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九十七章 战龟气血

    看着一名圣帝境的存在朝着自己缓缓走来,智觉和尚微微皱起了眉头,他异常的戒备。

    眼前的圣帝境,并非在至尊圣帝之境,只是在圣帝境第二层而已,不过在其后辈,是一些让人根本摸不透的可怖存在。

    智觉和尚不敢大意,他一手随时准备引动破空符,一边蓄势,希望在关键的时候可以给与对方致命一击。

    毕竟对方不是至尊圣帝,自己刚刚渡化了那么多少年皇中皇,他也想试一下自己的实力如今到底在什么程度。

    “你是谁?”智觉和尚看着对方一步步临近,当即问道。

    “我们是未来可以一起共事的人,而且我们有共同的敌人,我出自幽州田氏,你明白了吧?”整个鸿蒙起源,众所周知,许道颜与智觉和尚两个人是死对头。

    智觉和尚曾经把许道颜在整个鸿蒙起源的仇家都给了解了一遍,真正意义上的,除却许氏家族内部矛盾意外。

    在外界,一个是田家曾经非常针对他的那些人,智觉和尚知道,有一名田家的太上长老被硬生生逼走。

    除此之外就是单于雅丹,再来就是当日莫名其妙出现在九州神朝的至尊圣帝。

    “你是田山。”智觉和尚依旧不敢放下戒备,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如今他渡化了众多少年皇中皇,像田山这种枭雄似的人物更必须戒备,因为在他们的眼里只有利益,只有手段,不会顾及什么颜面。

    在场的那些至尊圣帝毫无疑问对于智觉和尚所得到的宝藏也非常的在意,但为了自己个人名誉,为了不给自己的起源招来一些不必要的恶果,他们也只能够强忍着,但是像田山这一类的亡命之徒不一样。

    只要有足够的筹码,足够的利益,他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的。

    “不错,看来我们在有些方面已经达成共识了,你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晚些时候还要借你的手,杀死许道颜。”田山笑了笑,因为他们实力全部都在圣帝境,对许道颜动手太过显眼。

    而且此番九州神朝,中央神朝,鸿蒙神朝的至尊圣帝所来之人,不在少数,哪怕是他们出手,也会遭到压制。

    因为这一次所来的强者太多,远的不讲,单单是九州神朝那十大巫殿的老巫尊就够他们喝一壶的。

    这些人象征着整个九州神朝实力的巅峰,哪怕是邪皇苏若邪也要对他们敬三分,这是九州神朝真真正正的中流砥柱。

    “我懂了。”智觉和尚始终与田山保持一定的距离,他扫了扫田山走来那一个方位的至尊圣帝,没有多言。

    “哈哈,智觉小友既然如此戒备,那我们只能够用诚意来表明了。”田山不再前进,因为智觉和尚刚刚渡化了一批人,他就这样出现,任谁都会警戒的。

    “希望我可以看到你们的诚意。”智觉和尚不敢离那些各大起源的至尊圣帝太远,当即以最快的速度朝着前方推进。

    田山没有多说什么,回到那布衣赤脚男子的背后,道:“他对我们不信任。”

    “这是自然,智觉所修炼的经法原本就为诸多大势力所不容,更何况如今他渡化那么多少年皇中皇,有诸多活死人墓的宝物在身。”布衣男子淡淡一笑,看着他的眼神更加的欣赏,他淡淡道:“走吧,大山氏送后人一场造化,如果我们不淬炼一下自身,还真是浪费了。”

    诸多至尊圣帝朝着千山万葬的核心所在前行。

    许道颜坐在宝库门口处,有一名老者,他身着枯黄色的袍子,身躯佝偻者,两条长眉垂挂而下,一身苍老的气息,无尽岁月在它身上留下古老痕迹,他用古巫的语言诉说着曾经说发生的事情:“我的父母,祖辈都战死在守护人族的疆土上,当年巫族有三十六大氏族……”

    显然,在葬于此处的时候,这大山战龟还很年轻,不然的话,纵然它精通龟息之法,可以延缓衰老,让自己的寿命延长也难以支撑到现在。

    在与许道颜的聊天当中,它说这些年来,自己时醒时睡,守护着此地,还有一些关于大山氏的过往与一些时过境迁的秘密。

    许道颜也很乐意听,也许是因为年纪大了,希望有人能够与之交流,故而这大山战龟的话也不少。

    曾经的巫族,被称之为开古先民,许道颜从大山战龟口中听到他们与后来兴起人族的一些恩恩怨怨。

    他只是很纯粹的对曾经所发生之事很感兴趣,无意间也知道了大山氏一些较为核心之事。

    类似于《力破》这一古老的至尊巫诀,与《射日》相辅相成,大山氏也有一部增长自身力气的经法,异常的强大。

    絮絮叨叨,许道颜与它足足聊了一天一夜,刚好诸多少年皇中皇也从那宝库当中走出来,这一次之所以能够在里面呆那么长时间,是因为这宝库当中还有最珍贵的力量,那就是大山战龟自身的气血。

    身处其中,让他们之前身体所受到的创伤迅速恢复,并且在这种气血之力,哪怕只是丝丝缕缕炼入体内,对这些皇中皇来讲,都会有无穷的增益。

    许道颜见陆陆续续有人出来,当即向那老者行了一礼,迅速走进偌大的宝库当中,凭借着自己的感觉还有对大山氏的理解,他也挑出了三件宝物,一卷经文,一瓶丹药,还有一块玉璧。

    前前后后还不到一刻钟,见许道颜出来的如此之快,诸多年轻一代也略感诧异,老者微微一笑,没有多说什么。

    他一指点在许道颜的肾脏当中,一团来自他生命本源的力量涌入到脾脏当中,使得伏龙御土欢快地尖叫了起来,那麒麟种更是浑身暖洋洋遭到巨大的滋养,麒麟子也获得不小的增益,一身的防护能力都增强了不少。

    那一股暖流传递到许道颜全身每一个角落,一边梳理,一边重新锻造,使他的肉身彻底完成了蜕变。

    大地圣皇道猛然一震,突破到第十条大圆满的状态,如今在许道颜的体内,唯有金戈圣皇道,还有威怒圣皇道还没有突破到第十条。

    待到这两大圣皇道也跟着突破第十条的时候,他的战力将会再度发生蜕变。

    许多少年皇中皇看向许道颜的神色有些复杂,一路上扶摇直上,突飞猛进的就是他,其他人虽然也有成长,但却没有许道颜这般明显。

    这大山战龟的老者这一指的造化,每个人自然能够看得清楚,但就连伏苏,帝江无着,相柳念奴都没有这样的待遇,更不用说其他人了。

    许道颜吐出一口气,感觉自己如今浑身上下,充满力量,不过他知道,这还远远不够,自己还要不停地去突破自身的极限。

    那老者没有什么言语,把手一挥,那些在宝库里面的东西消失了许多,门户也跟着关闭起来,他指向远方:“通往第四十六层活死人墓的门户,你们好自为之。”

    古巫语,只有许道颜,还有伏苏,帝江无着,相柳念奴能够听得懂,哪怕是苏惊圣听起来也是有些晦涩。

    因为她所在的这一支巫族血脉是新巫,与外界不停地接触,没有保留很多原始的语言与文字,以前苏惊圣一直专注于修炼,故而也没有太在意这些事。

    “多谢前辈。”伏苏看了许道颜一眼,大山战龟之所以会这般指点,这跟许道颜与它的交流有所关系。

    对于他们来讲一直把大山战龟当成前辈,不敢轻易冒犯,因为对方所存在的岁月太过古老,生怕交流起来会有些困难,反而许道颜将其当成一名普通的老者,与之家长里短,倒很得其赞赏。

    因为有大山战龟的指点,在场的人以最快的速度赶往下一层墓葬,洪易沉声道:“那些至尊圣帝已经追上来了,如今跟我们在同一层。”

    “没有想到他们一路上推进的速度会这么快,到底是用了什么样的手段。”就连姜藏也感到匪夷所思,果然在这下界,那些老一辈人物真的是不可小觑。

    “易奇起源那些老不死的,相当可怕,就连我玄宗都难以与之媲美,尤其是在古葬术法一道上的造诣,而且当年初代传承下界,必然也有一些不为我们所知的至宝。”元宝龇牙咧嘴,这几日他们走得很艰辛,步履艰难,也不知道那些至尊圣帝会在什么时候能够追得上他们。

    难怪当年初代会把下界三十六大起源作为对整个永恒神庭输送血液之所在,这些时日,于活死人墓中破局前行,让姜藏的性情有些收敛,不像之前那般锋芒毕露,在场的人,不管强弱都好,都有能够用得上的时候。

    他觉得在这一点上,洪易就做得比自己好,这是强弱无关,是心胸的包容程度,正是一个风水奇术师所需要的。

    这一次到下界磨砺,他觉得收获颇丰,以前自己心气太高,锋芒毕露,以致于在一些想法上走了歧途,不过如今发现,为时不晚。

    很快,没有了千山万葬的压制,不到一个时辰,他们便到达通往第四十六层活死人葬所在的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