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一章 村中闹鬼

    第一章村中闹鬼

    九州神朝。

    共有九州,故而得名。

    幽州极北,有座城,名为石龙,属于偏远山区,较为荒凉,辖下石榴村就是最边缘的村庄之一,偏居一隅,占地十里,百多户人家。

    由于长年累月都会遭到兵灾波及,故而此村并不富裕,略显萧条。

    村中,一座一座木屋错落有致,家家户户前几乎都有一个小庭院,贫困点的就养些鸡鸭下蛋,富裕些的就养些猪牛羊马。

    几座民房环绕着几亩田地,这些都是村长家的,每一年都租给村民耕种,收取一定的粮税。

    乡间小道,纵横交错,四通八达。

    在村子的中心是一个广场,乃是全村人聚集的地方。

    广场边上,一座建筑别具一格,名为镇鬼石楼,乃是作为辟邪驱鬼之用,所在地相传乃村之根基。

    在镇鬼石楼旁,是村长家,高墙大院,与周遭民房格格不入。

    村长姓蔡,据说在附近的石云镇里,蔡家势力不小,十多年前,村中闹鬼,前一任村长无力平鬼之乱,故而此村就被蔡家接手,养着二十多名人高马大的恶奴,无人敢挑战他的权威。

    石榴村靠着一座山,隔着这一座山就是战场,每一次战争都会死去很多人,故而村中闹鬼的,许多人都深以为然,说是战场怨鬼索命。

    只是祖祖辈辈居于此处,后人不敢迁移,生怕影响到子孙后代。

    盖房子,被称之为,定乾坤,这是大事!

    迁徙离开一个地方,更是大事!

    涉及到风水,更是玄而又玄,说是对子孙后代会有极大影响,凶吉难料,故而村民不敢妄动。

    村长家中大堂。

    窗门紧闭,有一道人,身着黄袍,三角眼淫光闪烁,尖嘴猴腮,咧嘴笑道:“蔡村长,多谢多谢啊,贫道感激不尽。”

    “哈哈哈,贾道长,我们都合作这么多年,我配合配合你也是应该的,难得我们村里出了这么一号大美人,能够得到贾道长的垂青,是她的荣幸。”一名已有五十岁的老者,声音嘶哑,笑容猥琐,满面红光。

    他们口中的大美人,名为白燕儿,芳龄十二,却已是出落得无比妖娆,天生媚骨,已经让许多人蠢蠢欲动了。

    在村里的乡间小道,两名男孩走在一起。

    “道颜,你听说了吗?我们村里选定了一名圣女了。”其中一名男孩,缺了两颗大门牙,说话有些漏风,本名叫吴小白,外号叫无齿,因为与无耻谐音,所以他经常被同龄的伙伴嘲笑。

    “哦?选什么圣女啊?”跟小白同行的男孩叫道颜,他有自己的姓氏,但是母亲不许他外传,据说这是父亲的交代。

    “我们村子不是闹鬼吗?我是无意间听到的,村长请来的那个贾道长,说白燕儿是阳年阳月阳时出生的,可辟杀一切鬼邪,所以最适合当圣女了,让白燕儿要在午时阳气最浓烈的时候,沐浴更衣,吸收阳气,持续七天,最后坐镇在石楼里面,可以驱鬼除邪,保佑全村不再受鬼怪侵袭。”吴小白悄悄道。

    “白燕儿有这么厉害?还真看不出来,不过她长得很漂亮,这倒是真的,是咱们村最好看的姑娘。”道颜一提起白燕儿,神色就变得不一样,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小男孩对生得美丽的小女孩产生好感,是很正常的。

    “话说道颜你真喜欢白燕儿?我可听我阿爹说了,白燕儿她娘,水性杨花,生下白燕儿就跟别的男人跑了,都说白燕儿跟她娘生得一模一样,只怕性子也相同,听说她阿爹以前身体很好的,是咱们村子里最强壮的男人,自从跟她娘在一起之后,身子就变弱了,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一直都没有好转,阿爹说白燕儿是祸水,叫我不要跟她走得太近免得惹祸上身。”吴小白见道颜神色不对,出于跟道颜的交情,好心提醒。

    “我阿娘也这么说,不过管他的呢,反正我一定要娶最漂亮的女人,做村里最大的官,给我阿娘争口气,让他们都睁大眼睛看清楚,谁再敢背地里闲言碎语,我就抽烂他们的嘴。”道颜豪言壮语,从小他母亲一个人辛辛苦苦将他拉扯大,受了不少人的白眼,一个女人没少被村中邻居暗地戳脊梁骨,说三道四,说她克夫什么的,一成亲不久就发生战争,然后丈夫去当兵从此以后毫无音讯。

    “道颜……”吴小白知道道颜日子过得比较苦,他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只是感觉心里很难过。

    “走吧,小白,今天就来我家吃饭。”道颜当即扯开话题,不想在这上面多说。

    “好耶,吴大娘做饭最好吃了。”吴小白开始流口水了。

    眼前一座小木房,占地方圆三丈。

    屋前有个小庭院占地两丈,有一口井,一水桶,木屋墙上躺着一把锄头,挂着一顶斗笠,雨披。

    对于他们孤儿寡母来讲,勉强能够遮风避雨。

    道颜带着吴小白走进小木房内,一个女人正坐在木椅上,神色憔悴,道颜走过去,问道:“阿娘,小白今天在我们家吃饭。”

    “傻孩子,你帮阿娘,把这银镯子拿去小当铺换钱,买点大米跟菜回来,阿娘给你们做好吃的。”吴氏从自己手上的银镯拿下来,交到道颜的手上。

    “阿娘,怎么了,这不是你成亲的时候,阿爹给你的吗?干嘛要换了?而且家里明明还有不少米粮啊。”道颜眉头一皱,显然有些不高兴了。

    “……”吴氏沉默了一下,眼圈红了,潸然泪下,无奈道:“村子里闹鬼,村长说请道长花费很大,这是大家的事,都要一起出钱分担,家里没钱,所以咱家里那些米粮,都被拿走了,如果不把这银镯子卖了,咱家这难关,是过不去了。”

    道颜心头一酸,当即道:“不卖,我出去找吃的,小白,我们走。”

    吴小白连连点头,道:“吴大娘,你不要难过,我跟道颜出去找吃的,很快就回来。”

    道颜与吴小白走出木屋。

    “道颜,要不我去家里拿点吃的出来吧。”吴小白很仗义。

    “不用了,你家也不好过,你阿爹阿娘也会有意见的,而且全村都要出钱请道长,你家也不例外,那银镯子是我阿娘对我阿爹的念想,每到一些时日,她都会看着银镯子默默流泪,我怎么会让她把银镯子给当了。”道颜从小性格就比较好强,那当铺还不是村长开的,一两银子价值的东西,在那当铺当出去,只能得到五十个铜板,赎回来更是要二两银子,黑得很。

    “道颜……”吴小白听得眼睛都红了,相对来讲,他性格比较善良,脾气很好,经常受人欺负,道颜经常护着他,所以他一直把道颜当成他大哥,此刻道颜心里难受,他自然也不舒服。

    “行了,男儿流血不流泪,我都没哭,你哭什么,我知道哪里有吃的。”道颜没好气道了一句。

    “哪?”吴小白擦了擦眼泪。

    “村子后山,那里有一片红薯地……”道颜看向了前方那一座不高不矮的大山。

    “什么,村子后山,有一次打仗打到那里,好多人都死了,听说晚上的时候,有时候还会传出莫名其妙的声音……”吴小白浑身发毛,显然有些害怕。

    “现在还是大白天,鬼不敢出来的,怕什么?走!”道颜在前带路。

    后山。

    道颜带着吴小白来到了红薯地。

    道颜的性子比较野,敢打敢冲,许多孩子都不敢来后山,他就偏偏要来看上一看,在不久前,他就发现这里有片红薯地了。

    两个人挖了不少的红薯,为了给家里省点柴火,两人就在当地烤起了红薯,现在自己长大了,也要替母亲分担一下。

    袅袅的炊烟升起,一阵阵红薯的香气弥漫,道颜跟吴小白口水直流,最后两个人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来,包着红薯。

    “道颜,干嘛不把所有红薯都挖出来啊,还留这些在这里?”吴小白看着赤着上身的道颜,指了指土坑里的烤红薯。

    道颜的身材比较精瘦,长得也不高,但是力量却不小,他捧着衣服里那些滚烫的烤红薯,道:“要是村长觉得我们家的粮食交得不够,连我们的烤红薯都要走了,到时候哪里哭去,趁红薯热,赶紧回家,凉了就不好吃了,这些就留着在这里,以防万一。”

    “哈哈,还是你聪明。”吴小白赶紧把那烤红薯的地方用土埋了,当即跟道颜跑回家。

    就在他们跑出后山的时候,却看到一名男子,比他们高出一个头,有十五岁,是村长的儿子,叫蔡强,有点胖,有点黑,仗着自己是村长的儿子,平时没少占别人便宜。

    在他身边,跟着三个村民的孩子,都很巴结他,给他充当打手,因为如果不出意外,下一任村长就是这个蔡强,他家里有权有势,他们自然都乐意给蔡强当狗腿子。

    “无耻,道颜,给我滚过来。”蔡强远远的就看到道颜跟吴小白,他从小就跋扈惯了,村里的大人都不怕,更何况是与其差不多同龄的孩子。

    (希望大家看完不忘点一下下面的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