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一十三章 水中木棺

    石箭破空,快如闪电。壹看书··cc

    大羿流寒乃是巫族大羿氏的圣女,历经无数,在域外起源之间的战争中,累积了无数宝贵的经验,又回到大羿空间中沉淀。

    她在箭术一道上的造诣,比起许道颜只强不弱,天生箭术,很不寻常。

    砰!

    龙蛇机关头颈连接处被石箭射得炸裂开来,暗藏在里面的墨核炸毁,散落了一地,许道颜瞥了瞥那机关部件,并不想要,只见玄武慢吞吞地张开嘴,机关舌头一卷,龙蛇机关的残骸给出了进去,显然吴小白也想要研究一下公输家的机关。

    除此之外,玄武还不忘把石箭给捡回来,要知道这每一把箭可都是非常珍贵的。

    这一下子,可是公输英气得脸色白,浑身直哆嗦,许道颜继续扛着木棺,迅朝着大迷天树所在的方向行去。

    接下来还有七层墓葬,谁都不可能在这第二层就把自己所有的底牌全部都给亮出来,大迷天树虽然珍贵,但对于其他两大势力的人来讲,知道第三层,第四层都不会比大迷天树差,对许道颜的掣肘都已经到达了这个地步,几乎是两大势力的人都同时对付他。

    他已经是离大迷天树最远的人,怪女最近,而普渡天的少年居中,如果这样都还让许道颜得手,那只能够证明自己实力不济了。

    要知道每一个上场的人都有自己的骄傲,有些事情可以做,但是有一个尺度,过了这个尺度,都会适可而止。

    毕竟每个人派出去的人,都代表一方,怪女最先靠近大迷天树,她吹奏的骨笛,脸上所带的面具,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就连许道颜那拥有洞穿力的月眼阳眸也看不透,可见那面具也是了不得之物,只怕在外界没有大道压制的时候,要千万小心。一看书··cc

    骨笛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在她的吹奏之下,那大迷天树轻轻摇动,似乎在与怪女交流,进行回应,彼此之间,正在进行着一场谈判。

    这让那普渡天的少年王不由得皱起眉头来,他加快度向前,心中意念坚定,破除重重迷幻,他手握一株初代古草,在片刻之后,也抵达到大迷天树前,光秃秃的树干上,开着一朵朵娇艳的花儿,色彩斑斓。

    他立于树前,盘膝而坐,手持一株古草,同样也在与大迷天树交流,想要争取得到它的信任。

    只见那大迷天树伸出枝桠,环在那普渡天的少年皇身上,去触碰那一株初代古草,任谁都可以看得出来,那初代古草更吸引它,如果能够与那初代古草结合的话,的确能够给它不小的增益。

    许道颜看得心中一急,他将手中的初代古棺,猛然掷出,嘴里含着菩提子,飞奔跑,他修炼《永恒神魂术》,又有菩提子加持,又将天正古纹炼入自身,可以说在场的人,对于幻术的抵抗能力,基本上没有几个能够与许道颜媲美的。

    轰!

    初代古棺砸在大迷天树前,一股气浪吹向八方,卷起尘烟,那原本即将与初代古草融入的枝桠,一下子缩了回去。

    显然,这古棺对他的吸引是致命的,许道颜飞奔而来,让双方势力的少年不由得眉头紧皱,没有想到许道颜对于幻力的抗性竟然如此之强,都已经离大迷天树如此之近,但居然能够举步轻盈,这就很不简单了。

    那来自巫圣天的少年已经开弓,准备寻找到最佳的时机,将许道杀。壹看书··cc

    那枝桠在初代古棺上缠绕,很是欣喜,这绝对是它想要的。

    许道颜走到起身前,深处自己的手掌,勾动自己体内万木至尊的气息,可以看到一条条青翠的藤蔓自其手掌中延伸而出,与那大迷天树结合在一起,几乎在第一时间,每个人都可以看到,大迷天树直接停止了与怪女和普渡天少年的谈判。

    “年轻人,你能够带我离开此地?”大迷天树的意念渗透到许道颜的心间,显然对他更加感兴趣。

    “自然可以,我希望你可以跟我携手,相辅相成,无论是木棺还是我体内的万木至尊,由你选择。”许道颜言语郑重。

    “可是我一旦离开的话,下面的人就会苏醒,到时候一切将会一不可收拾,这是如今我最忧虑的地方。”大迷天树此言一出,让许道颜心中吃惊,看来一切如同元宝所想的一样。

    “在场有这么多人,定然有办法可以解决,至少比我们离开之后,只剩下你一个目标要来得好吧,总会有一线生机的,不然的话,你只能够在无尽的岁月,枯死于此地,因为生命泉眼已经被我们取走了。”许道颜几经深思熟虑,还是做出这样的回答,毕竟在下界的限制就是至尊圣帝,谁都没有办法存活如此漫长的岁月,既然是以风水局存活下来的,那么对其自身必然有损。

    “也是,我能够感觉得到,已经没有活水的注入,虽然储蓄了极多的生命之泉,但总有耗尽的那一天,也好,如今只能够拼一把了。”对于大迷天树来讲,这些年来,它无时不刻都想要离开这里,让自己有更大的蜕变,可是他自身与木棺上所布下来的阵就是完整的封印,一旦它离开,里面那一尊陪葬的存在就会苏醒,到时候它自然也逃不了被斩的命运,故而只能够在漫长的岁月当中渡过。

    “那你是要选择万木至尊,还是初代木棺?”许道颜问了一句,毕竟不管怎么样,有些东西还是要分清楚的,帝殒对自己如此仗义,如果大迷天树该是他的,就应该是他的。

    “你体内的万木至尊,虽然年幼,正在成长,但其潜力不可限量,那初代木棺虽然甚是强大,蕴藏人族初代气息,但已经到达一定的极限,再也难以突破,并且以我如今的境界,想要领会其中的造化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还是你体内的万木至尊吧。”大迷天树的枝桠不停地与许道颜体内的万木至尊交感,彼此之间,都在回应对方,显然都已经达成能够让双方互惠互利的好处。

    “好。”许道颜心中激动。

    只见偌大的大迷天树正在摇动,就在这时,一股浓郁的杀机爆,是大羿风羽他在远处,蓄势已久,在寻找机会,石箭破空而来,这一箭之威,使得风声炸裂之音,不绝于耳。

    许道颜心中一紧,月眼阳眸死死地盯住了石箭,他现此箭并不是射杀向他,而是大迷天树。

    在第一时间,他一掌拍在初代木棺之上,使其横移而出,护住大迷天树。

    砰!

    初代木棺被射中的刹那,往后飞了出去,砸在大迷天树的身上,并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大羿风羽对于许道颜这等反应度,都感觉到难以之心,气得差点没把石弓给摔在地上。

    与此同时,在公输英另外一个方位,同样有一名来自儒家的少年皇,他手持大弓,搭箭射杀而来。

    虽然不如石弓石箭,但威力却也不容小觑,许道颜月眼阳眸凝聚,胸腔一鼓,口中吹出一道气箭,在对方利箭邻近几里的时候,激射而出。

    锵!

    这一道气箭打中对方箭身,使其偏离了原本的轨迹,从一旁破穿而去,大迷天树抓准机会,只见偌大的树木不到片刻的时间,融入了许道颜的体内。

    怪女吹奏着骨笛,朝着许道颜逼进,一股来自古老的笛音悠扬,抗拒一切幻力,同时也在捕捉着许道颜的心神,希望能够将其掌控。

    那来自普渡天的少年,宝相庄严,他口诵梵音,气势浩瀚,颇有几分渡化众生的味道,显然都想要对许道颜出手。

    然而就在他们越是靠近的时候,那融入许道颜体内的大迷天树散出可怖的幻力,使得他们举步维艰,能够保持清醒的自己,就已是不容易。

    对于许道颜来讲,已经彻底没有了大迷天树的阻碍了,但他还是心生防备,万一要是被这大迷天树夺舍,控制自己就不好了。

    当大迷天树彻底融入到许道颜体内的时候,在其它原来所在之处,一下子就被抽空了,许道颜抱着初代木棺,显然对底下所埋葬的存在也很感兴趣。

    “快走,封印已经解开了。”这时,大迷天树的声音传了出来。

    许道颜一看,那同样是一道木棺,浮在水面上,那些水都是生命之泉,这时他瞬间恍然大悟。

    水能生木,而把风水局做于此地,人藏于木棺之中,借木棺的力量封印自身,使其减缓生命的流逝,以大迷天树为封印,一是大迷天树需要汲取生命之泉,孕育自身,一旦大迷天树离开,停止了生命之泉的供给,被埋葬之人就不能够再这般沉寂下去了。

    许道颜心中诸多想法闪过,大迷天树感叹道:“不错,正是如此,其实之前我与这木棺之间,还有一个封印,只不过因为年代太过久远了,那封印之力流散得一干二净,我微微一挣扎,也就破开了,但在那木棺中的人,太过可怕了。”

    许道颜立即转身逃离,因为他能够看到,水位不停地往上升,将那木棺给送了上来,让三方的人都不由得眉头紧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