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四十一章 分道扬镳

    从那两件至尊法器上,有一股庞大的意念传递而来,将鲲鹏老祖包裹住,使其忍不住浑身颤栗。

    很显然,那庞大的意念是初代战魂所留下来,谁都能够看出来,鲲鹏一脉将会赢来一场惊天的大造化。

    “这是嘉奖给我鲲鹏一脉,世代守护九龙盘山,不往当年我们这一脉的分支老祖追随下来,誓死守卫啊!”在以往的时候,哪怕鲲鹏一脉的人,到达飞升的境界,但都只能够留在此处,等候陨落之日,以防此地有失,除非到濒死那一日,可以冲击一下,前往永恒神庭,但那时候血脉已经干枯,哪怕提升极致一搏,到达永恒神庭想要突破寿命的极限也是相当困难。

    可以说,鲲鹏一脉,历尽无数岁月,都深藏在北海之中,不争世间的名与利,都是为了守护九龙盘山,如今能够得到这两件至尊法器,也是在情理之中,虽然是属于无垠之地的至宝,但却也是异常难得。

    “这应该是当日那无垠至尊之物,他娘的,这一回你们鲲鹏一脉可赚大发了。”螭吻虽然羡慕得很,也想出手去抢夺,但毕竟乃是人族初代对于鲲鹏一族的嘉奖,他也不敢动手,因为这东西邪乎得很,万一受到反噬就得不偿失了,初代战魂所留,绝对没有人能够抢得了,这一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诸天少年也是眼眸中流露着炙热,这两件东西都是可以媲美初代古宝之物,鲲鹏一脉得了两件,这大造化,实在惊人。

    不过每个人也都能够明白,这是属于鲲鹏一脉该得的,无数岁月的守护,默默无闻的牺牲,是人族初代对他们的奖励,而且凭借着他们的实力,更不可能从鲲鹏巢的老祖手中抢得,只能够看着心中艳羡。

    “帝殇之迷已解,我们也是时候离开了。”许道颜看向众人,此地已经没有什么值得他们去探寻的东西,智觉和尚渡化了诸多少年皇,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在整个鸿蒙起源掀起什么样的风浪,许道颜也想要闭关修炼,来自许氏家族的《万物生》以及阿菩传给自己的《菩提法》,都是要到达圣皇之境才能参悟,如今自己既然已经踏入地皇境界,自然也要好好让自身沉淀一下。

    鲲鹏一脉的老祖将那石棺收取,要知道这古棺同样也都是异常珍贵的,能够镇压无垠之地至尊的身躯,岂是寻常,此地成空,什么都没有剩下,鲲鹏一脉无尽岁月的守护,在这一日收棺结束,彻底解脱了。

    昆乾让自家老祖先回鲲鹏巢,他要送许道颜他们一程,螭吻以自身的力量,笼罩住众人,使得他们出北海之路变得更加顺畅。

    诸天少年惊叹于出自混沌之龙一脉的第九子,螭吻的力量,在海中近乎无敌,只有鲲鹏一脉才能够与之抗衡。

    很快,众人就出了北海,不像进来时那般艰难,耗费漫长的时光。

    北海之上,众少年立于其上,对于他们来讲,好歹也是联盟一场。

    “北海之事已落下帷幕,我们也该离开了,想去其他地方探寻大造化,告辞!”洪易拱手施礼,看向元宝一干人。

    “好,有空可来玄宗找我,我还想跟你好好讨教古葬奇局呢!”元宝咧嘴一笑,他实在想要从洪易身上学到更多的东西。

    “放心,玄宗之名远扬,我早有耳闻,等时机成熟,必然登门拜访。”洪易温文尔雅,对于元宝这种在风水奇局上有惊人天赋的存在,他还是很愿意去结交的。

    在一旁,吴小白与墨痴也是相谈甚欢。

    “道颜兄,你的心意我们知晓,等回到永恒神庭,我会将这些事一一上报,不管怎么样,至少要化解上界与下界之间的误会。”霍天甲掷地有声,他眉宇间英气逼人,此人做事,堂堂正正,一身浩然:“至于骁校与风秋,他们总要为自己所做的事而承担后果。”

    “那自然好。”许道颜躬身一礼,表达谢意。

    “你们是不是想要在第一时间回永恒神庭,将此事上报家族,我想九龙浮屠葬飞升永恒神庭,必然会惊动各方强者,只是他们对其中情况并不了解,然而有你们相助的话,自然也会变得不一样,我想那九龙浮屠葬应该等不到我们飞升到永恒神庭去探寻了。”伏苏淡淡道了一句,心中总感觉有些可惜,到时候只怕诸天都会不惜一切代价,破开九龙浮屠葬里面的一切,寻得初代之物。

    “伏苏兄智慧过人,一眼看破,的确如此,此地不便久留,先行告辞。”陆小曼笑颜如花,转身离去,九龙浮屠葬哪怕是在上界,也是一等一的大事。

    其他诸天少年也都纷纷离开,六指剑圣行了一礼,破空而去,显然这些来自永恒神庭的少年皇中皇级别的存在至少在短时间之内,不会出现在鸿蒙起源了。

    大羿风羽临走之前,又道了一句:“能不能把石箭还给我?”

    大羿流寒微微一笑,道:“那你拿石弓来换?”

    大羿风羽碰了一鼻子的灰,不再多说什么,他明白石箭注定是要不回来了,他看了看螭吻,只能够转身离开,就算没有螭吻在,他知道石箭也抢夺不回来,也幸好大羿流寒也是他们同一条血脉的人,他知道这一笔帐只能够日后再算了。

    许道颜一干人等,很是感慨,此行对每个人来讲,都是收获不浅,孟子颜拍了拍许道颜的肩膀:“石蛮告知我等你孤身一人前来北海救聂姑娘,我们闻言前往,你如今也应该回去报报平安。”

    “此行收获不小,我们也要回去闭关沉淀,道颜师弟,你多保重。”楚兰眉宇间,英气逼人,战意昂扬。

    “嗯。”许道颜连连点头:“我会在第一时间回去见石蛮,放心。”

    “那个如果有会幽州的话,有时间便去见一见田甜吧,这些年,她心里真的很苦,你是一个男人,体谅她一下。”那是他的弟子,高子期自然希望许道颜能够多关心田甜。

    “明白,以前是我不好。”许道颜也能够知晓,当年所发生的一切,其实都与田甜无关,只是两个人的一些隔阂,因为其母亲之死,始终难以消除,对于许道颜来讲,内心又何尝不是一种骄傲,毕竟田甜一开始待他极好,如果不是这样,自己也进不了伏龙学院。

    孔严,孟念,荀爻几乎都当老乞丐是他们的再生父母,被成为儒家三子的他们如今崛起之后,一发不可收拾,故而对于许道颜,他们也是倍加照顾。

    “道颜师弟,若有什么困难,你让人传信一番即可,不要见外。”孔严只留下了一句话,但却很有分量。

    孟念与荀爻同样颔首,他们都明白许道颜性情刚强,有时候哪怕遇到再大的困难都不太愿意麻烦他人。

    许道颜对儒家三子都很尊敬,当日在青灯佛域的时候,他们为了救自己一行人离开,不惜牺牲自身,令人钦佩:“多谢三位师兄。”

    “道颜师弟,我们先离开了。”最后他们三人转身离去。

    许道颜目送众人离开,大羿流寒则是留下一句话:“道颜,我也要好好磨砺一下自身,多谢你送我的石箭,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这可是当年后羿亲自打磨的,异常珍贵,大羿风羽临走之时都不忘想要索要,可想而知其珍贵程度。

    “好,再会。”大羿流寒是一个性情洒脱的女子,敢爱敢恨,许道颜情况复杂,她在这个时候也不愿意多参与到其中。

    “沛儿,先跟我回幽州吧,到时候你再回死亡皇城。”许道颜对一旁的聂沛儿道了一句。

    “好。”聂沛儿知道此事因自己而起,心中有不小的歉意。

    “那道颜大兄弟,我们就四处逛一逛了,看看能不能够再碰到一些大造化。”帝殒哈哈一笑,他收获极大,这些时日与小天师,李淳歆,素问一干人也走得极近,风云际会,如今北海之事已平息,他们自然也要自寻造化。

    “不错,道颜兄,有缘再见。”唐方圆再加入许道颜一行阵营之后,对他们也有了些许了解。

    “好。”许道颜看着易新天,狂神,石凡,素问一干人等,这些人也算是跟自己同生死,共患难走过来的。

    他们一行人结伴离去,许道颜看向一旁的姬子鱼,道:“子鱼姑娘,跟我走一趟吧,等我处理完幽州之事,我想让你陪同我一起回一趟岐黄秘地。”

    “好。”姬子鱼也知道,如今许道颜炼化了天文之火,只怕能够看懂很多她不明白的东西。

    许道颜看向螭吻,笑道:“螭吻前辈,我先带你去见一见你的小侄儿,那是狻猊前辈的孩子,他们如今现在在哪里,我也不知,不过你一出了北海,只怕他们很快就能够感知得到,我们等着就行。”

    “哈哈,好,那我就送老五家的小娃娃一个见面礼。”螭吻化为一名魁梧的大汉,仰天大笑,他脸上的面容线条刚硬,身上的气息雄浑,血脉沸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