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九十四章 医者行针

    许道颜于人群当中行走,他沉浸在自我的世界当中。

    《黄帝天经》修炼到一定的高度,对于五行的领略越发深刻,让许道颜逐渐明白经法与经法之间相斥之处该如何去化解。

    之前以他对于天地五行的领略,会觉得水火不容,需要有木作为媒介才能够达到和谐,然而如今他却能够达到水火共济之效。

    以《黄帝天经》淬体,以《刑天巫诀》淬炼自身意志,当年黄帝与刑天一战,险胜一招,然而却也被刑天那一往无前,不死不休的战意所震惊。

    两大经法天生排斥也由此而生,许道颜虽先得《黄帝天经》传承,但这并不代表他就要排斥《刑天巫诀》。

    也正是因为这一战之后,整个巫家一脉才会蛰伏,沉寂,不再参与接下来人族内部的纷争。

    许道颜身上所吞吐出来的血雾,异常的纯净,赤红如火,如烈焰熊熊燃烧,在其身旁的人都会受到感染。

    使得每个人的步伐不由自主都变快了一些,刑天一脉的战意,就是如此的强大,能够带动一方阵营的将士,悍不畏死,勇往直前,在战场上立下无数汗马功劳,战功累累,于人族的历史上留下不可磨灭的一笔,在黄金战族之上。

    伴随着众人不停前行,每个人都承受着极大的压力,有些人身上的骨骼发出异象,仿佛随时都会崩断。

    纵然有人肉身能够支撑得住,但魂魄上的压制却让人感到头疼欲裂,并且限制到自身的行动。

    有的少年皇中皇要能够强忍着去支撑,有的少年皇中皇支撑不住则是吞服下丹药来缓解自身的痛苦。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像苏惊圣这样,天生体质就能够媲美这些大山氏的强者,并且还能够修炼《刑天巫诀》那等磨砺他人意志的经法。

    然而他们也真正体验到了,这些开古先民当时他们是生活在多么可怕的环境之下,谁也不知道那隐藏在暗中的凶念会不会骤然暴起,进行攻伐。

    可是这种头悬利剑,不知道何时会落下来的感觉,对每一尊少年皇中皇都是巨大的精神消耗。

    行走了一天一夜,终于有少年皇中皇支撑不住,因为前方的道路茫茫,每向前走一步,身体与魂魄所承受的压力就会逐渐增加,不知道何时才到尽头。

    这个支撑不住的少年皇中皇来自于万恶起源,他催动一张道符,护住自身,以最快的速度往回走,服下不小的丹药,以减缓自己肉身与魂魄上的压力,他如今有一种随时都会被碾压成肉酱的感觉。

    他的放弃,就如果一场瘟疫,在许多人体内撒播下病毒,使得一些人意志变得不那么坚定了。

    许道颜他们这一边的人,始终不为所动,吴小白的次身同样也是修炼《刑天巫诀》,苏惊圣同样也是。

    三者将《刑天巫诀》催动到极致,只见他们三人身上的血雾紧密相连在一起,使得彼此之间信念变得越发的坚定,战意不减,纵然承载诸多痛苦,但他们始终都不会想要屈服。

    在一旁,吴敌同样也很痛苦,然而他口中却不定地念诵着《吴子兵法》,兵家吴氏一脉,同样历尽诸多艰难险阻,踏破万千生死玄关才荟萃出这一经法。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以自己的方式去承载,去承受,不管是伏苏的初代骨杖,还是许道颜一行人的刑天战意,都只能够起到一些辅助的效果,无法从根本上对他人进行帮助。

    伴随着不停前行,在第三天的时候,这些少年皇中皇的数量已经锐减到不足五十人,要知道原先加上许道颜一行人,有十人。

    那些人离去的时候,心中多多少少都带着不甘与愤怒,还有眼眸深处的恶毒,觉得是伏苏一行人故意这样做的,他们都把希望寄托在后来的那些至尊圣帝身上,希望这些老一辈人能够尽快到达,可以让他们一路同行也沾染些许好处。

    “看来这些所谓的少年皇中皇,在开古先民时期,根本算不得什么。”帝江无着言语说得平淡,但却深深刺痛了在场不少人。

    因为谁都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坚持多久,这既是一种打压,同样也是一种激励,如果不服输的人,无论多辛苦都会熬过去。

    在场已经有不少人骨头断裂,皮肤渗出血水,七窍流血,就是因为此地的古巫祭术实在太过可怕。

    古巫葬法的确非比寻常,只要一个人的肉身足够强横,意志足够坚定,还是能够横渡而过,虽然会艰辛一切。

    但风水奇术就不一样,纵然一个人肉身再怎么强大,意志再如何坚定,可是如果没有一定的智慧,一定会被抹杀在古局当中。

    两种完全截然不同的意念所布之局,自然也是不一样。

    许道颜置身其中,有不少的切身体会与感受,这对于元宝,洪易,姜藏也带来极深的触动,他们接下来想要将一些自身的想法,融入到自身的风水奇术当中,虽然一路走来,肉身与精神都受到巨大的压迫,但在这痛苦的过程当中给他们所带来的增益却是非常之大。

    千山万葬,来自大山氏那些强者意志的磨砺,本身就是一场巨大的造化。

    虽然每一个人都承受得异常辛苦,但他们也察觉到了,无论是自己的肉身,还是自己的魂魄都在进行着一场前所未有的涅槃蜕变。

    只要他们能够熬得过来!

    一路上,凭借着肉身强度在这第四十五层中行走,许多人都忍不住连连咳血,素问的实力在这个时候完全展现出来。

    她所修炼的《难经》,从小就经历过诸多的痛苦,相传她在二十岁以前,一直都是颠沛流离,没有家,没有亲人,当时有诸多战乱,她都凭借着自身的意志活了下来。

    在一次机缘,被一名神秘人收为弟子后,从此扶摇直上九万里,前面二十年各种困难风霜将其意志以及身体都磨练到异常坚韧,身为一个医家的传承者,必须有这种精神在。

    许道颜原本以为自己修炼《黄帝天经》,并且身上有诸多圣物还兼修《刑天巫诀》,还有《永恒神魂术》,已经足够强大,却没有想到素问也是相当从容。

    哪怕她无时不刻都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然而在众人面前始终痛而不言,笑而不语,并且还施针帮助大家。

    素问的实力同样也深深地震惊了所有人,就连那些来自永恒神庭的少年皇中皇也感到异常钦佩。

    在这种环境下,每个人都自顾不暇,结果素问还能够消耗自身的力量为众人救治,没有谁觉得她是在这个时候讨人情,或者是想要博取得利益。

    自她身上那一股冷冷清清的气息告诉着在场所有人,因为她是一个医者,在这种情况下,哪怕自身危险,但她还是会出手救治,仅此而已,再无其他。

    素问抽出手中的银针,平静不言,在其身下,许道颜并不陌生,此人出自于盗家,身上同样有一件初代古宝。

    他的易容术非常的精湛,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少年皇中皇,于人群中很不起眼,但如今人越来越少,开始泾渭分明,他想要装下去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欠你一个人情。”盗家神秘少年看着素问,认真说了一句。

    素问看都没有看盗家神秘少年一眼,起身往不远处的天光子走去,伴随着越加深入此地,每走一段路,都是非常艰难之事,每个人的身体都感觉要被压得躬下去,但身为少年皇的他们绝对不容许自己把腰弯下去。

    小天师的神色也有些复杂,他从看到素问的时候,就喜欢上她,这些日子以来,虽然他一直在鞍前马后,但总觉得自己跟她总是差了一些什么。

    如今在这里,他终于发现自己与素问的差距在哪里,并不是说小天师比素问弱,而是两个人在所走的道路并不相同。

    素问希望自己能够在医家经法,术法修炼到登峰造极之境,而他自己除却超乎天骄帝子的诡异天赋以及近乎断绝的古老传承,他是一个没有什么理想的人,不像素问有那种不言不语,只为心中信念而行,目标明确的意志。

    在一旁,易新天拍了拍小天师的肩膀,道:“大兄弟啊,这个女人很不简单,不是你不够优秀,而是她太强了,你们的路注定不一样。”

    小天师沉默了半晌,顿了顿,拍了拍易新天的肩膀,道:“多谢提醒啊,从今天起,我就只想保护她,看到她成就医家巅峰我就开心,这就是我的道,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很厉害的样子?”

    易新天嘴角抽搐了几下,竟然无言以对,其实他对素问也很有好感,但他是一个要把整个永恒神庭换个新天的人,自然不允许自己在男女之情间耗费太多情感,这个时候向来比较粗犷的狂神拍了拍易新天的肩膀,发出一声意味深长的轻叹。

    “你大爷的,通天教要知道自己的传承流落到这么一个痴情小子的手里,你说那些死掉的老头子会不会被气活过来把他给拍死?”易新天有些不服。

    “他会不会被拍死我是不知道,但我知道你快要被气死了。”狂神哈哈一笑,易新天也有这么吃瘪的时候。

    “问世间情为何物啊,希望小天师以后能够跟素问修成正果吧。”元宝咧了咧嘴,刚才经过素问行针之后,他感觉自己的肉身与魂魄又壮大不少,看向眼前的目光更加坚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