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零二章 石牛石马

    眼前的古城,占地有十万里,高有百万丈,只见入最顶部,都已经没入云端。在这古城分别有四个城门,气势庄严,神秘古老,弥漫着一股不容他人亵渎的气息。城门之后,一片平坦,有一条大道共有一千二百六十里长,在这一条路的尽头,是一层又一层的台阶,延伸向高处,不管从哪一个城门入,都是一样的,最后必然是通往最顶尖之所在,有点像金字塔,但此古城最顶部乃是一处祭台。许道颜早在外面的时候就曾动用月眼阳眸观察过,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不同,但很有可能大造化就藏在最顶层所刻画的传送大阵之内。偌大的古城,共有九大层,每一层都有八万个台阶,共计九九八十一万个,每一层会有什么样的危险,也都让人难以预测,许道颜能够看到,机关暗藏,但却也只仅此而已,想要破解这些机关,想要从容渡过此地,还是得依靠吴小白的力量。“这神秘古城有何了不得之处?”许道颜暗中传音,在场的人当中,只怕就吴小白于此道最为专精,显然有不少人都想要借他的东风,人心难测,故而也没有必要说出来让当中知晓,毕竟这些人都很有可能是自己的敌人。“此城有三种主料,一是禁道古石,二是地引重石,三是万御战石,禁道你们明白了,地引便是重力加持,万御战石就是能够抵挡天地万道的攻伐,一种抗性极强的古石,非常珍贵,三者相融,炼为一体,使其防御力到达让人难以想象的程度,想要硬攻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只怕连至尊圣帝都难以将其撼动。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算了,一些古老的禁制,风水奇局,历经无尽岁月,因为诸多天地变迁,大道变幻,自然也会减弱,可是竟然有不朽之土与永恒碎石为辅料,虽然为数不多,哪怕历经无数岁月,都不会消减。”吴小白向一干同伴解释此城的可怕之处,他轻轻一叹:“哎,此城不比我人域的百圣城弱,这还只是外部的力量,要找到准确的机关后,才能够打开通道入口,里面还有许多守护机关,绝对不容小觑,所以此事还需要从长计议,绝对不能够轻举妄动……”吴小白的话,让苏惊圣,聂沛儿一干人等都觉得似乎想要得到其中的大造化,是很遥远的一件事,所有人一身战道被封印,无处施展,要凭借着身有所收获,在这种凶恶之地有所收获,的确很困难。见许道颜一干人等不前,域外起源的少年皇也不敢妄动,当然也有人心中无惧,继续走他们的路,只是有时候还是需要避免一些不必要的损失。元宝看着还有不少人,看着他们在观望,当即一脸无赖的模样:“怎么,你们这些一个个域外起源的少年皇,是不是想要仰仗我们一起进入啊?想要的话也可以,一个个认我当大哥,我就带你们进去,毕竟大哥带小弟玩,乃是天经地义之事。”这些域外少年皇一个个都是心高气傲之人,被元宝这么一说,面子上挂不住,连连冷哼,一个个转身离去,朝着古城的方向前行。“诸位,可随我前来,谁说只有他墨家能够看破这古城中的机关?我公输氏同样可以,只要我们齐心合力,我都可以带你们踏入到第九层。”一尊来自公输氏的男子,自其脚下一头机关兽,龙头,龟背,穿山爪身上尽是荆棘,于古城之地,机关是不受丝毫影响的,他站在上面,趾高气昂。只见诸多少年皇纷纷前往,与其交好,不过这公输氏的男子却也不是简单货色,三言两语就让这些人吐出了不少珍贵的天材地宝,美其名曰为接下来破开机关术之用,这些少年皇又何尝看不出来,只是为了初代古宝他们也只能够忍了。古城浩大,藏有宝藏,深不可测,这样一来,很多人越来越深信,其中必然有初代古宝,否则的话,何至于有这等大城守护?虽然平时元宝很是欠打,但今日的行动,的确免去不少的麻烦,人心难测,如果有一些少年皇随着同行,只怕随时都会隐藏着危机。许道颜,苏惊圣,聂沛儿,白燕儿,李淳歆,小天师,吴小白,帝殒,素问,石凡,小蚕,苍卫等都一路同行。“昆乾兄,也与我们同走一道吧,你孤身一人,又因为我得罪了杨苍与赵太一,这里不比其他地方,倒不是觉得你比他们弱,只是没有必要冒这个险。”许道颜对此人心生佩服,虽然他行事有些霸道,但此为性情所致,无伤大雅。“嗯,接下来只怕要多仰仗你们了,机关之术,的确非我所擅长。”昆乾也听到了吴小白所说的话,凭借他的实力只怕还是有点玄,这等古城,还是需要有人多加照应才是。“哪里,我受人追杀,逃到这北海来,四面楚歌,如果力有不逮的时候,可能还需要借助昆乾兄的力量助我脱险。”许道颜微微一笑,很是从容,他觉得单于雅丹不会那么轻易就放过自己,只怕已经有一张天罗地网早已经布下,等着他。“那是自然。”昆乾爽朗大笑。一干人等,朝着神秘古城的方向行去,轻轻落于古城边缘,每个人都能够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圣皇道都被逐渐封禁,缓缓落地,就连许道颜的月眼阳眸察力都跟着大减,也幸好这眼眸都早已经融入到他的血当中,此地吸取太太阳之力,故而纵然不像之前那般强大,可以看得极远,不过却也够用了,只不过一时半刻没有办法与吴小白视听共通了,因为这需要圣皇道的催动。不过事到如今,也只能够继续往前走了,眼前是偌大的城墙,这古城高筑,通体漆黑,让人看着不由得心生压迫。“他娘的,吴小白,此地乃是你擅长之处,就由你开路了,本佛爷可不想又走到前面。”元宝拍着自己的股,清了清灰尘,一路上骂骂咧咧的,一副倒霉样。“放心吧。”吴小白微微一笑:“一进这古城,我与公输氏的少年皇,应该是最强之人,此地机关术不会受到影响,不然的话,此城的机关如何运转?他娘的,没有想到本佛爷居然也有仰仗你小子的时候,真是丢人啊。”元宝与吴小白两个人经常斗来斗去,让一旁的人呵呵直笑。“此地我们皆要脚力行走,以我所见,此古城共有九层,各有造化,自然能够被建到最高处里面所藏的造化,自然有是最不寻常的,此番前来精通机关术的人不多,故而我想可以拉缓一下节奏,试一试水,看一看此地到底有多凶险。”吴小白一边向众人解释,一边在前引路,当他们踏上第一个台阶的时候,果然感到有些许重力,但却都不算什么,很是细微,并没有那么可怕。“这方面乃是你所擅长的,我们听你的就是。”许道颜从来没有见过吴小白眼中爆发出如此的神彩,机关术相对偏执,对于很多大族来讲,更多的是用于建造属于本族的城池,以及炼制防护攻敌的法器,所以在世人看来,用于治世的话,机关术还是有不小的用处,但在乱世的话,很多人依旧不会进入器宗的,毕竟凭借着机关还是会有些被动,并非自身的实力,总让人感觉是外力,并不实在。“既然如此,这样是再好不过了,先上第一大层,我想看一看有什么!”吴小白循序奔跑起来,虽然他身为器宗的弟子,但他本尊藏在玄武之内,如今所出现的乃是次身,修炼《刑天巫诀》其身强度丝毫不亚于在场的每一个人,他快速奔跑了起来,显然一路上他都没有触碰到什么,因为这些小伎俩根本瞒不过他的眼睛,苦的只怕还在后面。众人紧随其后,能够来到这里的人,都不寻常,许道颜瞥了苍卫一眼,显然这小子也有极大的长进,不过在此地只怕也都发挥不出来了。不到两个时辰,在场的人都已经登上第一层台阶的尽头,有一千二百六十里的平地,一边为石牛,一边为石马,雕刻得栩栩如生,仿佛活物,在它们身上,都被刻画上非常怪异的符文,分别在头部与四足。“诸位小心,不得妄动,这些石牛石马会被激活,战力非常强大,一旦被缠上的话,非常麻烦,请跟着我走。”吴小白能够看出,这些石牛石马都是机关,本质强大,哪怕是圣皇之境,被其结阵撞击到,也会骨断筋折。哞……希津津……虽然圣皇道被压制,但许道颜修炼《黄帝天经》,自己的五感天生强大,也是身本质的一部分,他能够看到,另外的方位,有少年皇不小心触碰了石牛石马阵,正与其艰辛搏杀当中。吴小白的感知也异常敏锐,微微皱眉,也幸好这是第一层相距甚远,至少有九万里之遥,一时半刻还影响不到他们这边:“看来想要登上这古城的高处,比我想象的更难,我觉得还是实在一点,先入第一层机关内部有什么再说吧。好。”许道颜能够看到,纵然是少年皇境的存在,被这些石马,石牛结阵撞到也要骨断筋折,他们自然也难以幸免,故而也都很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