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九百九十五章 隐藏的岛屿

    许道颜向来都是一个异常骄傲之人,聂沛儿不解他为什么会想要屈居于人下。此刻两人意念相通,许道颜心中传念:“人还是保持着谦卑,不是什么坏事,这少年皇意气风发,性情欺强而不凌弱,如今我们身处险地,不知道还有多少敌人,既然他愿意护着我们,这是再好不过的事情。”聂沛儿心中明白,如今在北海之上,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正盯着他们,自她身上被种下的秘法,几乎无解。“随我走吧。”鲲鹏少年皇淡淡道了一句。就在这时,许道颜言语有些凝重,道:“兄台,只有你一人吗?我们两人如今惹到极其强大的敌人,如果只有你一人的话,怕将你连累,敌人太过强大了。哈哈,这你就放心好了,我鲲鹏一族乃北海霸主,谁敢犯我?”这鲲鹏一族的少年皇大笑一声,摆了摆手,让许道颜不必担心。“既然如此,那我等二人也就放心了,北海商会与人勾结,我们无法乘他们的传送法阵离去,也不知道接下来该何去何从。”许道颜想要看看,这鲲鹏少年皇有些想法。“你既然寻到我鲲鹏巢,与我一族有缘,不必担忧,如今刚好有大造化出世,你们两人一看便不是寻常人,想来也有自己的造化,与我同行便是,若到时候凭借你们的机缘,夺得些许造化,若是有我需要的,与你们公平交换,我昆乾会保证让你们回到人域的。”鲲鹏少年皇字字铿锵,如刀剑交击,音重如山,掷地有声,他异常聪明,一看水灵帝护这等至宝,可以将他们的气息尽数掩盖,于北海深处不受丝毫的影响,如果不是许道颜引风雷鲲鹏箭,让他感应到本族气息,根本捕捉不到他们的位置,他觉得接下来兴许两人能够有大用。昆乾粗中有细,看似狂妄不羁,举世间有我无敌,但却也是观察入微,心思缜密,这样的人日后必然也能够成就一方霸主之业。“好!”许道颜也不再多说,自己在北海深处都没有寻到什么机缘,听昆乾说有大造化,他自然也想去看上一眼。昆乾于深海中,踏步前行,不受丝毫影响,速度极快,许道颜与聂沛儿两人紧随其后,同样不慢。“这两人,看来都不简单,是什么人能够将他们追杀到这等地步?”昆乾知道,自己刚才那一击之威有多强,许道颜手中双剑皆不凡。其中有一剑在承接住自己攻伐的时候,消除了一部分的力量,水灵帝护也抵挡住一部分的攻伐,然而许道颜凭借圣王境界却可以硬撼下来,也很了不得。在北海上,有一些岛屿,零零散散。有的看似一片空荡,但却有强大的禁制隐藏,眼难见,哪怕能够见到,还会暗藏诸多天然形成的风水格局。鲲鹏一脉乃是海中霸主,对于北海所发生的一切谈不上了如指掌,但有什么风吹草动也能够在第一时间有所发觉。之所以没有带大批的人马出现,是因为这个所谓的大造化,虚实不清,虽然有大批的人马降临在此地,但却也不代表是真的。然而这里暗藏着一个神秘空间,的确也是鲲鹏一族都没有发现的。就在许道颜与昆乾在一起的时候,单于雅丹已经逃到了域外星空,如今有一部分的匈族精锐驻扎在北海极地当中,进行最艰苦的磨砺。她回见那四大至尊,原本单于雅丹怕自己会受到责罚,却没有想到受到嘉奖,并且他们出手,镇压了许道颜的术法,将其从她体内剔除,不然的话,这始终会埋藏在体内,除此之外,这四大至尊还联手将她体内一些驳杂之处进行精炼,将一些残缺补全,让单于雅丹感到飘飘欲仙,似乎只差一步就能够踏入圣帝之境。“多谢!”她激动得浑身发颤。“这许道颜难以对付,如今北海形势有变,你们见机行事,我给你引荐一人,你们务必合力。”那身着儒袍的老者,将一人引出。此人与许道颜同样有极深的仇,乃是萧彦。他原本对于九州神朝的帝位虎视眈眈,在域外八大起源攻伐鸿蒙起源的时候,他两面通吃,使得自身实力有莫大的成长。后来得永恒神庭易奇天骁校的伤势,传承他易奇天的经法,如今同样也是踏入人皇之境,他带着一批萧氏的精锐,一样在为永恒神庭效力。“匈族王后,别来无恙,当日乃是我让人暗中传递许道颜的消息给你们。”萧彦如今的气息惊人,他原本就天资过人,得骁校的赏识之后,左右逢源,又从域外起源获得不少的资源,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三起源竟然会联合起来共同对抗永恒神庭,他怕事迹败露,便提前带着一批忠心耿耿的精锐,一起逃到了偏远之地。九州神朝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们也觉得耻辱,此事并没有张扬,如今苏卫新政,大赦天下,希望萧彦能够有悔改之心,故而也没有让人追杀,只是对于各大氏族内部的一些成员做出了一些清洗。毕竟当日萧彦也曾经带兵抵抗过域外起源的兵马,左右逢源在那种大势之下,也只是为了保障自身,可以理解。其实在九州神朝里面,也有不少暗中通敌,虽然没有做出实际的伤害,但却也有用书信示好的,于乱世之中,鸿蒙起源当时给人感觉,大势将倾,而各大起源又放出各种各样的消息,只要能够投诚,保持这些人的地位不变。故而会在暗中通信示好,也是人之常情,在与三起源对抗永恒神庭之后,他们也知道自己中了敌人的谋,挑拨离间,同时为了彻查那些永恒神庭的细,把一些书信都交给了各族一些执牛耳者。苏卫当着众人的面,将所有的书信全部都烧得干干净净,因为在那种形势之下,有些人想要自保这是无可厚非的事情,每个人都有可能会犯错,如果将这些把柄抓在手上,到时候人人自危,知道天长日久还会心生矛盾。伏爻也选择同样的做法,虽然当时人族三大神朝都异常稳固,但谁都无法保证,其他大族能够一直坚守。只要妖族,魔族,神族,太古万族等支撑不住,所有八大起源的兵马联合起来围攻人族的话,未必能够抵挡得住。然而萧彦却不相信,只怕九州神朝会暗中来处决自己,故而他便率领着一波精锐离开了,这一次他率领了八百名圣皇精锐,这些人体内都流淌着辽城中异常骁勇的血脉,以及更庞大的野心,都想要攀上永恒神庭一些大人物的高枝,故而追随萧彦出来。“原来是你,好,我们有共同的敌人,相信这一次必然能够将其彻底歼灭。”单于雅丹知道萧彦这个人,当时就是他不停透露出许道颜的行踪,只可惜她所安排的一些刺杀全部都失败了,如今她身上的术法被消除,自身的实力大涨,她信心大增,请求回北海极地调动兵马,要与萧彦一起合力将许道颜擒获。来自永恒神庭的四大至尊自然全力支持,无论如何,他们都需要一些棋子来出手,如今也只能够静观其变了,如果实在对付不了的话,只能够动用一些来自永恒神庭的人。许道颜并不知道,自己的两个老仇家竟然都已经联合在一起要来对付自己,他与聂沛儿追随在昆乾的身后,出了北海,前往那大造化之地。一路上,许道颜用月眼阳眸仔细查探,发现的确有不少人纷纷都往一个方向前行,显然都想要得到传说中的初代古宝。只是许道颜觉得有些费解,初代葬地难道还有一处,他还不知晓这是石蛮为他所设下来的计谋,就是希望可以给许道颜制造一个机会,同时也希望此地能够吸引一些人的注意力,减轻他的负担。“道颜!”就在他出了北海不久,墨牌中传来吴小白的心念。“小白,你怎么来了?”许道颜一阵错愕。“之前你去了哪里,我竟然用墨牌也联系不上你。”吴小白声音有些焦虑。“我躲在北海之中,可能是太之力以及深海的阻隔,你怎么来了?”许道颜悄然传音。“事情是这样的,石蛮姑娘担心你的安危……”吴小白便将小蛮的计策给说了出来,当即道:“趁此机会,我们离开吧!辛苦小蛮了,不过这事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既然此地已经暴露,不妨留下来看看,我自有打算。”许道颜明白,如今只有混迹在人群之中,单于雅丹才会有所忌惮,自己也才能够浑水摸鱼。聂沛儿被锁定了,不管场面怎么混乱,他们都能够在第一时间找到最精准的位置,实行攻伐。“也罢,那我们见机行事,我去通知你的几位师兄,还有元宝。”吴小白心领神会。这时,昆乾双手背在身后,身着玄色羽衣,两条剑眉入鬓,英气人,他感受到前方有了不得波动气息,身体化为极光,破空而去。许道颜与聂沛儿两人纵然修炼了《神行道隐术》,由于境界上的差距,跟在他后面显得有些辛苦。毕竟这可是一尊少年皇中皇,还是鲲鹏纯血,绝对非同寻常,昆乾有意无意,察觉到许道颜与聂沛儿两人竟然跟不丢自己,心中诧异,想来两人身上必然有了不得的身法秘术,他心中了然,但却没有丝毫表现,眼下还是关注这大造化最为要紧,在前方,有一座被天然禁制掩盖起来的岛屿,如今有诸多强者环绕在外,虎视眈眈,显然都想要进入其中,一探究竟,昆乾自然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