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二十八章 帝殇

    所有人都在吴小白的声音下,停止了脚步。壹看书看··cc

    他看向一旁的墨痴,道:“用机关天力蚁先行渗透,只怕城主府中机关极多,我也会用玄武散元磁之力,进行局部的笼罩,尽量将有可能隐藏的机关全部破坏殆尽,虽然最大的威胁已经消除,但还是不可大意。”

    “我也是这样想的。”墨痴微微颔,对吴小白的反应非常满意,如此谨慎的性情,他很欣赏,话音一落,密密麻麻的机关天力蚁就顺着台阶往上爬,渗透到城主府当中。

    吴小白也催动小青龙紧随在后面,除此之外还有小穿山龙从一些略微有些腐朽的缝隙中进行凿洞。

    在这阶段时间,这些天力蚁与小青龙,小穿山龙居功至伟,它们联合起来,将整个岩浆之城的机关破坏殆尽,使众人无后顾之忧,不得不说,如果众人没有联合在一起,只怕没有那么容易进入此地。

    如今它们一起进入到城主府当中,大肆破坏,有玄武以元磁力场相辅,集中在某些局部地区进行笼罩。

    昆乾舞动手中重石剑,扛在自己的剑上,一股气浪激荡,他很满意,此剑非常适合现在的他,虽然以纯粹的肉身舞动会有点吃力,但在可接受的范围之内,等出了此地,能够施展圣皇道,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众人在城主府外静静地等待,在此期间,每个人都把自己所进入的每一座府邸所获得的信息全部都说出来。

    得知,这城主勤政爱民,深得百姓拥戴,然而帝殇,他们心中最敬仰的存在消亡,许多人都要为之陪葬,都是心甘情愿的,在他们那一个时代,能够给自己心中敬仰的人陪葬,是一种无上的荣光。

    城主不想让太多的人牺牲,便挑选出一些士族豪强,一些垂死之人,留下了一些中流砥柱,故而在城中所留都是一些年迈的老者,陪葬之前,他们都留下自己想说的话,给予后人。壹看书··cc

    死去之人,曾经带着他们战过凶残的洪荒古兽,也曾经带着他们从尸山血海中踏出来,他守护了亿万众生。

    最后,他为了守护自己的子民而消亡,举国上下大恸,这一场浩荡的陪葬是自主的,而非强迫。

    那些愿意与其同生死的人,有大部分是当年陪伴着一起守护黎民百姓的战士,同生共死,袍泽之情。

    无数人都想要将自身葬到这里,而此城城主,乃是死去的帝当年手下的贴身侍卫。

    此地墓葬的帝,近乎无敌,但却死得蹊跷与神秘,没有人知道他是如何消亡的,只留下不倒的身躯,立在那里,而生机断绝,没有大动干戈,也没有被破坏的战场,一切都是悄无声息,在当时引起极大的恐慌。

    甚至在其死去的时候,没有丝毫的动静,但似乎有留下什么讯息,他们怀疑与无垠之地有密切的关系,为其建造帝葬浮屠,是高层的意思,至于有什么目的,无人知晓,高层所为,很有可能与死去的帝留下来的讯息有关。

    可以肯定的,这绝对是人族,只是不知道是哪一个分支,众人将所有的信息全部拼凑到一起后,面面相觑。

    “你们说,这里所埋葬的,会不会是一尊初代级别的人物?”许道颜提出一个大胆的设想。

    “集古墨,古葬之法,而且从他们的手段来看,在当时已是登峰造极,所用的建筑材料,以及整体的格局,绝对非常人能有的待遇,也只有初代才有可能这种规格的墓葬。”洪易也表示认同许道颜的看法,他看向众人:“难道是当时还未成名的初代先前陨落了?你们说有没有可能是他最先现无垠之地,遭到暗算?”

    “这等人物,都能够被人悄无声息的斩杀,那无垠之地到底会有多可怕?”吴小白深深地感叹。一看书··cc

    “只可惜了,在这神秘古城中,无数生灵陪葬,未免有干天和。”墨痴摇了摇头,觉得这些手段实在太过残忍。

    “其实不尽然,也有可能是我们对于这些人所留下来的解读信息有误,我觉得此古城拥有极强的镇封之力,也许当时是集众生之力,想要镇压封印什么东西也不一定。”伏苏提出新的看法,让洪易感觉到思路又开拓了许多。

    元宝在一旁,嘴角抽搐,根本就没有他什么事,要知道以往最博文广识的人就是他,卖关子是他最大的乐趣,如今众人你一句,我一句,根本没有他挥的余地,而且他也没办法从中插嘴。

    此地以机关为核心,风水格局只是辅助而已,而且大部分沿用的都是古葬之局,纵然玄宗底蕴深厚,但对于来自永恒神庭之上,那种古代葬局之法,也没有办法了解得太深刻。

    然而这时显然没有人会顾虑到元宝的情绪,每个人都在低头沉思,想要弄清楚这神秘古城的主人,到底是一尊什么样的存在。

    元宝龇牙咧嘴,绞尽脑汁,最后道了一句:“为什么它最后会落在鸿蒙起源,还是在这北海深处隐藏,是不是在这里镇压着什么样的存在!”

    此言一出,在场所有的人都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如果说此为封印,埋葬于此,那么的确很有可能,在这深处,必然是有什么可怖存在。

    “昆乾兄,你怎么看?”许道颜深知,鲲鹏一脉常年久居北海深处,论对北海的了解,只怕在场,无人能够与昆乾相比。

    “实不相瞒,鲲鹏一脉自古就于北海深处居住,你们也知道,我们这一脉乃是从上界迁徙下来,古祖留于此地好像是为了守护什么而来,但时代太过久远,我还没有触及到本族的核心,故而有些秘密我也不知晓,不过我常年在北海深处游荡,的确觉得这北海有深不可测的存在,纵然鲲鹏一族被称之为海中霸主,但我依旧心有敬畏,不敢放肆,如果想要知道先祖为何迁徙到下界的秘密,那只有等我们出了这里,回去询问才能够有答案。”昆乾是一个异常骄傲之人,无惧一切,然而他却能够说出这样的话,可想而知,在北海深处必然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

    “那我们破开这一层层的墓葬之地,会不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孟子颜淡淡一句,却让在场的人心生紧张。

    “应该不至于,我们只是进入墓葬,破坏机关,并没有损坏墓葬本身的格局以及建筑。”洪易摇了摇头,淡淡道:“而且每一层墓葬的格局,都是有迹可循,我想他们留下这些讯息,也是希望有缘人能够开启,得知他们的由来。”

    “希望如此吧!”众人依旧在担忧,私下议论,也在静静地等待,不管怎么样,他们达成了一个共识,以他们的实力能够在这第三层墓葬中安然走出去已经万幸,也只能够到第三层适可而止了。

    一晃眼,七天的时间过去,吴小白与墨痴两个人几乎日夜不停地操控着各自的机关,以及研究着这城主府的机关布局,也在从中学习。

    元宝与洪易两个人则是有了交流,他们在这城中走了一边,也在观看布局走势。

    为什么要掏空山体建在内部,因为很多天地自然生成的风水奇局,一开始很有可能是大吉宝穴,一旦出现地震,以及自然天灾的时候,很有可能就会改变龙脉的走失,以及风水局部的变化,很有可能使得原本的大吉奇局,直接变成大凶也不无可能,故而此地被掏空,每一处建大与放下,格局的布置也都是有极大的讲究。

    元宝是一个很骄傲的人,从他一出生,身份就摆在那里,连交朋友都很难,更别说让他低下头来向人去请教。

    洪易出身在易奇天,同时精通占卜与风水奇术,他生性谦卑温和,多闻广识,性情温和,为人稳重,他能够看得出来元宝乃是下界新派风水奇术的代表,所修炼的《风水古神术》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便主动去请教。

    有一方放下架子,对于元宝来讲,他自然是好说话,两人一聊起来,都给彼此不少增益,洪易很惊奇地现,元宝在风水奇术上的造诣非常人可比,并且天赋惊人,哪怕他在说一些古葬格局,元宝也是从中一点就通,两人彼此都将自己所学,展现出来。

    他们在看从风水布局的话,哪里才是这第三层墓葬的出口,毕竟不管城主府里面有多少宝藏,能够从此地逃离出去才是最重要的。

    城主府里面,有诸多机关,被一一触或是被破坏,整个城主府极大,占地千里之巨,主殿位居中央,乃是埋葬城主之所。

    偏殿三十六座,分别埋葬着当年这些城主手下文臣武将,左为文,右为武,这等墓葬规模,让人望之心生惊叹。

    因为一路上的机关都已经被破坏了,所有人都没有急着进入主殿,分别往两边的偏殿走去,各自收获。

    在偏殿的墙壁上都有石刻,在上面刻画着他们追随这一尊城主的事迹以及自身生平,他们所有的信息汇聚在一起,就是一个完整的故事。

    与他们一同陪葬的还有自己的妻妾,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他们的亲兵与守卫,只不过在漫长的岁月当中,这些尸骨基本上都只剩下一些灰尘了,就连枯骨都没有剩下,可想而知已经有多漫长的岁月。

    每个人各有分工,希望能够从这里获知一些有关于当年那死去的帝,到底留下什么样的信息,会让当时的高层不惜一切代价建造如此巨大的墓葬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