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三十六章 什么叫碾压

    许道颜,吴小白,元宝三人合力对抗,别的不说,单单是萧彦,单于雅丹,智觉和尚三人联合起来就不是很好对付,更何况他们还带着诸多精锐,这些可都是千经百战的存在,要知道能够在这等大势下挣扎生存下来的,都很不简单。

    他们以三人之力,对抗诸多精锐,哪怕来自永恒神庭的诸天少年都不由得心中惊叹,虽然被压制,处于下风,但这种勇气,的确非寻常人所能及。

    许道颜孤注一掷,以大迷天树的力量,结合天文之火,以幻术侵袭智觉和尚的识海,使其攻伐凝滞,迷惑神志。

    他抓住机会,以斩术帝剑,趁机此间,将那一尊高大的战佛劈成两半,让智觉和尚的攻伐瓦解。

    要知道智觉和尚渡化了诸多少年皇的存在,他的识海对于幻术的抗性也非常之强,就在许道颜劈碎战佛的刹那,他便清醒了过来。

    酝酿的致命一击攻伐被许道颜打断,他心中大怒,舞动手中的古锡杖,与那古袈裟,齐齐朝着许道颜碾压而来。

    他立即施展神行道隐术,一路飞退,将阻拦自身退路的精锐战士连连斩杀,元宝手持极乐浮屠,进入到被动防守的姿态,他以极乐浮屠为核心,配合自己的风水奇局布置,笼罩周身百丈距离。

    一旦靠近这个范围,很多人就会被极乐浮屠所散发出来的力量所迷惑,根本无法攻伐元宝,他手持人皇笔,凝聚自身精血意念,只见万剑齐斩,然而单于雅丹却也非同寻常,她手持一把大旗,上面刻印着匈族古祖所留下来的狼头烙印,衍化出一尊太古狼祖,凶悍至极。

    元宝龇牙咧嘴,立即祭出自己父亲给他的那黑色铁钵,吞吐出惊人的阴阳气息,与那狼祖虚影碰撞在一起。

    天地间的力量被他的风水奇局牵引,化为力量,为己所用,纵然元宝只是在地皇之境,但面对单于雅丹依旧不落下风。

    吴小白所催动的三十六尊古墨机关,不得不说,占据极大的优势,它们的肉身原本就非常可怕,在古墨机关以及诸多珍稀材料的炼制之下,其坚固程度自然是不可想象的,寻常手段根本难以将其打碎。

    再加上吴小白又用初代石锤给它们重新锻造,炼入其他的天材地宝,除此之外,又引入刑天巫诀的战道,使得它们的攻伐手段,发挥得淋漓尽致,虽然只有三十六名,但却是攻守有度,收发自如,一攻一守,尽显风范。

    也多亏有吴小白的古墨傀儡在关键的时候抵挡住那些精锐的攻伐,这才使得许道颜与元宝能够苦苦支撑下来。

    单于雅丹知道,玄武之中只怕有来自永恒神庭的诸天少年,既然他们先不出手,她自然也不想去主动招惹,等收拾完许道颜一行三人再讲。

    “师兄,不去帮道颜吗?”楚兰第一个忍不住,他觉得对方实在太无耻了,以多欺少。

    “你看不出来吗?道颜想要利用他们突破自己的极限,压榨自己的潜力,如果他实在撑不住,我们再动手不迟。”孟子颜显得很从容。

    “不错,道颜师弟性情稳重,他既然让我们不要动手,自然是有自己的把握,况且有苍卫在,它的血脉不容小觑,只怕也有很多底牌没有呈现出来。”高子期微微一笑,对许道颜很有信心。

    “可现在情况已经万分危急了。”聂沛儿很是焦灼,她想要出去一战,但又怕让许道颜分心,毕竟智觉和尚的金光法眼可以窥破神行道隐术的手段,她如果出去无疑是找死。

    “沛儿姑娘,关心则乱。”素问很是平静。

    “放心吧,道颜大兄弟耐打得很。”帝殒哈哈一笑,心中战血沸腾,恨不得自己上场,他也想在这样的大战中一展身手。

    “道颜兄这样的奇才的确是自古罕见,哪怕是在永恒神庭之上,也难寻。”霍天甲做出极高的评价。

    “的确如此,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得到黄帝古经的传承。”陆小曼目光如炬,言语平静。

    “哦?黄帝古经与黄帝天经有何区别?”姬子鱼在一旁,不显山不露水地问了一句。

    “黄帝天经是历经他的血脉后代所整理,开拓出来的,古经则是真本,没有丝毫别人在上面留下自己的想法,都要全凭自身去摸索的,不过两大经法都是难得,古经不一定比天经好,主要看一个人的领略能力。”陆小曼显然对于黄帝一脉有不小的了解,有情天与那一脉的渊源很深。

    “你们看,那智觉和尚要下杀手了。”六指剑圣全神贯注,从头到尾都在看着他们的大战,也学到了很多。

    智觉和尚手中的古锡杖,再度衍化成一尊战佛,将那锡杖握在手中,只见这一尊古战佛身躯高有万丈,攻伐之威让人心中惊骇,朝着许道颜当头砸来,智觉和尚渡化诸多少年皇,使其金光法眼可窥破一切隐匿之法,许道颜根本难以藏身,只能够以神行之术连连躲避,可是在其对方连连压制之下,以及诸多精锐的包围夹击中,他再也逃无可逃,避无可避。

    “许道颜,这一次我要让你命丧于此。”智觉和尚双眼炙热,对于许道颜身上的两大造化很是觊觎。

    萧彦与单于雅丹也合围了过来,也想要在这刹那争夺两大初代造化,就连玄武之内,一些对许道颜没有什么好感的人也都蠢蠢欲动。

    “你们这么多人,不觉得卑劣吗?”许道颜一声大喝。

    “卑劣?简直可笑!”单于雅丹笑得很猖獗,居高临下,蔑视道:“这就叫实力,今天我要彻底将你等碾压。”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你们到死才会明白。”萧彦大笑,终于可以将许道颜解决于此了。

    智觉和尚不敢出尽全力,他还要留一手防着单于雅丹以及萧彦,当即一声大喝:“速速出手,见过许道颜此子斩灭。”

    许道颜收起了羽化天剑,一手持斩术帝剑,一身的圣皇道爆发到极致,一手抱着初代陶罐,准备拼死抗衡。

    就在这是时,自北海深处之下,一道可怖的巨剑破浪而出,凶威浩瀚,似鲲鹏击天,就连智觉和尚都被吓了一跳,连忙催动战佛抡动古锡杖与之相抗。

    砰!

    触不及防间,那古锡杖都被崩飞了出去,昆乾从北海深处中从容踏出,鲲鹏一脉,拥有鬼神之力,舞动那重石剑,结合鲲鹏法,根本不费吹灰之力,此剑在昆乾手中,相得益彰,他乃是少年皇中皇之境,连圣帝都战得,这一剑之威,让众人心中惊叹。

    “昆乾,你简直是在找死,别以为你是鲲鹏一脉,我就动不得你。”智觉和尚想要取出初代古宝,这是他最大的底牌。

    “是吗?”昆乾轻轻一笑。

    “既然你要来找死,我就成全你。”单于雅丹面目狰狞,让近百名匈族精锐结阵合围昆乾。

    就在这时,自北海深处,一道道极光冲破而出,百名匈族精锐瞬间被撕成粉碎,一尊尊鲲鹏扶摇直上九万里。

    凶威滔天,偌大的北海卷其巨大的漩涡,鲲鹏一脉,或是化鲲或是化鹏,海空合围,所吞吐出来的杀气,让单于雅丹与萧彦,智觉和尚心惊肉跳。

    “杀!”昆乾一声令下。

    自北海深处,一头头至少有万丈大小的鲲飞跃而起,巨口张开,将那些精锐战士硬生生吞到口中,当场炼化。

    这些鲲都是大阵所化而成的形体,并非真实,但却战力可怖,尽皆着,九天之上的鹏飞掠而来,利爪如剑,可撕碎一切。

    展翅间,覆盖方圆百万里,单于雅丹,萧彦,智觉和尚被困在其中,局势一下子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许道颜松了一口气,之前他支撑得非常辛苦,各种手段齐出,但依旧不是智觉和尚的对手,毕竟他渡化了太多强者,自己以一人之力的确难以抗衡,不过总算等到昆乾的救兵了。

    元宝欢天喜地,蹦蹦跳跳,他挤眉弄眼,昂首挺胸,原地跳舞,那叫一个兴奋,道:“哎哟,什么叫实力,什么碾压?我觉得这就是吧?”

    “是呢,剩者为王,败者为寇。”吴小白的次身用一种异常怜悯的眼神看着单于雅丹以及萧彦,智觉和尚这些残兵败将。

    不得不说,鲲鹏一脉的战力,实在可怕,虽然有些并非是纯血鲲鹏,但他们的战力,依旧凶悍。

    几次攻伐,使得数千精锐,只剩下聊聊数百,并且他们体形庞大,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对敌人产生巨大的心里压力。

    昆乾手持重石剑,朝着许道颜歉意一笑:“来迟了,调兵遣将浪费了些许时间。”

    “无妨,来得刚刚好。”许道颜收起了初代陶罐,手持双剑,淡淡道:“单于雅丹,你为了一己之私,残害无数生灵,今日我要将你正法于此。”

    单于雅丹的脸色狰狞,沉声道:“许道颜,你觉得我敢来杀你,会没有底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