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九百九十二章 穷途末路

     对单于雅丹来讲,只有自己的实力才是真的,如今对任何人的依靠,都只是暂时寄人篱下,为了让自身成长,借势而为。

    许道颜身上有两大初代造化,还有一件初代古宝,非同寻常,她自然心中渴望,如果能够得到,凭借着自己如今现在的资本,再得到那永恒神庭四大至尊的信任,日后飞升到永恒神庭也足以称霸一方。

    以前她想要称霸鸿蒙起源人域,成就万古霸业,可是永恒神庭之路既然已开,她心中的图谋就更大了,野心不停地在生长,膨胀。

    她以那一件至尊仿制的翻天印开路,减轻了诸多压力,再加上这些圣皇精骑结阵而行,气血庞大,以战阵破浪,自是不慢,不得不说,这一件至尊法器非常了不得,以单于雅丹的实力催动,都能够最大限度发挥出它的战力。

    但是伴随着越到深处,他们多多少少都感觉到有些吃力了,纵然是他们身下的那些汗血龙马,凭借着诸多天材地宝,到达圣皇之境的它们,都感觉到阵阵寒冷,虽然并不明显,但已经初显端倪,不过他们的气血庞大,一时半刻倒也无妨,并且有战阵抵挡,也就没有在意过多。

    单于雅丹凭借着自己这些年来,南征北战,经验丰富,觉得事态有些奇怪,为什么许道颜始终能够与他们保持一定的距离,他们这等追杀速度已是不慢,纵然有初代古宝开路,护身,可是在这北海深处,这未免也太过夸张了,但看着眼前的翻天印,那可是永恒神庭之上的至尊仿制,威力巨大,她一看心中大定,可保无虞。

    “那初代古宝必然异常强大,非我等所能够想象,落到他的手里,简直就是让明珠蒙尘,一定要将其据为己有。”单于雅丹心中贪念丛生,想要将其据为己有。

    不管怎么样,如今纵然有点吃力,她主持战阵,有双重保障,足以让自己全身而退,就也没有在意太多。

    毕竟他们的实力全部都在圣皇之境,许道颜区区一尊圣王之王,能够有多大的本事,在这北海深处能够自保已是了不得,可想而知,对于他们来讲,不会有太大的风险,纵然有帝符相助,但她同样也有至尊法器,并且在这北海深处,帝符的威力也要大减,所以她根本不怕!

    “追,今日我必然要取那小子的项上人头。”她沉声一喝,全身的圣皇道滚滚翻腾,战血澎湃。

    她的人都知道,单于雅丹与许道颜之间有解不开的血海深仇,知道此子前途无量,在域外战场抗衡永恒神庭少年王中王,立于不败之地,深得人族三大神朝至尊圣帝的欣赏,如果不在这里将其斩杀,将会后患无穷,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因为平时许道颜都会在九州神朝与中央神朝,凭借着他们的实力,根本没有机会下手。

    许道颜知道,反击的时机到了,他将自己的术法于暗中施展,融入了万木至尊的力量,要知道在不久之前,万木至尊与神秘植被刚吞噬过混沌太阴水,得到极大的增益,滋养着自己的肝脏,与此同时,也对自己的术法有偌大的提升,这是异常可怕,许道颜沉淀的期间,对于自己诸多术法,重新凝练,衍化,使其威力大涨。

    更何况,在这北海中,充斥着太阴之力,水能生木,能够使得许道颜的术法于暗中得到莫大的加持,这是一种无形的滋养。

    在这一刻,许道颜将自己要施展的木行术法,悄悄融入的北海之中,在聂沛儿的身后这一条道路上,进行设伏。

    这是一种悄无声息的渗透,让人不知不觉,聂沛儿能够感受到圣王道的波动,非常的微弱,但却能够看到许道颜身上的力量疯狂流逝,这到底是什么手段?她看着心中疑惑,但却没有多说。

    许道颜运转起自己体内的五行圣王石结合五行灵根,保持自己圣王道的消耗,他继续让聂沛儿催动水灵帝护往下沉落。

    就这样,再度追逐了一日一夜。

    许道颜脸色苍白如纸,一路上他不停地施展术法,并且都是将其衍化到极致,施展出来的刹那,都会消耗海量的圣王道。

    如今哪怕有水灵帝护,凭借着他的实力,但在这北海深处,无时不刻所渗透出来的可怖气息,依旧弄得他浑身难受,要知道,五行圣王道消耗一空的他,只能够凭借着肉身强度来硬撼。

    寻常之时,只有圣帝之境才能够到达此地,能够在这个深度的北海凶兽,至少也都是一些踏入帝境的存在。

    天有多高,海有多深,许道颜这一刻有了极大的体会,他连忙服下一颗丹药,这是在混沌界里面的时候所准备,但都没有用上,异常珍贵,乃是小蚕挑出来最适合恢复许道颜力量的丹药。

    服下的刹那,原本在他体内那些干涸的圣王道,迅速涌出,迅速充盈,虚弱的身体得到恢复,没有丝毫的副作用,这等丹药异常珍贵,澎湃的药力涌入到他的四肢百骸,从本源上对其进行恢复。

    聂沛儿这才放心,也不知道许道颜一路上施展了什么手段,竟然会有如此之大的消耗,但她却不敢有丝毫的打扰,这是许道颜将木行一道上的术法,全部凝练在一起之后的终极杀招。

    许道颜运转太阴之眼,发现单于雅丹他们已经慢慢地追上来了,自她手上那一件至尊法器开路,对于他们这三千精锐来讲,哪怕是到这个深度,还是可以自保的,就是追击的速度没有那么快了。

    单于雅丹也是一个求稳之人,她知道自己行进艰难,许道颜与聂沛儿走得也快不到哪里,迟早都能够追上。

    “许道颜,终于让我找到了,这一次看你们往哪里逃!”单于雅丹已经略感费力了,这深度的水压太大,那阴寒与冰毒的力量,都可以透过战阵渗透进来,绝对不能够久留,显然在这深海绝境,许道颜与聂沛儿也到达极限。

    “杀!”近三千精锐,毫无保留将体内的气血催动到极致,将那些阴寒与冰毒迅速驱散,他们身上的法器共同催动,杀机逼人,加快速度,追杀向许道颜一行人。

    “单于雅丹,不要欺人太甚,岂不闻盛极而衰,你们在这样下去,必死无疑,快快退走,我还可以放过你们的性命,莫要自误!”许道颜目光冰冷,这三千名匈族圣皇精锐的战力,的确不凡,但最让他忌惮的是单于雅丹手上那仿制翻天印,威力实在太过可怕,都已经到达北海如此深层的地方,竟然威力依旧巨大,然而只怕对单于雅丹本身的圣皇道也是不小的消耗。

    “哼,你小子死到临头还嘴硬,在这深海绝境当中,你还能够往哪里逃?”单于雅丹以这仿制翻天印开路,碾压而下。

    许道颜全力施展水灵帝护,与聂沛儿两人继续往下沉落,聂沛儿看到对方用仿制翻天印开路,十分顺畅,这样迟早都要被追上,在其身上有一把匕首,乃是她的父亲聂云所给。

    她将自己浑身的圣皇道,融入自身精血,全力催动,只见那一道利刃被水灵帝护的力量所包裹,化为一道流光,不受深海的影响,与翻天印对碰了一记,于深海中,一股道波席卷,扩散。

    只见翻天印凝滞了片刻,光芒被斩掉一半,黯淡了些许,聂沛儿口中溢血,脸色苍白,浑身发软,那利刃回到她的手中,凭借如今的实力,还无法将其发挥出来,她握住利刃的手,忍不住在颤抖,浑身发冷,连忙服下一颗丹药,这才好了些许。

    “沛儿,你不要冲动行事。”许道颜没有想到聂沛儿竟然擅自主张,被震伤了,虽然没有动及根本,但也很危险。

    “道颜,怪我没用,不能够帮你什么。”聂沛儿性格要强,一路上自己除了逃还是逃,根本没有丝毫的作用。

    “谁说的,你作为诱饵,能够把他们引到这里,就是最大的功劳,其他你别再操心了,护住自身。”许道颜声色俱厉,让她保护好自己。

    虽然如此,聂沛儿这一记对拼,也让单于雅丹一下子消耗掉不少的圣皇道,这可是聂家的至尊法器,相传与永恒神庭密切相关,为聂云所有,只是如今聂沛儿初入人皇境,自然难以于单于雅丹这等在天皇境巅峰的存在相提并论。

    “我看看你们还有什么手段来阻止!”单于雅丹面容扭曲,杀机毕露,眼看着许道颜与聂沛儿已经要走到穷途末路了。

    “你这个女人,真是蛇蝎心肠,当日你如果要杀我,尽管冲我来好了,我与你儿子在战场上交锋,生死自负,都是凭借自己的实力取胜,从无人插手,你却因为一己之私,迁怒于我娘与无辜百姓,简直罪不可恕。”许道颜深知,现在还不是时候,至少没那么稳当,想要拖延一点时间,只要再一点点,可保无虞,他手握初代陶罐,以防有失,月眼死死地盯着单于雅丹,生怕有什么意外发生,毕竟在她背后站着是要对付红豆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