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二十二章 古墨傀儡

    因为这种重力的体现,不仅仅是在行走台阶的时候,越往高处,影响越大,是持续存在的。

    在墓葬里面同样是有影响,重力加持,那么就意味着每个人的行动都会减慢,无法像之前那般轻盈,长久在这种重力幻境下磨砺自身,是有一定的增益,出了重力区域,一个人的灵敏度都会有所提升,但如今却处处都蕴藏的危险,如果在这自身圣皇道被封印之下,以纯粹的肉身抗衡,身法速度还会被压制的话,那跟纯粹的找死没有多大的区别了。

    在这一刻,每个人都知道了,很有可能他们最多只能够到达第三层,这应该都已是极限,第四层的重力,只怕更加恐怖,更别说到时候要面对更加无解的机关术了,不过如果等到每一个人都踏入圣帝之境,就不一样了。

    此地哪怕是圣帝境进来,再往上都是凶多吉少,他们有足够的耐心,待到所有人都踏入圣帝境,至少还可以再上几层。

    众人一路,向上行走,在这过程当中,三五成群,都在谈经论道,经过与许道颜他们这般对抗,许多原本心高气傲的诸天少年一个个都变得对他们尊重了许多,不管再怎么强,都要接受一些事实,下界的确也有过人之处,几次都是彼此之间,公平竞争,最后却都让许道颜得手了,就足以打消他们心中所有的骄傲。

    对于诸天少年来讲,只有用现实告诉他们彼此之间的差距,才是最重要的。

    尤其是在彼此谈经论道的时候,往往下界的一些观点,也都能够让他们感到耳目一新,受益良多,下界各族百家都是从永恒神庭流传下来的,他们既保留了先代的根本,同时也有自己后世的开拓创新。

    对于下界的人来讲,也觉得的确论底蕴,永恒神庭诸天少年皇中皇比他们都要来得深厚得多,毕竟他们自古以来传承不断,但有一点不好,大部分人都在先代的阴影之下成长,难以有更高的突破,少有人能够打碎先代的桎梏。

    这九万步台阶,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尤其是重力翻了数倍之后,行进速度比起之前也都慢了许多。

    原本上界与下界经常之前那一战,彼此之间偏见很深,许道颜之所以要跟他们联合起来,一起破开第三层的墓葬还在其次,更重要的是,通过这些背后拥有庞大势力的诸天少年,用他们的嘴告诉诸天主宰,下界与上界开战,是上界有人居心不良所导致,而非下界刁蛮,要故意与他们为敌。

    许道颜最先开的话题,说起上下两界之战,上界为什么要对下界如此的心狠手辣,苦苦相逼,屡次用阴谋手段,迫害下界。

    这让来自诸天少年一时间,众说纷纭,但大部分在初期的时候,说法是下界蛮横,手段残忍,凭借着初代禁制的压制,安插埋伏,对上界所派遣代表,进行斩杀,以报复多年以来,上界阻隔飞升路之仇。

    说起来,合情合理,到后面初代古宝出现的时候,就说下界贪婪,联合起来,斩杀上界所派的使者,进行抢夺,屠杀诸多上界年轻精英。

    听到这些,下界的人都才知道,骁校与风秋这班人扯了一个弥天大谎,将诸天主宰骗得团团转。

    骁校与风秋为了一己私欲,让不知道多少人为此葬送了性命,小蚕以赤诚之心,将自己的意识开放给所有来自永恒神庭的人看,从头到尾是怎么回事,下界为什么会想要反抗将一切都呈现给他们看。

    “原来如此,一开始上界推算,有可能初代古葬在鸿蒙起源,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为达到目的,让八大起源联手攻伐鸿蒙起源,这手段实在太卑劣了。”

    “想要让鸿蒙起源混乱,只有在死伤无数生灵的时候,天地大恸,那就很有可能受到冲击,从而更容易帮助他们捕捉。”

    “我总算明白了,看来从一开始下界就蒙受了不白之冤,一切都是骁校与风秋那一帮人的私心。”

    来自永恒神庭的诸天少年他们自然能够看得出来,许道颜一行人并没有说谎,他们常年在永恒神庭,上面的形势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他们心里比谁都清楚。

    当日许道颜在域外战场上虽然有开口说明,但却很少有人会把他这个小辈的话放在心上,如今与这些年轻一代,有如此亲近交谈的机会,他自然也不会放过。

    “道颜兄,你想说的,我们都已经知道了。”有情天的女子,名为陆小曼,她肌肤胜雪,一袭黑色长发垂落,气质空灵,一对眼眸似乎能够看穿世间人心。

    “这一件事情,绝对不会就这样过去,骁校与风秋他们一行人,共有六人,皆是结拜兄弟,没有想到他们都会联合起来,瞒天过海!”鸿蒙天的少年人称六指剑圣,此人身份来历放在上界也是一等一的。

    “在我看来,上界应该对于这些事情的掌控很强,怎么会沦落到被这些人欺骗的地步?是不是无垠之地的情况如何了?”许道颜问了一句,他多多少少对那个地方,有些概念。

    听到他的话,来自永恒神庭的诸天少年都有些沉默,很显然,无垠之地的情况不容乐观,以致于原来三十六天的真正主宰,全部的核心力量都往隔住无垠之地的那一道诸天墙,万界城中去镇守。

    他们这些老一辈的人一走,就导致了三十六重天之间,彼此斗争更加的厉害,谁都觉得他们镇守在那里,必然相安无事,然而事实并不是那样子,伴随着时间的推移,事态的发展,诸天墙与万界城的情况变得越来越危及,所以他们需要借助初代古葬的力量,这才使得三十六重天各大势力有所收敛,重新开放了飞升道路,一是为了各天人才储备,二适当将下界的人选去前线当炮灰,三也是希望能够在下界寻找到,有没有初代所留下来的底牌!

    当然诸天少年不可能把话说得那么直白,但许道颜一行人谁都不是傻子,都有自己的分辨能力,早不开放晚不开放,偏偏在这个时候,如果不是这么漫长的岁月,永恒神庭诸天彼此争斗,让许多三起源惊才艳艳的人物陨落了,也不至于落得今天如此的下场,要知道在下界能够修炼到至尊圣帝的地步,都不是寻常人。

    “不过骁校他们这些人的家族势力也异常的庞大,不好得罪,此事还得从长计议才是,凭借着我们也无法轻松将其扳倒,各天之间的情况都非常的复杂。”无限天的少年说出了一句大实话。

    “我并没有想要借你们的手去对付骁校的意思,我只是希望上界的人不要被他们言论所混淆,以致于对于我下界飞升上去的人会有所偏见,排挤,甚至将他们派到那诸天墙前去当炮灰,希望你们能够帮忙澄清,只要能够做到这一点我就心满意足,至于骁校与风秋那一帮人,到时候我必然亲手将他们斩杀。”许道颜深知这些人都是诸天大势力中被看重的年轻一代,他们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

    “这是自然,道颜兄良苦用心,三起源的诸多至尊圣帝只怕不知晓吧?”墨痴笑道。

    “他们知不知又有什么关系,我只是希望以后飞升到永恒神庭的众生都能够好过一些而已,他们不怕对抗无垠之地那些存在,但就怕被自己人害死而不自知,这些年三起源彼此争斗,所害死了不知道我下界多少英才人物,真是让人齿冷。”许道颜一字一句,铿锵有力,掷地有声,显然对于骁校与风秋这帮人的痛恨尽藏于言语间。

    诸天少年都陷入了沉默,的确,将心比心,如果站在下界之人的角度想一想,上界这些年来,彼此争斗,不知道牵连多少无辜的下界英才。

    不知不觉,耗费了一天的时间,终于登上了第三层,因为众人都没有想要急着赶路的意思,在这过程当中,彼此了解,双方也就没有那么大的敌意了。

    骁校让上下界的年轻一代竞技,彼此厮杀,也是为了想要让他们彼此怨恨,仇视,这样一来,梁子一结下来,他又以前辈的身份煽风点火之后,就能够借刀杀人了,从而自己的阴谋也不会暴露,久而久之就是上界与下界少年一代的仇怨,与他也就没有什么关系了。

    每个人都把这些事记在心里,第三层,没有像之前那样,一尊尊机关石像排列在两旁,直到众人走到第三层的中央地带的时候,才发现有三十六尊古墨傀儡,墨痴在第一时间瞳孔不由得缩成针尖般大小,他沉声道:“这些都是用一些身经百战的强者身体炼制而成,融入了不朽之土结合古墨机关,并且保留他们生前的意识,大家千万要小心,不要将他们给激活了。”

    可以看到,三十六尊古墨傀儡身体表层被覆盖上甲胄,拥有惊人的防御力,在它们手里刀枪棍棒弓箭剑戟镖诸多兵刃,应有尽有,也幸好这些武器在历经漫长岁月的腐蚀过来,已经没有之前的威能,但同样不能小觑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