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六十五章 气运小至尊

    每个人都将眼神望向红豆,因为只有她对永恒神庭的情况了解得最清楚,也许能够从她的口中得到答案。[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

    毫无疑问,如果诸天墙,万界城那里都告急的话,就代表着永恒神庭三十六重天就彻底没有了希望。

    因为在那里汇聚着整个永恒神庭最强的存在,坐镇在那里,纵然轩辕一行人天赋再怎么惊人,马上飞升也没有给他们足够的时间去成长了。

    “具体我便不太清楚了,因为我已经下界太长的时间,不过永恒神庭各族初代都很是不凡,如果他们所布下来的手段在这一时刻开始一一呈现,之前是九龙浮屠葬,现在是活死人墓,那么这就很有可能,至少那些初代觉得这个时候如果一些隐藏的手段再不出现的话,很有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后果。”红豆沉声道。

    “看来我们也要加紧脚步,先把这通道给构建完整。”轩辕微微蹙眉,他知道自己那举族飞升的计划只怕要搁置了,如今只能够以大局为重,因为如果永恒神庭三十六重天与无垠之地的对抗真的失败了,那么下界就是避难所,整个中央神朝哪怕飞升成功了,也只能够是让他们徒增伤亡。

    “你想先飞升到永恒神庭去找师婠嫂子吗?”莫愁眼神中带着一丝哀伤,这已经过去无尽的岁月,她知道轩辕一直念念不忘。

    “伏爻如今将整个中央神朝治理得很好,交给他我很放心,有朝一日,整个中央神朝的元老都会一起飞升上来,我决定前到永恒神庭探探路,至于师婠我也会找的。”轩辕已经下定了决心,目光坚定。

    “既然如此的话,我也只能够跟你一起去了,哎呀,跟你在一起准没什么好事。”朋飞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

    “不过如今想要把通道给构建好,还需要一段时间,我要的那些材料呢?”红豆问了一句,看向众人。[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棉__花__糖__小__說__網]

    “都在我这里。”白幼娘乃是太白商会的首脑,能够调集整个天下诸多资源,为其所用,这些时日,她动用商会的力量,不显山不露水地将一些珍贵的天材地宝给收集起来,一一呈现。

    只见白幼娘大手一挥,眼前面目琳琅,照亮整片漆黑的破碎空间,红豆开始刻画符文,将这些天材地宝全部引动,每一件放在拍卖会上,可以说是价值连城,然而在这里就跟不要钱的大白菜一样,化为一团团华芒,里面最精粹的部分直接被红豆给提起出来,融入这一片破碎的通道当中,在一旁的莫愁也催动补天镜跟着配合起来。

    他们这里,有条不紊地建设着通往永恒神庭的另外一条通道,有红豆主持,再加上这通道半毁,并没有被全毁,以他们的实力,再加上诸多补天物质,的确是有可能修复完整的。

    在域外虚空。

    来自永恒神庭的神武帝尊,神文帝尊,神道帝尊,神释帝尊,来自永恒神庭,四大存在,他们静静地观看着整个活死人墓,从异象出现的那一刻起,他们的注意力就没有离开过。

    神武帝尊眼眸炙热,身上那古老的战甲铿锵作响,他嘶声道:“活死人墓啊,里面必然有诸多至宝,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真想前往走一着啊。”

    “不要忘记了,我们身份特殊,说不定那个女人正在暗中盯着我们呢,之前出手失利,我想她应该会猜得到,也许跟我们有关,以她的手段必然会报复的,我们与她本质上还是有区别的,如果没有准备万全,只怕不是他的对手。”神文帝尊身着儒袍,言语平静,大有运筹帷幄,决胜于万里之外的智慧。

    “当日追杀她,就剩下我们四个人活了下来,也不知道这个女人如今在这鸿蒙起源经营多少势力,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现身的好,一旦进入活死人墓,想要出来就不容易了,那一片地域虚空破碎,根本难以横渡,以至尊圣帝的境界,连自保都有一定的难度。”神道帝君身上那古老的道袍翻飞,他的实力同样不凡,能够预测凶吉。

    “既然如此的话,就让我的弟子前往吧,圆绝,不要让为师失望。”神释帝尊声音嘶哑,话音一落,在域外战场的空间便出现了一名男子。

    此人整个当日净土宗的绝世天才弟子,害得整个青灯佛域陷入到危险的境地,不知道有多少人因为他而消亡于天地间。

    “那是自然,我一定不会辜负师尊对我的栽培。”圆绝瞬间领命离去,他嘴角噙着一丝冷笑,如今的他,已经踏入了圣帝之境。

    “怎么,你们几个老家伙都舍不得让自己的弟子出手吗?”神释帝尊看向其他三人,淡淡一笑。

    “也罢,天枯,你也动身吧。”神道帝尊言语平静,只见一名男子,身上带着浓郁的诅咒气息,很是凶残。

    他如同一道鬼魂,隐藏于域外战场上,让人难以捉摸,如果萧尘在的话,就知道这是当日被他重创,来自诅咒起源的至尊圣帝。

    在他身边,还有一名老者,此人乃是幽州田氏的太上长老田山,当日就是追随这天枯的,如今也跟着一起得到大造化,初入圣帝之境。

    他卡在圣皇巅峰之境的岁月非常的久远,几次想要突破到圣帝之境,始终不得要领,不过跟了天枯之后,神道帝尊自然也乐意略施手段,让他进入圣帝之境,使田山为他们卖命。

    “元章,你也动身。”神文帝尊也开口了。

    一名男子,很是儒雅,身上流淌着深不可测的气息,如果许道颜在场的话,他就能够认出来,因为这被称之为元章的人,就是当日在九州仙殿前,冒充是自己父亲的好友,让自己受尽天下人的追杀。

    “是,师尊。”元章一步踏出,消失在众人面前,许天行在鸿蒙起源是一个特别的存在,他们故意在其身上大做文章,希望人族用自己的手除掉许道颜,惹得许天行震怒,让整个鸿蒙起源乱起来,许天行有搅乱的能力,只是他们计划失败了。

    “单于骨先,你也去吧!”神武帝尊也发出了命令,他淡淡道:“这一次,我们在单于雅丹身上可是耗费了不小的力气,千万不要再失手了,抢夺活死人墓里面的至宝为主,其次才是活捉许道颜,不容有失。”

    “是。”单于骨先,他是单于皇室中一尊老牌圣帝,堪比至尊,只差一步就能够踏入至尊圣帝之境。

    之所以会投靠这四大永恒神庭的至尊,也是因为从他们身上能够获得诸多好处,提升自身的实力。

    单于雅丹会突然反水,虽然是早有预谋,但也是他的意思,这才让单于皇室措手不及,根本难以反应。

    永恒神庭的四大至尊把他们手底下最差的棋子都给打发出来,这些人最多只能够算得上在外围的,还有一些核心的弟子都隐藏起来,被他们着重培养。

    这些年来,他们也在暗中布局,耗费了一些心思,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出动的。

    许道颜一行人并不知道,巨大的危机已经朝着他们慢慢逼近。

    此刻他们已经到达了第十八道空间,一路上,那些水银全部都被许道颜的大罗圣镯给吞噬得干干净净。

    炼化了诸多珍贵的水银,许道颜发现整个大罗圣镯在进行着一种本质上的蜕变,他发现自己与它的维系变得越发的深刻。

    他透过大罗圣镯传递而来的感知,其实还有诸多水银没有炼化,纵然它乃是大罗圣银凝聚而成灵,可以炼化天地间所有的银类。

    但毕竟这些水银融入一些非常可怕的手段,所以它也没有办法在短时间炼化,但如今它所炼化的这些,就足以让它蜕变,提升了。

    每个人都知道,这一次许道颜受益匪浅,在这第十八道空间,墨痴与墨笑两人都引出万宝盒,让众人抽取。

    虽然光顾了十八道空间,但是残留下来的那些古宝还不足百件,故而每个人都有抽取三次的机会。

    有的人连续抽了三次,却什么都没有,许道颜抽了三次,两次都有所收获,一次是一枚奇妙的道符,上面刻印着一轮流月,暗淡无光,但催动起来,绝对有不可思议的力量,元宝看到,似乎有些印象,但具体是什么却说不上来,也就没有多嘴,第二次则是一卷手札,异常完整,通体以银券雕刻而成,上面尽是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寻常的眼力还真看不清楚上面写的什么。

    元宝,易新天,石凡,吴小白运气也极好,同样三次抽中了两次,三名至尊圣帝只抽中了一次,不过对于他们来讲,已经是心满意足了。

    因为有的人一次都没有收到,可最让他们吃惊的是,有一个人,连续抽了三次,中了三次,在他身上,气运异常的可怕。

    “此人来自于无限起源,紫泰来,天生运气极佳,被称之为气运小至尊,相传他刚出生之后,就有点石成金之能,小时候有一次不小心摔倒了,才发现是被一件至尊帝物所绊,理所当然,那一件至宝就归其所有了。”石凡显然对这紫泰来有些了解,听到这样的消息,许道颜一干人等都自叹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