。

    话虽如此,许道颜却不敢不防,那些连红豆都敢暗算的存在,绝对非同寻常,他一直隐藏在暗中,果不其然,接下来之后,有大队人马近。

    带头之人,乃是单于雅丹,其实力在天皇巅峰之境,在其身后有三千精锐亲兵,实力全部都在圣皇境,结阵而来。

    自从当日一战之后,单于雅丹撤离,与域外起源联合,被人族视为头号大敌,被迫无奈,她只能够躲到北海这些比较偏的地方。

    那些被永恒神庭掌控的大势力,在第一时间就找上他们,如今攀上那永恒神庭四大至尊这一根高枝,哪怕是单于雅丹背后的圣帝也要尽心尽力。

    只是如今不合适有圣帝境的人出手,因为一下子就会引得无数人的注意,别的不说,九州神朝的天巫殿,中央神朝的天机城,鸿蒙神朝的苍天之眼都已经联合起来,在观察着整个鸿蒙起源诸地的变化。

    老天有眼,所指就是上苍之眼。

    然而鸿蒙神朝根基所在,乃是在鸿蒙起源最核心之地,那苍天之眼是模仿上苍之眼炼制而成的,可看到鸿蒙起源任何一处地方。

    大战虽然已经落幕,但是却不得不备,生怕一些永恒神庭残余的不良势力会造成什么样的危害,故而不得不防。

    也正因为如此,那四尊想要暗算红豆的存在,才不想轻易动手,因为在这下界他们的实力是被压制的,鸿蒙起源各大势力非同小可,一旦被捕捉到气息的话,那就很有可能暴露出自身了,到时候想要设计红豆之事,便会功亏一篑。

    当许道颜看到单于雅丹的时候,杀气流淌,在其身旁的聂沛儿自然明白,连忙道:“不要冲动,敌众我寡,不可冒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