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五十四章 奇局古人

    从蒙艾与李肃身上,众人都得到有效的信息,他们生存在曾经的时代,对于当时流传的一些信息,会被他们纳入心里的,必然都是一些可以得到印证的。

    虽然众人对于蓬莱岛以及大雷音寺早有耳闻,但能够从他们这些老一辈人所得到的传闻,进行印证,就更加说明了那些传说的存在,值得一试。

    其实北海鲲鹏一脉守护着至宝的传言,自古就有,但由于北海极深,哪怕是至尊圣帝降临未必都能够全身而退,故而这么多年来,纵然有人想要进入北海深处探宝,最后只怕都被埋葬其中,或是知难而退。

    要知道,有些事情并非是捕风捉影,而是真有其事,只不过被人以一种很玄的方式说出来,成为故事,半真半假。

    这时,众人的目光,看到那身着布衣的老者身上,此人从一开始就不显山不露水,性情温和,这样的存在反而更加的神秘,许道颜一直对他很好奇。

    感受到众人的目光,他轻轻一叹:“我本出身于道家逍遥宗,此为庄氏先祖出世家中天骄至尊开宗立派,我资质奇高,受人倚重,便被收于门内,传道家庄氏古经,于天地间逍遥修行,自成帝境,在羽化神朝最为兴盛的时代,被迫自葬,仅此而已,我本是逍遥散人,对于许多事从不留心,也不在意。”

    元宝微微蹙眉,羽化神朝那是比较接近他们了,至少是最近几千万年以来的事情,那个时候,永恒神庭已经阻隔了飞升之路,很少有人能够飞升成功,然而他所说的话,也足以让所有人震惊。

    “被迫自葬?”在场的人都不由得眉头紧皱,这让很多人都感到费解,谁能够逼迫一名至尊圣帝自葬?

    “这与我的性情有很大的关系,如今想来,尽是我的过错,当时人,魔,妖,神,太古万族,水火不容,彼此之间,时常战争,我与一魔族女子相恋,逍遥宗原本就很少束缚门下弟子的行为,讲究顺其自然,逍遥自在,所以我当时并不怎么在意,直到两族恶战得非常厉害,不知不觉,当时我们二人都被逼入到绝境,被推到了风口浪尖,最后我被逼得自葬于此地,她才能够获得性命,如今想想,一切只怕都已经化为尘烟了。”他名为庄云飞,此刻在他眼神中流露出几丝落寞的情绪,多多少少带着些许自责。

    “庄云飞!真有件事,我知道。”元宝八卦之心,熊熊燃烧,他双眼发亮,情绪有点小激动。

    “你说什么?那当初她最后去了哪里,你可知晓?”庄云飞以为他们两个人的事,只怕很少有人知晓,而元宝博古通今,走过多少大墓,不管正史野史还是一些轶事小札他都阅览无数。

    这些手札,小记,以及正史,野史结合起来,兴许就是一处大造化所指,故而他从不放过。

    “记载中说,逍遥宗让当时归易宗之人,带你到活死人墓当中自葬,谢罪天下,以平民愤,当时他们的确将慕容晚晴释放了,然而她从魔域也跟着进入到活死人墓,但却没有找到你,有人见她从活死人墓中三进三出,之后再也没有见过她,很多事情不得而知,当时有不少人对你们这一段感情扼腕叹息。”元宝准确地说出了,这庄云飞所爱女子的名字,他相信自己没有判断错误。

    “心爱之人,被葬于活死人墓这等绝地,当时她的心情的确可以想象得到,你甘愿为她奉献自身性命,她自然也不会就这样放任你自葬于此。”许道颜一声轻叹,自古以来,如果不是到万不得已的地步,只怕也没有人愿意将自身葬于此地,纵然是活死人墓,暗藏诸天玄妙也不愿意。

    “她前往何处一点点信息都没有吗?”庄云飞声音显得很低沉。

    “也不是没有,相传她从活死人墓中获得不小的造化,也将自身葬于墓中了,只是具体事情也无从考证了,如果是真的,在不久之前的大动荡中,她早就飞升到永恒神庭了,或者她还埋葬在其中也说不定。”元宝一声感叹。

    整个活死人墓范围之大,让人难以想象,处处皆可葬身,要从何处寻找?如果葬法有误,或者格局变化,也会使得自身消散于悠久的岁月之中。

    “她可真傻。”庄云飞摇了摇头,感叹道:“当日我年少轻狂,修为有成,性情不羁,她早与我说过,如今人族与魔族交恶,我们两个走得太近,必然会酿成大祸,我不管不顾,非要与其出双入对,最终才会有这般恶果,我自葬是罪有应得,她也只是无故受累而已。”

    “只能说,造化弄人,不知道前辈可曾听闻过什么?权当闲聊,你出游之时,可曾有什么际遇?”许道颜恭敬询问。

    “当年我游北海之时,曾见有鲲鹏守在北海深处,异常森严,至于何物,我却没有多去探查,不过想必应该是鲲鹏一脉的大秘密,既不属于我,也就不怎么在意。”庄云飞将自己所知道的尽数说出来,许道颜一行人心脏抽搐,看来这些老一辈之人,所言还是有一定的依据。

    他们刚从北海离开一段时间,知道庄云飞所言,必然就是九龙浮屠葬,只不过他是在北海深处看到那九条混沌机关龙所布下来的镇压封印。

    众人都很兴奋,不管怎么样,此行收获已经不小,能够从这些人的嘴里得到这些讯息,十有是真的。

    “洪易兄,我觉得差不多了,你们可破得开此地的格局?”许道颜知道,活死人墓非同寻常,许多古局纵然可以破开,但却会伴随着时间的变化,逐渐愈合,之前虽然有人已经破开古局,但如今已经没有留下太多的痕迹。

    “嗯,这并非什么难事,阻隔的屏障已经被打破,在短时间之内,想要进入却不是什么难事,此地沿用的乃是小周天古局,随我来便是。”洪易走在最前面,纵然伴随着他的脚步,好像踏入了一片浩瀚的星空宇宙般。

    活死人墓每一层都有十八个空间,每一个空间都包罗万象,之前都被玄宗层层破解,故而一路走来顺风顺水。

    如今洪易破局,他自然也要耗费一些手段,指尖连连勾动刻画,手持一道罗盘,引出其中符文烙印在星空之中。

    众人都在感受,周身星辰浩瀚,仿若真实,环绕运转,对应每一个空间的古局布置,耗费了一些时间,他以手中的罗盘为引。

    打在一方空间,轰!

    一道门户骤然打开,还有一些先前力量的残留,许道颜微微蹙眉,他已经用月眼阳眸感知到了,是初代古宝所残留下来的气息。

    显然之前玄宗并不是破不开此局,而是要有来自初代的古宝作为牵引,才能够将那一道门户打开。

    “走,进去。”洪易在前带路,他们进入到第三十七层。

    第三十七层活死人葬,仿若一座古殿,通体都是以古老的青铜浇筑而成,不像之前有埋葬之地。

    一座座青铜古棺悬浮在大殿的半空之中,散发着诡异的气息,铜壁上,是一张张诡异的青铜面具,双眼的部位冒出绿色的灯火。

    “青铜人面灯。”洪易微微皱眉。

    许道颜运转月眼阳眸,如今他已经能够看到诸多凶险的格局,当然在这活死人墓里面也能够看到一些险恶的古局也是在正常范畴之内,但他总觉得没有那么简单,沉声道:“小心了,我怀疑对方已经布下一个局等我们进去了。”

    他天生感知敏锐,此刻内心有一种深深的不安,显然以智觉和尚他们这一群人的头脑,不会想不到,他们引发了异象之后,必然会有人会前来争夺,他们必然会在这里留下重重陷阱,阻碍后来者的脚步,最大限度为他们争取时间。

    夺得先机的人会获得诸多大造化,对于他们来讲,这才是最重要的,洪易被许道颜这么一提醒,也连忙止住了自己的脚步,颔首道:“的确如此,小心了,他们很有可能还在这一层,这古葬术法想要破解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哪怕是我的话,也要耗费一阶段时间,墨痴,用我的奇局古人。”

    “好。”墨痴与洪易两个人合力炼制出一尊机关,那是受到吴小白玄武身上元磁之力的启发,专门破解一些风水奇局的布置,不过需要耗费一定的时间。

    一尊身上被布置满风水奇局,以特殊材质炼制而成的人,身上带着浓郁的古韵,此乃是用一尊生前精通风水奇术,有偌大造化,使得自身能够与诸多布局契合,以他为一个能量载体,结合古墨术法进行结合。

    在他身上散发出一股可怖的风水奇局之力,那一种诡异的磁场,就连元宝都不由得眉头紧皱,他沉声道:“这种手段对于自然生成的风水奇局只怕不会有太大的效用,但是对于一些人为的布局,却是能够在短时间造成极大的破坏,对方在仓促之下的布置,纵然是与这古局结合,也不可能会有太多防备,这奇局古人简直就是风水奇术师的大克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