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六十七章 古盾显威

    元宝也看出来了,他以人皇笔加持自身的力量,似乎想要找到那古局所布的核心之所在,不过由于他对古葬术法的一些布置都是一知半解,故而也没有太大的头绪,因为有些局的布法让他感到很费解。

    虽然说洪易曾经与他有很深入的交流,但是要知道眼前的古局哪怕是洪易也要进行深度思考,从而做出层层印证之后才能够破解出其中精要,每一个大的杀局都是无数小局环环相扣最后结阵而成。

    故而元宝看不出来也是理所当然,不过在观察的过程当中,他将洪易与其所讲的一些东西,彼此之间,互相印证,从中也开始了自己在古葬术法的新路途,他渐渐发现,老派的古葬术法与新派风水奇术的结合,对自身有不小的增益。

    “我先试探一下吧。”墨痴引出一头机关圣猿,飞扑到那黄金古殿之中。

    进入不到刹那间,突然偌大的黄金古殿轻颤了一下,只见丝丝缕缕的黄金光线从天而降,密密麻麻,根本没有流淌出一丝危险的气息。

    那机关圣猿置身其中,瞬间消融,化为劫灰,什么都没有剩下,甚至有的人都没看清它是如何消亡的。

    从头到尾根本没有丝毫抗衡之力,许道颜眼眸微微一眯,死死地盯着那满天的黄金光线,虽然没有丝毫的气息爆发,但却异常的渗人。

    “这是结合黄金战族一脉诸多强者的力量,贯通整个黄金古殿所形成的杀局,应该就是当年名震无垠战场的黄金战光雨,所过之处,一切尽皆消融,使得无垠之地众多大族亡魂丧胆,斩杀诸多无垠之地的许多核心战将,一时间,让对方难以寸进。”洪易微微蹙眉,摇了摇头,显然这黄金战光雨强大得不可抗力。

    “相传当时哪怕是初代级别的人物,置身于黄金战光雨下太久,也受遭受到不可磨灭的伤害。”姜藏的心情一下子就变得阴沉了:“眼下虽然无法跟当时的黄金战光雨相提并论,但是眼下凭借着我们的实力,想要抵挡住,只怕有很大的困难,除非能够找到抗衡黄金战光雨之物。”

    机关圣猿,其肉身防护都可以媲美初入圣帝的存在,却在众目睽睽之下,瞬间消融,可想而知,哪怕是这些至尊圣帝进去,也是同样的结果,哪怕是至尊帝器也无法抗衡,这是在场所有人得出的结论。

    许道颜看向他们,尤其是蒙艾,身上所穿的战甲虽然看起来破破烂烂,但以他的眼力劲就能够看出,那一件战甲绝对是永恒神庭之物,绝对拥有不可思议的防护能力。

    蒙艾眼珠子一瞪,道:“小子,你别看我,送死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我身上的战甲虽然不凡,但需要我巨大的力量去支撑,在这黄金战光雨之下,我无法支撑得太久的。”

    在场的年轻一代眼神炙热,仿佛看到了希望,眼下有这些至尊圣帝,也许还有解局的希望,蒙艾感受着诸多年轻人的目光,嘴角抽搐,道:“解局的关键是破局之人,哪怕我把自己的战甲借出来,凭借着他们的力量也难以支撑太久,此路不通。”

    许道颜想了想,的确是这么一个道理,他看向了另外一人,李肃虽然有些神神叨叨,给人邪邪的感觉,但他总觉得此人很不简单,身上必然有不为人知的手段。

    “你别看我,我也不会,这杀局太可怕了,我想不到什么可以破解的。”李肃也一直摇头,他干脆直接说自己不行了。

    “大梦谁先觉。”庄云飞一步踏出,他本尊未动,化身纷纷进入其中,只见被一一洞穿,消融于无形,瓦解得干干净净。

    “此术法只是梦幻泡影而已,并非真实,这黄金战光雨的确可怖,就连幻术都会被破除,看来此路想要破开,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庄云飞摇了摇头,淡淡道:“我尽力了。”

    已经到第四十层了,这都还没有走多远,谁都不想就这样头,洪易仔细观察在场的每一个人,他沉声道:“看来需要一件拥有极强防护能力之物,最好是跟初代有不可分割的关系,才有机会破局,此古局一旦有外来者进入,就会触发杀局,也瓦解一切物质,根本不容侵犯,此乃黄金战族之威势。”

    此言一出,几乎所有人都将目光转移在北斗的身上,因为他身上有一张初代古盾,可以说在场拥有至尊防护的人,就是他了。

    只要有那一张盾在手,哪怕是圣帝境人物都未必能够攻破他的防线,要知道北斗自身原本就是主修肉身,还有一些防护大术。

    如今踏入天皇之境,但其肉身堪比圣帝第一重境界的存在,配合上初代古盾,纵然是圣帝第二重境界的人,也未必能够打破其防御。

    “如果你怕的话,我可以再引出一头机关圣猿,扛着你的初代古盾向前走一走,试探一下,看这初代古盾是不是真的有抗衡黄金战光雨之力。”墨痴似乎看出北斗有些顾虑,便提出了建议。

    “行吧。”北斗并非是对初代古盾没有信心,而是黄金战族被他们几个人一说,就连他也不由自主心生敬畏,这是一个让人不可小觑的大族,在场无数人的目光盯着他,故而他也只能够答应。

    墨痴再度催动机关圣猿,从北斗手中接过那初代古盾,然后向古殿的方向走去,只见密集的黄金光线倾泻而下,但却无法穿透古盾,自它本身吞吐出一股初代气息,将其隔绝,没有受到影响。

    因为这些黄金光线并非真正意义上的黄金战光雨,而是模仿黄金战光雨所形成的古葬杀局,初代之物可以瓦解。

    “好,只要能够抗住这黄金光线,那就有戏。”姜藏双拳紧握,原本他以为这里就已经到尽头了,他已经想了无数种办法,近乎无解。

    原本许多都已经心生绝望的少年,一个个都充满了希望。

    “既然如此的话,那就先寻找这古局暗藏在何处吧!”洪易也信誓旦旦。

    自姜藏与洪易两个人手中的的罗盘开始转动了起来,他们开始进行刻画,元宝催动自身的奇眼,运用人皇笔的力量也在默默寻找。

    许道颜也在暗中观察,他的月眼阳眸也能够窥透到种种虚妄,最后还是他先指出一个地方,有所疑惑,姜藏与洪易立即引手中的罗盘进行感应,果然有非常微弱的场域力量的波动,两人看向许道颜的眼神都感到有些讶异,没有想到在场竟然是许道颜最先找出破绽所在。

    元宝沉默不语,在古葬术法方面他缺失得太厉害了,他知道自己的父亲懂得一部分,但因为自己根本没有把风水古神术给吃透,所以朋飞并没有传授他古葬术法。

    几个人将那隐藏的古局寻找而出,借助北斗的初代古盾,进行破局。

    要知道,姜藏与洪易两人对古葬术法有极深的了解,有初代古盾的守护,破局就不是什么难事。

    不到片刻的时间,黄金古殿的第一空间就被解开了,那些倾泻而下的黄金战光雨瞬间消失,绕是如此,众人还是心有忌惮。

    姜藏与洪易退了出来,也不敢继续深入,生怕会触发到其他杀局,导致严重的后果,谁都承担不起。

    吴小白与墨痴分别派出小青龙与小穿山龙,在整个黄金古殿内进行游走,它们以最快的速度从中穿梭,也想感受一下有没有其他的机关,因为风水奇局从某个程度上来讲,与机关术是分不开的,之前九龙浮屠葬,古葬术法与古墨机关的结合有多么可怕,每个人都是亲眼所见。

    进行查探,希望能够再触发一些杀局,以及发现一些可怕的机关,但行走了许久,却都没有再度触发,这才确定安全了,墨痴与吴小白似乎也发现了规律,于此地,墨家的作用似乎就是帮忙炼制地煞浮屠,其他于里面再也没有布下任何的机关。

    在黄金古殿中,同样有六大宝库,许道颜这一次,直接进入了杂物库,甚至连其他五库都不去了,因为他知道自己的优势在哪里,自己身上根本没有像其他人具备那种能够识别诸多天材地宝的手段,并且都不是自己擅长的,也没有办法从中有更高价值的发现,故而进入杂物库是最好的选择。

    黄金战族,曾经在遥远的时代中,站在人族巅峰的大部落,许道颜也很想从这些杂物中获得一些重要的讯息。

    就在他们搜罗宝库的时候,来自各大起源的圣帝境存在纷纷破开一些古局。

    要知道,这一次易奇起源中有十多尊精通风水奇术的圣帝境存在出手,非比寻常,至少活死人墓前三十六层对于他们来讲并没有太大的难度,虽然如此,一路上也给他们造成了不小的阻碍。

    可是,他们只花了一些时间,便到了第二十层了,可谓神速,就连在一旁观看的庄梦蝶以及一些玄宗的太上长老都不由得惊叹于易奇天在风水奇术上的造化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