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五十三章 曾经的时代

    如果万一真把这些圣帝境的存在给激怒了,到时候他们就得吃不了兜着走,每个人都在观察着那圣帝的神色。

    元宝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手持人皇笔,身上的肉浪抖来抖去,斜睨着那老者,眼眸带着一丝有本事你答应的意味。

    “……”那老者身上的铠甲都已经破烂,不过他战力依旧可怖,但面对元宝的话,他还是明白的,对于风水奇术师来讲的话,有时候杀人并非是依靠自身的力量,更多是靠天地或者一些杀局。

    这活死人墓原本就很不简单,七十二层之深,每一层的风水古局都威力巨大,就连他们身为至尊圣帝之境都要借助此地的力量来让自己的生命延长,沉眠无尽的岁月,元宝与洪易给他们一看就是在风水奇术上有极大造化之人。

    “就听你们的。”那身着布衣的老者好像更能够看得清自己的实力,一口答应下来。

    “不过想要让我们带路的话,你们也要付出一定的代价。”许道颜淡淡道了一句,言语很是平静。

    “你小子竟然还敢跟我们讨价还价?”邪老道眼珠子一瞪,显然对于许道颜的行为相当不满。

    “没有什么不敢的,你真以为我们能够修炼到今天这一个地步是吃素的吗?谁背后没有一个偌大的世家站着,既然敢跟你们谈条件,那就代表着我们有本事在你们手下全身而退,纵然我们死了,背后的世家也不会放过你们,而且我也只是要求公平交易而已。”许道颜怡然不惧,一字一句,慢条斯理,似乎对他来讲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六指剑圣,墨痴,霍天甲眼皮子忍不住跳动了几下,如今在外界基本上不会有圣帝境存在出手,这一件事,他们是知道的。

    许道颜的胆子的确很大,竟然敢这样对这三尊老古董,能够看得出来,他们都不是寻常的至尊圣帝。

    “说吧,有什么条件?”那布衣老者淡淡问了一句。

    “我想听一听,你们那一个时代,天地间的格局是什么样的?除此之外,关于永恒神庭初代的传说,你们又知道多少?”许道颜看向三尊老者,没有什么比这些讯息是更加重要的。

    那三尊老古董相视了一眼,没有想到这竟然是许道颜所提的条件,那身着战甲的老者,虎背熊腰,他眼神中杀气流淌,战意昂扬,第一个开口了:“我当时在人族的大秦神朝当中,我姓蒙,名艾……”

    大秦神朝距离现在已经漫长的岁月了,没有想到他竟然能够从那一个时代存活到现在,根据他的描述,当时他下葬于此的话,是费了极大的力气,也从他的口中,众人知道了当时整个鸿蒙起源的天地格局。

    “没有道理,当时飞升通道应该没有阻塞才对。”元宝摇了摇头,用有些怀疑的眼神看向那老者。

    “你说得没错,当时有很多人都飞升到永恒神庭了,但我不同,于战场上,我杀生太重,一旦飞升永恒神庭将会遭受到可怖的劫罚,当时我的杀孽已经到达有干天和的地步,故而以这种埋葬之法,伴随着岁月的消失,就能够将一些杀劫避免,然而我却没有想到,从此一葬不起。”蒙艾一声长叹。

    “原来如此,的确有这种说法。”元宝如此一想,的确可以解释得通,顿了顿,他郑重道:“大秦神朝当年统一七大神朝,创下不朽的功业,然而盛极而衰,没过多久之后,整个大秦神朝就崩塌了,只怕你也是在那之后逐渐被人所遗忘。”元宝对于那一段历史了解得非常的透彻。

    洪易则是微微蹙眉,这与永恒神庭最初的时代显然也有些相似,天地浩瀚,总有一些大同小异的历史。

    “我也没有想到,当时如此强盛的大秦神朝,建长城以北抗拒诸多异族神朝,功盖千秋,这种不朽霸业竟然会在那么短的岁月里就崩塌。”从元宝口中得知关于大秦神朝的一切,蒙艾也是心中带着一丝悲戚,当年他们攻打各大神朝,历尽艰辛。

    “当年的始皇太强了,强到飞升永恒神庭之后,无人能够像他那般,掌控着大秦神朝,以致于他所开创下来的不朽霸业,瞬间分崩离析,四分五裂。”元宝也很佩服始皇,他可是被融入到天道之中,不可估量的存在。

    “赢始?”洪易问了一句。

    “不错,这是始皇之名。”蒙艾心中激动。

    “他在永恒神庭鸿蒙天中,也是了不得的存在,已经成为无上至尊的人物,而今也在诸天墙,万界城当中,抵御来自无垠之地的强敌。”洪易心中震撼,没有想到就连赢始这等人物,来自鸿蒙起源的传闻居然是真的。

    “那是我鸿蒙天无数英才向往的人物。”六指剑圣也很佩服。

    “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再见始皇!”蒙艾身躯忍不住颤动,像他活了这么漫长岁月的存在,历经无数生死之人,能够有这般表现,实属不易。

    “蒙将军,我想问一句,关于初代,你可曾经听闻什么?”许道颜郑重问道。

    “始皇曾经于极东蓬莱岛想要寻求长生不死药,以他的修为前往都九死一生,最后于蓬莱岛飞升永恒神庭,他的收获无人知晓,但大秦神朝有一枚玉玺,受命于天,既寿永昌,能聚合天下皇权于一人,我想大秦神朝之所以会那么快倾塌,只怕是当年始皇玉玺带到蓬莱岛,或是直接带走飞升到永恒神庭,不然就是遗失在蓬莱。”蒙艾虽然身为至尊圣帝,但许多事情,他也知道得并不详尽。

    “没有想到这个传说竟然是真的?早知道我当年就应该去蓬莱岛逛一逛,也不至于害我李家神朝受人荼毒。”那个老道双眼发亮,显然他比蒙艾所存在的岁月,要更晚一些。

    “难道你是在大唐神朝的时代?”元宝似乎听出了什么端倪。

    “嘿,你小子还不算太笨,我乃大唐神朝的皇室嫡血,当年大唐被女人篡位,改国号大武,为了对抗我李氏皇权,扬佛抑道,残杀我无数道家子弟,倾轧诸多无辜生灵,实在可恨,我这一脉,近乎遭受到前所未有的毒害,故而当初我布下绝杀大阵,将武氏一脉的奇才全部击杀,最后来到此地,埋葬自身,想要于无尽的岁月之后,再找武氏一脉的人算帐,没有想到一睡就是如此漫长的岁月。”这老道一阵感慨,眼神中流淌出一股悲怆之意,当年那篡国之恨,残害一脉宗亲之仇,想必没有人能够体会,近乎灭门,他名为李肃。

    “难道在大唐神朝之时,通往永恒神庭的门户就已经阻塞了?”吴小白很是费解,觉得李肃既不像蒙艾那般,于战场上屠杀太多生灵,有干天和。

    “并没有,但以当时大武神朝那女人的能力,测算天下,一旦我飞升之时,必然受到干扰,纵然当时的我足以与其抗衡,但凭借我一人之力,也无法与一个偌大的神朝对抗。”李肃摇了摇头,于此地自葬无尽岁月,如今万古沉沦,往事皆已经化成尘烟,大武神朝也在历史中化为虚无,子孙后代皆已不在,自他内心的恩仇自然也随风而散了。

    “当年大武神朝那女帝驾崩后,将皇权归还给历史,国号也改了回来,只怕你对这些应该都不知道。”元宝道了一句。

    “一切都在我预料之中,她逆天改命,已经将武氏一脉的气运耗尽,我费尽心思将她那一脉的奇才屠戮得一干二净,只留下她那些无用的侄儿一辈,以这女人的心性又岂会分不清,李氏世家,传承无尽岁月,武氏一脉如无根浮萍,毫无底蕴,纵然她传位给自己的侄儿,那又如何?失去了她的庇佑,整个大武神朝也只会在瞬间崩塌,她也无法永享庙堂供奉,她会那么做,何尝又不是为了自身的利益考虑?”李肃此人极为聪慧,听他这么一说,许道颜一干人等,豁然开朗。

    “李肃,在大唐神朝的历史上为什么没有记载?”元宝有些困惑。

    “年轻人,不是很多人都会被载入到史册当中,我乃是大唐神朝太祖所养的义子,成立暗宗,不显露于人前,辅助李氏一脉,故而哪怕武氏也不知道我的存在,所以我才能够在他们没有防备之下,设下杀局。”李肃很是敬佩,当年大唐太祖留下他这一步棋,不然的话,只怕整个大唐神朝都会葬送掉。

    “原来如此。”元宝心中恍然,许道颜则是心中感叹,历代神朝崛起,皇权更迭,总会葬送无数之人的性命,不过如今这些皆已经化为尘埃,他看向李肃,问道:“那你可听问什么传说?”

    “当年太祖之子,让自己的御弟前往极西之境,以至诚之心,遇大雷音寺求取真经,曾经有触碰到非常古老的存在,那女人从太祖之子身上获知这消息,便往极西之境走了一趟,相传遇古菩提证道,得到释家一脉的大力支持,也为其日后篡位打下夯实的根基,至于根本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李肃摇了摇头,当年大雷音寺异常神秘,时隐时现,一般天骄帝子根本也寻不出能够进入的法门。

    许道颜微微蹙眉,自己得到了《菩提法》以及长明灯,也许有时间应该往青灯佛域走一趟,兴许阿正与阿菩两人能够给自己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