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八十一章 易奇元老

    紫泰来自小出生以来,无数光环笼罩其身,没有人愿意与他作对,基本上都想和他当朋友,故而敌人不多。

    从来只有别人羡慕他,他却没有去羡慕过谁,如今此刻,于其心中艳羡许道颜,无人知晓,如果被人知道,只怕也都不感到压抑。

    这种羡慕,就像是一棵充满剧毒的种子,深埋在其内心根源所在之处,逐渐滋生,悄然成长起来。

    “如此之多的柔族埋葬于此,是不是为了防范无垠之地的爆发?”许道颜对之前自己所猜测的一切进行验证,此刻他并不知道紫泰来心一些情绪上的变化,因为他专注点在于这些前尘过往。

    “是,也不是。”那道声音的存在迟疑了片刻,做出这样的回答,显然并不厌烦许道颜如此之多的问题。

    旁边的少年皇中皇一个个呆若木鸡,如同鸭子听雷,根本不明白他们两者之间交流着什么,他们心中各自想象着许道颜是得到如此强大的造化,这是偌大的机缘。

    “也不是?此话怎讲?”许道颜心中疑惑,天文之火的意念传递而出,此刻这等情形在他们看来,就好像那神秘的阴影在为许道颜授业解惑。

    “永恒神庭,惑乱的根源在于种族太多,诸多大族崛起,如果没有无垠之地存在降临,只怕会陷入无尽的内斗当中,此举从更大程度上,是为了保留各族最为精锐的实力与血脉,避免太多的争端,同时也有你的猜测,为此做的打算,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那神秘的存在停顿了片刻,许道颜全神贯注,不肯放过一字。

    “什么?”

    “永恒神庭初代太过辉煌,各族精锐都惊才艳艳的强者,他们历经无数的生死,但却无法与诸多初代争辉,故而葬下自身,于无数年出世之后,这些年也想蜕变成初代那样的人物,至少不会在初代存在的岁月,他们显得黯淡无光,如陪衬的群星,如何能与日月争辉?”老者一声感叹,其实他原本就是无数念头所凝聚而成的意志,代表了无数人的综合想法,至少诸多黑帝柔族一脉的人都是这般想法,没有谁甘心愿意去当陪衬,他们觉得自己都有极强的能力,只不过当时的初代比他们得到更强大的气运,脱颖而出。

    他们觉得自己经历了无垠之地的攻伐,与漫长的岁月之后出世,会具备更大的优势。

    许道颜愣了一愣,似乎明白了很多,在那种大乱的年代,的确会出很多英雄,然而初代却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成为的,时势造英雄,天时地利人和一样都必不可少。

    那些来自三十六重天的初代就像是一座座的高山,让人不可逾越,这些葬下自身的人,想要在未来的大世之中,凭借着自身的实力,杀出一条自己的初代之路来,同时也是每一族的象征,是永恒神庭各族精华的留存与延续。

    许道颜一下子明白了很多,初代之所以会留下这一手,更多是因为这些人也有这样的想法,也只有初代才有这等手段将他们葬了无数的岁月,长眠于此,双方都有自己的愿景与想法,刚好能够不谋而合。

    两者之间,如同朋友一般交谈的,许道颜问的大多都是一些很零碎的事情,跟他一些想法印证。

    有些是对的,有些是错的,不过很多架构轮廓都已经变得清晰,之前许道颜对于整个永恒神庭初代时期都是一知半解很多东西都是凭借着自己的猜测,不过在这神秘阴影的解答之下,他已经明白了不少。

    看着他连连顿悟的表情,不少人都心生浓郁的艳羡之情,包括像断,怀旭,万帝,怪女那些人看向许道颜的表情都有些复杂。

    就在这些少年皇中皇选好东西之后,六大宝库的东西顿时消失了九成,只残留下一些,是给后来的人,如果那些来自外界的至尊圣帝知道因为这些年轻一代光顾过之后,所留下来的宝贝因此而所剩无几,只怕都会被活活气死。

    显然那些东西将会留给日后出世的柔族精锐,他们也要为以后与无垠之地的大战做好准备,不可能全部都留给外人。

    前面的一些活死人墓因为他们血脉力量太过爆烈,无法像黑帝柔族一般如此柔和,可以与这些留存下来的至宝相辅相成,故而所留存下的宝贝并不多也是在情理之中。

    一天之后,许道颜他们前往第四十三层。

    在第四十二层,没有十八空间,只有一个空间,故而地域广泛,比之前都要来得大,所以许道颜他们一行人才会游荡了漫长的时间,才找到了古局的关键之地。

    通往第四十三层的门户,那黑帝柔族的阴影已经替他们找出来了,苏惊圣踏步前来,她手持一对初代石环帮助众人破开门户。

    姜藏与洪易两人也收获良多,元宝依旧不说话,在一旁静静学习,因为他能够感觉得到,这两个人虽然与自己都属于年轻一代,但在古葬术法一道的手段,显得相当的老辣与纯熟,许道颜沉默不语,静静沉思。

    昆乾则是沉浸在几件自己挑选的至宝当中,相信不久之后,他就能够以自己最满意的姿态踏入圣帝之境。

    与此同时,在他们身后,那数百名至尊圣帝在那些易奇起源老不死出世之后,破局比之前要快上不少。

    来自易奇起源那些古老的存在,对于古葬术法的领悟要更加透彻,因为他们生活于更漫长的岁月之前。

    同样也因为无法飞升永恒神庭,将自己尘封无尽的岁月,就跟蒙艾,李肃,庄云飞这些人是一样的。

    到达至尊圣帝的境界,尤其是这些精通风水奇术的人,多多少少会有一些强大的手段能够让自己长眠又不使自己生命流失太快。

    在易奇起源那些长眠的人,对于古葬术法的领略透彻还在其次,关键在未来年轻的一辈,他们想要对古葬术法做出一些改变,有了自己的理解,开创出新的流派之后,对于老一辈的东西自然也是弃之如敝,故而他们在面对这些真真正正古葬之局的时候,自然也是有些地方不会像这些老一辈的人看得明白。

    只是当他们到达第四十一层的时候,也不由得眉头紧皱,显然这些大局都没有被破坏过,非常的完整。

    “这些年轻的一代,真了不起啊,果然来自易奇天的传承就是不一样,面对这等可怕的大阵,竟然只用压制之法,没有用强硬的手段将其破掉,想必就是为了防范我们的,一路上还结合了新派的风水奇术来阻拦我们,颇具成效,真是后生可畏啊。”一名资格极深的老者发出由衷的叹息。

    “他们能够破得掉,我们自然也能够破得掉,时间得抓紧了。”易奇起源之前那为首的至尊圣帝眼神流露出一丝杀意,一路上被他们所布下来的杀局连连阻隔,已经让他心里有些烦躁了,明明在他眼里这都是一些没有踏入圣帝之境的蝼蚁,可是竟然三番两次阻碍他们前行。

    “你一辈子的成就都只能够止于此,就是在于心胸格局不够开阔,学风水奇术看得是天地之局,而用什么去看?你真以为只是用眼睛吗?只能够用心去看,才能够领略到风水奇术的真谛,连一些优秀的年轻一辈都容不下,你还能够容得下什么?”那资格极深的老者在整个易奇起源都拥有极高的地位,言语间,如玄玄天音,让那至尊圣帝如遭雷击。

    厉喝之下,直指其心,那至尊圣帝当场被点破,嘴角溢出了一丝精血,神色惭愧,羞怒交加,但却又无可奈何。

    因为之前他们破局速度非常之慢,这些老者生存在比他们更早的时代,当时古葬术法相对纯粹,每一个人都谨遵先代教诲,如果自身对于古葬术法的领悟没有到达极致,没有足够透彻不可胡乱改法,否则的话,会误人子弟。

    然而,易奇起源到后世,还是走上了这一条路,从某种程度上看似捷径,没有像之前老一辈人修炼起来那般费劲就可以达到至尊圣帝之境。

    那是他们以为飞升永恒神庭之路断了,觉得老一辈的方法不行,于是就尝试用其他的方法,觉得这种改变一些古葬术法的修炼方式,远远比老一辈人提升境界都要快了许多。

    如今被那老者厉声叱喝,破了道心,那至尊圣帝异常强大,早已在圣帝境的巅峰,然而被那老者训斥之后,众目睽睽之下,境界掉到初入圣帝的境界,要知道他们虽然境界都在至尊圣帝,但一路走来,之前那至尊圣帝有些一知半解,或者是看不清楚的地方,这老者都能够看得清清楚楚,并且加快破局的速度,两者之间在风水奇术一道上的造诣高下立判,在那老者背后,是一批来自易奇起源真正的核心元老,都是象征着一个个时代在风水奇术一道上的造诣修炼到最顶端的人,也许他们之间的理念不同,但在古葬术法一道的造诣绝对是登峰造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