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六十三章 银殿六库

    这些水银能够凝聚成一名名至尊圣帝,战力之可怖,足以秒杀少年皇中皇。

    来自诸天与三十六大起源的少年皇中皇只是被击中的刹那,身上诸多护体的至宝甚至都来不及进行守护。

    要知道,少年皇中皇的存在,是可以媲美初入圣帝的人物,但却承受不了一击。

    由此可见,这些水银有多么珍贵,可是许道颜却疯狂吞噬,将其据为己有,谁都不能够保证,接下来他会拿这些水银做什么事。

    眼下对他们威胁最大的,自然就是许道颜了。

    十多名少年皇中皇逐渐逼近,大有蓄势一击,想要许道颜斩杀的姿态,他心中一凛,冷冷地看着这些少年皇中皇。

    然而庄云飞只是往他身边一站,气息异常的平和,大有一种逍遥天地间的意境在其中,异常的安静,不言不语,便让这些年轻一代不敢再进一步。

    天光子也身在其中,他冷斥道:“许道颜,你欺人太甚,已经说好了,一路上所得的天材地宝大家平分,然而你却一个人独自占据如此之多。”

    “行,我让你们收取嘛!”许道颜想要让大罗圣镯将那些水银给吐出来,吓得天光子以及一干少年皇中皇飞遁到数十里外,心惊肉跳,看到这一幕,他的眼神忍不住出现一丝嘲讽:“什么嘛?让你们收取你们又不敢?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好了,这些水银量太大,谁有能力收取就是谁的本事,也没办法进入万宝盒当中。”关运摆了摆手,化解剑拔弩张。

    他所说的也是事实,许道颜停止了对那些水银的吞噬,一些少年皇中皇也在用身上的容器进行装载。

    只是却不能够像许道颜这般,疯狂吞噬,大罗圣镯有一道意念,传递而出:“这些水银我志在必得,如果能够让我将其一一炼化,据为己有,他日冲击更高境界,就会毫无障碍。”

    “我知道。”许道颜瞥了在场那些少年一眼,不再多说,继续引手中的大罗圣镯吞噬这些水银。

    想必此物常年伴随着在自己父亲的身旁,他觉得自己到圣皇境,对于大罗圣镯的运用只怕会更强,有必要去发现一下其中所蕴藏的手段。

    诸多年轻一代,费尽心思,用了诸多手段,最后发现自己能够收取的水银少得可怜,要知道破开古局的刹那,那些水银帝将身躯炸裂开来,所造成的轰动,每一滴水银都是非常难以收取的。

    这是超越至尊圣帝之人所布下来的手段。

    白银古殿,一座座银棺安静地躺着,直到许道颜将这些水银收取得一滴不剩之后,这些少年才敢踏足,因为谁都不知道会出什么变故。

    “走吧,看一看这里有什么。”许道颜让大罗圣镯将那些水银一丝丝的炼化,据为己有,在其内部有一个巨大的空间。

    原本这些水银极重,并且看似只有一滴,但寻常的空间法器根本难以收纳太多,大罗圣镯之所以能够收取,是因为它的本质乃是大罗圣银打造,并且已经孕育出自主灵智,在许天行的打造之下,衍化成器灵,与水银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

    许道颜没有理会众人,自顾自地以月眼阳眸扫了这些银棺上所刻画的古纹,心中感叹,这些人都是战过万族的精锐战士,随便一尊放到鸿蒙起源都可以称霸一方的存在,他们实际境界已经朝过了至尊圣帝的范畴,是到达永恒神庭才能够突破的境界。

    了解这些人的生平经历,许道颜受益良多,他静静去体会,在这白银古殿有六偏殿,分别是丹药库,法器库,道符库,经法库,杂物库与万宝库。

    主殿的大局被破开,偏殿基本上没有什么防护,丹药库里面,一大堆瓶瓶罐罐,有诸多珍稀的丹药,但是由于岁月太过长久,超过九成的药力已经流失了,纵然这地煞浮屠能够与外界的大道生机彼此呼应,也无法让这些丹药药力长久保存,毕竟年代太过久远。

    “此地已经布下了封锁药力的禁制,可以让这些丹药延长时效,最大限度留存,可是岁月太过漫长了,这禁制的力量也削弱了,可惜。”洪易摇了摇头,一声感叹。

    素问非常擅长丹药一块,有些根本已经失效的药,她从中也能够获得一些不小的收获,纵然药效流失,但这些枯萎的精粹残留下来,还是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因为她所修炼的时间并不是太长。

    很少有这种出自强者之手,历经漫长岁月之后,自然药力流逝残留下来的丹药,所以素问沉浸在其中,细细体会。

    来自于普渡起源的唐方圆,同样也是一名炼药高手,他也如获至宝,沉浸其中,不可自拔,纵然在众人眼里,这都只是废料而已,可是他们却如获至宝。

    甚至,素问把那些空瓶子里面所残留下来的丹药全部都收集起来了,在一旁,许道颜微微蹙眉,问道:“为什么要收集这些?”

    “这些丹药内部的精华虽然都已经彻底消失了,但它们本身还是有一定的效用,作为滋养土壤,辅助一些天材地宝的种植,相当有用。”素问对于这一方面非常精通,足以变废为宝。

    在一旁的唐方圆也是如此而为,之前两层,那些废药渣都被唐方圆据为己有。

    “我们平分便是。”他很是坦然,微微一笑。

    素问颔首,没有多说什么,一些对于丹药有兴趣的都留在此库,吴小白,墨痴,墨笑以及一些对于法器感兴趣的人则是在法器库当中,不可自拔。

    很多法器都因为伴随着岁月的流逝而失去了灵智,并且也开始腐朽,就连表面都异常的破旧斑驳。

    可是在他们的严重,这些法器依旧有不少值得他们学习的地方,故而纵然已经成为废料,他们也想据为己有,好好观察。

    与丹药同理。

    经法殿里面所留下来的,都是那个时代的修炼经法,大多都是一些与兵家息息相关的,不过当时在写下这些经文的时候,并没有太过讲究,或是在一些竹帛,或是一些皮制上,当然也有龙皮。

    可是不管多强大的凶兽之皮,在漫长的岁月之下,也会腐朽,触之成灰,许道颜当即让在场的人不要动。

    他在月眼阳眸一道上的造诣非凡,有些竹帛或是皮制的材料卷起,只要不去触碰,就可以通过自己的眼眸穿透到一层层的书卷中去查探那些文字,然而就再其眼眸力量催动的刹那,一丝细微的大道波动,让这些经法瞬间化为劫灰。

    这让许道颜心都快要滴血,他很想知道,在那个时代的人,这些精兵所修炼的经法到底是什么样的。

    整个经法殿,唯有几卷比较特别的,完好的留存下来,那是一种玉质材料,刻画在上面的符文异常的精妙,寻常人根本难以解读,无法得其精要,许道颜则是从中看到水银帝将术要如何去展现。

    其他人也都在研究,洪易与姜藏看着许道颜的神色变化,因为在场的人都知道,能够读得懂上面文字的,也就只有许道颜了。

    天文之火被其所得,此火太过逆天了,哪怕是在永恒神庭之上,也是无数人所求的,一旦被人知道的话,许道颜很有可能会遭到无尽的追杀。

    “怎么,有收获吗?”姜藏问了一句。

    “我对天文之火的掌控,还没有到家,故而有些东西看起来也是一知半解,大概能够明白。”许道颜说得含糊其辞,但其实他都已经记在心里了。

    洪易则是没有多说什么,这些最终是要通过万宝盒的方式进行抽取,有缘人得之。

    道符库也是。

    除了几枚破空符,还有几枚拥有不可思议力量的符文,其实所有的道符力量都有所流失,只不过越强大的道符,里面的力量残留的越多,只是没有当初那么强大而已,所用的次数也很有限。

    饶是如此,依旧让在场之人感到心中炙热,这些道符的威力巨大,在关键的时候,能够出其不意,有奇袭之效。

    杂物库,是许道颜最感兴趣的。

    因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杂物库可以让他将那个时代的人,他们的生活,一切全部都给呈现出来。

    纵然里面没有什么至宝,可是却能够让他加深对那个时代的理解,对于自身修炼是有非常之大的提升。

    要知道,如今自己所修炼的经法,都是出自那一个时代的人所留下来的总纲,核心,慢慢的被后来诸多强大人物进行的演变,延伸。

    然而这些经法,最初开创他的人,所要呈现的,如果一个人不能够完全懂得那个时代的话,就难以将其最初的想法呈现出来。

    当然从一个人的总纲延伸出自己的道路,自己的想法却也不是不可以,但如果没有领会到总纲的真正精要的话,就踏出自己的路,难免会走不远。

    在第三十七层与三十八层的时候,众人就对杂物库并不是很感兴趣,因为里面实在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并且许多东西都是没有什么价值的,可是许道颜却对这些非常感兴趣。

    这些少年身上都有诸多感应至宝的手段,发现这杂物库没有什么东西,他们就朝着万宝库的方向去了。

    那是放置诸多天材地宝的地方,对于许道颜来讲,他并不需要,便留在了杂物库里面,仔细查看每一件东西,脑海里不停地还原属于这些人的时代应该是什么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