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二十七章 古新墨派

    在场的人心头一紧,每个人都非常的戒备,随时动手,准备反击。一看书··cc

    “无妨,他受元磁之力侵蚀已足足半个月之久,我让机关圣猿去试探一下,大家不要靠得过近就是,他应该已经无法非常灵活的行动了。”吴小白将之前从墨痴那里夺得的机关圣猿给修复完之后,第一时间引动,只见其度更快了,与气流之间的结合变得更加的融洽,所散出来的武道气息,不仅有之前那种天生战道,与此同时还融入了刑天氏一脉的霸烈战意。

    这让一旁的墨痴都感到吃惊,心中有所不出的讶异,连连惊呼:“小白兄,你是怎么做到的?我之前不停地想要对其进行改进,但却都已经到达极限了。”

    机关圣猿的内部非常的复杂,墨核被毁,进行修复,如果不是对这机关非常了解的人,根本是无法做到的。

    吴小白在机关术一道上,天赋惊人,在这阶段时间,又用初代石锤对其进行敲打了一遍,重新熔炼,拆分开来,细细体会,最终将其再度完整,这是以古墨机关术与新派墨术的结合。

    “用心自然就能够做到,回头我们可以互相交流一番。”吴小白淡淡一笑。

    机关圣猿破空而出,然而就在其接近那机关傀儡百丈的距离时,对方忽然睁开双方,抡起手里的重剑。

    呼。

    破风声让远在千丈之外的他们都感觉到耳朵生疼,谁都知道唯有巨大的力量才能够舞动那一把剑。

    然而机关圣猿在第一时间,抽身而退。

    砰!

    剑起,剑落。一看书··cc

    那古墨傀儡受到元磁之力的侵袭,战力大减,内部诸多机关布置都出现严重的损坏,他在第一时间放下重剑,赤手空拳,攻伐而出,度之快,使其出拳之间,都出现可怖的音爆声,形成可怖的气浪冲击出数十里之遥。

    如果不是许道颜一行人反应及时,只怕也要被其冲飞出去,那机关圣猿行动敏捷,只进行挑衅,伺机攻伐,并不与其硬撼。

    纵然这机关圣猿乃是可以抗衡圣帝境的机关,但是吴小白可以肯定,这古墨傀儡生前必然是到达可以碾压至尊圣帝的大高手,虽然已经死去了无数岁月,但从他刚才出手的威力看来,这是绝对不能硬撼的。

    古墨傀儡一拳之威虽大,但强行催动,却已经让他体内的机关受到更大的损害,无法长久的支撑,而机关圣猿不停地在吸引他的注意力,在一旁元宝嘴角抽搐,可以感受古墨机关的强大,都已经受到这么长时间的元磁之力侵蚀,却还可以如此强大:“小子,你们墨家不是一直讲究非攻,兼爱的吗?怎么会做这种把活人跟机关结合起来的残忍之事啊?”

    “所以才被称之为古墨机关啊,这些手段,被当年下界的墨家前辈所摒弃,故而在器宗内也只有一些简单的记载而已,许多古墨机关的手段都没有流传下来,墨家之间,也有流派之争,相传用活物与机关结合,加大机关威力的那一派人,最后与公输氏结合起来,自成一派,一直将墨家视之为大敌。”吴小白看向一旁的墨痴,显然在永恒神庭他应该比自己更加清楚:“不错,正是如此,如果没有古墨术法的话,凭借公输氏的机关,想要与墨家抗衡是很艰难的,如今你们所看到的公输氏的机关,其中是结合一半的古墨术法,不得不承认,公输氏里面也有很了不得存在,他将彼此之间的术法进行改良,自成公输机关,威力之大,乎我们的想象,之前那公输英是施展出来的新派公输氏机关术也有古墨术法的影子。壹看书··cc”

    “古墨跟新墨,这两大派系到底有什么区别?”许道颜也有些疑惑,在场的人也一个个竖起耳朵在听。

    “古墨一派,当时并没有统一的思想,学说,流派,是一群在机关术上有极强造诣的人聚合在一起,当时的人族水深火热,不仅要面对无尽凶兽的袭击还有各族的攻伐,当时在那种极度恶劣的环境之下,自然顾不上那么多,机关自然要威力有多大就有多大,只要为了胜利,什么机关都能够做得出来,一切自然以杀伤敌人,保全自身为前提,当生活相对安定的时候,有一部分的人主攻,觉得只有这样,让人畏惧,才能够不受侵略,一部分的人主守,觉得要休养生息,使得黎民百姓不要再受战乱之苦,主守的那些人在以后开创了学说,思想,理念成为了新派,主攻的那一部分人开疆拓土之后,由于理念的不合,就与主守的那一批人散了,大部分的都融入进了公输氏。”墨痴简明扼要地把墨家的关系给梳理了一遍。

    “……原来如此。”众人心中恍然,许道颜微微颔:“看来墨家古祖,应该是攻守兼备,两种机关都能够制造,但为了避免涂炭生灵,与其主张的非攻理念相悖,故而弃之不用。”

    “墨家机关曾经纵横一时,古祖认为,研制攻伐机关者,内心会不停扩张,从而无制,机关本是死物,万灵皆有性命,不该毁于机关之手,纵然我们造的鸟儿会飞,鱼儿会游,马儿会跑,但终究是死物,毁坏了皆可以重来,唯有生命,难以重来,故而以非攻理念以求自保,守住本心,有自己的根基之地足矣,主守之人,心境平和,也有利于治理展,使得民富安康,也不会引来战争,当时的人们太渴望安顺之日。”墨痴一声感慨,他也知道,两者选择,皆有利弊,不过他很能够体会墨家古祖的心思。

    墨痴,他一生醉心于机关术之中,从其口中说出这些话,让众人感慨良多,他看向许道颜:“正如上界与下界,我们立场各自不同,所见所闻,所思所想自然也是不一样,我们觉得自己都是正义的一方,如之奈何?非攻便是最大的正义,其实攻打下界一开始,我也是觉得不好,但大势所趋,没有办法,谁都不能阻止,关乎到初代所留的古葬至宝,关乎到永恒神庭无数生灵的存亡。”

    “多谢墨痴兄赐教。”许道颜微微颔,躬身行礼,他的话也让下界众多人都陷入沉默,尤其是对于孟子颜,孔严,孟念,高子期,荀爻这些出身于儒家的新星来讲,亦是不小的冲击。

    儒家一直所倡导的正义,与非攻相比,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无高下之分,唯有理念之别。

    机关圣猿不停地在吸引那古墨机关的注意力,受元磁力场影响太大,也使其战力大减,消磨了足足半天的时候,使其动作变得凝滞,再也没有之前那般强大的力量。

    轰!

    受到元磁力场的严重影响,那巨大的机关傀儡终于抵挡不住,被机关圣猿给硬生生拖垮,倒在地上。

    吴小白这才上前催动玄武,将其引到玄武之内,那一把重剑是以一种特殊材质炼成,虽然说比不上初代之物,但是比起后羿用过的石弓石箭却也所差无几了,在场不少的人看向那剑,心中炙热,显然就算是放在永恒神庭,此剑也是非常珍贵的。

    然而是吴小白用玄武将机关傀儡给拖垮的,所以他对这重石剑有处置权,就连昆乾也不由得眼眸炙热。

    “道颜,你说这古宝给谁好?”吴小白知道此剑自己用不上,此物在这里,还是有不小的作用。

    昆乾眼神同样炙热,此剑相当不凡,以他天生鲲鹏之力,想要舞动是轻而易举的事,六指剑圣虽然也很想要,但这毕竟是吴小白之物,他也不好多说什么,也就默不作声了。

    “昆乾兄,你可想要?”许道颜已有羽化天剑,斩术帝剑,对他来讲已经足够。

    “我没有什么可与你们交换的。”昆乾也是一代天骄帝子,不想平白无故受人恩惠。

    “昆乾兄替我战杨苍,赵太一,足够了,再者,追杀我的人必然在北海布下天罗地网,到时候可能要依仗鲲鹏一脉的人马才能摆脱,甚至我还想给他们迎头痛击。”许道颜言语郑重:“希望昆乾兄到时候能够助我一臂之力。”

    “如此也好,那我就却之不恭了。”昆乾直接走上去,他的身体突然变高,只见其手握重石剑,可以听到自其臂膀的骨骼都在咯咯的响。

    “此剑好重!”就连他也不由得微微蹙眉,不过还是将其提了起来,舞动起来,来自鸿蒙天的六指剑圣道了一句:“可否能够让我握看看?”

    “好。”昆乾将剑柄交到对方的手上,一松开,咔!

    鸿蒙天的六指剑圣差点筋骨错开,不过终究是少年皇中皇,他的臂膀肌肉隆起,奋力一提,但却也略感吃力,相比之下,此剑的确在昆乾手上会更加的合适。

    “此剑非力大无穷者不可驾驭,鲲鹏一脉,天生神力,实至名归。”六指剑圣一声轻叹,他们有天下极,再配合此剑,战力不可估量。

    “多谢。”昆乾朝着许道颜与吴小白行了一礼。

    “走吧,进去看看!”许道颜微微一笑,看向眼前的城主府。

    “等一等。”吴小白连忙喝止,显然他能够察觉得到,其中暗藏着诸多凶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