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九十二章 大山氏

    活死人墓,每十二层是一个大坎。

    无论是洪易还是姜藏都本能的觉得,他们要是一连破开三十七层到四十八层就已经是邀天之幸,不敢再有任何的奢求。

    所以他们如今最希望能够抢在后面那些老一辈人前面,破开后面这几层,至于能不能够打开第四十九层,他们就不敢多想了。

    可是就在他们以为将那些至尊圣帝甩在背后的时候,却没有想到,他们的速度一点都不比自己来得慢。

    洪易陷入了沉默,看向在场所有人,低声道:“那些老一辈人,已经在破开第四十三层的风水奇局了,我们不能够再这样拖下去了。”

    当洪易说出这样的话,那些年轻一代才有紧张的感觉,哪怕这些少年皇中皇再蠢都能够想得到,当那些至尊圣帝降临之后,他们这些出不上力的人,连口汤都喝不着了。

    故而他们再也不敢添乱,说许道颜的半句不是了,因为那有可能意味着他们后面会一件宝物都捞不着。

    “看来他们真的有极强人物加入,对于古葬术法的了解,都在你我之上,我们也不能够有所保留了,需要有像元宝一样的毅力!”姜藏神色郑重,虽然他与洪易两个人皆来自易奇天,并且在他们的背后也有相当大的一个世家,但境界就是境界,圣帝境有五个小境界,每一个小境界的差距都是天与地的距离,这是很多东西都弥补不了的。

    并且姜藏感觉到了,这些后来的人,在古葬术法的造诣非常之高,必然是传承到易奇天的精要。

    元宝在不久之前,为了布下极乐升神局,使以自己体内的阴阳圣血来进行刻画古葬符文的,并且都是一蹴而就,根本没有失败。

    这就是他的决心,不想落后于人,希望自己这几层的学习没有白费,果然一切发生之后,让姜藏与洪易对其更是青睐。

    毫无疑问,他们都是在风水奇术一方面都极大天赋的鬼才人物,如果在平时的话,他们彼此之间,必然都会是对手,可是在这些至尊圣帝的压迫下,他们不得不齐心合力,一起破局。

    姜藏的判断非常的正确,当年一些古老的经法都有传承下来,要明白当年初代的做法是为了让下界给永恒神庭三十六重天不停提供新血,怎么会给下错误的传承?

    “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往前走,我就不信,这四十四层他们能够毫发无损,此局说好解好解,说不好解简直无解,如果不是道颜这小子能够与那些古流,再加上那么不怕死,也没有那么容易。”元宝本以为那些至尊圣帝必然会为了一些宝物争得你死我活,但却没有想到,居然这么快就解决了。

    在通往第四十五层的门户,是以多宝天的金光太子手中那初代古贝叩门,在姜藏与洪易合力之下,将其打开。

    轰隆!

    在第四十五层门户,那是成片的山岳,一望无边,重岩叠嶂,崇山峻岭,绵延起伏,全部都是山。

    在这些山顶,或是山腰,甚至是山脚,都躺着一张张古老的棺醇,一看就是用非常珍贵的古木所打造而成。

    在这些古木上面刻画着神秘的符文,那是一种类似于巫文的存在,许道颜微微蹙眉,沉声道:“这是巫族一脉中的大山族。”

    “巫家大山氏!”姜藏与洪易在第一时间便反应过来。

    “大山氏不是早已经断绝了吗?”苏惊圣显然也在刑天氏一些古老的记载中有见到过,从来没有亲眼见到。

    “巫家大山氏?”显然在场有很多人感到费解。

    “巫家大山氏,天生神力,出生婴儿便有抬山之力,一生相伴于大山泽当中。”姜藏在第一时间为众人解释。

    “一出生就有抬山之力!”吴敌在第一时间便看向了苏惊圣,此女天生怪力,要知道在整个鸿蒙起源,这种力量举世罕见,但却没有想到,在巫家大山氏竟然有诸多子民能够传承到这种血脉。

    不少人都将目光看到苏惊圣的身上,要知道她那一身的怪力实在恐怖,难道她与大山氏有什么维系,毕竟她虽然是邪皇苏若邪之女,但从小一直都在刑天巫殿中成长。

    “你们不要看着我,巫族被称之为开古先民,乃是人族一脉最古老的种族,这一大种族中又有诸多的血脉分支,能力各异,当时有诸多大能氏族,都拥有非常可怕的力量,大山氏只是其中之一而已。”苏惊圣手持石环,她的身材高挑,只比许道颜矮上一些,看似纤弱苗条的身躯却蕴藏着可怖的力量,一拳可碎山岳。

    许道颜用月眼阳眸看着这些古老而又神秘的巫文,发现极乐升神局只怕也没有多大的效果,只能够留存在玄武的古八卦阵中,待时而动。

    “不错,巫家是人族的骄傲,如果没有开古先民的话,就没有人族后来的地位。”一名小女孩,身着色彩斑斓的袍子,头上带着诸多古老的银饰,小巧玲珑,一双大眼睛特别的明亮,声音清脆,很是好听。

    她来自巫圣天,名为相柳念奴,自其身上的肌肤呈现着淡青色,这原本看起来很恐怖的肌肤,但在她身上却有别样的美感。

    在其肌肤之下,是一根根血管,颜色各异,呈现在皮肤之下,但却让人觉得非常好看,她一路上言语不多,不过却将所有人的动作尽数看在眼中。

    “相柳氏。”对于巫圣天这一脉的人,许多人都是避之不及的,因为相柳氏毫无疑问就是用毒的高手,让人防不胜防,但对于苏惊圣来讲,却是并不怎么在乎。

    巫族一脉,为人族开拓了一个全新的局面之后,就进入了蛰伏的状态,有很长时间都没有出现在众人的视野当中。

    正是他们休养生息的地方,不是每个人都能够进得去,就算是进得去也未必能够活着出来,因为重创之后的巫族需要进行很漫长时期的休养,曾几何时有些大族以为能够将巫圣天吞并,据为己有,结果那些大族最终都在与巫家的大战之中,损失惨重,最后被人蚕食得一干二净。

    “古葬术法,有一部分是从古巫祭术中所衍化出来的,以我们两个人在风水奇术一道上的造诣,想要破开这巫族大山氏的葬局,只怕有些困难。”姜藏眼神中出现了一丝无力,这他真的无可奈何。

    “的确,正如相柳姑娘所言,开古先民巫家乃是最早人族的象征,包括我们所修炼的经法,术法很大一部分都从当时的巫经,祭术中衍化,转变而成,古葬术法也是,以我们的造诣,不得要领。”洪易也很无奈,没有想到会在这里止步。

    “你们不懂,又不代表我不懂,哼!”相柳念奴身上,有一种异常神秘的力量,显然她虽然是一个用毒高手,但在巫族的古祭术方面的造诣,却也是相当的精通。

    “一路上承蒙两位辛劳,我也愿意略尽绵薄之起。”一名男子,身着黑袍,骨瘦如柴,仿佛风一吹就能倒,他来自于巫圣起源,可以从他的肌肤看到一些古老的铭文。

    相柳念奴一看,瞳孔缩成针尖般大小,骇然道:“合地祭经,竟然流传在下界巫圣起源,这一脉的传承近乎都已经断绝了。”

    “正是,相柳姑娘好眼里,接下来有许多地方需要你的帮助,我为你辅助。”那来自巫圣起源的男子名为帝江无着。

    “洪易兄,姜藏兄,元宝兄,你们好生歇息,此地就交给我们了。”伏苏手持初代骨杖,他微微地杵在脚下这一片土地当中,竟然使得此地的气息柔和不少。

    相柳念奴看了伏苏手中那初代骨杖一眼,看似惨白,很不起眼,但在里面蕴藏着与巫族密不可分的关系。

    每个人都知道,伏苏在禁制,阵法,占卜一道上有极大的造诣,却没有想到,他于此古巫祭术也有成就。

    “好。”姜藏与洪易两人着实没有办法,有些地方看起来也是一知半解,他们都清楚,风水奇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谁都不敢乱逞强。

    “那我就与你们视觉共享。”对于许道颜来讲,他的月眼阳眸,无论是在运用于什么术法上,都是通用。

    可以帮助他们三人看到一些自己看不到的东西,从而增加对于周围环境的判断,与此同时,他与元宝两个人也都在仔细观察,细心学习。

    其实一直以来,许道颜都认为,活死人墓里面最大的价值,不是这些留存下来的宝藏,而是活死人墓本身的布局以及各方面所留存下来的信息,很有可能涉及到一些更古老的存在,故而他并没有将太大的心思放于那些宝藏上面。

    经过许道颜月眼阳眸的加持,相柳念奴,帝江无着,伏苏三个人的身躯忍不住微微颤动了一下,他们这才真真正正意识到,许道颜这等视觉共享对于破开古局是有多么的重要,难怪之前洪易与姜藏会这般维护他们。

    他们一直知道有视觉共享这么一事,但却不知道所带来的增益竟然是如此之大,如果那些旁人也能够感受到的话,必然不敢口出妄言!

    看着他们三人不停地在观察,在场的少年皇中皇一个个心情期盼,把所有的希望全部都寄托在他们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