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二十二章 匈族人入侵!

    第二十二章匈族人入侵!

    自立秋以后,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时间飞快,许道颜一直沉浸在修炼之中,夯实基础,这样以后才能够用上品金灵石加快修炼速度。

    他从原来只能够从方圆五里抽取秋气,如今一下子增长了四倍,扩张到了二十里,使他修行速度加快许多!

    他结束修炼,缓缓睁开双眼,看着老乞丐道:“再教我其他肺脏的术法吧。”

    “一个淬身术,就够你受用无穷了,有没有听过铜皮铁骨?”老乞丐笑问道。

    “听过,铜皮铁骨,刀枪不入!”许道颜连连点头。

    “你现在充其量,只是把身体炼出了有些许铜皮的味道,淬身术在你肺脏通透无暇这一个境界之前,一共有三个阶段,百炼精铜身,千炼精铜身,万炼精铜身,你现在连百炼精铜身都达不到,就好好努力吧!”

    铜者,柔韧,刚柔并济,不会像钢一样,虽然锋芒毕露,杀伤力惊人,但也易折断。

    “只要你能够把自己的皮,修炼到极致,到时候刀枪不入,不就是最好的攻防之术了?”

    许道颜闻言,深以为然,连连点头,自从他刺激了毛孔之后,身体上的每一个毛孔,都能够跟着自己的呼吸吐纳着秋气,融入肺脏之中,使他的修炼速度提升了十倍不止。

    短短的十五天过去,他已经达到了百炼精铜身,十分的坚韧,许道颜拿着匕首扎进自己的手臂之上,只见皮往下一沉,皮肉微微刺痛,就再也没有其他了,皮都没有刺破,这一次可是用了不少的力气,他心中震惊,如果自己修炼到千炼精铜身,万炼精铜身会有多强大?

    这时,老乞丐已经不在了,许道颜以仙木鉴探测了一下自己的生命,一千两百五十岁,已经踏入了五等人的境界,凝练肺脏之后,修炼速度就加快了,自然而然,寿命也得到了提升。

    这一日,是八月十五,中秋节。

    同样也是村民丰收的时节,白天的人们都收割着自己的农作物,今年雨水充足,没有什么天灾,自然也是得到了一个好收成。

    许道颜今天没有修炼,打算在家中好好陪母亲,中秋节,本是一家团员的日子。

    然而自许道颜出生起,他就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每逢佳节倍思亲。

    自己的母亲,一到中秋节就格外思念在外的父亲,也不知道他是死是活,连一封家书都没有寄回来过。

    许道颜怕母亲心里难过,便把哑姨,还有灵儿都请了过来,整个家里忙里忙外的,好不热闹,也算是有了过节的气息……

    以前的许道颜,总是会在这个时候,问母亲,父亲在哪里。

    在这一年,他只字未提。

    就在三个女人,其乐融融,在做着饭的时候,许道颜突然感到,整个村子都在震动,在远方,传来呜呜呜的叫声。

    突然有村民惊恐叫声传递而来:“匈人来了,他们杀过来了……”

    “快跑啊,他们又来抢粮食了,如果被他们抢走粮食,我们就要饿死了。”

    许道颜的母亲脸色一片煞白,道:“匈族人杀来了,我们快跑!”

    “来不及了。”许道颜带着吴氏,还有哑姨,灵儿走出家门的时候,千军万马,啼声如雷,奔腾而来,每一只战马都无比强大,吓得许道颜家那些蔡家养的大马四蹄发软,动弹不得,战马跟普通的马,区别是很大的。

    在这千军万马之中,有一名少年,年龄与许道颜相当,他一身黄金战甲,于阳光的照耀下,极其璀璨,直刺人眼,光芒万丈。

    眉宇之间,杀气逼人,只听他一声令下:“杀掉村子里面那些反抗的成年男子,不许杀害老弱妇孺,把所有的粮食全部抢光,我们的子民才能够挨得过这个冬天!”

    “是!”呜呜呜,无数匈族人嘴里发出嚎叫声,对于村民来讲,这就像是死神的声音,他们拼命逃跑。

    匈族人是游牧民族,他们不懂农耕,一旦到了冬天,动物都会躲藏起来冬眠,打不到猎物,粮食又不够的情况下,就会有很多人饿死,所以他们在秋天的时候,就会出来劫掠一番,保证有足够的粮食,挨过冬天就可以了。

    “少主,为什么不把这全村的人都杀光?”在少年旁边有一男子问了一句。

    “以前在有一只狮子,它很贪心,吃光了所有的鹿,结果最后把自己给饿死在草原上,现在你懂了吗?”少年说话间,手中拿起长弓,一箭射出,只见一名逃跑的中年男子被一箭穿心,破空飞出的利箭,将那村民狠狠地钉在地上,一团血水从尸体之下,晕染开来,少年缓声道:“除此之外,我要让这些人,生活在恐惧之中,畏惧于我匈族人,把我们的威名传播给更多的人知道,让他们明白,我们匈族人就像战神一样,不可挑战!”

    “少主,果然英明!”

    就在这时,那一名匈族人的少主,带着一支分队,来到了许道颜的家门口,见许道颜站在三个女人的身前,没有丝毫的畏惧,他拉住缰绳,战马挺身上扬,发出希津津的长嘶声,匈族少主,手握弓搭箭,对准了许道颜的心脏,道:“给我跪下,饶你一命!”

    匈族少主,一身黄金战甲,威风凛凛,那略带着稚气的脸上,透着寻常十二岁孩子没有的气势,这是一种高高在上的王气,比起石云更强大!

    只有生长在高贵的王室家庭才能够养出来的气,就好像生存在农村的孩子,注定带着乡土之气,让人一眼就能够分辨。

    而从小身在高位,万人臣服,颐指气使,自然而然,也会养出高高在上的气质,这是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

    匈族少主手中的战弓,弓身是由黄金浇筑的,上面纹着龙身,霸气非凡,它被拉成一个满圆,战箭上闪烁着让人心悸的寒光,此刻正对着许道颜的心脏,随时都能够把他射穿。

    许道颜面不改色,直视匈族少主,一字一句道:“我本来以为匈族中的勇士,都是不屑恃强凌弱,以多欺少的,今日看来,也不过如此,你杀吧,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有那个本事!”

    “啊……”就在这时,不远的地方,传来村民的惨叫之声。

    听到惨叫声,吴氏心尖一颤,哀求道:“求你不要杀我的儿子啊,我家里有不少食物,你们都拿去吧!”

    “你倒是有一个好阿娘,我阿娘是不会管我死活的,在我三岁的时候,她就让我动手杀牛羊,我不敢,她就打我,五岁的时候她就把我丢进深山里面杀虎豹,我全身伤痕累累,她的眼神却特别冰冷,没有丝毫的赞赏,还骂我没用!”匈族少年力大无比,他瞥了哑姨一眼,开始慢慢收弓,看着许道颜道:“记住,今天你们能够活下来,是我们匈族对你们的恩赐,走!”

    匈族少主拉起缰绳,一道长长的马嘶声传出,啼声如雷,他们朝着其他地方杀过去。

    在他身旁的战士,疑惑道:“少主,为什么我们要放过她们?刚才那几个娘们,长得可水灵了,可以抢回去当婆娘。”

    “那你也要有那个命才行,难道你没看出来吗?面对我匈族的兵马,除了那个女人,其他三人都毫无畏惧,你觉得这符合常理吗?那个挡在前面的少年,只是五等人境界,这算不得什么,但是在她身后的那个小女孩,却已经踏入了三等人,四千二百岁,在小女孩身边的那个女人,更是可怕,我以师父赐下来的法宝,都感应不出她的实力,既然她不想多管我们的闲事,我们也没必要招惹她们!”匈族少主没有想到,第一次,他上战场竟然就碰到这样的事,看来正如他母后所说的,九州神朝强者极多,虽然这些人不会动手杀一个小辈,但是如果触怒到人家的逆鳞,那就难说了,所以他懂得知进退。

    “竟然有这么厉害……”

    匈族的兵马,在村子里劫掠了一番,带走了许多粮食,便离开了,从杀入村子到离开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

    整个村子,处处都是死尸,许道颜忽然想起,追到了吴小白的家里,发现他的父母,竟然躺在了血泊之中。

    他浑身颤抖,许道颜跟吴小白是关系极好,有时候也在吴小白家里住,跟他父母关系也不错,如今发生这样的事,自己难辞其咎。

    “阿爹,阿娘!”就在这时,吴小白回来了,这一幕让他睚眦欲裂。

    他看着死去的父母,躺在血泊之中,大声哭嚎了起来,许道颜心尖一颤:“小白,是我的错,没有保护好你父母。”

    匈族的骑兵,太快了,来去如风,让许道颜根本来不及反应!

    “阿爹,阿娘!”吴小白泪水涌出,声音嘶哑,此刻他似乎再也听不到其他的声音。

    “人死不能复生,入土为安,还是先把你阿爹阿娘先安葬了吧!”就在这时,一尊身高挺拔,浑身气血澎湃的老者,眼眸之中透着沧桑,似乎已经看惯了生死了。

    “都是你,如果不是你说带我去采集什么矿石的话,我阿爹阿娘怎么会死!”吴小白指着老者大吼,充满了愤怒。