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虚空巫血

    一路走来,在他们这一条路线的凶兽都已经被诛杀得干干净净,所以相对来讲,是很安全的,只是在前方就是宝库所在之地,一旦他们行踪败露的话就会非常的危险。

    在相距万里之遥的地方,有十八头凶兽坐镇在那里,根据帝江无着以合地祭经还有伏苏以方盘的推算,前方就是整个洪荒葬区的宝库所在之地。

    每一头凶兽的实力都在至尊圣帝之境,除此之外,它们拥有完全不同的血脉,战力更是不可估量。

    前面非常的危险,哪怕他们是一群少年皇中皇,但也无法与十多头身上流淌着诸多强横血脉的异兽抗衡。

    要知道哪怕是连蒙艾这样的人物单独面对一头至尊圣帝境的异兽都会受到重创,更别说他们这些年轻一辈了。

    纵然是仰仗极乐升神局也不太可能,因为玄武有可能坚持不了多久就会被撕碎,不管怎么看都很难突破那一道防线。

    此刻,每个人都在用各种各样的手段进行恢复,要让自己到达最巅峰的状态,这一路上凶险异常,不管对于自身的圣皇道还是精神上的消耗都是不小。

    伏苏脸色很苍白,他一路推算,不停地推衍,借助自身的传承,好不容易走到此地,着实不易,如今宝库就在所有人的面前,就此离开,谁都觉得不甘心,他声音低沉:“你们可有什么打算?”

    “这些异兽不可沟通吗?”许道颜想要用之前的方式,看看能不能够送他们一场造化。

    “可以沟通。”相柳念奴明白许道颜的想法,顿了顿,她缓声道:“但是洪荒天,大炎氏主攻派的作风你可能不了解,唯有强者才有资格得到他们所留下之物,难道你还看不明白吗?如果他们有心想要把传承送给后人的话,就不会让这些异兽镇守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是在告诉后来的人,如果能够杀死这些异兽,所有宝藏就是你的。”

    “的确如此,道颜兄你不要以身犯险,眼前虽然非常的凶险,但却也是莫大的机缘。”伏苏也认同相柳念奴的想法。

    “那以我们的实力,如何一下子对抗这十八头在至尊圣帝的异兽,它们的血脉太可怕了,也幸好它们都并非那些最初代的守护兽,否则的话真的就没有战胜的可能,这些都是后来自主修炼到至尊圣帝境的,所以没有那种来自高境界强者的威压。”许道颜眼眸微微一眯,月眼阳眸窥探着这些异兽的秘密,希望寻找出一些弱点,不过哪怕它们不是最初的守护兽,也不是眼下的自己能够杀死得了的。

    “这的确很危险。”伏苏冷静地观察了一下,手持方盘,默默推算:“这些异兽还能够结阵攻伐,我们只有三名至尊圣帝,很难杀死它们。”

    “难道只能够从这里绕过去了?”金光太子有些不甘心,一路以来,为了催动极乐升神局,不知道耗费了多少天材地宝,他们每个人都不停地给古八卦阵灌注圣皇道,如果宝库在前却不能够得到,实在不甘心。

    “以我们的实力的确很难杀死对面的那些异兽,你看那穿山帝龙,那一身防护能力就不是我们能够破得开,除非是像轩辕圣帝那个级别的人物手上又有重宝,才有可能将其杀死。”洪易指向前方,神色凝重。

    “那是天道战龙的杂血,但以它的战力那么是蒙将军身上有奇甲,也都难以持续承受它的攻伐吧?”姜藏看向前方,有一尊盘踞在一座山头上的龙兽,言语凝重,天道战龙的战力非常的可怕。

    蒙艾嘴角抽搐了几下,这几个年轻人所说的,的确也都是事实,虽然有点面子上挂不住,但他也是点头。

    “的确在它身上有天道战龙的血脉,不好对付。”李淳歆来历特殊,他对于天道战龙一脉有天生的亲和力,他那一战的战力也异常了得。

    “这的确有点棘手,不知道诸位可有什么想法?”石凡看向在场的少年皇中皇,毕竟他相信每个人都还会有自己的手段。

    “我相柳氏一脉,乃是用毒的行家,但我却无法一次性毒死那么多的异兽,很困难。”相柳念奴摇头感叹。

    “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我倒是有些手段可以试上一试,只不过要耗费不小的代价,不知道诸位愿意与否。”这个时候帝江无着神色平静道了一句,他觉得时机成熟。

    “难道你打算用献祭的方式?”相柳念奴与伏苏两人异口同声,眼神中带着不可思议的情绪,只是纵然用献祭的方法,要打败十八头至尊圣帝境的异兽,还带有强大血脉的确是很艰难。

    伏苏摆了摆手,连忙道:“就算用献祭的方式,也很困难,对你来讲,只怕也要冒巨大的风险。”

    “事到如今只能够如此了,我们寻一处比较空旷的地区吧,不试看看怎么知道行不行?”帝江无着很是坚定,看向众人:“只是需要消耗诸多的天材地宝来支撑献祭巫阵的运转,希望诸位能够舍得才好。”

    “没问题。”金光太子财大气粗,许道颜一行人自然也都同意,只要能够打开此地的宝库,他们完全不在乎。

    帝江无着的手段,伏苏与相柳念奴都不会怀疑,只是代价有可能非常之大。

    合地祭经是在巫家非常出名的一部古经,没有几个人能够掌握。

    在帝江无着的要求之下,众人找到一处空旷之地,之前那些被斩杀的凶兽尸骨全部都被搬了出来。

    也幸好一路走来,杀死了上百头强大的凶兽,它们实力也都在至尊圣帝之境,除却天清龙兽的血脉最为强大意外,其他相对来讲会弱小一些,但数量之多,也足以弥补了。

    帝江无着手中拿着一把骨刀,在它们的尸身上进行切割,谁都不知道他在做些什么。

    然后他以自己的圣皇道在这些凶兽尸骨身旁刻画下古老而又晦涩的古纹。

    他们所找的地方,是一处非常坚固的荒地,但不知道为何,脚下有一部分土地开始下陷,形成一道道凹槽,纵横交错地围绕着每一头死去的凶兽。

    它们的残魂断魄都化为一团光点,悬浮在其尸身的上空,可以看到虚影在愤怒的嘶吼,同时也有恐惧。

    伴随着帝江无着喉咙中响出一道古怪的声音,那之前被骨刀切割过的地方渗透出一条条血线往下垂直流淌。

    这些血顺着凹槽开始不停地向前蔓延,而帝江无着则是站在整个巫阵的核心,他看了在场这些少年皇中皇一眼。

    每个人开始在这些死去的凶兽身旁堆积着各种各样的天材地宝,许道颜也将身上所有的五行圣石全部都给提取出来。

    这些五行圣石如今对他已经没有什么大用了,满满的天材地宝,堆积如山,都是一些平时众人修炼之物,以纯净的圣石居多,当然也有一些比较珍贵的,除却那些在活死人墓中所得到的天材地宝,每个人基本上都拿出了一大部分。

    要知道,在场的每一个少年皇中皇背景都不小,身上的空间法宝里面藏着万千山河,许多天材地宝都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许道颜在这个时候显得有点穷酸,的确在他身上没有太多的天材地宝,类似于红豆所给之物,他也不可能拿出来献祭,因为太珍贵了。

    一时间,浓郁的天材地宝力量全部都被勾动出来,环绕在那些凶兽的尸骨周遭,与那些诡异的巫文互相映衬。

    这一次所催动的巫阵,是极乐升神局所不能够媲美的,在一旁的相柳念奴以及伏苏都知道,以帝江无着一个人的力量,布此巫局很有可能要付出寿元的代价。

    但开弓没有头箭,这也是帝江无着自己的选择,这一布局,就是七天七夜,毕竟他只有一个人,没有人能够与之分担。

    众多少年皇中皇联手布下一个强大的域场,使得云梦幻局里面那诡异的天地不会影响到帝江无着的布局。

    在这几天的时间,雷霆狂啸,酸雨瓢泼,打得众人的防护禁制差点崩裂开来,如果不是有庄云飞,蒙艾,李肃三人全力支撑的话,很有可能帝江无着所布之局都会功亏一篑。

    他的身躯很瘦弱,长长的袍子下遮掩着他,此刻,他手持惨白色的骨刀,咬破舌尖,一道血箭喷在刀面上。

    而后,他撕开自己胸口的黑袍,以骨刀割开自己的胸口,皮肉翻开,一道血柱顺着他身上的长袍流淌到脚下的土地,涌入那凹槽之中。

    每个人都可以看到,帝江无着的血是蓝色的,在这些血上面竟然还有一些黑色的巫文都剧烈地跳动着。

    在他的血与诸多凶兽的血沾染在一起的时候,一股可怖的力量渗透而出,将其身上的黑袍震得四分五裂。

    众人都可以看到他的身上,那让人触目惊心的古巫文,在一旁的相柳念奴声音有些颤栗,道:“原来如此,难怪他可以以一人之力布下如此可怖的巫阵。”

    “什么意思?”在一旁的六指剑圣问道。

    “虚空巫血,这是一种帝江祖血,帝江氏的先祖体内所流淌的就是这种血液,近乎天成,非常可怕!”伏苏心中感叹。

    “难怪合地祭经会传给他。”相柳念奴瞬间恍然,帝江无着的天赋的确非常骇人,如今她非常期待,此阵的威力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