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九十六章 全部渡化

    在这种只能够凭借着自身实力硬撼的古局当中,许道颜他们是一步一个脚印,根本没有办法像之人那般,破空而行,以最快的速度推进。

    来到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与凡人都没有太大的区别,以致于那些来自易奇起源的元老们也都跟着沉默了。

    因为这的确不是他们所擅长的领域,那些因为承受不住此地空间压力的少年皇中皇一个面色难看,向这些老一辈人诉说着许道颜那些人的无耻与卑劣。

    明明可以轻松渡过此地,然而却让他们一路去承受,因为他们没有突破自己真正的极限,那就是不畏惧自身生死,战胜面对自己的身体与魂魄被一层层碾压,那种逐渐消亡的恐惧,这才是千山万葬的真谛。

    巫家大山氏,是开古先民之一。

    在洪荒大山中,他们为了与那些山林中的凶兽作战,不知道死去了多少儿郎,那些凶兽异常的残忍,无时不刻。

    一旦落入它们的手里,身体会被踏成粉碎,魂魄也会受到碾压,最后不是变成一块块被撕裂的烂肉,就是彻底被吃掉。

    千山万葬所降临下来的不仅是身体所需要承受的重量,更多是内心的承载,如果连这一点勇气都没有的话,根本就不配得到大山氏的造化。

    哪怕是能够渡过这第四十五层,只要没有经过这一层考验的人,什么都不会得到,这就是巫家大山氏。

    “许道颜一行人,实在太过卑劣了,一定是联合起来,欺骗我们。”

    “不错,一路走来,诸多天材地宝都是他们所得,我们都是零零散散,所有贵重的至宝全部都集中在他们身上。”

    “没错,前面几大宝库,所有的核心重宝全部被他们给占据了。”

    这些少年皇同仇敌忾,有的人为了逃离千山万葬的碾压,把自己之前所得到的道符都给使用了,损失惨重。

    因为他们同步前行的时候,有刑天战意的支撑,有初代骨杖的辅助,一旦离开了这些力量的笼罩范畴,所要承受的力量自然是更加可怕。

    这些少年皇中皇,一个个实力都很了不得,并且都是来自各大起源,甚至有来自诸天的,那些老一辈人也没有想到他们会被打压得那么惨。

    “真是无法无天了,难道他们真以为自己能够一手遮天?”在第四十四层的时候,智觉和尚凭借着自己的气运又抽到一件宝物,他杀气腾腾,眼神异常的炙热,如果把许道颜一行人都给杀了,不知道能够夺得多少宝藏,只有能够活下来并且带走的宝藏才是真宝藏,不然的话,一切都还是未知之数。

    “活死人墓中,能否获得这些宝藏,全凭自身手段与运气,我见你们几人,不懂风水奇术,实力平平,也无过人之处,亦无初代古宝,如此抱怨,真是恬不知耻。”那来自易奇起源的元老淡淡道了一句,让那些少年皇中皇顿时变得哑口无言,满脸赤红。

    偏偏这些少年皇中皇却又无法反驳,因为事实的确就是如此,他们只是在优胜劣汰之下,心中很不甘。

    只是没有人愿意来直面这一个问题,没有人想承认自己不如人,虽然事实上就是如此,可一旦成就,他们内心就会有损,一辈子都无法与那些在前面行走的人争锋了。

    智觉和尚是自己离开的,因为受到的针对太强,不得不如此,他心中暗恨,只想在追上去的时候,杀死许道颜。

    这一次要不惜一切代价,之前那三名至尊圣帝太过可怕了,不过如今有如此之多的至尊圣帝压阵,他觉得这样可以绝对保证公平。

    那些老一辈的至尊圣帝也从这些少年皇中皇身上得到不少有效的信息,知道许道颜他们一行人根本没有破局,而是凭借着自身的手段横渡过去的。

    庄梦蝶在一旁,默默无语,她仔细研究了一下,也发现此局无解。

    这个时候,从九州神朝走出一名帝江氏的巫尊,他微微眯着眼睛,道:“这些少年皇中皇,真是让我意外,此局明明可解,而他们却选择横渡,如果猜得没错的话,如今他们都已经得到不小的造化了。”

    “呵呵,优胜劣汰之局,要么就无所得,千山万葬,这还真的是大山氏一贯的风格,不阻碍你们前行的道路,但弱者休想得我一分一毫。”来自巫圣起源的至尊圣帝呵呵一笑,显然在这一刻与帝江氏达成默契。

    “那几位,你们的想法是什么?”来自易奇起源的元老躬身行礼,问了一句。

    “自然也是不破局,凭借自身意志与力量横渡过去,我们的未来不在这下界,而是在永恒神庭,如果以后想要在上界立足的话,眼前这一关,就必须亲自走过去。”那来自九州神朝的帝江氏巫尊言语郑重。

    “无妨,那就试上一试。”那些来自易奇起源的元老一个个纷纷同意。

    那些被逼退的少年皇中皇一个个脸色苍白,他们知道,自己的路断了,不可能再往前靠近一步了。

    数百名至尊圣帝面面相觑,想来许道颜一行年轻人都已经走在前面,他们自然也不可能示弱。

    一个个开始向前行走,伴随着他们的步伐逐步推进,每个人都开始意识到,在这里只能够凭借着自己的实力。

    纯纯粹粹的实力,智觉和尚此人虽然手段狠辣,但不得不承认他有一定的实力,一路前行,不比那些至尊圣帝慢多少。

    一些少年皇中皇心有不甘,也想再度试一下,毕竟接下来此地的宝藏实在太过诱人了,他们不想就这样离开。

    两天不到的时间过去,那些曾经退走的少年皇中皇发现这一次比之前走得更近,想要再往前走一步都非常的艰难。

    每个人身上的骨骼断裂,魂魄遭到巨大的压制,连连咳血,就算是服下丹药也只能够维持自己基本的运转,显然他们已经心中萌生退意,不管怎么样,自己身上都有一些宝藏,不能够耗死在这里。

    智觉和尚与他们一路同行眼神流露出一抹贪婪的味道,这些少年皇中皇放眼平时想要渡化,非常的艰难,杀死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然而此刻在这千山万葬,他还留有余力,当即施展一些渡化之法,在他们支撑起来最困难的时候,悍然出手。

    转眼间,几乎所有的年轻一代全部被他渡化了,使其实力大涨,身上的气息变得越发的可怕。

    一些至尊圣帝将智觉和尚的手段看在眼里,心中感慨,年轻一代能够有他这般魄力之人,实在少见。

    这是属于年轻一代的战争,智觉和尚对那么多少年皇中皇出手,但都是同境界,没有依靠他人。

    哪怕是其他起源的至尊圣帝知道属于自己这一脉的少年皇中皇被渡化,也不能够插手,在修炼的世界就是这般,弱肉强食。

    他们不死在这里,也会死在其他地方,更何况只是被智觉和尚渡化,据为己有而已。

    当修炼到至尊圣帝境界,对于事物看待的目光就不会太过狭隘,一切都是造化机缘,如今眼下他们也不想跟智觉和尚这样的人物撕破脸。

    虽然他们的实力远远凌驾于此刻的他,但任谁都能够看得出来,智觉和尚此人日后造化无量,背后又有强大的可怖支撑,非同寻常。

    把这些少年皇中皇所得到的诸多宝藏搜刮了一遍,智觉和尚才觉得自己心中出了一口恶气,不管怎么样,如今自己的收获,不比许道颜他们一行人少。

    他一下子渡化了数十尊皇中皇,他们身上所得之物,自然都归智觉和尚所有,哪怕是许道颜看到这一幕,也会觉得心头发麻。

    智觉和尚欣喜若狂,显然那些少年皇中皇所得的宝藏,虽然零零散散并不多,但也有那种完整没有精华流失的宝物,都异常珍贵,他的眼神炙热,心中疯狂,如果接下来把许道颜一行人全部杀死,一切就归自己所有了。

    “你们一个个都给我等着,在你们身上所有的东西,全部都是我的,一个都跑不掉!”智觉和尚面目狰狞,心中有说不出的畅快,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一次渡化直接给他带来的好处,自不待言。

    圆绝看着智觉和尚,舔了舔嘴唇,欣赏道:“我觉得此人可以与我们共谋大事,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明明这么多人看着,他却敢如此出手,根本无惧一切,这种魄力,寻常少年皇中皇都不具备。”

    当日他为了自身的造化,不惜把整个净土宗都给卖了,并且勾结其他起源,破开青灯佛域,所以他能够从智觉和尚看到自己当日的影子。

    “不错,老夫也很欣赏这样的人物,田山,你去跟他打声招呼。”天枯声音嘶哑。

    田山的实力在圣帝境界第二层,然而智觉和尚将那些少年皇中皇一一渡化之后,自其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隐隐之间有媲美上田山的趋势。

    那身着布衣的赤脚男子,是这一批人的核心,他是实实在在有足够话语权之人,智觉和尚的确有资格与他成为四大帝尊的弟子。

    这些年来,他们也都在寻找一些可培养之人,智觉和尚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看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