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九十三章 千山万葬

     巫族,已经开始逐渐淡忘在人们的视野当中。

    无数年来,自从为人族开辟了一片新天地之后,这一族就陷入了近乎消亡于世间的状态蛰伏着。

    哪怕有很多人知道巫圣天,或者巫圣起源的存在,然而仅仅只是知晓而已,许多人想要融入当中,却无法融入。

    巫家没有被后来的人族所统治,也没有被兴起的诸子百家所融入,他们有自己独特的文化,有自己独立的语言,有自己独用的文字,象征着开古先民的身份。

    也正是如此,巫族的地位始终都不可动摇的,当日创字的初代,有一部分的灵感就是从巫族的文字中进行衍化。

    故而初代之火对于巫族的一些铭文以及所刻画的古纹都相当的清楚,对于创造字的人来讲,他们必须对整个天地间的一切有足够敏锐的感知与理解,否则的话,所造出来的字就无法形象,也无法得到人们的认同。

    许道颜沉浸在自我的世界当中,他对巫族同样很感兴趣,鸿蒙起源很是特殊,当年有一批巫族的子民不愿意沉溺,他们想要在外界闯出一番自己的天地来,不管是在永恒神庭,还是在下界起源的巫族都有相同的想法。

    故而除却巫圣天意外,鸿蒙起源,或是鸿蒙天都有一些巫族的强者存在,这些巫族被称之为新巫派。

    事实也证明了,他们凭借着自己的实力与勇气,让巫家在人族的领域站住了脚,他们并没有摒弃先祖的意志,经法,文字,语言。

    他们用自己的胸怀去包容更多的东西,从而有了新巫派的说法。

    伏苏算是新巫派的代表,他并非巫族的本家,但与苏惊圣一样,自小受到巫族诸多熏陶,要知道当年伏氏一脉乃是皇族,甘愿融入到巫家当中,可想而知。

    那帝江无着身上散发着浓郁的古韵,自他身上铭刻着诸多古老的符文,许道颜看到也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看来古巫一脉的实力的确非常可怕,从他的身上就可以感受得出来。

    相柳念奴,她的血脉纯正,于相柳氏中也是重中之重,但她性情飞扬,古灵精怪,故而喜欢到各界去游走,。

    虽然出身于古巫一脉,但却也能够接纳一些其他世家大族还有一些新巫派的看法。

    一路上,他们三个人都是不显山不露水,都没有多言,显然也从洪易与姜藏身上学到了不少,如今换他们出手,自然没有人甘愿落后。

    苏惊圣虽然出身于巫家,但她只精通刑天氏的经法,战道,对于其他几乎是一窍不通,故而也难以有什么作为。

    三者非常认真地巡查了一遍,时间缓缓地流失,但却没有人去催促他们,显然活死人墓每一层都有其独特的难度,外行人根本插不上嘴。

    于一个时辰后,三人面面相觑,显然对于此地的古祭术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伏苏知道,下界底蕴终究无法与巫圣天媲美,他心里虽然有答案,却也不敢妄言,看向相柳念奴,问:“姑娘心中可有答案了?”

    “千山万葬!”相柳念奴口中一字一句的吐出,帝江无着沉默不语,自其眼眸中两团诡异的火焰在扭曲,燃烧着。

    “此局可有解?”来自黄泉起源的少年皇中皇连忙问道。

    “无不可解之局。”伏苏淡淡道了一句,他看向相柳念奴,显然心中已经有破局的想法。

    “嗯,不知道帝江兄可有什么想法?”相柳念奴知道,虽然这帝江无着出自下界的巫圣天,但能够从他身上感知到,此人将《合地祭经》与帝江氏一脉的古巫诀融会贯通,哪怕是一些巫圣天的帝子级人物也难以与其相媲美。

    “不解就是解。”帝江无着淡淡道了一句。

    “我也是这样想的。”相柳念奴也认同。

    “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就尽量辅助大家,少承受一些。”伏苏微微颔首,看来也只有这种方法了。

    “什么意思?”来自太阳起源的少年皇中皇问了一句。

    “直接步行即可,跋山涉水,穿过千山万葬。”相柳念奴字字坚定,言语平静。

    “什么?那还要你们干什么?”来自碧落起源的杨苍冷斥道。

    “你不信大可以离去。”相柳念奴冷冷道。

    杨苍黑着一张脸,却没有再多说什么,来自太行天的赵太一则是没有丝毫的表情,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能够说一下?”

    “也许你们不太明白,巫家虽然是人族的开古先民,但他们与后来的人族不太一样,在巫家的世界里,只有强者,没有弱者,所谓的强者是一个人的力量,还有自身的意志,所谓千山万葬,是让每个人背负着自己实力极限的重量,不仅是肉身上的,同样还是精神上的,渡得过则生,渡不过则死。”帝江无着言语平静,在一旁的伏苏解释道:“自巫家以后,人族风水奇术的兴起,并没有对力量有硬性要求,讲究的是力量与智慧的结合,所以只要能够破局,往往能有四两拨千斤之效,对于巫家来讲则是没有这回事,尤其是像大山氏这样的强族,婴儿出生便有抬山之力,一生与大山中厮杀,全部都是凭借自身的力量与勇气,当时整个永恒神庭的世界,凶兽肆虐,天灾横行,他们就是在那样的环境下成长,千山万葬也是由此而来,大山氏,千山万葬,所葬的是无尽这一氏的子民英魂与战魄。”

    伏苏话音一落,在场的人近乎都沉默了,的确相比一下自身,与这些开古先民相提并论的确相差甚远。

    “你们也不必太过担忧,在场的都是从千万人中挑选出来,历经无数磨砺与考验的皇中皇,此局由浅入深,所背负的重量也是由轻到重,若觉得无法支撑过去的话,直接退走离开,或是等待后面那些至尊圣帝人物破局前来,看看他们有什么可取巧的方式也可以,说不定是我们这几个人才疏学浅,只能够用这种最笨的方法去硬抗。”相柳念奴笑颜如花,她很是从容,虽然看起来有些娇柔弱小,但她的眼神却是一场坚定,这是一种历经沉浮起落,万千生死之后才能够拥有的决心。

    “走吧。”伏苏大袖一甩,他手持初代骨杖,走在最前方。

    自其手中那骨杖来历神秘,让此地的千山万葬压力减弱了许多,当然这也只是在初代骨杖气息所笼罩的范围而已。

    这是大山氏对于这初代骨杖的尊重所做出的反馈,许道颜一行人紧随其后,其他人虽然心中有所质疑,但他们也想拼一下,不想错过这样的机会。

    在这里,不能够飞行,只能够用步行的方式,在前行的过程当中,伏苏,帝江无着,相柳念奴都在仔细查探一切有可能发生的变化。

    那古老的棺醇静静地悬浮在半空中,但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却如同一座座天山大岳,让人只能够仰视。

    许道颜以月眼阳眸进行观察,这些来自大山氏的子民身上都会被刻画上图腾,形似山岳,伴随他们一生成长。

    精瘦的身体线条里面却蕴藏着骇人的可怖战力,他们身上的服饰,大部分都是以一些凶龙霸虎的战皮炼制而成,很是简单,但却与他们身上的血肉彼此哺育,虽然历经无数岁月,但在那古老木棺当中,一股神秘的力量让这些相伴他们一生的战甲与法器留存下来。

    除此之外,许道颜也看到了一些大山上,刀削斧刻着一些战纹,上面所讲述的是来自大山氏曾经辉煌的历史。

    是他们与无数凶兽争斗的曾经,那些凶兽于天地混沌时孕育而生,血脉虽然驳杂,但战力却是超凡恐怖,一点不亚于青龙白虎这些圣兽的存在。

    可以说,青龙,白虎,玄武,麒麟,朱雀这一类的圣兽都当年那些可怖凶兽的遗种,之所以能够留存下来是因为它们不会滥杀无辜,也不会自主攻伐人族,最重要这些生灵都充满智慧能够看得清楚形势,会与当时的巫家以及后来的初代联合对敌,故而能够在历史长河中存活下来。

    每个人的心头,都感觉仿佛压着一座大山,难以喘息,正如相柳念奴所言,每走出一步,缓缓地身上重量便开始增加。

    紧接着是其魂魄上一股力量压制着,让人感觉到意识压抑,心中不快,与此同时还有一股凶念蛰伏在暗处,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展开攻伐。

    在场的少年皇中皇一个个都不由得眉头紧皱,虽然难受,但却也只能够强忍着,许道颜也很切身的体验。

    他同样拥有《黄帝天经》与《刑天巫诀》两大经法,原本是水火不容的,但伴随着他实力的增长,许道颜已经能够让自己既以《黄帝天经》淬炼自己的五脏肉身,又能够使得自身意志以《刑天巫诀》进行磨砺,从而将两者进行完美的结合。

    就在这一刻,自许道颜身体表层浮现一层层血雾,吞吐着浓烈的战意,这是对其意志的磨练,一股越战越勇,永不服输的精神自其身上流淌而出,与这千山万葬的意志抗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