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二十六章 城主府第一高手

    虽然这些针极细,但却无比密集,拥有不可思议的贯穿能力,足以将一切坚固的存在激射成渣滓。

    “看来小白兄担心的没错,那机关中有感知机关,一旦有生命体接近,就会触机关,想一想在这虚实岩浆道上,再配合这些牛毛金刚针的射杀,基本上无人能够幸免,小心驶得万年船。”墨痴很是感慨。

    “机关天力蚁的手段,果然非同寻常,多亏了墨痴兄。”吴小白双眼放光,古墨术法的确有很多值得他学习的地方,他看向众人:“在城中,还有一尊古墨傀儡引不出来,应该是这些守卫的将领,能不能够把他解决,就得看我们的实力了,一切以防护为主,出吧!”

    “好。”众人齐齐点头。

    那岩浆小道的机关枢纽被破坏得一干二净,停止了运转之后,小道虚实尽显,众人跨过门户,一路飞跃,朝着那岩浆之城奔袭。

    没有机关的掌控,纵然有致命的岩浆,对于他们来讲,都是轻松跨越,毫无难度,当他们进入这座城的时候,一片萧瑟。

    看到一座座府邸,都建得异常壮观,各具特色,许道颜月眼阳眸东西一切,沉声道:“看来不止是城主陪葬,这些建筑里面都有上千人,只不过他们并没有被炼制成古墨傀儡,只是纯粹的陪葬,看他们的住所,只怕都是城中富甲一方的豪强,府兵下人上千都是算少的,没有想到此地的陪葬人数竟然如此之多。”

    “若是当时有官职地位的存在陪葬也就算了,没有想到连辖下的子民也有人愿意留下来陪葬,建下这一座座府邸豪宅,最后将自身留在这里静静等死,可见死去的人,有多得民心,那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吴小白看向诸天少年,道:“你们能够看得出来,在他们身上所穿的服饰,到底是来自于何族,是什么样的源头?”

    “看不出来,岁月太过久远了,并且在那个时代,下界诸多起源都还没有孕育而生,许多东西唯有初代他们才清楚,我们也很难考证到了,就算家族有些遗留,也都是只言片语,大多不详尽,不过可以看得出来,被埋葬在最顶端的那一个人,在当时绝对是一个大人物。”洪易应该已经算众人当中学识最广博的人,他都这么说,其他人更只能够摇头了,元宝虽然所看过的古扎颇多,听闻过诸多秘辛,但这些哪怕是其父亲朋飞都未必能够清楚。

    “的确如此,而且对于我们来讲,修炼的时间还短,有些家族所隐藏的秘辛也不太可能让我们知晓,唯有到达一定的地位,一定的境界,才会让我们触及,也许在我们家族最秘密之地,有记载,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来自鸿蒙天的六指剑圣道了一句。

    “也罢,不明白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一个人死,不仅要造如此之大的墓葬之地,还要如此之多的人为其陪葬,的确让人费解,诸位如果有兴趣可以进去看看,兴许能够有些收获也不一定,这些府邸里面,必然有一些珍贵的东西伴随其陪葬,能够历经无数岁月而不朽的,应该都有一定的考证价值。”许道颜也不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结,他相信这些诸天少年并不只是单纯为了一些天材地宝这么简单,想必是要通过这些古老的存在,得到一些关于初代先辈所留下来的传承,不管是在下界还是在永恒神庭,这才是至关重要的。

    因为在这种古代大墓当中,有如此之多的人陪葬,必然会有留下一些古老的讯息,让后人考证这大墓主人的生平以及那一段历史的真相。

    “嗯,那我们去看看。”来自无限天的霍天甲颔,显然对这些古老时代的存在,有着极强的兴趣。

    “哎,这么多年过去了,有什么宝贝也在无尽岁月的流失下,化为劫灰了,还会留下些什么东西?”元宝一副唉声叹气的模样,但他所说的并不无道理。

    “话虽如此,但火为生机与毁灭的根源,此地热浪袭人,空中虽然吞吐着毁灭之能,却也孕育着滋养万物之力,兴许有些特殊的天材地宝能够留存下来也不一定,毕竟有些只能够在特殊的环境才能够存活得下来。”小蚕的感知,是毋庸置疑的,在第一时间,她便带着苍卫朝着不远处的府邸飞去,元宝闻言,身体忍不住一哆嗦,甩动着满身肥肉,也跟着去了,他感觉自己跟洪易比起来还是有些差距,故而精神有些萎靡,以前与许道颜在一起的时候,他都能够卖关子,每个人眼神都会看向他,但自从跟洪易一路同行,觉得自己就没有热的时候。

    这个时候的元宝显得有些黯然失色,许道颜自然也能够知道他心中所想,元宝虽然表现起来很不要脸的样子,但是一个内心异常骄傲的人,在这一点上,吴小白比他好,能够明白,其实并非自己弱于对方,只是众人所处的位置,常年在上界的他们,所见所识,都比自己更有优势,但他并不想去安慰元宝什么,毕竟他也不是孩子。

    许道颜有月眼阳眸,身负洞察之责,自然要在第一时间感知诸多危险,他留在原地,没有行动。

    “道颜公子为我们望风,真是不胜荣幸,你可要小心一些,此地还是有些危险。”6小曼能够看出许道颜的心思,微微一笑。

    “小曼姑娘也不妨去看看,我志不在此,只想得那深处的奇火本源,那才是我想要的。”许道颜淡笑,目视前方。

    在这岩浆城中,有一座最大的城,位居中央,有一尊高有三丈的古墨傀儡,此人生前必是异种,他手持丈许重剑,双手握着剑柄,将其刺于地上,魁梧的身躯一动不动,双目紧闭,只是站在那里,就给人感觉如同一座山岳。

    这必然是一尊可怖的存在,就是不知道,等一下该如何应对,许道颜微微蹙眉,低头沉思。

    众人进入那些府邸,多多少少都会有不小的收获,有大部分石刻并没有被风化腐蚀,这些建筑的材料都很特殊,能够在这奇火高温之下长存,并且能够以热能来让自身变得更加坚固,故而许多记载保存得比较完整,让众人还是从中得到不少的讯息。

    当然这些刻印记载着都是这些府邸主人的生平光辉事迹,包括最后与城主一同陪葬,也是他们心甘情愿,每个人都把能够陪葬于此,视为莫大的荣光。

    小蚕天生就与天地万宝亲和,从这城中的大府邸一一走过,但凡她与苍卫所及之处,尽收入囊中。

    其他人也都有不小的收获,因为能够陪葬的人,都并非寻常,都是当时城中的豪强世族,为了争取到陪葬的名额,他们费尽心思才能够争取得到。

    这就让很多年轻一代都感到费解,到底是给一尊什么样的人物陪葬,值得让他们如此去做?

    许道颜得知之后也感到异常费解,头要找一个时间到岐黄一脉的古地,看能不能从中翻阅到一些古籍,记载着一些古老的事迹,因为毕竟岐黄一脉还是比较特殊的,与永恒神庭有很深的维系,并且从来都是不显山不露水的,也许能够姬子鱼身上知道点什么,毕竟在岐黄一脉的空间里,她呆的时间比自己都要来得长。

    这对于整个城的大搜查,每个人都是尽心竭力,恨不得将这城角角落落给清个干净,唯有中间最大的那一座城主府没有人敢去触碰。

    因为有一尊可怖的古墨傀儡坐镇在那里,生怕一旦接近就会触碰到不为人知的机关,将其唤醒,给众人惹来巨大的麻烦。

    “那一把剑,至今不朽,必非凡品,正所谓重剑无锋,我已经能够感受到其中暗藏着庞大剑意了。”来自鸿蒙天的六指剑圣双眼精芒大放,很是兴奋,对于一个常年练剑之人,对剑是有很深的感知。

    “他们应该都已经差不多了。”许道颜站在六指剑圣旁,跟他一同遥望那城主府前的古墨傀儡。

    吴小白催动玄武,靠近其千丈,而后将元磁力场全面打开,千丈之内,虽然元磁的影响不强烈,需要比较漫长的时间,但却也可以了。

    与此同时,他将之前机关圣猿进行修复,与那些古墨傀儡结合起来,使得它们动作可以更加的行云流水,让机关的威力大增。

    就这样,足足过了十五天的时间,众人这才66续续的从四面八方归来,集中在这城主府十里之外。

    “这古墨傀儡,绝对不容小觑,我想此人应该是这城主府中的第一高手,绝对不可等闲视之。”墨痴一看,言语郑重,他眉头紧皱,言语低沉,让在场每个人的心中都不由得一紧。

    要知道在场的都是一代天骄,一个人的气韵永远是无法模仿的,眼前这古墨傀儡已经消亡了无尽岁月,但他的气犹在,可想而知,此人生前有多可怕。

    最新本书更新地址请一下 云来阁 即可获得本书的最新章节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