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九百九十一章 龙马

    虽然将敌人引到北海之中,会比在陆地上好太多,但对方有足足三千尊圣皇境的精锐,结战阵而来,要怎么破敌?

    许道颜心中思量,有几种手段,但都不能够以保万全,如今只能够做多种准备,随机应变了,毕竟事出突然,聂沛儿气息有被锁定,又不能够让她现身去当诱饵,因为实在危险。

    单于雅丹身上有至宝护身,同时结战阵而来,根本不适合用刺杀的手段,除非自己的实力到达少年皇中皇的境界。

    眼前只怕是没有丝毫的办法,许道颜只能够探清整个北海的状况,结合起来行动。

    他运转月眼,在下沉的过程当中,细心观察,北海中,每一滴海水的密度都极高,很是沉重,虽然无法与天水相比,但却也非常可怕了,偌大的北海,让人难以跨越边际,如果都和天水一样,又岂能得了。

    受气候影响,海水寒冻之力惊人,天长日久,更是孕育出冰毒在其中,这是一种引太阴之力,结合天地寒毒所结合而成,若无抵御之道,谁都无法入深海坚持太久,哪怕肉身能够承受得住,魂魄也未必能够承受。

    尤其是伴随着深入之后,水压逐渐增大,还有诸多海中凶兽,以及一些玄妙的海中风水格局,天然杀禁,都会是许多人丧命的原因。

    这也是为什么一些于北海中的天材地宝,会如此珍贵的原因,价值连城,都是以性命换来的,很少有人进入北海却能够安然无恙,全身而退的,毕竟像水灵帝护这种珍宝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得到的。

    当日石蛮为了许道颜,付出很大的代价才得到此物。

    “走,我们继续深入北海。”许道颜催动水灵帝护,带着聂沛儿往下沉落,水灵帝护,在这过程当中,他们融入北海之中,气息内敛,没有外现,仿佛不曾出现过,没有引起丝毫的波澜。

    就在他们进入北海六个时辰之后,单于雅丹率领自己三千精骑斩掉北极玄龟,以及众多极地凶兽,凯旋追杀而来,这一批精锐,士气大涨,于极地中的凶兽,身上的每一个部位都价值不菲,他们斩杀那么多,自然收获也不小,颇有几分无敌大军的气势。

    单于雅丹手握那一方大印,相传此是模仿道家至尊法器翻天印炼制而成,邪皇苏若邪同样也有仿制,但两者却完全不同,此为那永恒神庭身着道袍的至尊仿制,威力同样不俗,从单于雅丹凭借它就可以镇压那北极玄龟,可想而知,要知道圣皇与圣帝之境,差距极大,然而仅凭借着一件至尊法器就能够赢,此物有多不凡?

    “这许道颜以为我匈族神朝擅长陆战,不谙水战,简直可笑,今日就要让他看看我这一脉的汗血龙马,是为何而生!”单于雅丹一声令下,只见他们身下的汗血龙马,瞬间化龙,一时见,风起云涌,掀起惊涛骇浪。

    此马乃是有龙的血脉,异常强大,可飞天入海,陆地上驰骋,异常珍贵,尤其是成长到圣之境,血脉返祖,没有什么地方不可去的,只不过想要养一只汗血龙马代价实在太大了。单于雅丹也是凭借着鸿蒙起源大乱,四处劫掠资源,才有如今这般资本,这些汗血龙马的实力最弱都在圣王巅峰之境。

    三千汗血龙马,化为龙,赤鳞如火,直入北海,杀机滔天,于北海之内,它们根本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在海中遨游,速度不比在陆路上来得慢,在单于雅丹的指引之下,追杀向许道颜与聂沛儿。

    “许道颜,只怪你命不好,我要杀得你上天无路,入海无门,这一次就将你埋葬在这里吧!”单于雅丹的儿子当年都死在他的手上,对许道颜可谓是恨到极致,只是苦于没有机会将其斩杀而已。

    她的兵马,一入北海的刹那,就引得诸多凶兽的注意,只不过他们结阵入海,杀意昂扬,许多零零散散的海中凶兽纷纷逃离,不敢去招惹,这是一种本能。

    单于雅丹一声令下,众多精骑出手击杀,各种术法轰得北海表面卷起巨浪,一道道漩涡吞吐,波涛汹涌,使得诸多凶兽血染北海一方,惊血蔓延开来。

    海兽受惊,将其斩杀,其鲜血就是散发出危险的信息,使得海中同类小心,单于雅丹此举就是为了吓退其他海中凶兽,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毕竟北海如此之大,如果真有诸多海兽群起而攻之,那就当真不妙了。

    许道颜的感知异常的敏锐,之前在极地风雪都会覆盖掉月眼阳眸的大部分能力,然而在这北海之中,就截然不同。

    此地极阴,别的不说,哪怕终日不见天日,但对于一些深海巨兽来讲,它们也要接引月华之力,进行修炼。

    故而北海中,太阴之力澎湃,对于许道颜来讲有不小的优势,一切正如他所预料的,聂沛儿身上一定是被种下秘法,使得单于雅丹可以随时都能够追踪得到他们,不怕被走脱掉,所以哪怕耽误点时间也没有关系。

    许道颜悄然运转自己体内的力量,慢慢积蓄,于北海之中,他的战力能够攀升到一个让人难以想象的程度,纵然只是圣王之王的境界,也想要拼上一回,实在不行,还可以在此地渡劫,踏入圣皇之境。

    “道颜,你到底有何打算?”聂沛儿深知,纵然自己已经踏入圣皇之境,但进入这深海中,她基本上就丧失了战力,除非是借助水灵帝护的力量。

    在北海深处,越是下沉,水压越大,不仅是行动受阻,就连术法的攻伐也会遭到极大的阻碍,想要冲破水压去攻伐到敌人都已经是一件难事,更别说其他,战力大减,除非是一些水行的术法,或是一些木行的术法,只是她一生钻研,皆是刺杀之道,一身本事在北海之内,根本无用。

    虽然《神行道隐术》可让自己融入天地之道内,修炼到极高的境界别说是北海,就连空间之海都能够融入,但自己眼前都还没有到达那一个境界,她自然心中焦虑,水灵帝护更多的是用来防护,而难以攻伐,一旦掌控得不纯熟,纵然能够利用此宝杀敌,但也有可能会被别人反夺。

    毕竟对方人多势众,有能够捕捉到自己的气息,在那么多人的情况之下,她这种主修刺杀的人,根本形如废物,在这一刻,聂沛儿感到很无力,让许道颜以一人面对三千精锐之师,这几乎是没有胜算的。

    “不要急,北海深不见底,我占尽地利,无惧这些人。”许道颜孕育在体内的术法,不停地在凝练,随时准备爆发出诡异一击。

    “好!”聂沛儿自然是相信许道颜,只是她觉得以其一人之力,对抗三千精锐,太过危险了,不免心中焦虑,担忧。

    近三千汗血龙马,一路破开水浪,直追而下,三千圣皇境精锐战士结阵追杀,气势汹汹,的确有不少的深海巨兽都不想招惹,连忙躲避开来,正如单于雅丹所预料的一样,那些惊血弥漫渗透向四面八方,一些强大的深海凶兽都忍不住退开。

    这一次,单于雅丹催动出那炼制的翻天印,在前开路,气息所达之处,更是让一些深海中至尊海兽不敢招惹,要知道那可是来自永恒神庭曾经一代少年至尊级别的人物所炼制的,气息非凡。

    北海之广,深不见底,许道颜与聂沛儿凭借着水灵帝护,尽显从容,他们两人气息融入北海中,不被视之为外来生灵,行动灵便,自然也不会遭受到太可怕的攻伐。

    许道颜与聂沛儿不停往下沉降,纵然是凭借着水灵帝护也感觉速度下降了很多,因为水压越大,想要往下沉便越难。

    他看向聂沛儿淡淡一笑道:“沛儿,你觉得以你的实力,如今不凭借着水灵帝护的话,可以抵挡得住这深海水压和隐藏在水中的阴寒与冰毒吗?”

    “很难,纵然能够逃过一死,也要重创,这北海太过凶险了。”聂沛儿摇了摇头,她用自己的感知去触碰这深海的力量。

    “那我们还是要继续往下沉降,天有多高,海有多深,天之海,苍之穹,这北海同样是一处不简单的地方。”许道颜觉得还不够稳妥,全力融入水灵帝护,使其加快速度往深海沉降,不然的话,被追上没有处于最有优势的地利,很有可能会被人镇压杀死。

    单于雅丹微微蹙眉,眼神冰冷,心里彻底动了杀机,虽然她答应那些至尊活抓许道颜,但如果时机合适的话,她不介意直接将其斩杀:“看来他应该是凭借着初代古宝,才能够让自己沉降到如此程度,很好,在这里将你解决,刚好没有人知晓,到时候你的一切造化就全部归我所有了。”

    她是一个野心极度膨胀的女子,曾经想要为鸿蒙起源人族之主,与外来起源联合,可惜失败了,但至今依然没有死心,只要让能够让她实力增长,做什么都无所畏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