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九百八十九章 半路截杀

    杀母之仇,不共戴天。

    单于雅丹,许道颜一直都打算等自己踏入圣皇之境后就为自己的母亲报仇,却没有想到对方居然还找上门来。

    许道颜也知道,眼下很难将其杀死,只能够见机行事,而且也要将幕后的种种阴谋弄清楚之后,再行事。

    他运转自己的月眼阳眸,单于雅丹的兵马坐镇在玄霜城之外,并没有打算马上进城,可以看到,她身边的那些战士,一个个都得到丰厚的资源,实力比起当日更加的强大。

    趁整个鸿蒙起源大乱的时候,单于雅丹评价着自己的实力,四处捞取好处,左右逢源,纵然受到千夫所指,诸多骂名加身,她却丝毫不放在心上。

    如今攀上来自永恒神庭的四大至尊,她心中不胜欢喜,就其背后的那一尊圣帝都全力支持单于雅丹自然也是不留余力,更何况这一次所对付的人,乃是两人有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

    单于雅丹,对于许道颜非常的忌惮,在域外的战场,他大战永恒神庭神秘三重天的少年王中王,丝毫不落下风,连胜两局,这是其心生恐惧,这样的人一旦成长起来,绝对不会放过自己,所以要在其羽翼未丰的时候,将其斩杀。

    她也知道,许道颜出身不凡,其父许天行能是名冠天下,此番主要就是对付许道颜,她自然也是全力以赴。

    聂沛儿的身上,早就已经被种下了气息,根本逃无可逃,避无可避,只要她在许道颜就跑不掉。

    “他们就在城中,并且可以确定位置。”在城中搜寻的一名天皇强者在第一时间,向其传达消息。

    “不急,在城中不好动手,先装模作样搜寻一番,然而再行撤离。”单于雅丹显然是想要让许道颜出城。

    “是。”那近百人对整个玄霜城进行搜查,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这一场查探非常的仔细,几乎整个玄霜城边边角角全部都查过了,但却没有丝毫的线索,最终他们一副无果的模样,转身离去。

    许道颜与聂沛儿两人隐藏起来,融入天地之间,的确让人不好寻找,单于雅丹神色平静,身后三千圣皇精骑后撤。

    一副已经放弃的模样,如今在这北海极地,传送大阵不能走的话,想要凭借着自身实力折返回九州神朝,并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撤。”单于雅丹不再停留。

    许道颜与聂沛儿两人面面相觑,虽然这一件事没他们想象中的简单,但对方毕竟已经离去了,聂沛儿被擒之后,一度昏迷,也不知道自己身上被种下什么,根本无所知。

    许道颜也动用斩术帝剑破开她身上诸多术法,可却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对,这是因为他也根本没有办法发现其中的玄奥。

    他做事向来谨慎,又过了一天再看单于雅丹的人马已经消失没有了踪影,玄霜城那种很紧张的埋伏气息也都消散了,这才放心。

    “走吧,我得罪了北海商会,而且像这种会被人贿赂的,很不安全,就算是虚空通道的话也未必安全。”许道颜深知,如果在横渡的过程当中遭到截击,那根本就进退维谷,死路一条了,除非说带着想苍卫那种精通虚空之术的存在。

    “好。”聂沛儿心中感动,之前多多少少会有些幽怨,可是许道颜却能够为了她,孤身一人,身涉险境,显然并非心中没有自己。

    正如墨姚所说,有时候的确应该学会满足,不应贪得无厌,人之情感,难以自控,毕竟那天看许道颜一生所遇的女子,也没有一个是他真正心中承认的,唯一与其有亲密接触的,就是云舞,然而她也是残云舞的一道主念而已,许道颜与那女人差距实在太大了,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只怕无法在一起。

    她也能够感觉得出来,许道颜更多的精力是投放在提升自身上,都没有沉浸在儿女情长之中。

    许道颜与聂沛儿两人见危机解除,便开始动身,直接出了玄霜城。

    在百万里之外,单于雅丹也非常的谨慎,她堵在回人域的必经之路上,淡淡道:“他们已经朝着我们这个方向前来了,布下大阵,到时候将这两人一起擒获!”

    “是!”三千尊圣皇境界的存在,联合攻伐,任许道颜与聂沛儿再强大,也根本无法与之抗衡。

    许道颜与聂沛儿一路疾行,距离北海极地最近的地方,只要相对繁荣有传送大阵的,就可以了。

    一路上的行走,许道颜感觉还是很不对劲,但始终却说不上来,他微微蹙眉,运转月眼阳眸查探,但却都没有什么发现:“沛儿,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

    “我感觉这一件事太过顺利了,事出反常必有妖。”聂沛儿感知也非常敏锐,作为一名杀手,她天生的直觉很准。

    “等一等,我再看看。”许道颜停止了前进,他运转起自己的魂魄,融合两大圣祗,全力催动月眼阳眸,他不再去捕捉有没有人的埋伏,而是捕捉有没有一些残留的气息。

    果然,一路上,他凭借着自己的感知,发现自己的归途上有淡淡气息波动,虽然非常的微弱,并且在北海极地这等恶劣的气候当中,更难察觉得到。

    但许道颜的月眼阳眸能够体察入微,自然不会放过其中的蛛丝马迹,他沉声道:“不好,我们归途上有埋伏,走,往北海极地深处去。”

    “好。”聂沛儿咬着牙,看来事情果然没有那么简单。

    当即与许道颜转身离去,在远处,隐藏起来的单于雅丹能够感觉得到,聂沛儿的行踪,当即蹙眉,道:“快,截杀他们,追!”

    在第一时间,三千精骑动了,结阵奔袭,速度之快,如奔雷走电,气势骇人听闻,许道颜与聂沛儿两人同修《神行道隐术》,同样不慢。

    但聂沛儿的行踪已经彻底被掌握,一路上,一些躲藏起来的圣帝追杀而来,施展术法,强强轰杀。

    许道颜在第一时间与聂沛儿分成两个方位,果不其然,他们只能够捕捉到聂沛儿的位置,并不能够捕捉到自己。

    “沛儿,你向前逃,这些人,我来杀,你小心防护!”许道颜深知,这些人必然是用一种自己都无法察觉的手段,捕捉聂沛儿的气息。

    他手持羽化天剑与斩术帝剑,隐匿其中,强强出手,一剑可灭他们肉身,一剑可斩他们防身术法,两剑合璧,威力惊世,被许道颜斩中者,不死也要重创,他一击即退,羽化之力会蚕食这些人的身躯与魂魄,他的杀力,如今哪怕是圣皇都未必能够扛得住,主要这双剑配合起来,太过可怕。

    当日无名在他那一世中,凭借着双剑都能够斩杀天皇境界的存在,更何况是远胜于他的许道颜。

    他几乎把羽化天剑之威,与天地大道结合,化尽一切。

    只是短短的片刻时间,许道颜连斩十八尊圣皇境的强者,使得那些追杀聂沛儿的人,心惊肉跳,因为在北海极地这等恶劣的幻境,他们根本无法细微地感受到隐藏在暗中的敌人,就连许道颜月眼阳眸都会被蒙蔽,范围都被强行缩小,更何况是他们。

    这样一来,这些追杀聂沛儿的存在,便感觉头顶都悬着一把利剑,随时都会落下来,人人自危,心中不安。

    这让聂沛儿的压力大减,圣皇术法攻伐,非同小可,而且这种铺天盖地的群攻,将其震得连连咳血。

    她的肉身强度并不高,但杀力却异常的可怕,主修攻伐身法之道,她有自己的坚持。

    许道颜这一出手,她的压力就锐减,当即催动自身全部的力量朝着北海极地的深处而去,毕竟《神行道隐术》可以让自己的气息与天地相融,不管多危险,在越恶劣的幻境,她与许道颜的优势就会越大。

    那些分散在不同方向的百多名圣皇境强者,被许道颜一连斩杀过去,陨落四十九人,使得他们心惊肉跳,不停地聚拢起来。

    许道颜又趁机斩杀了十二人,最后当他们聚合在一起的时候,都戒备许道颜,纵然捕捉得到聂沛儿的气息,却也追不上了,停滞不前。

    许道颜鬼神莫测,时隐时现,他引出一道化身,时不时出现一下,都会把这些圣皇吓得心中一紧,异常戒备。

    他们想要出手轰杀,但许道颜都只是匆匆一现便抽身而退,他们根本来不及酝酿攻伐。

    实际上许道颜的本尊已经与聂沛儿在一起了,天霜城是不能够再进去了,否则的话,只能够成为瓮中之鳖。

    “我身上必然被他们种下古法,难以剔除,道颜你就不要管我了。”聂沛儿知道是自己拖累了他。

    “你再胡说些什么,圣伐之中不是有古令,可以进行远距离传送吗?”许道颜想起墨牌,但突然发现,相距太远了,以自己如今的实力根本无法支撑。

    “我的力量不够,难以支撑起虚空通道。”聂沛儿也知道,北海极地乃是鸿蒙起源最极北边缘之地,与人域距离相差极远。

    “他们只怕会继续追上来,我还是先看看在你身上被种下什么法。”许道颜运转自己的月眼阳眸,透视到聂沛儿的体内想要寻出那古法之根,不然的话,这一场追杀会没完没了,一旦有什么闪失,就会死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