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九百九十章 入北海

     这种秘术,实在太过诡异了,简直就是阴魂不散,如同附骨之俎,如影随形,哪怕真真正正摆脱追杀,也不知道自己有哪一天会被人盯上,哪里有防贼千日的道理?

    许道颜动用一切自己的手段,把月眼阳眸催动到极致,配合太阴太阳两大圣祗,对聂沛儿里里外外都洞察了一遍,依旧还是看不出被种下什么法,气息被锁定,可是却也没有丝毫的线索,感觉根本无恙。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手段?”他微微蹙眉,动用斩术帝剑,与自己的本质力量融合,在聂沛儿的体内游走了一遍,无功而返。

    “道颜,你不用管我了,快点离去吧,他们奈何不了你,我大不了一死了之,不能够拖累你。”聂沛儿知道,如果许道颜一直在自己的身边,迟早会被连累,他有自己的路要走,前途无量。

    “胡说什么,跟我走,如果可以任你去死,我又何必孤身一人来到此地。”许道颜一声斥喝,甚是威严,虽然聂沛儿之前对许道颜有诸多情愫,心生幽怨,但此刻尽数消除,她不敢再多说什么。

    两人朝着北海极地更深处行去,一路上,寒风呼啸,飞雪飘零,天地昏暗,放眼望去,白雪皑皑,让人难以分辨清方向,四处尽是鹅毛大雪,时不时还有风暴席卷,这里环境严酷,想要从这等地方寻到天材地宝,的确万分危险,许道颜凭借着自己的月眼阳眸一路上看到随时随地都有凶兽栖息。

    此地气候,越发的恶劣,伴随着他们不停的深入,就连圣皇的体质都难以抗衡这气候的变化,如果孤身一人来北海极地寻宝,几乎跟寻死没有什么区别,除非有特殊的准备。

    许道颜引动威怒圣王道,加持在聂沛儿的体内,又以奇火之力,加持在两人的身上,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单于雅丹在他们的身后,率领三千精骑,追杀而来。

    他们结阵而行,有大阵守护,故而能够抵御如此寒风烈雪,身下汗血龙马如火燃烧,气血凝聚成海,极速推动,这等气候对他们来讲根本算不得什么。

    许道颜与聂沛儿咬着牙,看着脚下的这一片土地,都已经被覆盖住了,显然不能够跟他们在陆地上硬撼,否则的话,必死无疑。

    他回过身去,能够看到,单于雅丹一骑当先,率领三千精骑,风驰电掣而来,披星戴月,杀气冲天。

    “沛儿,再往前走,我们入北海!”许道颜沉声一喝。

    “道颜,北海极寒,入者难当,并且海中凶兽无数,更加凶险,不知道有多少人陨落于此,不得冒进。”聂沛儿显然对于北海极地也有一定的了解,这也是诸多圣伐弟子蒙难的地方,她对此地有一定的了解。

    “听我的,不然的话,很难耗死他们,我自有打算。”许道颜取出水灵帝护,这是轩辕圣帝所炼制,与水灵珠的力量紧密结合,不仅能够抵挡水行术法的攻伐,自然也是能够让人在水中如鱼得水。

    对于许道颜来讲,他精通天地五行,以自身的能力入北海并非难事,毕竟他炼化玄武古纹,又掌天晶血泪,炼化水寒圣灵又执掌善德圣王道,精于水性,非常人可比,但聂沛儿却不同,自然要有水灵帝护,派得上用场,两者结合起来,相得益彰,如虎添翼。

    “你先往北海的方向去,我等一下就能够追上你,总要给他们来一场大戏,哪里能够让他们追得这般顺利?”许道颜一切都已经有了打算,虽然他与聂沛儿的速度不弱,但却也想要让自己有更加充分的时间去准备。

    聂沛儿微微皱眉,但也能够清楚,他必然有自己的打算,故而只能够听许道颜的命令,不敢违背,生怕成为累赘。

    在这北海之中,风越来越大了,纵然他与聂沛儿两人精通《神行道隐术》,但对方人数众多,结阵追杀,更是有利,可以破开风阻,消长之间,很有可能会被追上,故而自然要有人施展一些手段来拖延。

    极地中,凶兽颇多,许道颜用月眼阳眸左右观察,发现更多的都是蛰伏其中,战力都相当恐怖,甚至都有踏入圣帝境的存在。

    他手握太极雷王弓,引《形箭》进行骚扰,一连百箭破空而出,各种箭气纵横,充满诸多挑衅的气息。

    聂沛儿早就听许道颜的话,往北海的方向逃去,许道颜断后,他将自身气息融入天地之间,悄悄溜走,只留下一道化身来进行观察。

    只见一座雪山抖动起来,一尊有万丈大小的北极玄龟动了起来,帝威骇人,密密麻麻的雪豹速度敏捷,每一头实力都在圣皇之境,獠牙锋芒,那沉寂在高峰的冰鸾巢更是炸窝了……

    一时间,方圆万里的诸多凶兽全部都被许道颜招惹了出来,他精通天地万道,知道用什么气息最能够挑衅这些凶兽,片刻之后,单于雅丹所率领的三千精骑结阵而来,气势浩瀚,有踏碎一切的大杀气。

    双方都是如此大拨的人马,自然不是那么容易可以对付的。

    那身在帝境的北极玄龟口中吐出寒芒帝道,吹出一口气,寒潮涌动,一道道暴雪龙风搅动,袭杀向那三千精骑。

    单于雅丹神色一变,立即施展出背后那至尊所赐予的护身至宝,全力催动起来,那是一方大印,瞬间化成万丈大小,狠狠砸向那一头帝境玄龟。

    轰!轰!

    自那玄龟背后的甲壳破碎,鲜血迸溅,染红了银装素裹,这种气息,立即引得方圆万里的凶兽瞬间疯狂了起来。

    在第一时间,它们结合在一起,扑杀向单于雅丹的大军,各种凶兽祖术齐出,威力之大,哪怕是这些训练有素,结成战阵的精骑抵御起来也是相当辛苦。

    许道颜于暗中静静观察,果然在单于雅丹身上也有护身至宝,看来自己是不能够轻举妄动了,否则的话,只怕会被轻易镇压,自其手上那一方大印,威力之大,他似曾相识。

    单于雅丹眼神犀利,一边抵挡,一边查探状况,发现不少残留的箭气,知道这是许道颜设计引凶兽阻拦他们。

    “哼,我倒要看看,你们能够逃到哪里去。”单于雅丹并不担忧,因为不管聂沛儿逃到天涯海角她都能够追杀得到,眼下先将这些凶兽斩杀之后,再追不迟。

    在她一声号令之下,三千精骑爆发出全部的战力,杀得四处血红,虽然也折损了一些兵马,但却为数不多。

    虽然这些凶兽战力强大,但在有结成战阵的这些圣皇精兵眼中,都只是一些散兵游勇,不足为虑,打起来纵然有些章法,但比起他们强大战阵,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不过的的确确也为许道颜与聂沛儿争取了不少的时间,因为这些凶兽攻伐而来,合力攻伐,他们不能不理会,因为战力不在他们之下,只能够全力抵挡。

    北海极地,于路面的尽头,就是北海,浩瀚无际,自古以来就少有人能够凭借自身能力横跨北海,相传此处有大机缘,却少有人能得。

    许道颜以最快的速度紧随其后,追上聂沛儿,经过两个人不停的赶路,一天一夜的时间,已经离开了路面,在他们身后是一片绵延起伏的白雪皑皑,寒风狂呼,如龙咆哮,在这一片寒冷里面,有诸多可怖凶兽沉眠其中。

    眼前是一片大海茫茫,海面表层漂浮着一片片霜块,寒气入骨,孕育冰毒,可入人魂魄,冻杀一切。

    北海就连圣皇境扎入其中都未必能够保自身万全,异常凶险。

    “他们不久之后将会追上来,如今只能够入北海了。”许道颜深知,匈族神朝出身的那些精骑战士,不善水战,他们骑汗血龙马非同寻常,但在水中,他们术法的施展就会受限许多了,不管怎么样,总比在陆地上来得好。

    而且自己在暗,他们在明,于北海内,凶兽极多,并且占据地利,只怕他们也会止步不前,许道颜心中一定:“走!”

    “嗯。”聂沛儿只能够听他的,刺杀之道,她比起许道颜不知道强上多少,但在这种敌众我寡的追逐战中是许道颜最擅长的。

    多年来,他一直都被追杀,最懂得如何以小搏大,以弱胜强。

    许道颜带着聂沛儿进入到北海之中,水灵帝护也在第一时间展开,如同避水珠一般,让他们没有受到海水力量的侵袭。

    水灵珠乃是天地奇物,为轩辕圣帝所得,使其对于天地五行也有自己的理解,这水灵帝护融入水灵珠之力,其功效自不待言。

    于北海之中,不见天日,阳眸的威力大减,但月眼之力却有更大的提升,潮汐之力与太阴息息相关。

    尤其如今许道颜炼化太阴圣祗与月眼结合,又有天水古纹,玄武古纹,彼此结合,在北海之中,如鱼得水。

    他的月眼一眨,方圆十万里的情况尽收眼底,以许道颜的力量,催动水灵帝护,包裹住聂沛儿,沉入北海中,与陆地上并无区别,他们下沉速度非常之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