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七十七章 柔族

    谁都能够看得出来,紫泰来已经看见许道颜的重要性了,这是一种拉拢,收买人心的手段,如果是寻常人肯定舍不得这么做,但他是紫泰来,气运旺盛得不像话的紫泰来,对于他来讲,舍去几件天材地宝根本算不得什么。

    而且紫泰来的收买人的态度让人很舒服,在场的年轻一代没有几个能够经受得住这样的诱惑,每个人都静静地看着许道颜,想知道他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反应。

    “无功不受禄,多谢紫兄,我心领了。”许道颜言语平淡,拒绝了。

    “如果不是道颜兄的月眼阳眸,我们又岂能够进展得如此之快,还请收下,也算是我聊表心意,毕竟我等众人皆是受益受惠之人,如果不表示点什么受之有愧。”紫泰来言语平静,笑容让人如沐春风,许道颜知道再拒绝就显得自己不够大气了,当即也就收下了,微微一笑,没有再说什么。

    原本众人以为这样就结束了,紫泰来又取出了一块金乌炎石,里面所蕴藏的力量异常精纯,无论是用来炼器还是布置风水奇局都是不可多得的良品,他送到元宝的手上,道:“元宝公子,多亏你一路上帮忙布局,阻碍后面的道路,又以人皇笔为我等加持,还请收下!”

    元宝双眼发亮,自然是立马收下来,当即嘴巴都快要拉到耳朵根上,猛拍着紫泰来的肩膀,哈哈大笑道:“紫兄啊,这么客气,那我多不好意思啊。”

    从他那笑得跟弥勒佛一样的神情,在场的人没有看出一丝的不好意思,不过以元宝的出身见识,又岂会看不出来,紫泰来想要收买他们。

    对方想收买是一回事,能不能收买得到又是一回事了,至少这些东西他都拿得很安心,因为他们一群人的确为了破局付出许多,收点东西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许道颜沉默不语,他们朝着第四十二层前行。

    第四十二层,与第四十一层截然相反。

    一门之隔,但却是水与火的世界。

    不错,第四十二层完全被水给覆盖,这水透发着前所未有的寒冷,许道颜微微蹙眉,他看到在这水中,漂浮着一座座以寒玉打造而成的古棺悬浮其中。

    “那是黑帝圣寒玉浇筑而成的古棺。”洪易的声音带着丝丝缕缕的颤抖之音,显然从来都没有见过这等墓葬,海葬已经很少出现了,大部分都是土葬,没有想到有幸竟然能够亲眼见到,在一旁的姜藏心情也很激动。

    “这些水,应该就是柔族外溢出来的力量所形成,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海,也正因为如此,真的不是很好破局。”姜藏没有想到会在这活死人墓见到如此之多的传奇,这些大族向来只在一些偏门的古札中记载。

    “此处深不可测……”伏苏微微蹙眉,看向众人。

    “我有水灵帝护,先试看看。”许道颜催动起水灵帝护,置身其中,一股可怖的威压从四面八方传递而来。

    如果不是水灵帝护乃是以水灵珠炼制而成,又涵盖了轩辕圣帝毕生之力所铸造,还真有可能在瞬间崩塌。

    只见那一层护在许道颜身体表层的光幕出现了一丝丝的裂痕,他全力将自身圣皇道尽数催动,就在这时,水灵帝护深处,自主散发出一股柔和的力量使得自身融入到这片海葬大局之中。

    黑帝柔族一脉,强悍得无以复加。

    于水中大战取得无数次的胜利,许道颜不敢多加停留,因为这一片水域透发着让人难以想象的严寒,让他的血脉都有点快要被冻僵了一般,当然如果他引动天文之火力量就能够全部驱散开来,而且这些阴寒之力,对他是有所巨大好处的。

    自其肾脏中,那天晶血泪与天水圣祗发出渴求的信号,想来在此地修炼,对它们都能够有巨大的增益。

    但他深知,此地必然还藏着古老的杀局,故而不能妄动,要等到先破局再讲,否则的话,很有可能会身死其中,他已经能够感知到危险的气息。

    看到眼前这种情况,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到非常无语,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熟悉水性,在一旁的昆乾微微蹙眉,他这一次带来北海鲲鹏一脉的至尊古宝,兴许能够与许道颜的水灵帝护结合一下,不过他并没有着急,先看看什么情况再讲。

    吴小白看着众人面面相觑,想来要破此局,应该是没有那么容易的事情,他便引出一头小玄武。

    众所周知,玄武深谙水性,不管是在陆地还是在深海,都来去自如,可以说是他机关玄武的缩小版,也是他根据初代玄武的架构炼制出来,虽然形体很小,但其防护能力一点都不比大玄武弱多少。

    因为无须增添诸多机关,形体越小所承受的力量越小,防护能力自然也就越强,这是他准备在水中查探讯息之用。

    元宝用人皇笔加持了一股力量于小玄武身上,使其与这柔族的水变得更加的贴合,除此之外,又对其进行了加固。

    在第一时间,小玄武便融入第四十二层当中缓缓深入,吴小白静下心来去驱动,想看看能不能够触发一些凶险的古局杀阵。

    许道颜将月眼阳眸与姜藏,洪易,元宝,吴小白一同共享感受深入之后,那些水所蕴藏的力量。

    在众目睽睽之下,那小玄武逐渐被冻结,最后再也难以游动,于水中逐渐裂开,化为粉碎。

    “这……”吴小白深知,那小玄武是用异常珍贵的材料炼制而成,拥有不可思议的防护能力,初入圣帝之境的强者都难以打破,又有元宝的人皇笔加持,但在自然行进当中就这样毁灭了,可想而知这古局有多可怕。

    “我已经猜到这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杀局了。”姜藏脸色阴沉,也幸好有吴小白这样的存在,否则的话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墨痴与墨笑不由得深深往向了下界这新派墨家术法的传承者,与他们还是有很大的不同之处,心生敬佩。

    “古易水寒局。”洪易言语郑重。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古局?”在一旁的元宝好奇问道。

    “此局与重力古殿有异曲同工之妙,越到深处,水压越可怕,寒气越能够渗透,你们刚才所见的小玄武破裂,便是水压与可怖的寒气所致,它还没有到达核心只是在外围的边缘而已,可想而知在深处会有多可怕的压力与寒气?”洪易言语郑重,不过他似乎想要试着破一下。

    “洪易兄有什么想法?”姜藏非常的骄傲,他之前称之为兄,都是带着嘲讽与挑衅,但现在是真心实意的,因为一路走来,他发现洪易在风水奇术上的造诣并不在自己之下,并且相较自己还更为沉稳,为人谦卑低调,虽然他有心争锋,但洪易为人就如同水一样,贴合着他的锋芒,不与其相抗,让他有种无力感。

    “道颜兄的水灵帝护必须借助,但这还远远不够,也不知道诸位有什么在水中至宝?”洪易看向众人,淡淡道:“相传永恒神庭最初的时候,是大片的水世界,黑帝柔族曾经是人族霸主,于水中建立自己的国度,无人能够在水中与他们相抗。”

    “我有一枚避水珠。”紫泰来从人群中走出,一颗晶莹的蓝色宝珠,有婴儿拳头大小,静精静地躺在他的手上。

    “此物太过重要了。”姜藏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的惊喜,之前他们受到三条赤龙攻伐,琉璃圣火罩虽然强大,足以抗衡,但自赤龙本身那一股灼热的力量,却无法完全抵挡,避水珠能够本质上最大限度去隔绝水中所透发的酷寒。

    “我有鲲鹏一脉的镇海战旗。”在昆乾手中,一把雕刻着古老符文的旗帜翻飞。

    洪易心情很是激动,兴奋道:“当年鲲鹏一脉与黑帝柔族毗邻而居,相辅相成,抵抗外界攻伐,故成海中霸业,如今有此物,必然能够助我们抗衡水中压力。”

    “只是我觉得这还不够。”洪易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复,沉声道:“黑帝柔族,润物无声,杀人无痕,阴气藏毒,不可避免,如果没有可吸纳阴寒水毒之物,只怕也会功亏一篑。”

    姜藏深深地看向在场这些少年皇中皇一眼,洪易所担忧的确是最重要的一个问题,黑帝柔族所布下来的这古易水寒局最可怕的就是那难以防护的阴寒以及那无孔不入的水寒毒。

    许道颜心中了然,在北海深处同样会有这样的感受,只是不过北海比起如今眼前的古局,自然也是小巫见大巫,这还是因为于鸿蒙起源,活死人墓古局的力量只能够被压制在一个临界点上,一旦它出现在永恒神庭,都不知道这些古局有多可怖。

    不过每个人都明白,古局的力量越大,所要消耗的力量也就越多,许道颜一路走来,已经有所察觉,将其葬在鸿蒙起源很有可能就是为了想要让里面的古局力量消耗减到最弱,才可以在漫长的岁月中支撑下来。

    没有了吸纳阴气水寒毒之物,一切似乎都陷入了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