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九十五章 大山战龟

    易新天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元宝。

    不过他也能够明白,自己的确无法像小天师那样,可以为了素问这样一个女人,放弃自己最初的梦想。

    小天师立志成为素问身边的护道人,此言一出,必不可能有假,不是每一个少年皇中皇都能够有这样的勇气。

    许道颜微微一笑,自己无意间所收的这一个小弟,竟然是如此重感情之人,倒是没有料到。

    素问看着小天师的眼神,透着些许柔和,她始终没有太多的言语,只是轻轻一笑,淡雅平静。

    这一幕,许多人都看在眼里,吴小白轻声感叹,拍了拍许道颜的肩膀:“看来自古以来,像那种能够举世无敌的女人,都会折戟在小天师这种甘愿一生为她们护道的男人手里。”

    “大武神朝那位女皇帝,也是爱上了一个肯为她牺牲一切,放弃江山的男人,大部分这样的男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李肃言语间,显然还对当年大武神朝的事情而耿耿于怀,纵然已经往事如烟,道家李氏诸多无辜的子弟死去的样子却还深深地烙印在他的脑海当中。

    “素问此女,心性平和,与世无争,并非像大武女帝那般,心狠手辣,手段强硬,所以我觉得小天师以后日子应该会挺不错的。”许道颜言语间,还颇带着几分羡慕,仿佛已经能够想象得到以后小天师与素问那种世外桃源,逍遥自在的生活。

    “小子,有没有想过你未来的路在哪里?”元宝在一旁,龇牙咧嘴,眉间耸动,其实一路走来,喜欢许道颜的女子并不是没有,只是他还没有想明白自己以后的路在哪里。

    石蛮,田甜,星葵,聂沛儿,残云舞,大羿流寒这些人其实都挺好的,但毫无疑问,在她们的背后都有一个大世家,有自己的父母,有自己的亲人。

    唯有红豆与许道颜一样,无亲无故。

    虽然他有一个名叫许天行的父亲,但却从来没有出现过,并且让自己因此而多灾多难,如果说从身世上来讲的话,红豆与他更相近一些。

    “我也不知道。”许道颜在有些疲累的时候,的确想要有一个归属,可是如今每个人都责任重大。

    红豆又比自己强上太多,等到自己历经无数岁月的磨砺,能不能达到当时约定所说的那种境界,还很难说。

    所以他知道,自己接下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经历过邪皇苏若邪曾经给他那一场红尘若梦,让许道颜明白,自己每走一步,都要相对谨慎,不要乱许下承诺,因为会成为自身的桎梏,有些话一旦说出口,就一定要去做。

    这也是至今为止,许道颜都没有开口的原因,想一想自己情窦初开的时候,残云舞那一吻,也只能随风而逝,前尘过往,一旦被岁月抚平,就什么也剩不下了。

    至少在知道云舞乃是她的主念之一,如今已经被其融入本尊,当初想要寻找她的想法就淡去了许多。

    这更像是一场梦,也许云舞她并没有那么强大,只是一个舞女,来自云城旁支的血脉,也没有那么强大的背景,也正因为如此,许道颜才会想要保护她,至少在当年的确如此。

    他沉浸在自己的意念当中,一路前行。

    众人也尝试着用一些其他的事情来分散一些自己的注意力,使自己不要沉浸在那些痛苦当中。

    到第五天,终于每个人都感觉到那可怖的重力不会伴随着自己一步又一步而变得越可怕,似乎无止境的一般。

    此地刚好是这大山氏墓葬区的核心所在,是一座异常之大的山岳,就在每个人都松下一口气的时候,脚下的土地剧烈摇动了起来。

    许道颜心神巨震,诸多少年皇中皇同样也被惊得心惊肉跳,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在他们的脚下,是一整座山岳都在移动。

    一股浓郁的生机从脚下透发而出,相柳念奴突然尖叫了起来:“是大山战龟,我原本以为这等异兽早就消亡了,却没有想到这里居然还有残存的血脉。”

    “小娃娃,这些年,外界发生了什么事?”一道苍老的声音,用巫族最古老的语言问候相柳念奴。

    她在巫圣天自小成长,自然懂得这古巫之语,相柳念奴不敢有丝毫的隐瞒,便将这些年整个永恒神庭所发生的事情,简明扼要说了一遍。

    在她身上来自相柳氏的血脉纯正,这大山战龟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怀疑,它嘶哑道:“没有想到,这么多年过去,永恒神庭依旧纷争不断,看来过不了多久,活死人墓就会觉醒,到时候就是我们回到永恒神庭的时候。”

    这大山战龟一言一语,都异常雄厚,每一字的音节都如同大山,砸在每个人的魂魄与肉身之上,这种无形当中的音波,让在场半数的少年皇中皇连连咳血,浑身上下的骨骼都被强强震断。

    每个人都知道必须要依靠一些丹药来支撑,连忙服下进行调息,恢复自身所受到的损伤。

    许道颜的皮肤表层也渗透出一丝丝血线,这几天一路走来以《刑天巫诀》的战意淬体,同样也在打磨自己的魂魄,相辅相成之下,他感觉自身的战力又强大了许多。

    然而纵然如此,在刚才那大山战龟的声音震动之下,他还是支撑得相当辛苦。

    “看来这些人族的小娃娃是越来越不顶事了,居然孱弱成这样,有几个还算勉强过得去,哎,当年如果是刑天胜了,如今人族的儿郎一个个必是骁勇善战,哪里会像今日这般,实力不强,心思倒不少。”大山战龟言语间还透露着些许遗憾,许道颜,苏惊圣,吴小白身上的刑天战意让它回忆起当年的一些事。

    话音刚落,在场的少年皇中皇都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轻松了许多,没有像之前那般压迫,每个人都能够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魂魄变得越发的坚韧与强大,肉身里面的所有杂质似乎都被挤压而出,自己的血,肉,骨,筋脉发生了质的蜕变。

    远的不提,单单是魂魄与肉身的提升就异常的难得,这时众人才明白,一路他们所承载的痛苦,其实就是一场造化,一场磨砺。

    而主宰全场的人,就是这大山战龟。

    “我们必然会全力以赴的。”帝江无着很是激动,像大山战龟这等存在,相传其血脉根本不亚于玄武,在陆地上的战力,有过之而不无极。

    “算啦算啦,你们这些小娃娃抓紧时间吧,修炼我巫家一脉经法的儿郎每个人可以挑三件宝贝,外族人挑一件吧。”大山战龟知道,只要是永恒神庭的血脉,这一场造化无论如何还是要送的。

    “多谢前辈。”相柳念奴将大山战龟所说的话转述给众人,这一次没有人有什么怨言,因为他们知道,其实横渡过此地,就是一场大造化了,许多人都得到完美的淬体,与锻魂,纵使自己拿到的宝物价值有多高,但用不到等于无,这一场大机缘实实在在落于每个人的身上。

    只是对于那些提前没有忍住痛苦便退场的人来讲,的确是有些可惜了,许道颜深吸了一口气,看向自己身体一路走来的方向,这里将会是一个小分水岭,将会淘汰掉一批无法得到大山氏一脉强者承认之人。

    巫族,作为开古先民,无尽岁月的沉寂之后,当无垠之地的战幕拉开之后,他们将会重登历史的舞台,会起到一个决定性的作用。

    想必当年那一批决定让巫家彻底隐匿起来的那些人,就是为了将来,当永恒神庭内忧外患的时候,就是他们力挽狂澜的时候。

    毕竟自古以来,或是精卫氏填海,又或是大羿氏射日,一件又一件都是巫家强者挽救黎民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

    在许道颜他们所在的这一座山最高之处,有一道门户打开。

    那是整个大山氏的宝库,没有像人族其他部落分得那么清楚,几乎所有的东西都堆积在一起。

    在这宝库内部,是浓郁的气血,汹涌澎湃,显然这些年来,大山战龟在沉眠的同时,也在用自身的气血并且结合此地沟通外界的力量,滋养着这些东西,故而才能够留存下来。

    巫族的宝藏,与其他族大不相同,对于一些法器的使用施展,或是一些经法上的修炼都是很难领会的。

    所以每个人都会盯着巫玉,异常的精美,那是类似于道符般的存在,只是并不刻画在符箓之上,但同样孕育着不可思议的力量,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天材地宝或者是一些丹药,大部分的东西,谁也都辨别不出来具体的效用,一切都只能够凭感觉。

    许道颜站在山巅,并没有急着进去里面搜罗一些宝藏,而是用天文之火,散发出意念与大山战龟交流。

    他也很想了解关于巫家的一切,无数年来,都没有人陪它说说话,许道颜愿意这样与其交流,体内的血脉虽然非巫家传承,但所修炼的却是《刑天巫诀》,这就足以看出此人必然深得刑天氏一脉的赞赏,不然的话,绝对不可能得到此经法的传承。

    就在众人沉浸在大山氏的宝库,许道颜与这古老的战龟全心交流的时候,那些至尊圣帝已经打破了第四十四层活死人墓,来到第四十五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