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九百九十三章 绝境反击

    如今在这北海深处,对于双方都有不小的压力,许道颜让自己的内心沉静,一边催动水灵帝护,一边以初代陶罐防身,预防随时都有可能发生的意外,那些想要对付红豆的人,只怕四对自己志在必得……ww。“哼,我儿子的命与你又岂是能比的?你既然杀了他们,就要做好让无数人来给他们当陪葬的准备,仅仅只是让一个石龙城的百姓殉葬这还是轻的。”单于雅丹声‘色’俱厉,眼眸狰狞,一说起她那两个儿子死在许道颜的手上,就让其近乎疯狂。“丧心病狂,今日我就让你们全部都命殒于此,以告慰当日那些无辜的黎民百姓在天之灵。”许道颜虽然话是这么说,但还是不放心,催动水灵帝护往下沉落,此番双方对抗,两者之间,实力悬殊,绝对不容有失。“你娘当日,化为一滩血水,一介凡人,真是可悲,剩下你这种孽子,给她带去祸端,真是不孝子。”单于雅丹一阵狂笑,冷嘲热讽,柳眉挑动,言语恶毒:“许天行何等人物,竟然会跟一介凡人生下你这小孽种,不过也是,一夜风流而已,能够临幸你娘那种村姑已是她三生大幸,不曾想有了一个儿子,估计他也不想认你,你居然还痴心妄想,想要找回他,你够资格吗?也不看看自己算什么。……”许道颜心中怒火,但却无可辩驳,至今还没有见过自己的亲生父亲,许天行心中想什么,他根本不知道。“你应该不知道,当日你们进入‘混’沌界的时候,他曾经出现在域外战场,与三大神朝的至尊圣帝有过‘交’谈,对你只字不提,明明还活着,却不见你,真是可悲,可见其一点都不想认你这个儿子。”单于雅丹很是猖獗,见许道颜如今已是穷途末路,很是得意,想要让他心中悔恨,受尽折磨:“无论你置身多危险的境地,他都不可能出现来救你的,劝你就死了这一份心吧,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这是在跟我拖延时间吗?我就让你拖延一下又如何?让你彻底灭了心中的幻想!单于雅丹!”许道颜觉得屈辱,但却无力反驳,对于自己的父亲都是一无所知。“道颜,不要受她‘激’将法!”聂沛儿连忙抱住许道颜,让他不要冲动,眼下还是保命要紧,水灵帝护散发着莹润的华芒,带着两人继续往下沉落。(广告)“怎么?很生气吗?说到你心中痛处了吗?你来杀我呀?我就站在这里,杀母仇人,不共戴天!”单于雅丹不停地在挑衅,步步紧‘逼’,在其头顶悬着仿制翻天印,威力之巨,可怖非常。“呵呵,你已经落入死地还不自知,无妨就让你再得意片刻又如何?”许道颜眼神冰冷:“你那两个儿子也是悲哀,有你这样的母亲,早死了也好,不然的话,只怕他们现在活着在匈族神朝都要受尽屈辱,背负万千骂名,我倒是先解决了他们,使其少去诸多痛苦,整个单于皇室,匈族神朝都要因你而‘蒙’羞!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死再多的人又如何,我要成就的是我匈族统领人域的万古霸业,燕雀安知鸿鹄之志,那些人迟早都会再度臣服在我的脚下。”单于雅丹心中杀机涌动。“成万古霸业者,哪一个不是凭借着自己的实力杀出来的一条血路,自古以来,有几个人是靠出卖自己,靠他人力量来成就?简直可笑,如今我看你就像是一条丧家之犬,应该是刚找到一个‘挺’有实力的主人,应该是看你表现得不错,赏了一点骨头给你吃,你就如此这般为其卖命?值得吗?”许道颜牙尖嘴利,月眼暗中催动,在深海之中,诸多太‘阴’之力被凝聚于此。就连单于雅丹都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冰冷,虽然许道颜没有能力掌控偌大北海的太‘阴’之力,但却可以利用月眼的力量,将它们汇聚在某一处领域。单于雅丹全力催动体内的圣皇道,疯狂地涌入到仿制的翻天印中,将这些太‘阴’之力‘逼’退,然而她也知道,无法长久维持,要尽早将许道颜给解决了。‘混’沌太,异常可怕,哪怕是至尊圣帝要收取都很困难,可许道颜却可以凭借着月眼对其进行牵引,这就是四两拨千斤之妙。“许道颜,我看你已经黔驴技穷了,去死吧。”单于雅丹不想再拖延下去了,许道颜月眼特殊,在北海这种太‘阴’之力浓郁的地方,还真的耗不起。要知道许道颜可是又炼化了太‘阴’圣祗,对于太‘阴’之力还是有一定的掌控能力,这才使得单于雅丹感受到压迫。“你以为这样子是结束吗?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许道颜意念一动,不再后退,准备开始反击了,他站立在水灵帝护当中,沉声厉喝:“引!”在这一刻,那些匈族圣皇‘精’锐,以及他们身下的汗血龙马,体内都生长出植被来,吞吐着‘混’沌,太‘阴’气息,蚕食他们的生命本源以及冻结着气血,使他们战力大减。一路上,他们为了维持战阵,抗衡水压,以及驱散‘阴’寒与冰毒,不停地动用体内的圣皇道来支撑,让许道颜所施展效仿死亡青‘花’之法,悄无声息的渗透,趁虚而入,如今他们一方面要抵御北海诸多力量的碾压,一方面体内又有许道颜的术法作‘乱’,内忧外患。诸多植被,从这些强者的皮‘肉’中生长而出,一些‘精’锐圣皇无法抗衡,身躯炸裂,许道颜冷冷地看着单于雅丹,字字如剑,刺在她的心上:“你真以为带着这么多人,就可以保自己安然无忧了吗?简直可笑,以你这点智慧还想统御人域万古霸业,带着三千圣皇境追杀我一尊圣皇境,都斗不过,有时候野心大过自己的实力,真不是一件好事,人最主要的还是要看清楚自己有几分能耐。大胆!”单于雅丹心惊‘肉’跳,因为她也受到许道颜术法的侵袭,在第一时间利用这仿制翻天印压制着他的术法,然而依旧有少量的生命本源被吞噬,在孕育,如果仅凭着自己的力量根本无法压制这种术法。三千匈族圣皇所支撑起来的战阵,迅速崩塌,只见不少人直接被水压碾成血沫,一时间,诸多深海凶兽被吸引。一对对血眸睁开,那来自北海深处凶兽的气息,让单于雅丹如坠冰窟,如今十面埋伏,处处危机,她知道,这一次只怕危险了。“你觉得你还能够活吗?如果愿意束手就擒的话,自封己身也许我还能够留你残魂转世。”许道颜踏步而出,于北海之中,他不受影响,更何况还有水灵帝护,可保周全。哪怕凭借着单于雅丹的实力,在这等深度的北海,也很难抗衡,虽然她所受到的影响是最小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那是因为她有仿制的翻天印护住自身,很有一个最大的原因,是凭借着战阵抵御攻伐。每一个人的消亡,都代表着战阵的力量削弱,以及其他人所承受的负担就更大,三千‘精’锐兵败如山倒,战阵崩裂,纵然身上有秘宝,有丹‘药’能够坚持的,也被一些深海巨兽的祖术打得支离破碎,最后被吞噬得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留下。“你这个小畜生,我与你不共戴天。”单于雅丹近乎疯狂,这三千‘精’锐是对她最忠诚的,可以说是她手中强的兵马,如今却死于非命,虽然她很想杀了许道颜泄恨,但眼下也只能够先保全住自己的‘性’命再说。“嘿,我们早就不共戴天了,你刚才不还要我死吗?我就站在你面前,你来杀我呀,你的儿子可都是被我砍下头颅的,嗳?你别想跑啊!”许道颜月眼催动,想要寻找几乎,酝酿致命一击,寻找机会,这是一次绝佳的机会。单于雅丹感觉到那些深海巨兽向她‘逼’近,不敢多加停留,便将自己身上的底牌给拿出来,破空离去,许道颜根本无法阻止。“看来现在还不是杀她的时候,以后有的是机会。”许道颜眼眸一眯不再多说,他以水灵帝护,与聂沛儿两人将自身气息融入北海深处。“单于雅丹本来就很难杀死,她身上有圣帝境人物所留下来的手段,如果不是有这些深海巨兽的出现,只怕她还要拼命杀你一次。”这是许道颜头号敌人,这些年来,她利用圣伐的手段,搜集一切关于她的信息,以备不时之需。“嗯,这一件事还没完。”许道颜以月眼之力,让太‘阴’之力继续聚于一处,然而他却带着聂沛儿悄然转移。“只怕他们还有其他的追兵!”聂沛儿也知道,当日单于雅丹所带走的‘精’锐兵马可不止这一些,在其背后圣帝所带的那一支‘精’锐更是可怕,这并非是她的王牌‘精’锐。“相传北海有大造化,也许我们可以发现一下,我也趁此让自身突破到圣皇的境界,不急着离开!”许道颜也明白,如果一直停留在圣王之境,始终会有不小的限制。“好。”聂沛儿心里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只要能够与许道颜在一起就好了,从一开始对她而言,就从来没有求过什么,希望可以与许道颜生死与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