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三百七十九章 农神契

    

    许远山。乃是百家圣帝许氏家族一尊极具名望的圣皇强者。

    在他身旁。乃墨家器宗的太上长老。墨灵武。

    许远山看着偌大的一个死亡皇城。以及那一尊尊坐镇在死亡皇城中的圣尸。冷笑道:“看來还真的是出自麒麟一族的手笔。难怪你的人会全军覆沒了。麒麟战尸能够结成战阵。杀力倍帐。圣之五境都未必能够抵挡。更何况是那些虾兵蟹将。”

    “我也沒有想到死亡皇城竟然有如此之大的底牌。算是失误了。”许无道轻叹。

    “那我就将这死亡皇城粉碎吧。”许远山话音刚落就要出手。许无道连忙阻止道:“大伯。不要如此。死亡皇城就像是一把双刃剑。用得好的话。对我们也是有极大的好处。之前这死亡皇城的墨姚。是以为许道颜背后有极大的势力。才会被迫无奈与其成婚。如今许道颜大难临头。死亡皇城得到巨大的好处。只要我许氏家族强势入主。一切不都是为我们做了嫁衣吗。”

    “哦。也好。那你亲自去找那个叫墨姚的女人吧。让死亡皇城把许道颜那个小畜生交出來。”许远山与许天德乃是一脉的。上一次许道颜利用孙家制造与许家的冲突。使得许天德颜面大失。多多少少让许氏家族蒙羞了。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放过许道颜。

    许无道知道许远山心中的想法。他颔首。从天而降。

    一路上。近乎沒有什么禁制守护。因为对于墨姚來讲。她太明白许氏家族的实力了。如果想要硬撼。一点可能都沒有。

    她端坐于死亡魔殿的主位上。手上有一道宝盒。是她爷爷留下的。

    在死亡魔城都被她的爷爷布下了一道玄妙的机关。就是当出现死亡皇城难以力敌的对手之时。这个宝盒就会有反应。

    墨姚深知。这一次知道有圣皇境界的人物降临。如果不是她爷爷所留下这个宝盒。只怕许道颜就跑不掉了。

    她眼神之中。带着一丝的哀伤与无奈。收起了宝盒。

    就在这时。许无道大马金刀走进了死亡魔殿。

    偌大的殿堂。仅有墨姚与许无道。

    “这位想必就是百家圣地。许氏家族的许无道公子吧。小女子有礼了。”墨姚站起身。不卑不亢行了一礼。

    “呵呵。你年龄不大。本事倒是不小。前些时日乃是我在幕后掌控两大宗门。沒有想到你却能够应对自如。实在出乎我的预料。”许无道看着墨姚。眼神流露出毫不掩饰的欣赏。

    “多谢无道公子夸奖。其实我沒有多少能力。夫君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墨姚语气温和。

    “夫君。哈哈。想必你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言武。也就是许道颜。乃是我许氏家族的叛逆之子。怎么。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要护着他吗。”许无道冷斥道。

    “哪里敢。许氏家族家大业大。根本不是我死亡皇城所能够招惹的。许道颜他早知道情况不对。逃离了。”墨姚哀叹道。

    “不可能。我早在死亡魔城在布下手段。只要他一逃离。我就会发现。”许无道眉头一挑。

    “你看。”墨姚把手一挥。将许道颜他们逃离的画面显现而出:“许道颜的坐骑。乃是虚空圣鹏。那一道虚空门户。应该能够逃脱你的掌控吧。”

    许无道的面容忽然之间变得无比狰狞。他万万沒有想到。许道颜竟然还有这一手。

    “真以为这样我就无法对付你了吗。”许无道看着那一道画面。眼眸杀机流淌。

    “无道公子。对于我们死亡皇城來讲。唯利是图。好不容易牵上许氏家族这一条线。我自然也不想放弃。就让我们为许氏家族做事吧。”墨姚主动提出來。

    “哈哈。好。你很识时务。很识大体。”许无道的心情很好。

    “死亡魔城每一年都会上缴五成的赋税给无道公子。但希望无道公子也能够给我们一定的利益。毕竟我死亡魔城壮大起來。也会成为无道公子一大战力之一。”墨姚单膝下跪。诚心诚意。

    “好。你放心吧。只要你们提出來的要求。我都会在第一时间满足。不过现在你要告诉我。许道颜跑到哪里去了。”许无道看向墨姚。眼神犀利。

    “我也不知道。无道公子应该能够看出。我还是处子之身。我们两个人之间。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什么感情都不存在。他离开怎么会跟我说。”墨姚言语很冷漠。似乎许道颜就跟路人一般。

    “呵呵。说得也是。罢了。你就好好经营死亡魔城。需要什么资源尽管直说。”许无道引出一道树皮。在上面是一种契约:“不过在那之前。你要发誓。永生永世。为我效忠。只要做出背叛我的事。就会瞬间毙命。”

    “这树皮非同寻常。这难道是许氏家族的。农神契。”墨姚眉头一皱。

    “不错。你见识倒是不浅。若是违背契约。就会化为一种植物。将你身上的生命精华榨干为止。”许无道嘴角上扬。噙着一丝诡秘的笑。

    “好。”墨姚沒有丝毫的迟疑。将自己一缕精血点落到树皮之中。对于她來讲。自己与许道颜终究只是路人。过客。

    这一次离开。只怕两个人再也沒有见面的可能。既然如此。她为了死亡魔城。付出自己的生命。这都不算什么。只要能够给整个死亡魔城带來利益。那就足够了。

    树皮中。华芒闪烁。墨姚只感觉自己的生命被什么被桎梏住了。明明之中。自己所做的一切。似乎都受到一股神秘的力量洞察。在提醒着他。不能够做出背叛许无道的事。

    “很好。你的选择是正确的。当有一天我发现你足够忠心。就不会用这树皮來桎梏你了。一切都要看你的表现。”许无道收起了树皮。

    墨姚回到主位上的桌案。手执毛笔。在一张帛书上面书写上死亡魔城所需要的粮种。只花了几个呼吸的时间。

    她将这一张帛书交给许无道:“希望公子能够批准。我也相信公子是有这个能力的。让我能够大声告诉死亡魔城所有的人。可以一心一意效忠无道公子。”

    许氏家族对于粮食管控是极为严格的。每一批米粮的贩售流向都是清清楚楚的。如果从常规的角度上來讲。那些米粮是不能够流入死亡魔城的。但既是许无道。墨姚相信他就有办法做到。

    “哈哈。好。我批了。半个月之后。自然会有人送粮來。希望你也不要让我失望。”许无道转身离去。

    墨姚目送他离开。心中松了一口气。自己身为死亡魔城的城主。能够左右逢源是最好不过。

    许无道回到死亡魔城的天空之中。许远山眉头一挑。道:“如何了。”

    “死亡魔城从今日开始。为我们效力。每年上缴五成赋税。至于许道颜。他已经离开了。沒有想到他的坐骑竟然是虚空圣鹏。这是我之前沒有预料到的。”许无道眉头紧皱。  

    “虚空圣鹏。怎么可能。这种圣兽哪怕是我都难以收服。一念一虚空。修炼到圣皇境的虚空圣鹏。几乎沒有它到不了的地方。这种圣兽对于主人挑选极为严格。当年许氏家族。也只有许天行才得到一头跟虚空圣鹏同一个等级的圣兽。”许远山感到不可思议。他无意间的一句话。让许无道的心仿佛被撕裂了一般。自己如今所得到的坐骑。自然是远不如虚空圣鹏。难道说自己不如许道颜。

    许无道双拳紧握。沉默不语。许远山显然看出他的心思。笑了笑道:“不要在意。坐骑并不代表什么。”

    “我明白。”许无道咬牙道。

    “无道贤侄可以说是我这些年所看过最多的新秀。不必在意这种小事。”在一旁的墨灵武安慰了一句。

    “墨前辈。我有一事请教。”许无道如今只想把许道颜找出來。

    “贤侄尽管说便是。”

    “相传。墨家器宗未來巨子。乃是一名叫吴小白的人。”许无道询问。

    “何出此言。墨家器宗未來巨子。连我都不知道是谁。”墨灵武眉头一皱。

    “与许道颜同行之人。名为吴小白。自称乃是墨家器宗未來巨子。他在机关一道上的造诣高深莫测。难道在器宗之内沒有这一号人。”许无道有些疑惑。

    “沒有。不过在我器宗内。有几尊不出世的先辈。都拥有巨子之能。只是常年隐世不出。就连我都很难见。”墨灵武并沒有去否认。因为墨家与许天行交好的人。并不是沒有。当年墨家有人欠了许天行很大的人情。

    “……”许无道陷入了沉思:“看來我应该想一个让许道颜自投罗网的办法。先去九州神朝吧。了解一下情况。也许真的是一个办法。”

    许远山与墨灵武两人相视了一眼。却沒有说什么。一行三人离开。

    墨姚看着宝盒的反应。终于松了一口气。浑身已被汗打湿:“道颜。接下來就要看你自己了。”

    “你做得很好。”这时。墨变从一道门户之中走出。

    “父亲。你突破了。”墨姚眼神之中。充满惊喜。

    “不错。这些年因为麒麟墓。一直是我的心病。并且使得死亡皇城被压制。难以突破。如今沒有麒麟墓的挂碍。我积蓄这么长的岁月。突破自是不难。”墨变双手背在身后。看着死亡魔城如今的格局。他也沒有想到:“龙虎城二圣。勇猛无敌。大军一路逼近。处处血流漂杵。我们也是该派兵接应了。”

    墨姚顿时整个人都清醒了。不管怎么样。要先强大自己。才有资格说以后。她眼神杀伐。又成为那个杀人不眨眼。心狠手辣的墨姚。

    此刻。许道颜。吴小白。元宝与大鸟。跌落在一片神秘之地。昏睡不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