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零五章 死门

    在这第一层的墓葬空间当中,并不像在外面,分布在四个方位,会隔断视野,让人看不清楚具体发生的状况。

    此地内部是一个圆,彼此都能够看到,一览无余,但却也有一定的距离,如果不是目力极远的人,也看不清具体的状况。

    虽然踏入圣皇之境,每个人的洞察力都非同小可,但毕竟如今体内大道被压制,能够凭借着纯粹肉身的能力可以看到极远之地的人,近乎寥寥无几。

    “不好,有人进来了。”许道颜将对方看得特别清楚,那公输英将赵太一,杨苍,断,怀旭,万帝,智觉和尚,天元,北斗等诸强集合起来,这一股力量绝对不容小觑,就连易新天与狂神也与他们一道同行。

    对方的人马浩浩荡荡至少有上百人,与此同时,在另外一道门户,又有一批人马走了进来,许道颜催动月眼阳眸,一看,这是来自永恒神庭气息,他还看到当日在域外战场的天光子,还有无限天的少年,以及太行天,道心天等诸强都纷纷降临,三十六重天基本上都到齐了,为首的乃是来自墨问天的少年皇。

    “永恒神庭的人也来了,看来这一次麻烦了。”许道颜没有想到,一下子形势居然变得如此的复杂,因为一开始的话,都没有看到这些永恒神庭的少年皇,看来应该是后面才到的。

    “看来不能够按照原计划来进行了,随机应变吧!”元宝咬着牙,郑重道:“公输英那里我倒是不担心,至少在风水奇术这一块,我觉得没有人能够比我精通,可是永恒神庭那边就不好说了,易奇天还是有强人的,他们的传承比我们只强不弱。”

    虽然元宝很狂妄,但他更清楚接下来他们所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存在,没有想到永恒神庭竟然能够放心让他们年轻一代下界来与各大起源的少年皇争雄,当日与永恒神庭一战,就能够看出上界与下界之间的确是存在一定的差距,但如果双方规则都是一样的话,七十二人一对一,那胜负就不好说了。

    “哦?竟然如此有趣,当日我在北海闭关,错过了域外战场,不然的话,还真想试一试这永恒神庭之上的存在,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强,出关之后才听说这些事,心生遗憾,不曾想他们竟然送上门来,倒是可以让我好好见识一番。”昆乾嘴角噙着一丝笑意,眼神傲然,显然都没有将永恒神庭的年轻一代放在眼中,鲲鹏一脉,向来都是海空霸主,傲视八方。

    “昆乾兄,还是不能大意,永恒神庭底蕴深厚,这些少年皇背后都是三十六重天一等一的大势力的血脉。”许道颜提醒了一下,虽然昆乾很是强大,但这一次显然永恒神庭又派了一些新面孔下来。

    想来当日那些败了的少年王,就没有让他们再下来了,可以看到都是一些新晋的少年皇,和一些永恒神庭诸天老牌的少年皇中皇,绝对不可小觑。

    然而这些新晋的少年皇除却当日那一尊无限天的少年,其他每个人手里都有初代古宝,这些人都非常之强。

    纵然在这里,自身大道被镇压,然而拥有初代古宝依旧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可以说,是极大的优势。

    初代古宝上所自带的气息,非寻常人所能够比拟,哪怕不以圣皇道催动,都能够给人造成巨大的威胁。

    在自身大道被镇压,距离数千里之遥,还是有不小的距离,显然,三方对峙,都异常谨慎,谁也不知道接下来对方会怎么做。

    “墨问天,我墨家至尊宝酒就是以其为名,当日在域外战场上,虽然墨问天的少年王中王败了,墨家也许在单打独斗方面会薄弱一点,但在这种地方,是非常恐怖的,机关变幻万千,让人防不胜防。”吴小白让众人务必要小心,身为墨家器宗的弟子,他深知古墨机关的恐怖。

    “那接下来我们该如何是好?”苏惊圣也觉得三方都注意到彼此的存在,都在互相提防着。

    然而就在这时,自那中央的古棺突然移动了,许道颜心中一惊,用月眼阳眸一看,竟然是密密麻麻的蚂蚁,惊声道:“这,是机关蚁?那青铜古棺的重量可不轻,竟然能够被抬动,速度不慢!”

    “什么,机关天力蚁,这是古墨机关,天力蚁在永恒神庭上极为出名,天生神力,虽小但却能够力扛千山万岳,这墨问天的少年皇竟然就能够炼制出来,真是厉害,在器宗里面虽然也有机关蚁的图纸,但乃是残缺!”

    那机关天力蚁将那青铜古棺给抬动起来,并且往永恒神庭一干少年王所在之处运输而去,让在场的人都不由得心头一紧,只怕在那古棺里面也有难得的宝贝。

    在公输英这一方,还有一个精通机关术之人,乃是来自墨问起源,他们两个人机关术联合起来,却也不俗。

    如果不是这墨问起源的少年皇,原本公输英是直接想要第二层的,如今来到这第一层,发现还是能够有不小的收获。

    “哼,休想。”公输英可不管对方是什么来路,想要当着他的面争抢造化是根本不可能的,要知道原本公输氏与墨氏彼此之间就不对付,跟身边的墨问起源的人联合起来,也是暂时为之。

    “天爆蜂,破!”一时间,飞出十二只大马蜂,气息爆烈,速度快如电光,飞向那青铜古棺,直接朝着那些天力蚁所在的方向引爆。

    不得不说,公输英在机关术上破坏力上的造诣非凡,强劲的爆破力,将整个青铜古棺都给掀飞出去,天爆蜂威力巨大,吞吐着毁灭性的烈焰,这种毁灭性的自我爆破,将方圆百里的古尸炸成劫灰,有大半的机关天力蚁也受到了不小的损失,那一尊来自墨问天的墨家少年眼眸一冷,来自易奇天的少年皇低沉道:“要小心了,活葬古局开启了,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咔咔咔咔……

    只见以青铜古棺下面,那一黑一白两大古石转动了起来,紧接着整个活葬古局都跟着运转起来,那些原本躺着的殉葬战士,一个个直立而起,结阵而行,杀气冲霄,可想而知,这些战士生前都是一等一的精锐。

    “你干什么,想要害死我们吗?”墨问起源的少年皇显然对于公输英这种做法感到愤怒。

    “那可是机关天力蚁,你难道有其他机关可破?与其如此的话,我们得不到的,对方也别想得到!”公输英沉声一喝。

    “那也不是这么干的,我们都要被困死在这里了。”那墨问起源的少年王知道,如今说什么都于事无补了。

    “事情难办了。”来自易奇起源的少年皇也由得眉头紧皱。

    “怎么说?”显然,在一旁的赵太一也跟着紧张了起来,虽然贵为少年皇中皇,但这里近百万的殉葬者,必然寡不敌众,这是毋庸置疑的。

    “这活葬古局,乃对应着八卦八门,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刚才公输英这么一炸,勾动了活葬古局的机关,你们看,八卦扭转,死门已开,我们的退路直接被封死了。”吴小白很是愤怒,这公输氏的作风果然一贯如此,这样一来,都将大家逼入了死地。

    每个人都能够听到,在他们的身后,那一条长长的通道传来,轰,轰,轰……

    一道道厚有十丈的石板连连砸落,将退路彻底封死。

    “他奶奶的,那怎么办?”元宝知道,这是风水奇局与机关术的结合,在这古城以机关为主,风水奇局为辅。

    “机关一术,讲究的是万事留一线,此关生机就在那生命泉眼,那是生门之所在,只要能够将其取出,这些殉葬者不攻自灭,死门可破,生门可开。”吴小白动用自己的次身,仔细观察,沉声道:“生命之泉仍在周天运转,周而复始,归一之时,便是破局的最佳时机,不然的话,等它继续周天运转的话,又要等待漫长的时间,到时候我们未必能够支撑得住。”

    就在元宝话音一落的时候,轰!

    那躺在一旁的青铜古棺松动,棺盖被打飞了出去,砸远方的墙上,只见一尊身着甲胄的将领,赤手空拳,从中古棺中跳了出来,一些随葬的古宝落在其中,他根本没有丝毫的在意。

    他的身材魁梧,虎背熊腰,一身青铜龙头甲,将浑身包裹得严严实实,头带龙角盔,看不清他的容貌。

    只见其一步步缓缓地走向此局的中央,守在八卦中央,阴阳石板之处,让吴小白顿时心生无力,皱眉道:“这是一名圣帝境巅峰的存在,虽然已经消亡,但他肉身战力依旧可怕,这可恶的公输英,接下来不好办了,想要杀死一名至尊圣帝,谈何容易?”

    “你们看,那至尊圣帝守住那里,可想而知,如果想要破此局,这中央核心之地,必是关键所在。”公输英也发现了,他的机关术善攻不善守,对此他还是很有把握的,墨问起源的少年皇微微颔首:“的确如此,怀旭,在场属你速度最快,到时候只怕就要靠你了。”

    “放心吧!”怀旭很是自信,眼眸中神光熠熠。

    永恒神庭那一边,显然也早就堪破其中玄机,知道破局关键就在那里,也有了自己的打算,三方对峙,各自手段暗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