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九十九章 云梦大泽

    普渡起源的至尊圣帝,看向智觉和尚,多多少少感到心中欢喜。

    不管他的传承为多少人所不容,他是属于普渡起源的,并且他们都认定,智觉和尚日后必然会更加的前途无量。

    如果是在以前永恒神庭没有纷争的时候,像智觉和尚这类年轻人绝对无法为他人所容,但永恒神庭面对无垠之地这种大敌,反而需要这样的奇才人物成长起来。

    不管与永恒神庭内部各大势力的年轻一代如何纷争,但他永远都是属于永恒神庭的子民,在未来大战当中,往往是智觉和尚这种比较狠戾的人物能够在战场上发挥出重要的作用。

    尤其是他所修炼的经法,就是一把双刃剑,对外则利,对内则害,故而如今永恒神庭形势紧张,智觉和尚的成长就显得非常重要。

    他们之所以能够有这样的把握,是因为普渡天已经有派人到普渡起源,对智觉和尚一事做出了决断,就是希望可以让其成长起来,最终变成对付无垠之地的利刃。

    既然永恒神庭普渡天已经表态了,他们自然也会全力支持智觉和尚,在身居高位之人来讲,并不执着于一些小善小恶,他们只会关注一些大是大非的问题。

    只要智觉和尚能够在与无垠之地的战场上发挥出重要作用,那么在永恒神庭内,斩杀多少人,渡化多少年轻一代,这些都是小事而已。

    相比之下,许道颜虽然传承很了不得,但放在长远的潜力来看的话,都不如智觉和尚能够担当重任。

    相传,智觉和尚所修炼的这种经法,乃是一名与释家对立的魔尊所开创出来的,正所谓不疯魔,不成佛。

    那魔尊斩杀无尽生灵,最后入释家开创出属于自己的至尊经法,但具体很多事情或是因为历史的轮转而逐渐消失,又或是因为有人可以掩盖,很多事情不得而知,没有想到这个传承最终会在下界出现,也许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安排。

    众人来到大山战龟的背上,这一次它没有说话,只是打开宝库的门户,里面只有十来件宝藏,饶是如此,依旧让在场的人感觉到心中炙热,这一次没有人去争夺,因为每一名至尊圣帝已经养成了默契,这些东西终究是要凭借自身气运所得。

    除此之外,对于这些至尊圣帝境强者的磨砺,也达到了效果,他们并没有急着再向前推进,因为他们需要调息自身。

    要明白,到达至尊圣帝的境界,从根本上来讲,非常难以突破,但有大山战龟的气血,还有他们一路上所承受的痛苦都将成为最大的淬炼,完善他们自身不足的地方,使得他们变得更加完美。

    只有这样,他们以后在永恒神庭的路才会走得更远,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不管是谁,每个人身上的伤都已经非常之中了,虽然到达这核心之力,千山万葬的力量消退了许多,但他们也要让自身恢复到最巅峰的状态才能够面对接下来第四十六层的活死人墓。

    庄梦蝶嘴角噙着一丝笑意:“元宝这孩子就最怕死,最怕痛的,我都没有想到他连这一关都能够渡过,果然这性子随他爹。”

    “小事上喜欢逃避责任,在大事上却一点都不畏惧,这性情倒也少见。”一尊从羽化神朝时期就存在的老者呵呵一笑,那脸上则褶子堆砌起来都只有两个字,欣慰,因为从小到大他可没少敲打元宝,一直觉得这孩子定然是一个好苗子。

    “惊圣那孩子也过了。”来自刑天巫殿的一名老巫尊眼神平静,这都是在他意料之中的事情,虽然苏惊圣是个女子,但却异常坚韧,自小在刑天巫殿不知道经历了多少苦与痛。

    在场诸多至尊圣帝,行走在眼前的人,都有他们所看重之人,当日那妖族五帝也齐齐降临,以白帝为首。

    也就是白燕儿的师尊,他们并没有急着飞升永恒神庭,因为知道这下界还有诸多造化,白燕儿没有得到初代古宝,怀旭却得到了,同为妖族,他们对这一名少年皇中皇很是照顾。

    一路走来,那些沉睡无数岁月的老骨头都差点散架了,如果不是从一开始他们最初就给自己种下最坚固的道心,只怕在今天都很难渡过。

    不管怎么样,这一次大山葬区给他们所带来的这一场造化实在太重要了,虽然过程让人有人难以接受,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田山此人乃是田氏的太上长老,他拥有极强的能力,但修炼天赋所限,以及跟幽州资源贫乏也有很大的关系,再加上于盛世年代,没有人会不惜一切代价去让一个资质并不是非常高之人去冲击圣帝之境。

    所以他为了提升自身实力,不惜一切代价,出卖了鸿蒙起源,也要为自己获得资源,并且获得突破圣帝境的契机。

    这种决心也在此地体现出来,他此刻都发现自己隐隐之间可以突破到圣帝境第三层的趋势。

    赤脚布衣男子也终于明白为什么神道帝尊为让自己带他们进入此地,看来的确能够给自己带来不小的增益,他们所指的造化应该就是类似于大山氏这一种千山万葬,其他的宝藏相对来讲都是其次。

    除了他到达了至尊圣帝之境,圆绝,单于雅丹,单于骨先,天枯等人实力都在他之下,但此行的磨砺,让他们成长不少,这些人以后都会成为许道颜修炼道路上的拦路虎。

    就在这些老一辈的圣帝强者在调息自身的时候,许道颜一行人已经踏入了第四十六层,他们早就恢复到最佳状态。

    伏苏以自己手中的初代骨杖叩门,帝江无着则是施展合地祭经以古巫一脉的方式将通往第四十六层的门户打开。

    在众人进入的刹那,只感觉到一股洪荒之气弥漫而来,那来自洪荒天的少年皇中皇微微蹙眉。

    洪荒天,同样也是古巫族。

    当年的古巫族分成两派,一派巫圣天,刑天为代表之一,一派为洪荒天,蚩尤为代表之一,他们彼此之间的理念并不相同。

    但两者之间的战力都是异常可怖,在古巫族一脉都拥有不可思议的地位,在此洪荒墓葬所在之地,每个人都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天地初开时,来自于洪荒天的子民他们所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眼前这片洪荒葬区。

    一望无际,来自洪荒天的少年皇中皇看到眼前之景,心情略微沉重,他沉吟片刻,看向相柳念奴,道:“看到此地,有没有想起传说中的那个地方?”

    “云梦大泽吗?”相柳念奴的身躯微微发颤,她心中早就有所同感了。

    洪荒天善战,不善术,这一尊洪荒天的少年皇中皇肉身可怖,如钢铁浇筑,寻常法器难伤,可抗衡圣帝境界强者的肉身,完全足以与许道颜媲美,只不过他的性情沉默寡言,一路上并没有什么大的表现。

    古巫族两大流派,一是玄巫,一是蛮巫。

    蛮巫一脉保持着最原始的,茹毛饮血的状态,以战四方大族,玄巫则是有巫师,懂得休养生息,不想四处征战。

    为分成这两大流派也是因为理念的不同从而分开。

    “凭借着我们的实力,想要横渡这洪荒葬区,只怕不容易啊,尤其是要穿过这云梦大泽,更是难上加难。”来自洪荒天的蚩羽他心中既向往,又恐惧。

    云梦大泽,是在开古先民时期一处秘地,当时诸多巫族各氏都会派遣最强的年轻人进入到里面磨砺。

    然而每一次进入一万人,但是能够活着来的,都不到十人,要知道那可是整个巫族各氏所挑选出来最强的年轻一脉的儿郎,一个个都不知道受过多少打磨,从诸多氏族中挑选出来最为强大的人,可是却全部都死在了云梦大泽。

    那是一片埋葬了诸多巫族强者的土地,但是毫无疑问,能够从云梦大泽活着来的人,最后都会成为各族中最强大的人,因为在里面藏有巫族最大的秘密,唯有进去的人能够知晓,但却无法言说。

    眼前虽然不是真正的云梦大泽,但想必此地也是效仿其制造而成,众人陷入前所未有的沉默,云梦大泽,那是一处超级大凶地。

    眼前,是无边的大荒,山丘绵延起伏,一块又一块如同镜子般的湛蓝湖泊,倒影出天的影子。

    只见山丘有异兽行走,湖泊里面藏有凶兽,它们彼此之间,各有阵营,互相厮杀,故而此地的凶兽异常强大。

    然而核心是一处大泽,在那里有瘴气,毒虫异常的密集,想要从这里横穿过去,只怕没有那么容易。

    一路上,所有的异兽,实力全部都在至尊圣帝之境!

    元宝看到眼前这一幕,嘴角抽搐,眼皮子狂跳,道:“看来我们要强行横渡过此区域了,虽然跟长生族的区域有点像,但这些凶兽的数量就不是一个量级的,而且长生天的那些生灵都是性情淳朴,而此地的凶兽却异常凶残。”

    “只能够动用玄武了,不过应该还不足以能够横渡此地,我总感觉那云梦大泽非常可怕,有一种让人一去不复返的感觉。”之前众人耗费极大的力气打造出极乐升神局,一直留存在玄武的古八卦阵之内,吴小白的次身遥望远方,微微蹙眉,每个人都将目光集中在伏苏,帝江无着,相柳念奴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