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章 以逸待劳

    许道颜置身于三皇炉中,承受着三皇焰无时不刻的消磨,这种没有痛楚,只有自己力量不停流散的感觉,让人打从心里感到压抑,他能够坚持这么长时间都已是不易了,他认真塑造自己的形体,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一点都不气馁,哪怕都已经上百次了,他还是在不停的重塑,每一次都会有一些细微的变化,去寻找到底毛病出在哪里。

    三皇劫虽然危险,但与此同时,也是在不停地逼迫出许道颜内在的潜力,如果能够成就,将前途无量。

    许道颜感受着自己每一尊形体被烧得崩灭,他心中默念必然是有暇疵,所以难以塑造形体,人的身体异常微妙,对应天地,有细微的差池,那就是天壤之别,他不想让自己陷入焦灼的境地,那样只会让自己变得更乱,到时候只怕真的会被三皇劫耗死在其中。

    以前许道颜都只是根据自己肉身原本的雏形,进行重生,那根本不是重塑,杂质是被敲打出来了,本质还是王的本质,如今是皇,自然不能够与以前相提并论,如今是要让自己重获新生,他发现,现在才是真真正正,实实在在的重塑。

    而且如今自己对于阴阳五行的理解更高出一个的阶梯,肉身本质自然也要有所变化。

    尤其是与自己经法,术法结合起来,重塑出一尊完全适合自己的肉身,才能够使得日后施展起来,能够相得益彰,相辅相成。

    他将善德融入骨中,以大地凝成肉,威怒藏于血中,以金戈敛于皮内,以慈悲延伸入筋膜里,从而一点一滴逐渐延伸,这躯体逐渐成形,不停地打入诸多古纹烙印,使其身躯流动着华芒,接近完美,可是在三皇焰的猛烈煅烧之下,依旧还是崩塌了,似乎缺少了什么,这让他陷入了沉思。

    许道颜内心很是沉重,因为这已经是一百零八具形体崩塌了,也幸好自己的生命本源异常雄浑,五行圣皇石与五行灵根几乎不惜一切代价反哺,进行供给,与此同时还有《不死逆天术》在支撑,虽然被三皇焰煅烧,但他也无时不刻在抽取天地五行之力,为己所用,但饶是如此,也没有办法让其挥霍太久了,如果这样一直失败下去的话,自己将会被这三皇焰耗死在其中,唯有重塑出不灭之身,方有机会将其炼化,使自身有大蜕变,涅槃重生,最终完全渡劫。

    他深吸了一口气,聚精会神,沉静下心来,没有急着再度塑造形体,因为有暇疵的,他都有所改善,如今没有更好的想法,自然是要好好回忆,并且结合此大劫的力量,进行沉淀。

    许道颜闭上双眼,感受着三皇焰所吞吐着天地人三种奥义之中,认真去捕捉,希望能够有所收获。

    以身为人,交感天地。

    地者,厚德承载,天者轻灵高远,人者顺应变化,许道颜心有所悟,细细体会,沉寂了足足一日之久,他心中恍然。

    他再度塑造自己的形体,很是认真,全神贯注,引体内五大圣皇道结合五脏进行重塑。

    经过三皇焰的打磨之下,如今五大圣皇道中,大气磅礴,皇者之气呈现,圣皇道被打磨得异常精炼,虽然各只有一条,但却远胜之前。

    许道颜透过自己的五脏,以圣皇道开路,延伸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刻印古纹,他还将诸多经法,术法的力量融入全身,除此之外,自己的肉身为人,以魂为天,以魄为地,自成三才,与此同时,又以自身为人,以熔炉为天地,交相呼应,大小三才,彼此结合,竟然产生一种玄妙的共振,使得许道颜的肉身逐渐成形,就连三皇焰都难以将其烧灭,什么是人,唯有顶天立地才是人,这不仅是担当,更是一种道法自然的呈现。

    如此一来,他重塑的新身更加的完美,被其一点一滴敲打,迅速完善,自生命本源所在之处,源源不断的生机渗透而出,浇筑许道颜的新肉身。

    他以肉身为人,以三皇炉为天地,勾动三皇焰煅烧着他全身每一个角落,将这一丝丝的焰火引入四肢百骸,对自己的肉身进行更残酷的淬炼,不为其他,只想要在这一次劫罚当中,让自己在各方面都到达极致,才不枉此劫降临。

    如今的他,已焕然一新,三皇焰的危机已经散尽,从最危险的时候挺了过来,如今化为成就许道颜的磨刀石,对其肉身进行打磨。

    重塑起来的肉身,在有些部位时不时还会被烧得消融,许道颜深知,其中必然还有缺陷,自己于暗中细细调整,应该是自己的领略还不到位,或者与自身并没有那么协调,他心生欢喜。

    伴随着一天又一天的时间过去,许道颜使得自身阴阳五行平衡,以生命本源归一之后,他的肉身变得越发纯净,此刻的他,真真正正踏入了圣皇之境,并且异常稳固。

    不过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并没有真正的结束,许道颜的渡劫,引得无数人目光的注意,但由于历时太长。

    虽然他身上有两大造化以及初代古宝非常惹人眼红,但这岛屿也很重要,为了避免等来更多人来争抢,诸多少年皇都已经开始联手,破开这一层又一层的空间,消除种种危险,想要进入其中,一探究竟。

    元宝也是全身心投入在其中,不少人对他的手段,大开眼界,这岛屿非常的不简单,禁制与风水奇局交织,诸多少年皇级别的人联手,耗费了足足一个月的时间,才连破十八道,并且消耗了诸多的天材地宝。

    如果不是在场的少年皇够多,这些人家底够厚的话,只怕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一些遮掩禁制被破开之后,这岛屿展露出冰山一角,看得元宝眼皮子直跳:“当真是穷山恶水啊,我总觉得此地有一种让我极深的不安感,我想这应该不是他原本的面貌。”

    显然,一些来自易奇起源的少年皇与元宝有同样的感觉,但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开弓没有回头箭。

    与此同时,还有一批人马,暗藏在远方。

    正是萧彦与单于雅丹。

    “这许道颜竟然能够引动三皇劫,坚持了近一个月而不死,难道他真的会涅磐重生,度过此劫?”萧彦心生妒恨,从一开始,他的地位比许道颜高,资源也多,一切都很优越,然而许道颜的成长却一点都不慢,田甜宁肯让田氏蒙受损失也不愿意嫁给他。

    如果田甜愿意的话,与萧氏联合起来的话,他何至于落入到今天这等地步,而在一旁的单于雅丹,心中则是有一种深深的不安。

    许多人都在圣皇境上,在难以向前一步,卡在圣帝境前,难以突破,要知道,从一开始许道颜与其差距,乃是天壤之被,如同蝼蚁与神龙。

    如今他竟然踏入圣皇之境,还引发三皇劫这等存在,虽然还有两个小境界的差距,但绝对不容小觑,如果真让他在圣皇境上站稳脚跟的话,接连突破到地皇天皇之境,只怕日后会更难对付了:“一定要趁此机会杀掉他,不然的话,以后就能加难杀了。”

    如今,在单于雅丹的背后,又是三千尊精锐,实力同样在圣皇之境,乃是她背后的圣帝训练出来,这一次对许道颜的追杀,只能胜,不能败,定然要抓准机会,如今的她已不可同日而语,有来自于永恒神庭的大人物替打碎体内的暇疵,重修了一遍,脱胎换骨,哪怕是少年皇中皇都未必能够短时间内将其拿下。

    “那你有何打算?”萧彦身后虽然只有八百精锐,但实力丝毫不亚于单于雅丹这三千精锐,他很是沉稳,这个女人绝对不是简单的人物,眼前这三千精锐应该也只是其实力的冰山一角,还有更多强者深藏在北海极地当中。

    “先不着急,他们必然想要进入这岛屿之内,探寻初代造化,我们就提前布下阵法,以逸待劳,这些少年皇都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到时候让他们自相残杀,等这些人仓促逃走的时候,我们再一网打尽,不管是初代造化,还是他们身上的宝贝,不都是归我们的?”单于雅丹的心很大,但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很好的注意。

    “好。”萧彦左右思虑,虽然这些少年皇不好对付,但他们胜在兵多将广,并且以逸待劳,纵然会有漏网之鱼,但却也无伤大雅,以许道颜为核心进行镇压,擒拿,其他的若是能够顺手得到,也是意外收获,想一想就让人觉得很心动,虽然来自域外起源,但毕竟他们比较闲散,哪怕陨落其中也没有人会来找他们算帐的。

    天生禁制与风水奇局交织在一起,诸多擅长禁制与风水奇术的少年皇联合在一起,哪怕不擅长的少年皇,都听指挥,结阵攻伐那些禁制与风水奇术所在的阵眼,为其分担。

    要知道在场的这些少年皇,有些存在可是堪比圣帝境的存在,他们联手将近一个月的时间,竟然还没有将这岛屿防护打开,可想而知,在这内部深处,到底蕴藏着什么样的存在?

    这就更加激励这些少年皇了,想来初代的传言应该不会有错,每个人都心中炙热,为了打开一条通道,都不惜消耗身上的天材地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